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新闻小说/纪实小说 > > 正文

断 指(纪实小说)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林德元 时间:2019-04-02

特别提示:

纪实小说、新闻小说,是小说创作的创新形式。

中国创新文学网驻江西省首席代表、著名作家林德元先生的纪实小说,情节生动、真切感人,正能满满、意味深长,是对非虚构写作新途径的成功探索,值得读者品味。

继《杀手锏》之后,今日又重磅推出《断指》——

 

断   指

 

林德元

 

老许建了一辈子大桥,拿他吹牛时的话说,人家走的路还没有他建的桥多。虽然夸张,但他确实参建了二十多座中国特大桥,有云南的澜沧江大桥,甘肃的云水保兰大桥,广西的洪水河特大桥,湖南的赤石特大桥等。

老许叫许维勇,九江市人,小时候是大桥五公司一个混世魔王,哪里有架打,哪里打架要帮忙,他提着刀就去了。瞪圆了眼睛,突突冒着红眼珠子,见到人就砍,有时候也把自己人看成了仇家照砍。所以七十年代的浔阳城里,人们说到许维勇,骨头缝里都冒寒气,说那个伢儿不要命,千万别被他碰上了,不是刀不长眼,是他不长眼,倒在他刀下冤枉。

初中没毕业的许维勇,到底参加了多少次火拼,到底砍伤了多少个人,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派出所的公安觉得老抓他没意思,关了几天就被他爸给保出去了。保出去后,到了家里的许维勇,马上有人请他进馆子喝酒,庆祝他又出来了,又可以帮人家打打杀杀了。

那时候许维勇的父亲在九江建长江大桥,从深深的江底挖掉泥巴建桥墩,又从桥墩上架设钢铁大梁,整天一顶藤条安全帽戴在头上,挺忙。不忙的时候,就在九江街头寻儿子,打听哪里又在聚众闹事。跑过去一看,儿子许维勇一定在人群里,光头,大刀,红眼珠,凶神恶煞一般。他好不容易把儿子拖回家,有条件,给儿子准备一瓶“三花”白酒,让他喝醉了睡觉,躲过街头一劫。

后来大桥五公司招收一批学徒工,扩充建桥队伍。父亲找到许维勇,说这是个机会,可以解决铁饭碗,许维勇看着父亲,半天,冒出一句:说么斯,铁饭碗比我现在好吗?父亲说,铁饭碗一世好,建桥人走遍全国,哪里有桥建,哪里就有九江建桥人的脚迹。

许维勇很羡慕建桥人可以走遍全国,可以野得冒边冒沿,所以答应了父亲的要求,报名进了学徒班。但带班领导怕许维勇野性难驯,不肯收徒。许维勇悻悻地回了家,气得要拿刀去砍人,被父亲用身子拦住。父亲说,要杀先杀我!许维勇这才把刀放下了,拿起酒瓶就喝。喝醉了,倒头睡一个长觉。醒来后,觉得人家不要他是一种耻辱,就对父亲说,明天你带我去建桥,看谁敢拦我!

父亲要他保证,在工地上干活要听话,不能动不动就说砍人。许维勇说行,听你的。许维勇不管在外面多么凶狠,对父亲却是很敬重,他怕父亲把他赶出家门断绝父子关系。

父亲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带着许维勇到了九江长江大桥工地,手把手地教他做事,从最简单的工种做起,比如搬运钢筋水泥,比如用吊机吊钢铁架梁,比如下到桥墩上去打铆钉、搞电焊。脚下就是滚滚东去的长江水,人在桥墩上有鸟飞天上的感觉,很新鲜得意。

干了几天活,父亲问许维勇愿意干呗?儿子说做事好玩,还想干。于是父亲又去找领导说情,让招收许维勇当学徒。领导说,要进来可以,除非你儿子有特别的表现,证明他今后再不参与社会上的斗殴。

父亲回家把领导的话传达了,许维勇说只要招我,特别表现容易。说着,把半瓶白酒喝了,留最后一口含在嘴里,拿起大刀,“噗”的一声喷在刀面上,然后照着自己伸在桌上的一个指头,“嗨”地一刀,切菜一般,把个手指头剁掉了。吓得父亲脸都白了,赶忙到墙角落里去寻崩飞的指头。

