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书讯 > > 正文

何建明:“上海”,其实是个美妙的动词……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何建明 时间:2018-11-10

十个春秋,在太平洋东岸的孤岛上,一艘超级“大航母”便崛地而起,它正是如今世界上最先进、也是最大的港口——上海洋山港。这是令世界惊叹的中国速度,也是令国人骄傲的“中国制造”!

十年一跃,我们跨越的是发达国家50年垒筑的高度。现在,上海这艘超级大巨轮已然满帆,即将奋然冲向大海。而这个中国第一大城——上海,其名何来,却是个历史谜团。著名作家何建明在新作《浦东史诗》中,给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

 

 

 

 

伟大的时代总是开创性的。伟大的城市从来也不会重复他人的发展道路。上海已经在做其他城市没有做过的事。比如用几年时间建设一个浦东机场,从市区到机场的那条磁悬浮轨道连德国人都感到吃惊。法国巴黎机场用二十年时间才实现的空中“大港”,浦东仅用了五年时间便实现了。还有一件让世界所有临海城市目瞪口呆的事:上海建了个如今又是“世界第一”的深水大码头——洋山港。

 

在那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中国根本不费力气、不费多少功夫便把它做起来并做成了,而且做得超完美。

 

洋山港便是一例。

 

韩国人最有感触了。当年一批上海人到他们釜山港参观时,骄傲的韩国人清楚地告诉上海人:我们韩国的这港口,是“21世纪环太平洋中心港”,所有你们中国的港口都将是我们釜山港的“后码头”。这韩国人的意思是,釜山港辐射的是整个东亚,中国的港口都是为他们服务的。此人哪里知道,中国人把他的话牢牢地记在心上,回国后就埋头做一件事:冲你釜山港的目标,做比你更大的港口……不足十年过去,果真釜山港被远远地甩在后面!

 

日本神户也有感触:当年他们发表的《地震重建宣言》里就提出要建海运的“亚洲航母”,他们还在规划和绘制蓝图的过程中,上海的洋山港这艘超级“大航母”便已建成。

 

现在,韩国人和日本人只能面对中国的洋山港偷偷抹眼泪。然而眼泪救不了国,国家的强盛是凭实力和精神的。

 

 

 

归墨,与我是常熟同乡。他的名字让我感觉他是墨子的后代似的,满身细胞都浸透了墨水。但归墨是一位一生与海作战的勇士。身为洋山港建设的现场工地总指挥、同盛集团董事长(洋山港的国有投资方),归墨经历了洋山港建设的“前因后果”——

 

上海是“码头”起家的城市,但在“文革”前却连什么是“集装箱”都不知道。后来一艘名叫“东海号”的日本货船耀武扬威地开到了上海,它装载的是200个集装箱。到上海码头后,中国人竟然不知如何搬运那些方方正正的“大铁箱”。日本人笑了,他们开动装在船上的吊桥,轻轻松松的将200只标箱搬到了岸头,后来又把上海岸头要运走的货物装入“大铁箱”里,又轻轻松松地吊上了“东海号”,然后趾高气扬地与上海码头工人“拜拜”了!这一幕让归墨等上海人的心很痛。

 

被刺痛的还有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

 

那是1986年的一个雨天。归墨清楚地记得,当时他刚刚回到张华浜工地,江泽民就到了码头现场,向归墨询问了工程进展及世界银行贷款情况,随即嘱咐归墨:一定要把上海的第一批集装箱码头建好。“要不上海就不是大码头了!”江泽民的话伴着雨声久久回荡在归墨等上海码头人的耳边。

 

现代港口城市如果没有集装箱码头,就像是一个城市没有马路一样将成为笑话。可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的中国确实没有一个可以搬动集装箱的码头,而此时的西方发达国家及港口,基本上已经流行以集装箱为主要形态的航运了。难怪朱镕基在开启浦东大开发之后,跑到外高桥集装箱码头命令港务局领导:“给你们28个月时间,完成外高桥一期工程,如果到时拿不下来,唯你们是问!”

