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信息 > 作家动态 > > 正文

梁家卿:我与报告文学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梁家卿 时间:2019-09-04

许多朋友对报告文学感兴趣,不仅仅因为报告文学是文学的轻骑兵,主要在于报告文学是新闻性与文学性的集合体,真实性是报告文学的生命。人们都有对真实幸福美好生活的渴望和期盼。

今天,我就借写作漫谈29期,以"我与报告文学"为题,把自己从事报告文学创作的体会和感悟奉献给我的读者朋友,真诚欢迎您关注我的平台和每一篇文章,并提出您的宝贵意见

01

报告文学是我的生命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说实在的,这是人类历史长河的一瞬间,也是我从事文学写作的最佳光阴时段,就在这短暂的瞬间记录下了我生命和爱的历程,这就是我的报告文学

写作漫谈29      我与报告文学

 

当然,工作中也有上百上千万字的简报、讲话、报告、调研文章,还有几十万字的通讯、评论、散文、小说以及小品、歌曲、诗朗诵等等,虽然那多是记录别人的、只是偶尔包容自己,但就其本质而言,那仍是我试图以报告文学的形式、报告文学的心灵去感悟人类文明与进步、劳动与创造、智慧与善行以及生存的艰窘和精神的苦难。

我曾对一位朋友说,那是我的大文学,或者说,那是我对于报告文学的一种更广阔的思维和创作心态的补充。面对众多琳琅满目的文种,但我要说,在我的内心深处,真正属于我心灵的仍是那些与我血肉之躯共存共荣、共生共灭的报告文学。

说起报告文学,那的确是我生命的一种载体和存在形式。我十分喜爱这些自言自语、自哭自笑、自泣自诉的我与我心灵的对话,抑或是我对生活的问候和抚慰与感恩。我相信,有报告文学与我相伴,我生命的履历就不致中断,我就总会好感于、依赖于我熟悉和不熟悉的朋友,我就会春风满面、泪流满面地活在他们中间。

写作漫谈29      我与报告文学

 

多年来,先后写下了《冰山芭蕾》以及百万字的报告文学作品《龙门作证》《龙门报告》《龙门骄子》,这三部作品是我的《龙门三部曲》。我之所以要把这百万字以《龙门三部曲》的形式结集出版,为的是只要我活着,我就儿子般、朋友般与它们朝夕相伴。我死了,就权当做我对这个世界的一份依恋。我知道人九泉之下是无知的,但我相信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会因着这份依恋而感念着一颗善良之心和诚实之心。所以,当N年之后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就会含笑九泉、心满意足了。因为,报告文学是我的生命。

02

报告文学是我的永恒追求

报告文学是一种在真人真事基础上塑造,以文学手段及时反映现实生活的文学体裁。它的基本特点是新闻性与文学性,真实性是报告文学的生命。为此,我把报告文学写作作为人生的追求,时常用报告文学真实性的这面镜子,照着自己的人生与创作的心路历程,时刻警醒自己保持本真的自我、真实的创作。

写作漫谈29      我与报告文学

 

每当我完成一部报告文学作品,就会写一点体会文章,照一照自己作品的真实性如何,还要留下心灵感悟的文字。这里摘取片段权当照一照自己:

我曾在《追求无悔》中写到:"初出茅庐的我觉得有些彷徨,当时的心态既自负又自卑。自卑的是出身寒门,眼界不那么开阔,业务工作不那么熟练,对从事的工作难以适应,虽踌躇满志,却眼高手低,时常出现尴尬和失误,经历了'无所适从'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尽管有一定的文字功底,但'真刀真枪'地一亮,其实还真没有能拿得起放得下的'活儿',要有作为,就必须适应环境,从零开始,勤奋学习,做出成绩,不负重托,不负众望。"

"自己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金色的土地造就了我那纯朴忠厚的性格,使我更加钟情于生我养我的黄土地。那时,自己家中上有老父老母,下有妻儿。既有农村生活的艰苦,又有上班工作的艰辛,挤出时间还要写稿。虽然早出晚归,披星戴月,但不论多累,都要挑灯夜战,用我尚显得笨拙的笔,潜心地'爬格子',精心地讴歌生活、赞美社会、针砭时弊。于是,一篇篇文章热气腾腾地从笔底涌出,又一篇篇的见诸报端,也织就了我与报告文学的缘份。人们也普遍感到了'笔杆子'的分量。尽管基本使用的还是农民的眼光,表达的是小生产者的感情,关心的是'小人物'的命运,却寄托着传统美德的理想与追求。"

