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风采 > 著名作家 > > 正文

李修文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总编室 时间:2018-07-22

李修文,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以小说成名,曾著有《滴泪痣》、《捆绑上天堂》等多部小说,现为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在持续多年的小说写作之后,他最新推出的作品,是一部长篇电视连续剧《十送红军》,在此之前,他已经与国内著名的影视公司小马奔腾签约,担任其编剧
2017年12月,获得第二届“中华文学基金会茅盾文学新人奖”

个人详细信息

编辑

爱上小说的作家

李修文说,自己开始从来没有想过要写爱情小说,而且一写还写两三部。“每一个人爱上文学、爱上写作,成为一个作家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我相信其中肯定有一个原因是很多作品曾给心灵带来很大的冲击。”他说,他原来的写作曾偏重智力上的,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发现应当还原到当初让他激动、使他成为一个作家的体验上。
“我觉得小说有很多功能,一种是像博尔赫斯一样,很智慧地去发现这个世界的部分真相;还有一种功能是小说让一个人可以去体验、可以去重温、可以去倾诉一些事情,对我来说,我的任务不是去发现,就是去重温、去回忆。在我接触文学的过程中,我一直很喜欢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和日本《春琴抄》、《雨月物语》等极端纠葛、浓烈的痴男怨女、悲欢离合的故事。而且现阶段我对爱与死亡这个主题特别着迷。死是生命力的局限、爱是生命力的张扬,这两者结合有种凄艳的美。”

对爱情小说的看法

“我想每个人对爱情的渴望在骨子里都是一样的,如果说我对它有什么想象或期望的话,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不离不弃,从一而终’。这也是我两本小说的爱情观。”李修文觉得,越是“快餐时代”,这种古典的东西越能打动人。“我觉得我的内心 虽然结局都是以悲剧收场,但人们也得到了满足,因为李修文让人们明白了,能够深爱一场,也是一种幸福。是干净的、健康的、有敬畏、有尺度、有渴望的。有了这些,才会写那么纯粹的爱情。”
捆绑上天堂》是“一道爱情的弧光,一场情感世界的火灾,一次粉身碎骨的祭献”。
滴泪痣》是一部长篇小说,这不是一部为“小说”而创作的小说,生活大于写作,作家的个人经验,使这部作品的情感无比饱满。爱总是伴随泪水。不滴泪的爱大约是没有的。但注定滴泪且一直滴到最后的爱毕竟不多。而这个故事讲的恰恰是这样的爱,注定滴泪,注定滴到最后。是因为两人脸上各有一颗滴泪痣吗?
“我和扣子不需要传奇,只要在‘生活’着就够了。溺水三千,我们只需一瓢足矣。”看过了前面的诸多压抑挣扎,读到此处终于不禁潸然泪下。处在那种环境之中的相依为命,爱情在脱离物质之下,显得尤为崇高了起来。俗世间花花绿绿的爱情,在太平安稳中况且乌七八糟,不择手段,又有几个人能够如此超脱?不禁为故事中的恋人而哀叹他们的生死离别。
虽然小说最后是一个凄惨的结局,爱情如同烟花般灿烂夺目,不沾尘埃,可也同样的短暂无奈。然而故事中的人们都得到了满足,因为他们的珍惜,曾经有过,能够深爱一场,即是一种幸福。

写作风格

李修文以其时而细密时而狂野的笔触加以深情描绘,显露了这位当今中国最年轻专业作家广阔的文学前景。文学评论家葛红兵称他的小说"如一面轰隆作响大鼓"。其实李修文非常沉默,超出他1975年出生的老成。用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刘稚的话说"他很早熟"。李修文目前是武汉的专业作家,并且是当地最年轻的专业作家;同时还担任着《作家》杂志的策划。从情感上说,他的早熟有点令人不可思议:他大学毕业一个星期就结婚了。当记者顺嘴问起他对感情的看法,他的解释是想先将感情有个着落,再谈别的。这个解释与他写的爱与死亡交织的故事相比,真是太简单了。

个人生平

编辑

残酷青春

李修文谈起他在做专业作家前的生活还是颇自得。
读书时期,周润发的《上海滩》正风靡全国,李修文说,"当时最大的理想就是做一个流氓,许文强似的流氓。"当时的一位同学后来吸毒卖小孩,开追悼会时李修文回去参加了。他回忆那段学生生活,称为残酷的青春,"但不是棉棉写的残酷青春。"

