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小小说 > > 正文

钱在哪(小小说)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茶语范厚 时间:2019-10-15

小说:钱在哪?

唐县长一听君庭又举报冯贵收钱的事,当时就火了,心说一个受贿案没整明白呢,咋又牵出一个。他问冯贵:“冯乡长,这怎么回事?”

冯贵哈哈一笑,不慌不忙道:“唐县长,您看到没,他们狗急跳墙,栽赃陷害我。我问你,韩君庭,说我收你200块钱,你可有人证,可有物证?什么都没有,你血口喷人,想干什么?”

君庭当时心一沉,也意识到,自己草率了。这当口,实在不适合提冯贵受贿一事,容易受人口实。自己给钱是私底下进行的,这事长林知道,可他作证也不好使啊,都是一个村儿的。哎呀,怎么就冲动了呢。

冯贵得理不让人:“唐县长,我冤枉啊,还请您给我做主。”

唐县长坐在椅上,点着一根烟,为难了。他和葛文忠公事多年,相信他的人品,知道他自幼读圣贤书,干不出这种事儿了。并且,政治上素质过硬,不然也不能让他分管打击封建迷信工作。可是,冯贵的举报有鼻子有眼,君庭又反过来举报冯贵,这让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件事了。

他不言语,屋子里的人也不敢说话了,一时间气氛十分凝重。唐县长在抽完了一根烟后,才道:“梁主任,将他们带到后院宿舍休息,都别走,我琢磨琢磨再说。”

梁主任答应一声,带着他们来到了后院一排平房。这是县政府的宿舍,还有几间空屋子。梁主任让葛文忠单独一个屋,小柱子和君庭一屋,冯贵一个屋。

冯贵心里十分不满,对梁主任道:“主任啊,怎么把我也关起来了,我是举报人。”

梁主任道:“人家现在举报你受贿200元,你也是嫌疑人。再说,这也不是关押,就是让你们休息休息,等候县长的指示。”

说不是关押但也差不多了,谁都不许出屋,门都反锁上了。君庭坐在炕上,看着小柱子,小声道:“柱子叔,我把事儿办砸了。”

小柱子不傻,也想明白了这一层,道:“唉!可是现在怎么办啊?”

君庭揉着太阳穴,半天才道:“现在的关键,是找到冯贵收钱的证据。只要这事儿坐实了,咱们就没事了。”

小柱子道:“我听你说,那天你不是去的县招待所吗,看门的人见过你吧,还有屋里那两个人,也见过你吧,你怎么不提这些呢。”

君庭摇头道:“没用!见过我又能咋地,他们又没见我给冯贵送钱。再说,人家愿意不愿意出来作证,也两说呢。”

小柱子道:“那这事儿就没招了?”

君庭道:“让我好好想想,让我好好想想。”

中午时分,有人来给送饭。君庭一看来人,认识,正是那个看门的老头,曾经收过他给的烟。

“老爷子,怎么是您呢?”

老头开门端进来一盆炖菜,几个杂面馒头,一见是君庭,也愣住了:“哎呦,孩子,我记起来了,是你啊。嗨,我管宿舍啊,上头安排我给几个人送饭,就来了。你咋在这呢?”

君庭叹了口气,道:“老爷子,一言难尽啊。”他简略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就挑主要的说了,不相干没提。

老头道:“原来这么回事。我说孩子,这回你们怕是不妙了。冯贵自从你叔他们被放走,天天长在县政府,没完没了。他那级别见不到县长,这院里其他人也不搭理他。他就站在门卫室,整天和我发牢骚,说你叔走了狗屎运,要不然非得整死他。还说,大好一个升官发财机会,就这样没了,不甘心。我是个看门打更的,他和我说话也没避讳。哼,这小子不地道,烟抽没了,就抽我的。我不给,他就说买,别说,这几天从我这买走三盒烟了,我都是高价卖给他的,小赚了两块钱。”说着,老头把钱从兜里掏出来两张1块的,道:“看看,发了笔小财。”

君庭心绪不宁,本没在意老头说什么。见他掏出钱来,无意间撇了两眼,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大爷,你把钱给我看看。”

老头道:“这孩子,钱有啥好看的。”但还是递了过去。

君庭接过这两块钱,翻过调过去看了半响,道:“谢谢您大爷,你帮了我大忙了。”

老头一头雾水,道:“孩子你说啥呢?”

