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短篇小说 > > 正文

医 托(短篇小说)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焦浩东 时间:2020-11-17

 

张霞出生在M市一个以生产、销售、加工苹果为主要产业的C镇,世代都是农民,没什么文化。C镇距小县城七十里路程,距M市区有二百多里路,且大多都是山路。

近年来M市的领导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和自身优势,重点抓了以香包、刺绣为龙头的文化产业;以苹果出口外销、加工为主的农业产业;以开采石油、煤炭资源为主的工业产业三大产业。把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民增收作为重点,而且都取得了满意的成果。

C镇的农民,百分之八十都是果农。近几年政府在资金、技术上都给了大力扶持, 而且还成立了果业协会。C镇的果农在协会的带动下,在政策的扶持下都学会了自主创新。他们打破了传统的种植格局,结合科学技术手段进行新的改造和发明。譬如给苹果套袋,通过给苹果套袋一是苹果容易上色;二是防病防虫害;三是可减轻冰雹灾害;四是有利于生产绿色食品,减少人们对农药的接触;五是还能提高产量。农民们大多都依靠苹果产业走上了致富路,奔向了小康。

如今的C镇今非昔比,人们不再蜗居窑洞。在政府的统一规划和引导下,大部分人都搬进了新农村盖的集体农庄。一砖到顶的四合院并列两排,窗明几净。宽阔平坦的通村油路,彻底改变了雨天出行难和农产品运不出去的困境。太阳能路灯悬于高杆,到了晚上把小镇照的如同白昼,给那些闲不下来的人们提供了生产和生活的便利。

张霞的父亲是个聋哑人,没有什么手艺。母亲腿有点残疾,只上过三年小学。张霞兄妹二人的降生,使得这个家庭生活更加困难了,好在他们父母生活都能够自理。张霞的哥哥生下来体质就很虚弱。母亲也没有多少奶水,一直用面糊和米汤喂养,三天两头不是感冒就是发烧。更烦人的是白天他一声不吭,一到天黑就扯开嗓子使劲地哭。这一哭,他的母亲就抱着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地哄。他只顾哭,哭的天昏地暗,哭的山崩地裂,哭的肝肠寸断。哭的墙上的土都能掉下来,哭的嗓子都发不出声嘴还在动。他的哭声惊动了邻居家的狗,邻居家狗一叫,全村的狗又都开始叫了。整个村子一到晚上都要笼罩在此起彼伏的狗叫声中。村庄的夜晚由此显的更加幽暗和阴森。

这样的哭声一直持续了两三年。村里有人说张霞的母亲生了个“夜三郎” ;有人说孩子可能是体内缺某种元素;还有人说孩子嫌自己的命不好,埋怨父母不该带他来这个世上来……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由于家庭的因素,张霞兄妹俩一天学都没上过,母亲偶然会教他们认几个字。其它时间,一直在帮着父母劳动。尽管这样,他们的生活还是起色不大。在长期的劳动实践中,张霞由于聪明灵巧所以很快学会了一些务农和持家的技巧。哥哥体弱多病,木讷内向,几乎没什么长进。早几年,为了尽快脱掉贫困面貌,她家也栽了二亩果园,但因缺乏技术和管理不善几乎就没有什么收成。

转眼就到了两人谈婚论嫁的年龄,可张霞的哥哥时不时就会出现腰痛腿麻的现象。在母亲的催促下,张霞陪着哥哥先后到镇上,县上做了拍片和化验等许多项检查。大夫们都说没什么大碍,让吃些止痛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可过几天还是老样子,根本没有作用。眼看着病情一天天的加重,家里人十分着急。这时有好心人奉劝张霞娘,让她领着孩子到市里的大医院去检查,别把娃的病给耽搁了。

张霞娘从箱子底拿出了两年来政府发给她的低保费一千二百元,交给了张霞。并给煮了几个鸡蛋,就一大早打发张霞兄妹踏上了去M市的路。

这是张霞兄妹俩第一次到M市,也是他俩第一次出远门。那天天气不错,阳历的三月真是风和日丽,景色迷人。路边的小草早已挤破了土皮,鬼头鬼脑的露出了睡意未尽的脸,贪婪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阳坡上的苜蓿也有二寸高了,有好几辆私家车停靠在路边,车主人一面惊乎一面开心的掐着苜蓿芽。张霞兄妹俩一会儿好奇的趴在车窗上望着路边的景色,一会儿听着车里的人天南海北的谈笑着。

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M市城北。在车上热心人的指引下,张霞来到了M市中医院。中医院是四年前从老城区的商业地带搬过来的。随着城市人口增多,城市面积的扩大及城市质量的提升,原来的中医院不管从条件上还是布局上都远远不能满足市内外及周边城市患者的就医需求。新建的中医院面积比原来大好几倍,高楼林立,气势宏伟。设备更新程度,科室的设制及细化均在全省中医院中名列前茅。尤其是血液科、肛肠科、风湿科、针灸科这些特色科室在国内都享有名气。