 

外高桥港口发展是浦东开发的一大亮点,转眼“28个月时间”不到,一座现代化的集装箱码头矗立在浦东的最东方,让上海人兴奋了好一阵。因为那些几万吨的外国巨轮纷纷停泊于此,上海码头人用的全是自己的集装箱吊载工具,也从此再看不到日本的“东海号”自带吊车来上海的一景了……

 

然而上海人的目标更远。外高桥码头仅是“浦东航母”驶向远方的“第一首诗”,虽然也很动听,但不是最后的诗篇。

 

上海外高桥码头内堆放的集装箱

 

 

他们又出发了。上海市主要领导黄菊亲自带着一批人,乘着小艇,在邻近上海的海面上像侦察兵一样在寻找理想的“深水”岛屿,为建设更大的“航母”平台作准备。

 

风如此之大。小艇像一叶竹片在海浪中飘荡,黄菊左手用毛巾捂着嘴,还在不停地叮嘱大家注意平衡,以免呕吐更厉害。“当年就是这个样,我们一直在海上寻找理想的深水港口目标。”一位随黄菊等出海考察的官员对我说:

 

因为上海境域内没有合适的深海岸,所以只能到远一点的舟山海域考察。小艇走了好几小时,颠得我们一行哇哇吐水。回程的时候,经过大、小洋山水域时,发现那里有一个南北向的天然屏障,海面上风平浪静。黄菊便说:到那边去看看。后来我们上岸了,岛上的居民一听说是上海来的大领导,准备想在附近一带建大码头,列队欢迎。随后兴奋地与黄菊聊起他们这里如何如何的好,是个避风港,历史上的传说和现实的故事,讲得黄菊等开心极了。黄菊当场拍板:我回去就向朱镕基同志汇报,建议我们的深水码头就建在此处!

 

洋山深水港的地址就这样被确定下来。之后是论证和实地勘探等繁琐的步骤。各种调查和勘察的结果告诉我们:小洋山岛与大洋山岛隔海相望;西北距上海南汇的海岸30公里,距长江口出海的国际航线仅104公里,是距上海最近的具备了15米以上水深的天然港口。

 

如果把这里建成深水港,通跨海大桥与上海交通运输网连接,可以使上海港经济腹地获得最大的广阔度。如果再与长江支线和沿海支线相联,上海港无疑是亚洲甚至世界一流的大港口。它将完全具备成为亚洲——北美、亚洲——欧洲两大主干航线主靠港的条件。那个时候,上海这艘“超级航母”真的可以远航了!

 

2000年底,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对洋山港作出重要指示,希望抓紧加快港口建设。2002年2月,国务院正式批准洋山港深水码头第一期工程建设。上海即时成立同盛投资(集团)公司,作为洋山深水港口投资主体,并与浙江省及有关方面进行协调。需要指出的一点是,此时习近平正在浙江担任省委书记,他对洋山港口建设给予了全力支持。

 

浙江洋山地区的人民为上海的这艘“航母”作出了可贵的奉献。尤其是小洋山岛上的居民,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以海为生,仅埋在这片海风吹海浪打的山丘与乱石岗上的坟墓就达3000多穴。后来4000多户驻岛渔民,全部搬出岛屿,为深水码头腾出了宝贵的空间。

 

 

 

2018年春,我在原南汇区区长、后任浦东新区副区长的万大宁的陪同下,乘车到“世界第一大港”——洋山港采访。这位说话特别谦和的老“区长”,有相当一段时间是负责洋山港建设的上海同盛集团总裁,而洋山港及现在的上海临港大部分又是原南汇地盘。“老乡”江苏宝应人的万大宁父亲是南汇第一任县委书记。

 

“1958年南汇才从江苏那边划过来的。我父亲就是在那个时候任南汇县委书记。我这一辈子多数时间在南汇地面上工作,是有血缘关系的。”万大宁这么说。

 

“当年南汇了不得啊!小时候我就知道南汇在农业方面很厉害的。”童年的记忆,让我对老“南汇”颇有一份感情。

 

“是是,那时我父亲当县委书记时,人民日报曾经发过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农业要学南汇’……”难怪万大宁这么自豪。

 

“其实,现在的南汇才是真正值得自豪。”那天我坐在万大宁的车上,他指着绵延几十里的海上高速路——通向洋山港的30多公里的大桥,意气风发地对我说。

 

 

呵,习习海风掠过车窗,吹拂在脸上并透过肌肤,透进脑海,感觉别样惬意。那近处和远方飞翔的鹭鸟在一路追逐,仿佛格外欣喜地在迎接来岛的每一位宾客。而在它们的翅膀底下,近桥边的海水里,成群的鱼儿也在奋力与我们的车子比赛……其情其境,令人陶醉。

 

