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小小说 > > 正文

阳光如此美丽(小小说)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丁运山 时间:2019-10-06
 

阳光如此美丽

 

丁运山

                       

江北某乡村。
一层轻纱似的晨雾刚刚散去,太阳便缓缓升起。阳光洒进村子的每个角落里,亮丽,温馨,静谧。
秀披上了一件薄外套,在堂屋一角驻足停下。目光落在墙上那幅红彤彤的挂历上面。她心里一惊:马上中秋节要到了。俗话说:年怕中秋月怕半。这时间还真过得快。她觉得自己整天有忙不完的活儿。恨自己没有分身术。
秀想起前些时老公给她打电话说工地赶进度中秋节不放假,不回家。她当时在电话中七里八里将老公数落了一通。一气之下把电话挂了。挂断电话之后,她心里好一阵难受。他也是为了这个家啊,背井离乡的,这么多年也吃尽了苦头。
想着想着,秀的鼻子一阵发酸,眼睛开始湿润了。
秀没有让眼泪流出来。她用一只手理了理头发,一咬牙,轻轻的叹了口气。她在告诉自己再苦再累也要挺住。要让他在外面安心的工作。自己要把儿子军军照顾好,教育好。婆婆走得早,公公年龄大了又体弱多病,自己不能不尽到当儿媳妇的责任。
秀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很沉。
说到公公,他还是上个月被兰(妯娌)从家里接走的。秀记得很清楚,老爷子被兰接走的那天,俩妯娌在一起亲亲热热,客客气气。兰对秀说:我也是儿媳妇,你能做到的我不能总是装马虎。不能总是给你添麻烦。
秀听到这话就怪兰不该那样说,简直是把自己见外了。还对兰说:你家我家,要说也都是老爷子的家。老爷子哪边习惯,哪边就多呆些时,随他。
兰夸秀,说秀说的在理。
就在兰接走老爷子的第二个星期,秀接到兰的电话说老爷子感冒了一场,还住了几天的医院。为了让秀安心忙自己的事情,直到老爷子康复出院她才敢给秀打这个电话。
秀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心里一阵难过和自责。老爷子那天走的急,厚点的衣服一件都没有带上。自己忙着挖地里种的几亩花生去了,就只好将老爷子撇在一边没再过问。
乡下有句老话:七月半,放牛的娃儿蹭田畈。眼下已经八月半了,天气一天天在转凉。就在八月十五中秋节的前一天,秀这才搁下手中的活儿,在家里清了几件老爷子换季的衣服,又捉了两只老母鸡,还装了一篮子鸡蛋,领着儿子军军一大早就出了门。坐车在路上颠簸了几个小时,来到兰家的时候正赶上吃中午饭。一大家人围着桌子边吃,边说,边笑,好不热闹。席间,秀说想把老爷子接回去。兰不肯,兰说老爷子的病刚好,就别来回折腾了,还是再养些时。
 
老爷子笑着连连点头。
等到中午的太阳刚刚往西偏了一点点,秀就说要走。先是兰留她,接着老爷子也在一旁说:出外由外,就住个晚上。
秀这才答应不走。儿子军军高兴的直蹦。
乡下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也是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习俗:每逢年过节,走亲访友,只要客人带上小孩,主人会或多或少包个红包或者买件新衣服给小孩。
天刚一黑,军军就闹着瞌睡来了。正好秀也累了,就和军军到房间睡觉。刚进房间不久,就听到兰和老爷子在隔壁房间说些什么。
秀侧耳倾听。
“我明早赶集,顺便给军军买件衣服您看行不?” 兰问老爷子。
“就给军军一百块钱吧。还省事。” 老爷子回答干脆利索。
“少不少啊?”兰接着又问。
“不少不少。你整天累死累活靠庄稼地里收几个钱不容易,这是你二婶上次去医院看我给的二百块钱。你拿一百明天给军军。
“不,不,我不能要。您留着自己买点营养品补补。
“每天你都想着法子弄这弄那我吃,我哪里还缺营养?让你拿你就拿着。”老爷子有点急,不容分说的那种语气。
紧接着传出一阵老爷子的咳嗽声。
兰没说什么了。她急急忙忙倒开水让老爷子趁热喝下。她不敢让老爷子着急。老爷子一急,脸就憋得通红。额头上的青筋如同一条条的蚯蚓横七竖八。
兰接过老爷子塞给她的钱。“那我就说您给军军的。”轻声问。
“就别提我,我还能活几年?今后还是你们妯娌相处的时间长啊。
因为是隔壁房间,房与房之间仅半截墙相隔。尽管老爷子说话又压低了嗓音,可秀还是一句不漏的听到耳朵里去了。她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老爷子这么做确实让她有点不舒服。手掌手背都是肉,她觉得老爷子偏心,过分了点。那钱,她打算赌气不让军军收下。可她又不想好算别人。她让军军收了。收了她还窝下一肚子的火。好在她能憋得住,从来不对别人提起这事。只是有次在电话里秀曾阴阳怪气地对兰说过几句:你比我人缘好,比我强呀!多少还有人会帮助一下。
兰觉得奇怪。“我比你强在哪?东东他爸走了这么多年,我孤儿寡母容易吗?哪个帮过我......”
没等兰把话说完,秀在电话里哈哈一笑。“我只是随口说说,真没别的意思。你千万别打心里去。
兰还真的是没把这些放在心里。
一转眼“十一”到了,老爷子说要去秀那里过国庆节。兰知道留不住。就在国庆节的前一天领着儿子东东送老爷子去秀那里过节。俩妯娌见面后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仍然亲亲热热,家长里短的。秀杀鸡剖鱼,兰就在一旁打下手。俩人一会儿的功夫就弄了一桌子菜。一大家人围在一块吃了,喝了,笑了,天色已晚,兰也回不去了。夜里,趁兰不在厨房,老爷子又把自己手里剩下的那一百块钱拿出来递给秀。
“她们明天回家,你去给东东。”老爷子吩咐秀。
秀一愣。“爸,您这是?
“您留着自己当零花钱。”秀不肯接。
“我一辈子都没有花零花钱的习惯,你们难道就不知道?”老爷子将钱往秀的手中塞。
秀当然知道。
秀更知道的还是老爷子那说一不二的性格。秀还知道老爷子属鸡,都七十好几的年龄。秀之前也听算命先生说过老爷子早上出生属早鸡,早鸡劳碌辛苦命。婆婆过世的早,他既当爹又当娘的,果然一辈子忙忙碌碌,含辛茹苦。
秀只好接过老爷子塞给自己的钱。说道:“那我就说您给东东的。
老爷子将眉头一皱,一只手轻轻往上一扬。“就别提我,我还能活几年?今后还是你们妯娌相处的时间长啊。
老爷子还是那句话。
秀一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心中一些始料不及、难以言尽的过往交织在一起。让她一个晚上都无法入睡。
第二天,秀拖着有点疲倦的身子送走了兰和东东。忙进屋收拾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给东东的那一百块钱,兰不仅没让东东拿走,反而又加了一百,放在茶几上面的玻璃杯底下压着。
秀一时不知所措,瞬间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像是挨了一闷棍。木头般地站在那儿不动。半天才回过神来。她抬起头,目光有些呆滞地往外看。
一缕阳光洒在窗台上,照进房间。秀觉得眼前一亮。
阳光如此美丽。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