“拿我这指头给领导看,就说我许维勇断指发誓,从今往后当一个好桥工,再不到社会上惹事。”

父亲真的用报纸包了儿子的断指,抖抖嗦嗦地来到了领导办公室,说我儿子许维勇表了决心改正,这不,有断指为证。

就这样,许维勇就正式招进了大桥五公司,当了一名学徒工,跟着技术高超的父亲出入建桥工地。光头,戴着安全帽,走起路来“咚咚咚”全身往外冒劲。

九江长江大桥建成之后,父亲退休了,许维勇也成了家。娶妻生了儿,一家人的日子过得蛮平整。他每个月的工资如数交给妻子,也偷偷藏几块钱自己买烟抽买酒喝。有时候打打小麻将输掉了,也向妻子要一点。妻子比他漂亮一百倍,是九江城里的美女,所以他不光引以为豪,还特别怕妻子,这叫一物服一物。

许维勇与先前比,跟换了个人似的,由于有技术,肯下力气干活,所以被各个建桥项目部要去独当一面。虽然脾气有点丑,教训人像要打架,但他平时的人缘很好,冲抵了人家对他的恨。他平时喜点酒,好打点牌,这些都为他聚集了人气。无论到哪个省哪个县市建大桥,他的休息时间一定是到附近的村庄去寻访,寻访农村人家都酿些什么酒,然后选定几户人家的好酒,一喝就是三、五年。因为建一座大桥少则一年两年,多则三年五年。

他喝酒不喜欢独饮,自制一坛子泡菜,炒上两三个荤素菜,再喊来项目部几个酒友,就坐在马扎小凳上喝起来,气氛特别好,他也特豪爽。

我是在2012年6月到湖南郴州采访期间和许维勇熟悉的。那时九江大桥五公司在宜章县境内建赤石特大桥,许维勇是项目部的总调度,兼五号墩的安全监督员。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粗暴,像钟馗。我只要没戴安全帽走近工地,必定会受到他的严厉呵斥。他光头,红红的面颊,红得脑门发光,高鼻梁,额头上有一道斜长的刀疤,不很明显,像老师擦黑板留下的一条痕迹。他还有点罗圈腿,走路时有横冲直撞的感觉。吼人的时候吓死人,不笑的时候有煞气,笑的时候又很风趣。特别是对小孩子很亲和,项目部里有几户家属带了孩子,他都去和孩子们玩,但要是哪个孩子惹毛了他,他做个怪相会把孩子吓得尿裤子。

我每次在建桥工地采访都要呆十天半个月,和许维勇自然就成了好朋友,知道他对工作很认真,抓工地安全是出了名的,是个口快心直的家伙。我跟他到赤石镇上去赶过集,也跟着他去两百多米高的空中给他开电梯的妻子送过饭。只要晚上不上班,闲了没事,他就要拉上几个人打麻将,这期间他的脾气特好,输的日子多,赢的日子少,但他从不发燥,也不骂人,与在工地上抓安全监督判若两人。

我每次到了项目部,自然是他要拉到家里娱乐的一个。项目部有规定,禁止员工打麻将,但许维勇似乎例外,连他拉去打麻将的人也不受处分,这是我始终没有弄清楚的原因。

每回和许维勇坐在一起交谈,我就忍不住看他的断指,想象他当年是如何举刀砍掉一个手指的,他的决心之大让人叹服。他的一生没有大写的传奇,却有着大写的豪气。他确实是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从祸害社会到有益社会,这断指很能说明问题。

 

2018年8月6日写于九江

 

作者简介:

林德元,江西庐山市人,现居九江市。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九江市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主任。

1980年开始在国家级刊物发表小说、散文作品。出版散文集《年轻的梧桐》、中篇小说集《白手帕》、诗歌集《日子茫茫》、长篇纪实文学《南京大审判》、长篇报告文学《军歌唱凱》《沉默的英雄》《老百姓的一把伞》《凌空飞架》《邱娥国的同事们》《平凡至伟》《老山雄风》、电影文学剧本《国门前哨》等。

曾荣获首届江西省谷雨文学奖、江西省首届金盾文学奖。

责任编辑:邓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杀手锏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