更为壮丽的是,大桥两边无数高大而代表着现代文明的风电车在转动,它们像仪仗队的官兵站在大桥两边,每时每刻都在注视着来来往往的所有行者和飞物,以及大海的动静。这种自然与人类共同建筑的壮美,让人格外心旷神怡。

 

“这座跨海大桥是整个洋山港口的三大关键工程之一。没有它,洋山港口就不能存在。有了它,才叫上海洋山港。”万大宁说,因为这跨海大桥向大海的延伸,才使洋山这块海上的浙江岛屿,成为了今天上海与浙江共享的地方。

 

在海上乘着汽车飞驰,能直接感受什么是“伟大中国”。

 

 

 

约32公里的跨海大桥,在无垠的大海中,其实像一条线一样细,尽管它有几十米宽阔的来回复道,但在海的面前,简直就如一根头发般细小。透过车窗,向前遥望,你看到的大桥,就是海与天之间一条细细的银线而已。然而,我们的建设者们为了这条投资105亿元的“东海大桥”(正式桥名)所付出的艰辛,难以想象。

 

“这是在大海里施工,而且为了工期,整个大桥施工不是从岸头一米一米地往大海纵深延伸,而是一截一截同时进行施工,最后衔接起来,这样有利于缩短建设时间。”万大宁说。“这样就出来一个问题:32公里的桥在大海里走,到底哪条基线为准?这么远的大海纵深,不像地上搞测量,三角架一架,然后再把线一拉,就可以测绘出一条笔直的桥型施工线了!大海里无法这样做,怎么办?你用船测量也不行,船在浪里是动的,不稳定的,测量出的线路肯定不行……”

 

“这可怎么办?”这问题让我一下子感觉到:原来海里造大桥还真复杂啊!

 

“全靠现代科技GPS定位。”

 

噢——明白了。

 

“所以我们当时有句话这么说的:桥在地面上造,功夫全在天上。指的是我们建桥和在岛上建码头,许多技术是通过GPS等遥感卫星技术完成的。就说这桥的科技含量,也是创造了许多‘世界第一’的。”听得出,作为大桥的建设指挥者之一的万大宁口中满满是自豪感。

 

 

“造桥过程中的困难到底有多少,工人们说跟天上的星星一样多……因为施工一开始,几千人在海面上一干就是几个月不能回岸。不干这活的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几个月生活在就那么几米、几十米大小的浮桥墩上是啥滋味……周亚军你说,你最有资格说。”经过半来个小时的车程后,我们来到岛上的同盛前线指挥部。万大宁见到在门口迎接我们的一位脸色黝黑的年轻人,便向我介绍道:“他是现在的港口工程负责人。”

 

“挺年轻嘛!”被称为“周亚军”的港口前线指挥员要比我想象的年轻。

 

“哪里——已经快五十的人了!光在岛上就干了十几年!”周亚军有些腼腆地说道。

 

“说说你们当时怎么在大海里把这桥建起来的。”我特别想知道万大宁没有来得及说的事。

 

“这得几天几夜吧!大作家你能在岛上待几天?”周亚军将我一军。

 

“只有几个小时。”我坦言。

 

“那就挑最概括性的吧。”周亚军是个搞工程出身的人,很会抓重点。他是常州人,又算我的一位江苏老乡。他说:

 

我是1984年大学毕业的。走上工作岗位正好是上海第一轮建港潮。但到了九十年代听说要在海上建一座30多公里长的大桥,摇头的人还是多数。过去我们干港口的活,无非就是工程大与小的事,啥困难都不在话下。可到大海里干活,完全不一样。

 

几个人才能围抱的大钢管桩,往海底里打60米深,第二天起来一看,那桩竟然没了!你想想看这事咋弄?什么原因?下面的淤泥多、地质复杂呀!而且海浪急,整个海面水深在10~12米之间,起风时看到的是巨浪翻卷;不起风时,其实海面底下也是暗流汹涌。我们在小舢板上施工,打一根钢管桩本来就非常艰难,而且一天还打不了几根,不是断了,就是歪了。虽然卫星定位了,但桩是人打的,海风晃荡小舢板,下面的地质条件又复杂,费尽力气,一天才打两根桩。

 

当时我们计算了一下:按这样的速度何年何月才能把32公里长的大桥造好嘛?这事连总指挥韩正都急得不行。怎么办?我们没那海里打桩的技术和设备呀!后来一打听,日本有那设备。人家日本人告诉他们一天可以打17根左右。这个速度正好符合我们建大桥的施工时间和速度。但日本人说了,要技术和设备,就得把工程给他们做。我们自然不答应。不答应人家就不给我们打桩设备和技术,逼得我们只好自己想办法。没想到后来是我们的两个年轻人攻克了这海上打钢管桩的难题,一天能打几十根钢管!

