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作家风采 > 新锐作家 > > 正文

张 静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创联部 时间:2018-05-30

 

 

张静,女,湖北省丹江口市人,笔名静子、幼草、艾静子,70后新锐知名作家,创新文学网全媒体驻丹江口市特派代表。

现供职于国网湖北省电力公司丹江口市供电公司,系中国电力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作协第五届高研班学员、鲁迅文学院首届电力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

在《诗选刊》《中国诗歌》《青年文学》《诗歌月刊》《长江文艺》《星星诗刊》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若干,著有诗集《天边的云彩》、诗歌集《花开茉莉》、散文集《草的轻语》。

有作品收入《湖北诗歌现场》,诗歌集《花开茉莉》获第九届湖北产(行)业文艺楚天文学类特等奖。

 

附:张静诗歌代表作

 

我喜欢把一些事物关在外面(诗歌15首)

 

彼夜

 

衰老是件好事

终于可以捋着鬓角的白发说

一个被时间堆积的人

不再和生活较真

过多地去揣测

尘世的风云

 

在一个清风明月夜铺开纸张

这难得一见的蓝天和白云间

我会写下

朗朗晴空

 

搬居新室

整理衣物 日常生活

也不忘拂过旧书上的尘埃

这些个我前半生的铺垫

后半生继续深入

临摹的人间

 

 沙

 

有山的巍峨和个性

 

也会一盘散尽

零落成泥

挂在衣服缝里

小腿肚指甲盖

也会进入你的眼睛里

迷蒙你风里的思绪

 

风的连襟

既独立存在

又活成生活的借口

你能美成风景

也能被难捱的日子灼伤

                    

生命里需要一座塔

 

建筑在必经的路口

也或

一直有座塔站立在身体里

万物肃穆时

凸现出来

 

让你默然 屏息 注视

偏左 偏右一点

似乎都可以

只要有

有塔将这段行程标示

 

将前路供奉 收藏

并将继续着

将 来路指引

 

我还是喜欢沉默的事物

 

一棵草的沉默

一朵花的隐忍

譬如月亮

从不说话

却洞悉世间一切

 

我更喜欢不说话的自己

沉默间

万物辽阔

 

我喜欢把一些事物关在外面

 

比如这七月的热浪

麦芒般的爆裂和刺痛

 

还有许多火辣辣的事物

足以灼伤你的眼神

不得不趋向的那条路

路上莫名的羁绊

 

一道帘子或是结实的门

我就在山中 在旷野

 

我们总是将自己紧了又紧

此时 被生活松了绑

 

我们互为门外

彼此关闭

 

无非

 

让你尖叫的让你悲伤和喜悦的

无非是陡峭的 起伏的有落差的

当然 一定是区别于寻常的平乏的

就如 这沙的山峰

随车的越过和跌入

 

你的目光从这个沙地或是

那个水域

从这个点到那个的追寻

从内心到外在的挖掘

无非是与自己的一次次和解和反叛

 

嫌弃

 

嫌我刷牙慢

嫌我总是拖地

嫌我不吃晚饭

 

带大我们姐弟三人的孩子

而今照顾中风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

 

40年前在招待所楼下蹲守两天两夜

向上面人申诉自己意愿的人

曾经的“四清”队员

电线杆上摔下来的人

曾被人推下汽车的人

 

嫌字写的不好每晚坚持习练 

嫌身体不好经常翻阅中药书

查看中草药药性的人

 

“你妈又不喝药了”

一个斜靠门栏上嫌我妈

又把饭菜端到她面前的人

 

出生于1943年从未过生日的人

他叫张绪有 出生贫农

是我和两个弟弟的父亲

是我中风在床母亲的丈夫

 

弟弟最近生病了

一个开始嫌自己

活得太久的人

 

夕阳下的父亲

 

窗 勾勒出父亲的剪影

瘦小 孤单

面对庞大的落日

他选择和豢养的喇叭花对话

 

