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新闻小说/纪实小说 > > 正文

杀手锏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林德元 时间:2018-09-16

“林兄,上次浙江开会你帮我带的庐山云雾茶喝完了,感觉味道很好,请你再帮我买三斤寄来吧,钱我会马上打给你。”

远在东北一家市级报社任总编的游之永(化名),从手机微信里发过来这几句话,并在后面加了三个笑脸。

我和游之永已经是三年的文友了,前年在山东开全国文学创作会时,他和我同住一间房,几天的相处,两人无话不聊。我生于50年代,他生于60年代,他尊称我为哥,要我称他为弟。我说你名片上这么大的头衔,吓死我呢。

我知道游之永爱喝茶,并问我江西都有什么名茶,我说我们九江就有庐山云雾茶。他问好不好喝,我说当然好喝。他就说明年开会时你给我买一斤来试试。

第二年在浙江开全国笔会时,我如约帮他买了一斤中等的庐山云雾茶去。在宾馆前的广场上,游之永见到茶叶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包里取出钱递给我,欢快地说:“你林兄办事不折不扣,我可不能少你一分钱,说,应该给你多少辛苦费?”

我笑笑说:“游总,我只是举手之劳,要什么辛苦费呢?受你之托,忠你之事。”

游之永把大拇指一伸:“行,你林兄够义气!今后少不了还要麻烦你。”

想着游之永的那种豪爽和亲热,这一次他又要托我买茶叶,我更应该为他买一些上好的茶寄去。只是这已经是十月份了,新茶都变成了陈茶,要想买到好茶给文友,还真得到茶场去掏掏他们的内存货。

我选了晚秋一个大晴天,叫上一个好朋友,开了小车就往庐山深处一家云雾茶场奔去,从人家收藏着自己喝的茶袋里买了三斤好茶得胜而归。为了帮游之永买茶,在一分钱没赚的基础上,我还倒贴了一百元的汽油钱,朋友是去帮我买茶叶的,自然要给他油费,白跑可不够意思。

回到九江后,我马上到邮政局办理了特快邮寄手续,将三斤茶叶打包寄给了游之永。

过了三天,游之永发来微信:“林兄,茶叶收到,谢谢,我马上给你汇钱。”

我回微信:“不用谢,你先忙,有空时汇吧。”

“谢谢理解!”【微笑脸】

 

这是2017年10月的事,转眼过了2018年春节,游之永的茶叶钱却迟迟没有打过来。

到了春三月,我有点忍不住了,就给游之永发了则微信:“游总好!很忙吧?你那点茶叶钱怎么还没有打过来呀?快半年过去了。”【微笑】【微笑】

游之永马上回了微信:“哎呀林兄,你看我忙得都把你的茶叶钱给忘了,好,马上给你汇过去。”【微笑】

我非常感动地回了微信:“我可没有催促你的意思哈,见谅。”【捂嘴】

“说哪里话,都是我记性不好,把你林兄的茶叶钱给忘了。”【羞涩】

“我都不好意思说这事呢。”【羞涩】

“别客气,我马上给你汇,把卡号发给我。”【握手】【握手】

我马上把银行卡号发了过去。

“林兄,卡号收到,我马上汇。”

“谢谢!”【喝茶】【喝茶】

 

半个月过去了,我的账号里并没有外地回来的钱,疑惑呢,不是说银行转账只要几分钟就能到吗?怎么游之永的茶叶钱走了半个多月还没到呢?

“游总,你说马上汇款,可半个月过去了,怎么还没有汇呀?”

“林兄,我那天到银行去汇,说你的九江银行汇不进。”

“不会吧?外地的稿费都是通过这个卡汇过来的。”

“九江银行可能是地方银行,工行农行的钱都汇不过去。”

“不可能,全国银行通汇通兑呢。”

“可我这里说不行的。”

“那这样吧,你用支付宝付给我。”

“我没有支付宝。”

“那你发红包给我。”

“我不会操作。”

“叫你小孩帮你发吧。”【微笑】

“多大的事啊,还要小孩帮忙。”

“那你怎么把钱给我呢?”

“再想办法吧。”

 

“游总啊,又过去二十多天啦,那点茶叶钱给我吧。”【微笑】【微笑】

“林兄,你鬼催魂是吧?你看我天天忙得饭都吃不上呢。”【愠怒】【愠怒】

“哈哈,你不是天天有闲心在朋友圈晒你的散文和诗歌吗?”【微笑】

游之永没有回微信。

又过去了半个月。

“游总,这次开全国散文研讨会你去吗?”

“不知道,没人通知我。”

“我现在告诉你,你马上报名吧。”

“不去,没空。”

“我去,已报了名。”

“你去吧。”

“不好意思,那点茶叶钱给我打过来吧,我要做路费呢。”【微笑】

“好吧。”

 

等了一天又一天,我马上就要踏上东去南京的高铁了,可是游之永的茶叶钱仍然没有打过来。

“游总,不好意思,那点茶叶钱能给我打过来吗?我三天之后就要去开笔会了。”【微笑】

“林兄,你怎么老是催呀催,有意思吗?不就是一千多元钱吗。”【发怒】

我马上回微信:“你知道的,我是自由撰稿人,没有工资,生活是比较贫困的,帮你买的茶叶还是我拿生活费垫付的呢。”【羞涩】【羞涩】【羞涩】

“你再克服一段时间吧。”

“我克服不了啊,谁像你这个大老总呢。”【捂嘴】

“我对这点钱不在乎。”

“可我在乎呢,我一个自由撰稿人收入微薄。”【微笑】

“你在讽刺我。”

“我没有讽刺你,是说我困难。”

“不跟你说了,你不够意思,今后开会还要见面的。”

“游总,不是我不够意思,当初你让我给你买茶叶,我马上帮你买了寄过去,并没有挣你一分钱。”

“谢谢你!”