 

周亚军一开口,满是“故事”:“我们在海里打桩的时候,正好是美军打伊拉克,大伙儿风趣地说:山姆大叔在海湾大打,越打越被人骂;我们在海上打桩,越打越威风凛凛……”

 

“32公里长的海上作战场面,相当壮观。尤其是晚上和夜间,灯火一亮,好似一条燃烧在大海上的火龙在飞腾,真是激动人心!”万大宁插话。

 

 

“其实我们在海里施工时每天都是心惊肉跳!”周亚军回忆,“远离陆岸在海里施工与在地面完全不一样,而且海浪与台风一刮,别说人,就是钢管水泥桩也常常被吹刮得七斜八歪。开始一些胆小的人往脚底下一看,浑身就发软。许多人还不适应环境,呕吐严重。这还不是主要的。最难忍的是几个月几十个人、几百个人圈在十几平方米、几十平方米的小舢船或临时搭起的小棚里,那种孤独感、压迫感、不安全感,没有亲身体会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的!啥都不说,就说几个月待在海上,浑身被夹着咸味的海风吹着,你满身的不舒服就够难忍的了!所以过去在电影里看打仗,很感动人。其实我们建设洋山港、建这海上大桥,跟打仗没有区别,除了没直接死人,啥样苦滋味都尝遍了……”

 

突然,铁汉一般的周亚军声音变沙哑了。我明显看到他的双眼满是湿润。

 

“喘口气。”万大宁拍拍周亚军的肩膀,接上话茬,道:“建大桥那会儿确实有很多叫人难忘的场景,你比如说,它的建设速度,我常常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这桥像是从海里‘长’出来似的。为啥这么说?因为我们施工是几个、十几个施工队一起上,每个施工队负责一段海域的桥面建设,最后合拢起来……所以在我的印象中,这桥尽管建设了三年,但它有32公里长啊,它就这样在我眼前的海里‘长’出来,而且‘长’得飞快,‘长’得壮壮实实!是不是这样亚军?!”

 

“是是,韩正市长也这么说。他说三五天不来,大桥就会‘长’高一大截!”周亚军恢复了常态,又说:“其实造大桥难,孤岛上建码头更难。因为洋山港的主体码头都建在小洋山岛。可原来这里的陆地面积非常小,就是全部利用起来,也只够港口设计面积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我们要完成港口设计的要求,就得在海里填出十个小洋山的面积。这在世界港口建设史上也是没有的。后来我们的港口建好了,有好几位外国海港专家参观后,感慨万千。一位美国专家说,在美国,造一个深水泊位,一般需要一年。你们在孤岛上10年建了三十多个深水泊位,不可思议。其实,我们在洋山这十多年里,从上到下,干的都是些不可思议的事。记得刚上岛不久的2003年夏季的一天晚上,海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原来是工作船码头的引桥垮塌。我们走近一看,心里真的怦怦直跳,你想:六根几个人才能围得了的钢筋混凝土桥桩全部断裂,桥面一下塌陷20多米……你说这海风和海浪力量有多大!”

 

不敢想象。“走,请何作家到码头现场去看看吧!”这时,同盛集团公司的叶青先生来请我们。

 

 

 

今天离陆地32公里的小洋山已经没有了“孤岛”的孤独感,一条彩虹般的“东海大桥”将它与大上海和新浦东联在了一起。不过,站在小洋山岗上,转身往岸头的老南汇、如今的临港新城望去,还是感觉有些遥远,正是因为这个“遥远”,才让人感觉建港人的伟大和不易。大桥的通畅与平坦,其实在今天看来,小岛和百里外的陆家嘴,仅是“浦东”的前后院而已。

 

