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小小说 > > 正文

三当家(纪实小说)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余松蔓 时间:2020-10-15

出生在七十年代末的芳儿在家排行第三,上面有两个姐姐生性温柔而内向,芳儿性格豪爽外向,跟二位姐姐南辕北辙。当然这跟她的成长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村里跟她年纪不相上下的全是男孩子,两个姐姐比她大出五六岁,放学后自然要帮着做家务,父母也无瑕顾及年幼的芳儿,由着她跟着村里的男娃一起玩耍,所以芳儿有个快乐,无忧的童年,男孩们耍的“功夫”她一样也没落下,可能因为女孩子天生要比男孩子心细的缘故,玩什么都比他们更胜一筹,这就更进一步提高了她的自信资本,从而煅炼了她的毅力和胆识,成就了她与众不同的个性。

 

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大字略识一二,父亲是钢铁厂的车间主任,偶尔芳儿没伴玩时,赶在父亲去县城上班前爬上那个笨重的红棉牌自行车后架上不肯下来,缠着父亲带她到工厂玩,是那种连哭带哄的那种阵势,父亲对这三女儿最是宠爱。基本上也是有求必应的,这三娃也是人精,抓住了父亲的脉心。每当父亲在开会时,她就安安静静地站在父亲身旁,认真地听父亲作报告,或者是训话。眼睛总是全神贯注地望着台下那三四十号工人,那严肃的表情好像在检阅似的,丝毫没有八岁孩子的胆却,看着父亲的杯里水没了也会适时地给满上,副主任见了更是喜爱,端来张椅子示意让她坐,芳儿裂开嘴甜甜地笑“谢谢叔叔!”自此只要开会有芳儿在,都会多拿把椅子放上台。因此厂里有个外号叫她主任秘书。每每听到这样的称呼父女俩都会笑得特别灿烂。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芳儿家算不上穷,因为父亲公职在身,天天除了上班还是上班,母亲也很是勤劳,但家里有三个女娃,还有九十大零的父母要供养,负担也自然少不了。所以母亲每天忙田头地尾还要家里家外。为了增加收入母亲除了养猪,鸡鸭还养鱼。又还在山边开荒种果树。那是一片繁荣,万象更新,硕果累累的景象,正准备奔“小康”的节奏,却是难为了母亲。在父亲的帮助下忙得把收成卖,这一天天的可累坏了母亲,本身就瘦弱,又经常为农活劳累,加上这几个月天天起早贪黑地往城里赶集,从大山深处嫁过来的母亲一向喜欢安静,自是耐受不住这翻折腾,在街上卖鱼时,一头扎鱼池里,晕了过去。幸好旁边的档主的热心,看她一妇道人家,也没个帮手,从水中捞起就背起她往医院跑去,救了她一命。

 

等到父亲下班,来到档前准备帮母亲收档时,才发现母亲不知去向。一打听,急忙往医院赶,谢过了档主和医生,父亲心疼地扶着母亲走出了医院。从此父亲不许母亲再上街卖货。你说这猪,牛,鱼,还鸡鸭可以再养着,等以后再卖,但这果可不能等,看着收成的一筐筐果实,母亲很是发愁,但父亲就是金口不开,他说愿宁送人也不让母亲上街卖。母亲也一向为人大方,一袋袋地往邻里家送,送多了人家也不好意思收,母亲也只好作罢。可就是头一年的果实收成出奇的好又多,这不一大早母亲又坐在堂屋大厅里,望着四个装满石榴的箩筐愁眉苦脸。

 

“妈,你说这果子是怎么卖的?”母亲回过神来叹了一声“就是把这些果子拿到集市上去卖。”芳儿追问道“怎么卖?”。妈妈看了看芳儿,见她双手托腮很是可爱的样子笑了笑。起得身来取下挂在墙上的杠秤来,抓了一只果子放秤盘里,左手提着秤杠,右手轻轻地移动挂在秤杠上的砣。“看着,移动秤砣让它的杠成一条直线平衡后,秤砣线所在处的秤星数就是这只果的重量。”芳儿觉得很是好玩,忙凑过去看,此时的芳儿已上二年级,简单的数字也能看懂。于是就继续缠着妈妈教她“玩秤”,那个年代小孩子基本没有玩具,如玩泥巴,抓昆虫,自制弹弓,跳绳,打石......玩具都是大自然现成的,所以这个新鲜玩意真激起了芳儿玩劲。在母亲耐心的指导下,芳儿有板有眼地把玩着这个十斤小秤,每每放上果子起秤时还不禁吆喝着:“卖石榴啰!”惹得母亲哈哈大笑。不出一上午芳儿都能熟悉地报出所称果子的重量来,这一举动倒是让母亲突发奇想,刚好暑假,兴许让芳儿一同上街卖,多了个照应孩子爸能同意让她去卖果,晚饭后,母亲把想法跟父亲一说,没想到父亲竟然同意了,这让母女俩很是得意。

 