这个76岁的老人在74岁时

接手另一个老人的暮年

照顾中风后生活不能自理

我母亲的吃喝拉撒睡日常起居

 

藏匿起暗处的事物

父亲以肩胛骨的痛疼

带走生活的阴影

只将黎明部分

生活的光亮处敞开

 

刚给母亲理完发后站在阳台上歇息的父亲

弱小的孩子般被夕阳紧紧抱在怀里

 

清扫

 

总有灰尘 疾病 白发

皮肤的又一层皱褶覆盖母亲的房间

我会定时除去那些灰尘

也暂时拔掉母亲的一部分白发

对于母亲皮肤上又一层的皱褶

以及时光留在她身体里的疾病

我总是显得手足无措

 

刷瓷砖

 

软刷一个

肥皂水数滴

 

十分钟二十分钟

我用一上午240分钟

将藏匿在瓷砖缝里的黑斑刷去

同时将一颗在生活里突围的心摁住

 

让其停留在一粒灰尘上

 

多么惭愧

 

多么惭愧

都活了这么久

45个年头

还这么幼稚

 

人多的时候

红着脸说话

更多时,一句话都说不明白

 

被生活围攻时

除了仓皇逃离

还不会替自己打个圆场

 

多么惭愧

除了认识几个字

并以文字的形式将自己说出

我还不能从泥槽这个词里挣脱出来

脆弱得纸一般

一撕就破

 

这世间

我只是认真来过

几十年来

活得漏洞百出

多么惭愧

 

我确定我是属于黑夜的

 

黑夜即照见

 

被裹挟的白日

仓促的行走

却总走不到边际

 

他们说近日春正好

杏花、樱花、梨花、海棠、玉兰都已开放

该开的花 该萌的芽按自己的性子使劲些吧

我只能在这样的时刻

黑夜中回到草木的内心

 

白日涂黑

黑夜洗白

我总是迷恋这颠三倒四的日子

 

这些个 你横贯的时光

 

那天 我在纸上练习你的名字

你骂了我

从此 我改了

只在心里将你临摹 

 

你走路踢踏的声音

你大声说话的样子

行走时 你谦谦的姿势

以及 偶尔你的气息在我耳边

来自你的烟草味浓烈的笼罩

或者说包围

 

这些个叫人眩晕的时光

却又是那个叫幸福的名词

一遍又一遍的袭击

 

我想我是那棵流浪的草

一个并不明媚的物种

恰好遇到来自你的光芒

 

有一种情感叫欲罢不能

我知道 有无数个

不能

 

我只是在那个黑夜之后

想被你镀亮

 

想将自己打碎

被你紧握

或者进驻你的心屋

成为你欲开还闭的心事

 

如果真是这样

从此没有黑夜

我将在人间更在云端 

 

茶马古道上的驿站

 

被云南山地骡马带入

山脉一定是陡峭的

林地一定是茂密的

期间 一条山路必定是人马踏破的

而 山路的寂寞注定是骡马脖子上的铃铛摇落的

 

茅草屋5间

小锅酒山中野味 小葱豆腐几许

我是此茶马古道关卡处的驿站

 

必定是人马疲惫焦渴难耐的傍晚

我的马厮灯火通明

其中 必定有最为俊朗健壮的男子

睇过眼色

房后竹林袖笼掏出一盒胭脂

 

不管风雨扑打的寒夜

还是盗贼兵匪的险恶

我都坚定成古道上的一盏灯

执着于你的骡马蹄音

踏破我的守候

 

腾冲原乡

 

需要一艘船的停泊

需要一群鱼自由穿梭

 

需要这片湖水给予的和顺

将5天4夜平静安放

 

看那片云如何放牧蓝天

分析云的白色

看她剪裁的天蓝

任其将时光染白

 

每晚漫步低语

一些急于奔忙的事物

被通冲安抚 治愈

 

责任编辑:碧 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熊佳林

下一篇:管红珍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