转身再往右侧看,那就是已经建好的港口第一期和第二、第三期码头,以及正在建的第四期全自动数控码头……呵,这么宽阔而宏伟的码头啊!我不由地喊出了声。因为在我的面前,是一个一望无际的现代化码头。那码头一侧是与蓝天相嵌的大海,大海与岸头衔接处是像巨人整齐排列在那儿的数十架大吊车。那些红臂的大吊车下面是停泊着的一艘艘远洋巨轮,它们正等待着装卸;而在码头的另一侧,是一片同样宽阔无际的集装箱货物堆场,那些七彩的集装箱,如整装待发的千军万马,整齐而威武地列队站着,格外气派……

 

“奇怪,为什么整个码头上看不到一个人呢?”这让我好奇而吃惊。

 

叶青笑道:“所以叫全自动化码头,也有人称我们的洋山港是‘魔鬼码头’。说的就是整个码头和货物堆场内基本不需要人操作,全部靠自动化。比如集装箱,用的是无人驾驶AGV小车搬运,把集装箱运到堆场;岸边的桥吊,也由过去的码头操作员转移到在监控室内的电脑上完成,所以在码头上就不需要人了。用标准的说法,管这样的码头叫做智能化码头。它可以实现码头集装箱装卸、水平运输和堆场货物的有序管理和智能调处,其效率远超过传统的人工机载码头,成本也大大降低……”

 

 

“比如?”那一刻,我的脑海里闪出电影《海港》中“那吊车”的唱词与情景,于是便追问道。

 

“比如智能装卸可以达到每小时40个集装箱。而全世界最优秀的人工机械装卸40个集装箱大约需要三小时左右。”

 

呵,这就是我们的洋山港——世界最先进、也是最大的港口!

 

它连续七年位居世界港口吞吐量第一。如果加上上海其他港口的总吞吐量,上海港的年吞吐量高达4000万标准箱。这是个什么概念?等于美国的全部港口吞吐量,全世界所有港口吞吐量的十分之一!

 

 

十年一跃,跨越的是发达国家50年垒筑的高度,以美国和日本为代表的国际集装箱港口建设都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的,而他们的港口海运的创建历史则更远,已近百年。中国的港口海运是以上海为代表的,过去上海一直远远落后于他人,如今才十个春秋,洋水港脱颖而出,成为世界第一大港。

 

自然我们不知曾经以“全球第一”自居的韩国人、还有日本人和美国人,以及老牌的荷兰人如何想。而我看了气吞山河、威震太平洋东岸的洋山港,自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中国人,他便是孙中山……

 

建“东方大港”,最早是孙中山提出来的。孙中山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为中华民族的崛起绘制了一幅宏伟蓝图——其《建国方略》如一轮曙光,将黑暗的中国前景照亮。百年来,上海人一直把孙中山的“东方大港”的宏愿作为城市建设的目标和方向。如今浦东开发的大发展潮流,让孙中山的愿望得以实现。

 

这是何等的辉煌!

 

 

“走,我们看海去!”不知谁喊了一声,于是我们一行人便向小洋山与海面贴得最近的一个山丘走去。在那里,矗立着一块巨石,上面镌刻着四个红色大字:福如东海。

 

苍茫大地,遥接天际。瀚波叠楼,福在东海。当一阵强劲清爽的海风拂面吹来时,我们所有的人犹如站在巨轮的船头,不由自主地摇晃了一下身子。

 

呵,这不正是“上——海”之地吗?这不正是“上——海”最好、最近、最合适的地方吗!

 

那一刻,我的心激动得都要跳出来了!因为,只有在此处,你才能理解和领悟“上——海”的真正涵意,真正懂得奋然冲向大海的强烈欲望……

 

“上——海——了”!我们要上——海了!国家要上——海了!朝着那个世界舞台的中心目标,我们上——海——了!

 

那一刻,我听到整个大地和苍穹都在响彻同一个声音,我感觉脚下的浦东大地、连同浦西的整个大上海,都在震荡,都在跃动,都在升帆,如同一艘超级巨轮发动了机器、拉响了汽笛,开始徐徐地离开岸边,向着远方的大海驶去、驶去……

 

我们“上——海——啦!”

 

我仿佛又听到了那个亲切而伟大的声音,在大海和天际间久久回荡……

 

回荡……

 

 

本文节选自何建明《浦东史诗》

 

THE  END

作者简介

 

何建明,著名作家,中国作协副主席,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长。当代最有影响力的报告文学作家,曾三次获得"鲁迅文学奖"、五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四次获得"徐迟报告文学奖"。代表作有《落泪是金》《国家》《忠诚与背叛》《南京大屠杀全纪实》等。

作者:何建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