日本生活

别人读大学时,他有机会去日本,一句日文也不会就去了东京。在东京坐地铁他靠数站头下车,到地方了他就从日文招牌里猜意思。每次梦到日本,梦境里就是他下到地铁站惊起大片的白鸽子,呼啦啦地飞上天。还有一个梦境就是他在租的小屋里搜出所有的钱去楼下自动售货柜买七星烟。"也许哈日情结就是从那时埋下。"在采访时李修文从包里拿出来的烟还是日本的七星烟。

《作家》杂志编辑

为了不想在日本成"黑人",他又回到中国读书。毕业后做了几年的记者,现在他的许多朋友都是记者。在晚上十点左右,武汉某报社前的大排档里就可以发现李修文,他喜欢和做完夜班的报社记者一起海聊。报社出来后他又进了《作家》杂志,在文学期刊里他做得最漂亮的事就是在中国最早让70年代后这个词汇出现在文坛,他策划了将70年代后女作家连续亮相的栏目。这就是新新人类以及70年代后作家的最初来源。直到现在,李修文还和这些70年代后作家保持着联系。

回忆写作生涯

第一部小说就走红,张爱玲的话他实践得挺好。如果说成功包含名气与财富,那么说李修文的写作带来的财富也是快速的。他屋前停着的一辆漂亮的起亚进口车就是他用版税买的。
写了《滴泪痣》的李修文被誉为中国的村上春树,哈日的情怀在他心里根深蒂固。"我是一个彻底的文化哈日族,西方文学对我的影响很少。自负地说我看过的日本小说不少于日文翻译家。"李修文读的第一本小说就是《春琴抄》,他还喜欢太宰治的《斜阳》,现在他认为日本最优秀的作家是赴仁成。"他的许多小说我都看过。他曾是一位摇滚歌手。传说他还是我的偶像中山美惠的丈夫。"
李修文的古典情结浓厚,他称村上春树只是他喜欢的日本作家中的一位而已。他说:"我喜欢村上春树,但他不是我最喜欢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是中国年轻人看得最多的日本作家,所以有人会将我比做村上春树。我和他太不同了。他的生活更小资,每天都要跑马拉松,每年都要去比利时玩。我是能躺着绝不动。"从言谈中看李修文也是一个小资派,他明年的计划打算要去台湾,可能去欧洲他弟弟家小住一段时间。他称自己从来就是入不敷出的。
对文学,李修文迷恋日本小说中爱情与死亡的主题,犹如浮世绘里艳丽的樱花与白雪。他喜欢那种妖艳的美和那种妖艳的死相混合的气味。李修文出生在郢城,还因此将自己的古典妖艳情结称之为楚人的个性,他称楚人的最好代表便是屈原。
作家邓一光曾说,李修文是个为文学而生的人,他与许多“半路出家”的作家不同,他好像从小就立志当作家,并一直为此而奋斗,现在终成正果了。

快乐的写作生活

李修文称,他对于文学,如同米卢的“快乐足球”一样,写作是“快乐写作”。
13岁的李修文,写了他的第一篇小说,投给当时的一份大型文学刊物《当代作家》,立即就发表了,他身边几乎没人相信这是真的。
随后的生活,李修文一帆风顺,因为作文写得好,保送进了大学。“当时我得过几乎所有的全国作文大赛的一等奖,大学里可能认的是这些。本来我是准备当兵去的,高三下学期就不怎么去学校上课了,天天逃学,天天想着怎样才能去当兵,参军对我来说比上大学更有吸引力。”
大学毕业,李修文当过文学杂志编辑,报社编辑记者,但他认为,自己唯一生活方式应该是从事文学创作。25岁时,李修文出版了第一部小说集《心都碎了》,并用它“敲”开了武汉市文联的大门。
提到创作上的进步,李修文说起池莉、说起刘醒龙,更说到邓一光。“当我说要创作时,邓一光说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写吧,我就回了荆门老家,写了26万字的《滴泪痣》,回来后,不断有出版社找我,一问,都是邓一光宣传的结果,《滴泪痣》从出版到改编成影视剧,都是邓一光给谈的。”
而创作《滴泪痣》,源于李修文在日本的一段生活。“那是一个天很蓝、阳光很温暖的上午,我突然想到,如果此时一个18岁的少年站在阳光下,会想什么?我想到了我的青春,我的日本之行,我想写点什么,也算是对这段经历的纪念吧。”
李修文说,作为一个作家,体验生活,特别是体验生活中的细节特别重要。李修文写小说有一个习惯,记到四五十个能感动自己的细节,就开始动笔。
“有一天我看到报上的新闻说,一个小偷每天偷钱就是为了给女朋友治病。这事一下子唤醒了我,就是这个细节促成了《捆绑上天堂》的写作。” [4] 
 
作者:总编室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刘国强

下一篇:周瑄璞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