母女俩天蒙蒙亮就起床赶集,到中午时分才收档,母亲怕把娃累坏了,没客人的时候就蹲下来跟她玩上一下子,其实娃小时哪知累为那般,只觉得好玩,高兴就好,而芳儿也很乐意每天跟着妈妈卖货,有时见有人路过还时不时吆喝两声,让路人为之驻足,听到这么特别的吆喝声,好奇自然也少不了,回头总能看到那天真,烂漫的笑脸让人久久不能忘怀。人多时芳儿就主动帮妈妈把秤,妈妈也放心算帐收钱。母女俩配合密切,忙得不亦乐乎。一个暑假下来,芳儿也学会了怎样和客人周旋,也慢慢学会了算简单的小账,名气渐渐出了街,知道的人都叫她小老板,芳儿总会回一声好。只要妈妈上街,必有芳儿助阵,否则父亲不放行。

 

有了芳儿“经商”这个例子,母亲便打起了大妮和二妮主意,因为芳儿毕竟才九岁。就想动摇姐俩利用假期时间代替芳儿跟她上街卖果,可话刚说出口,两个妮就委屈得直掉眼泪。这可让母亲很是不解,为什么芳儿整天跟她上街乐开花似的笑,这两个妮却是如此悲情?坐一旁的父亲看得真,“你呀,真是心大,你不觉芳儿和两姐的性格恰恰相反吗?你让一个大杆都打不一吭声的人去上街卖货,那不是成心让娃难受吗?”母亲听了轻轻叹了一口气:“可真是累坏了这娃了!”低下头摸摸睡在她怀里的芳儿抱回了房。

 

真是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觉中三个春秋又过去了,两位姐姐初中毕业先后外出务工去了,芳儿时年12岁。家里生活也越来越好,为了让妈妈方便出行,爸爸积攒了大半年的钱,特意托朋友从市里带回一辆五羊牌的女装自行车,送给妈妈做生日礼物,乐得妈妈一整天都合不拢嘴,虽说那款女式车是斜杠的,比爸爸那“坦克”似的车轻便多了,但母亲个子矮小,学起车来那真是比她下田逐牛耕田翻地要难上百倍,幸好父亲是个耐心人,总是不厌其烦地扶着她学,可学了半个月也没敢上路,芳儿却是个有心人,有空就坐在谷场草堆上看妈妈学车,所以基本步骤已了如指掌,有一天,妈妈在练车,有客人突然到访,妈妈放下车进屋招呼去了,芳儿不知从哪里来的机灵劲,一下子从草堆上窜下来,双手紧握车把,右脚向后一蹬,车便开动了顺着她而动,她不紧不慢地把左脚踏在踏板上,把右脚吊在起来,车竟然往前走了三米多远,这一动让芳儿很是兴奋,在车快停下来一瞬间她灵敏地把右脚也放在了右踏板上,左脚动动,右脚动动。车儿继续不断前行,在谷场的尽头芳儿还顺势转了个弯,在运行中,车座不时地触动着屁股尖,于是芳儿身子往后一靠,哈哈,足长就是好,刚好坐上了车座。这下比刚才舒服多了,原来骑车的感觉是这样的,像小鸟在飞,芳儿激动得像在空中飞,车速从慢到快,硬是不知转了多少圈,她喜欢那种感觉,在那里尽情地玩耍着。“三炮子,快给我下来!”(注:三炮子是因为芳儿耿直,说话没把门而取的外号)芳儿被一声厉喝镇得心慌慌,手忙脚乱,到了尽头了忘了拐弯。也不懂刹车,车速过快直往余坪旁的稻田里窜。叭嘀一声巨响,绿油油的稻田里多了个“人和自行车”的泥雕。请了众人才把芳儿和车拉了上岸,又忙取了数担井水清了淤泥才作罢。以为母亲会怪罪,芳儿低头等罚。“还呆啥子啊!快进去冲澡。”母亲催促道。芳儿立马飞也似的往家里跑,生怕母亲反悔似的。次日,放学回来,妈妈却主动让她练车,这让芳儿很是意外,兴奋异常。妈妈站在身旁指挥着,并告诉她怎样刹车。芳儿听得详细,记得实在。加上胆子大,骑车‘功夫’更是日见日强。奇怪的是自从芳儿学会后,妈妈就不再学了,说是年纪大了,一上车头就晕,总是怕跌倒,找不到平衡点。父亲见母亲实在坚持也没再说什么。

 

从此以后,凡是家里要买要卖的活,除了父亲有空搭把手,担子自然落到了芳儿身上,12岁上五年级,基本的算数是不成题的,加之芳儿胆大心细,前几年又经常跟着父母出门,自然也比同龄人多点见识。那时的孩子没有现在的“宝贵”都是天生天养的,芳儿还算是村里的幸福儿,只是她的个性不同,喜好自然也不同。在她觉得买卖东西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不就是在街上吆喝几声,把东西变成钱,每每把钱装进口袋时,心里还会有一点小小成就感。再说这也是一种求生的技能有何不光彩?于是,芳儿理所当然地接受了“三当家”这个职位。成了名符其实的当家人。

 

是环境塑造了“三当家”性格,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有良好的兴趣就会有美好的追求,才能成就别样的人生,自信是成长的基础,自立是成长必修的历练,自强是人生必备的磨练。 人一旦拥有了自信,自立,自强的气魄就有了战的勇气和霸气,人生何惧再风雨?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