写作漫谈29      我与报告文学

 

"回眸人生,师长的教诲,领导的关心,同志们的帮助,一桩桩、一件件、一情一景、一音一貌,厉历在目。实话实说,我没有什么可圈点的业绩,也不曾有过什么辉煌,但我却有一颗赤心,就是更加努力的写作,出作品、出精品,回报党、回报人民对自己的培养,除此别无选择!"

"其实,人生当中产生的懊丧、不快、忧郁、抑郁!人性的退化、人情的冷漠、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复杂的关系……都会在笔耕写作中慢慢淡化和消失了。"

"我觉得,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是大弯弓上的一支响箭。为和谐社会和新时代的蓬勃发展摇旗呐喊、推波助澜,是每个作家对社会、对职业、对历史所负有的神圣使命。他的责任不仅要用微薄的力量写下人类与社会的历史,而且要推动和谐社会、经济文化、事业改革等向前、向纵深发展。"所以,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停笔,也从不敢懈怠。因为,报告文学是我永恒的追求。

03

父母的教诲让我坚持写作

记得母亲曾经告诉我,生我那天,太阳还有一竿子高呐。说我离太阳近,长大一定有福运。母亲还断定,我长大了一定能当兵甚至做教师或医生。现在,时年91岁的母亲去了天堂整整9年了,一曲《问天堂》、《娘在,家就在》的歌曲被入选全国KTV,歌曲还受到了业内外的称赞,我和天堂的母亲都笑了。是幸福的笑,含泪的笑。母亲不会知道,那时候她有一个错觉。

写作漫谈29      我与报告文学

 

在买点灯煤油都要托关系的计划经济时代,在农业、非农业差距天壤之别的年代。父辈们的人居位置把我和我的亲人们锁在了另一个世界,日后漫长的岁月,我的生活,父亲和母亲的生活,我的家庭和亲人们的生活是和农村那一代人的命运紧密相连的,这虽然是一种无奈,甚至对血肉筑成的心灵无疑也是一种残酷。但是,也是一种幸福的记忆和生命的基石

我现在常想,兴许母亲是对的。30年前,我竟毅然放弃小学教师而改行到政府部门从事文字工作,那实在是我的心灵想发出一种声音。倘若母亲的断言是对的,她会不会把我这些年写下的这些上千万字的文字看做是她祝福的那个"当上兵"呢?

我曾经把写作当作一项有意义的运动项目——"心灵的体操"、"心灵的颤抖"、"灵魂的对话"。因为,我深知,如果我们心灵的声音一定要穿越肉体、穿越时空、穿越苦难、穿越空谷与山脉而不管不顾地发出来,那么也许从事报告文学写作必定是命中注定的了。

我很难忘父亲那颗苦难的心灵告诫的一句话:再没有总把自己当作可怜虫而等待恩抚更无聊的人生了。为此,我从来都没有对生活采取不敬的态度,苦难没有形成我人生的沼泽地。尽管它的确曾经是我人生岁月里的沼泽地。我始终是一个握着笔在人生岁月沼泽地里,永不停歇的艰难跋涉的人。因为,父母的教诲让我坚持写作。

写作漫谈29      我与报告文学

 

总之,只要我的心灵不萎缩,只要我的感情不越来越贫困,我就一定会在我的情感世界里种植我的报告文学。我也一定会把我的报告文学融入到新时代、新征程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建设中。

我的报告文学是我心灵的上帝!

我的读者是我报告文学的上帝!

阅读说明:今天的文章就写到这里了。如果您感兴趣,可以关注我的平台。如果你有什么观点和想法,可以在评论区进行评论和留言,你的每个评论和留言都是对我的肯定和帮助!我会珍惜并把您的留言作为自己的激励、鼓舞和鞭策,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奉献给关注我的读者和朋友。作者非常感谢您的关注、阅读和评论。明天还会继续为大家更新内容,不要错过!

作者简介:梁家卿,笔名鲁源,作家、画家, 山东平原人,首届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学员,文联第九次、作协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列席代表。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