“光谢谢不行,你应该打钱过来。”

“我说过不打钱了吗?”

“可要实际行动哟!”【微笑】

游之永再没有回微信。

 

一转眼到了五月底六月初,我实在是忍不住,给游之永打了个电话,对方一直响铃,没人接听。

我只好发微信:“游总啊,打电话不接听干嘛,生气啦?”【微笑】

没回应。

“游总,你说过马上给我打茶叶钱的,可到现在八个月了,茶叶都喝完了吧?可是那点钱还没打过来呢。”

没回应。

到了晚上,我又发微信:“游总好,你怎么啦,既不接我电话又不回我微信,得罪我啦?”【微笑】

没回应。

“你再不理我我就不高兴啦!”

“我在睡觉呢,你不高兴想怎么样呢?”【瞪眼】

“你不是说很忙吗,怎么八点半就睡了?是不是搂着美人啊?”【窃笑】

“用得着告诉你吗?”

“我不是纪委的,放心,不会查你,更不会曝光。”

“交你这个朋友真没意思。”

“我这个朋友够可以的,两次帮你买茶叶不计报酬,你应该感动的。”

“感动什么,吵得烦。”

“你把茶叶钱给我就不烦你了。”

“不就一千多元钱吗,总是这么烦人。好啦,你把详细地址给我,我给你汇过去。”

“什么时候?”

“明天上午。”

“一言为定哈!”【微笑】

“啥时骗过你?”【瞪眼】

“好吧,我马上把详细地址发给你,希望你这次一言九鼎!”【玫瑰】

于是,我把家庭住址发给了他,暗自为自己的催款效果高兴呢。他如果明天把钱汇了过来,就一了百了,顶多这样的朋友今后不敢再交了。

 

我一直计算着汇款单在路上的行程,毕竟汇款单比红包和银行转账要慢,所以我就耐心地等着。

一个星期过去了。

两个星期过去了。期待中的我,并没有如愿见到汇款单,我打电话给送报纸的小张,嘱咐她汇款单一到马上就打电话给我,我真的是想验证游之永的话有几分诚信。

三个星期过去了。送报纸的小张不得不在电话中说:“林叔,根本就没有汇款单,别问了。”她烦。

这回我可受不了,觉得受到了莫大的愚弄,气愤之时,我决心向游之永发最后微信:“游总,详细地址也发给你三个星期了,我又空等了这么久,那点茶叶钱就那么难汇给我吗?”

“我没汇,没空。”

“你再忙汇笔钱的时间总有吧?”

“我又不是说不给你汇。”

“三个星期前你不是说第二天汇吗?你可是言之凿凿啊!”

“过些天汇不可以吗?”

“你怎么老是明日复明日呢?你骗了我九个月啦。”

“我干嘛要骗你?”

“那你干嘛不汇款呢?”

对方不回应。

“游总啊,说句痛快的,这茶叶钱你到底想不想汇呢?”

对方不回应。

“你不说话就是不想汇咯?”

对方不回应。

 

又过了两天。

“游总啊,我高高兴兴帮你买了茶叶寄去,你光说感谢我,却不给我汇款来,现在又把我得罪了,何苦呢?你说过,不就一千多元钱吗,可为啥却不想给我呢?为这点钱翻脸可不值得啊!”

久不见回微信。

“游总啊,我不知道你有啥难处,就是不肯汇这笔茶叶钱,你一个大老总,为这么点钱失信可不好,千万别让我对你失去耐心啊!”

“我失信了吗?你伤害了我的人格。”

“你不汇茶叶钱就是失信啊。”

“我说过不汇了吗?”

“你很多次说过马上汇,可就是不见汇款。”

“我想什么时候汇还要受你的指派吗?真是好笑。”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也没有指派你,但你就不应该每次都是骗我,你把你的信誉度都丢掉了。”

“我的信誉度好得很。”

“可在这笔茶叶钱上就失去了信誉度,你成骗子了。”

“你这样说,我懒得理你了。”

“既然说到这个份上,我俩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你看着办吧。”

“你想怎么样?”

“我讨不到茶叶钱,当然不可能到东北去堵你家门口,一千多元钱还不够来回坐车的呢。不过,现在这个社会,不见得就没有人向你讨这笔钱。”

“你在吓唬我?”

“我没有吓唬你的意思,从今天起,我不再向你讨钱了,你不值得我游总长游总短的叫,我将到九江市诚信促进会去申请执行,让他们将你列入失信黑名单,到时候你就寸步难行了。”

“有这个必要吗?”

“有,是最好的杀手锏!”

我于是向九江市诚信促进会的杨会长打了个电话,向他说明了我这笔茶叶钱无法讨到的情况,杨会长说:“林先生,你带着快递单等手续,到我们这里来办个手续,我们将通过全国诚信促进会的作用,将对方列入黑名单,到时候他就知道失信的严重后果了。”

 

第二天,我向游之永发了一则短信:“游之永同志,鉴于你严重失信,我已向九江市诚信促进会申请,今后由他们向你交涉,到时候把你打入失信黑名单的一切后果,由你自负!!”

对方无反应。

 

过了五天,邮递员小张给我打电话“林叔,你有一张汇款单。”

“好的,我马上下楼去拿,哪里的?”

“黑龙江来的,一千二百元。”

 

2018年8月17日塘湾村

作者简介:

林德元,中国作协会员,男,1955年7月生。

 

作者:林德元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当官的感觉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