君庭非常高兴,对小柱子道:“柱子叔,这回没事了,放心吧。”

小柱子道:“你有办法了,快跟叔说说。”

君庭道:“您别着急,让我再捋捋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下午时,梁主任派人将君庭四人又带到了县长办公室。

唐县长这屋烟雾缭绕,看来这一县之长为了这事也犯愁了。他对葛文忠道:“文忠啊,我想来想去,也没个办法。你们各持一词,我没法判断。经过和梁主任商量,决定将你们交给县公安局,由他们去查明此事。唉,我也不想这样,但别无他法了。”

君庭突然走上前,道:“唐县长,我有话说。”

唐县长问:“你这会儿想说什么?”

君庭道:“我希望能单独和您谈谈,您看方便吗?”

唐县长就是一愣,没等他说话呢,旁边冯贵叫嚷道:“韩君庭,你个黄毛小子,有什么资格单独和县长谈话,呸,痴心妄想。”

君庭笑着道:“谁不知道唐县长爱民如子,关爱百姓啊。冯乡长,恐怕高高在上,不愿倾听民意的,是你吧。”

他给唐县长戴了一顶高帽,又顺带损了冯贵。唐县长摆手道:“你这孩子,小小年纪,牙尖嘴利的。说几句话不打紧,你们都先出去吧。”

冯贵满脸不忿,可县长发话了,不敢不听,只好随着梁主任来到了隔壁屋。

君庭走到唐县长办公桌前,道:“县长,我们给葛主任送礼,他给了我们10块钱一事,千真万确。”

唐县长点点头:“我相信文忠的为人,他做不出受贿的事儿。”

君庭道:“那现在的关键,就是冯贵收了我送的200块钱的事儿了呗。”

唐县长道:“是啊。但是,没有证据,很是难办。”

君庭道:“我有证据。您要是按照我说的做,一定能将这事儿查个水落石出。”

“哦?你能拿出证据。”唐县长把烟放下道,“孩子,这事儿可开不得玩笑啊。”

君庭道:“您放心,如果查不出来,我甘愿受罚。”

唐县长示意君庭赶紧说,君庭道:“我打听过,冯贵自从我叔被放出后,就没离开县城。那么,我送他的200块钱,他没机会转移。我猜想,不是戴在身上,就是放在县招待所他住的房间内。只要把钱收出来,不就行了。”

唐县长一听,当时泄气了:“这有什么用。搜出来,冯贵说是他自己的,又怎么办。200块钱虽然不是小数目,但他也不是拿不出。”

君庭道:“您别急,听我继续往下说。我送他这200块钱,大部分是10块,还有几张5块的,几张1块的,这都是东拼西凑的。这些钱,许多上面都染上红色的印记,或深或浅。我相信,这几天冯贵是花不了多少的。只要找到这些钱,有我所说的红色印记,不就真相大白了。”

唐县长眼睛一亮:“这是个办法。等着,我去交代。”

他走到门口,喊了来了梁主任,和他小声嘀咕了几句。梁主任点点头,将一干人等又都叫了回来。

梁主任道:“冯贵,把你身上的钱,都拿出来。”

冯贵一愣神,道:“梁主任,您说什么?”

“把你身上的钱,都拿出来。”

冯贵没再言语,开始掏兜。两个裤兜,上衣兜,里怀兜都掏遍了,一共掏出来50多块钱。唐县长看着摆上桌子上的钱,并没有君庭说的红色印记。

他冲梁主任一使眼色,梁主任心领神会,出门了。过了好半天,梁主任才回来,冲着唐县长一摇头。

唐县长对君庭道:“韩君庭,并没有这笔钱,你还有什么说的。”

君庭一下子傻了。他料想冯贵这段时间一直留在县城,钱一定在身边。可是,究竟在哪呢?

 
责任编辑:碧 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