张霞到导医台咨询了一下,便到挂号处挂了一个骨科专家张大夫的号。张大夫是骨科退休返聘的老大夫,从事骨科临床已四十几年了。先后到国内几家知名的大医院进修过,又受过原天坛医院知名教授的真传,算得上技艺精湛。更重要的是他性格开朗而且幽默,对待病人非常和气,从不分高低贵贱。常常因为患者多而推迟下班,无怨无悔。

诊室内已有十几个病人在那里排队等侯了。张大夫一手拿着一张X光片,一手拿着放大镜像在寻宝,又像在探雷一样仔仔细细地看着。他怕因为自己老眼昏花或一时疏忽,错过了任何一个蛛丝马迹。所以用放大镜看片是他近几年来的一个习惯。还好,片子没有反应出来什么大问题,张大夫给病人开了些口服的药物后,反复叮咛了用法和注意事项,病人感激的离开了。

下一个……再下一个,终于等到张霞了。张霞把哥哥的症状及先后在县医院就医的经过说了一遍。张大夫让病 人躺在检查床上,摸了一下疼痛的位置,又结合压痛点让病人反复变化体位进行了检查。怀疑椎间盘膨出,建议做个CT。张霞拿着开好的单子,按照张大夫的吩咐到一楼交了费然后到负一楼做CT去了。

拍片、CT、磁共振全在负一楼。楼道里拥挤不堪,坐轮椅的,担架上抬的,椅子上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整个场面像是战争刚结束,或者灾后重建。做完CT张霞被告知一小时后才能拿上结果。由于担心结果和着急回家,兄妹俩强忍着饥饿,不敢离开半步。她们注视着来往的患者及家属,忍受着病人痛苦的呻吟,盼望时间能过的快点,再快点……

结果出来了,报告显示:①腰4/5、腰5/骶1椎间盘膨出;②腰5水平后纵韧带增厚;③先天性骶椎裂。张大夫说这几种病都是引起腰痛腿麻的原因。考虑病情不太严重,年龄也不大,建议保守治疗。要睡木板床,加强腰背肌煅炼,多加强营养,平时劳动时不要一个动作持续太长时间。先服些药物对症治疗,实在不行再考虑手术。手术费大约需要三万多元……

取了几盒吃的药,拿着CT片子,兄妹两就出了大门。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三万元手术费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天文数字。虽说几年前的那个果园,经过镇上的农业技术员指导和果业协会的统一管理,稍微有了起色。可自己家里底子太薄,而哥哥经常看病吃药,盖新农村欠下的两万元债还没还清呢,更何况哥哥又到了结婚的年龄。由于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的因素,当地的彩礼高的出奇,中央电视台都不止一次的报道过。别的家庭条件好,娶个媳妇进门都二十几万,就自己这条件,唉……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四十多岁戴鸭舌帽的中处男子。他笑着问张霞:“你做了个检查?”张霞有点懵,她不认识此人呀!便没吭声。鸭舌帽再次发话,“哎——拿片子的,你做了个检查吗?”张霞看了看周围再没有其他人拿片子,这才意识到叫自己,便含糊的嗯了一声。鸭舌帽依然笑容可掬,伸手把片子拿过来看了看报告单说,我也得了这样一个病,现在治好了,今天过来想复查一下。张霞听的真真切切,这个人也是同样的病,治好了?连忙急切的问在哪里治好的?用什么药?鸭舌帽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顺着医院门口的一条路慢慢向前走去,时不时还左右观望一下。这一切张霞并没注意,她紧跟着追了上去还想问刚才的话,鸭舌帽却开口了:“你是哪里人?”“我是C镇的。”张霞说。那人大声叫道:“啊——原来是老乡。我家在C镇不远的村子,不过不归C镇管。”C镇是一个拥有十几个村的大镇,一个足不出户的黄毛丫头,C镇的人也不认识几个,别说邻镇的了。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能够遇到一位老乡,对张霞兄妹来说真是喜出望外。张霞哥哥忙给老乡发了支“黑兰州”,老乡还和张霞哥友好的握了一下手。老乡问了张霞家的基本情况和果园收入情况,张霞都一一如实回答了。老乡说,两年前他也得了和张霞哥一样的病,不过比这还严重。他是家人抬着来市中医院的,做了CT、磁共振。先后开了几千元的药都没效果。准备手术,又听说手术风险大,可能导致瘫痪。他当时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几次 轻生都被家人发现。后来也是一个亲戚从别人那里得知,有一个大夫用中药能治好这个病,我才治了几回,现在都能走路了,今天准备来复查一下做个CT……

张霞听了异常兴奋,她说你把那位大夫的电话号码给我说一下,我要去他那里治疗。他们 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着。不知什么时候,他们身后出现了一位五十多岁,个子高挑,戴金丝边有色眼镜的人。鸭舌帽转身看见眼镜,便热情地边握手边打起了招呼“李主任,您今天休息吗?”眼镜回应了一声,“我今天休息。”鸭舌帽又转向张霞兄妹开始介绍,这是人民医院的李主任,我的病就是他给看好的。张霞哥赶紧给李主任发了支烟,李主任看了片了和报告单,又看了张霞手里的药。信誓旦旦地说,这些药物全是止痛的,对病情帮助并不大,而且副作用又多。他可以用中草药内服加外洗来治疗本病。不过他今天不上班,要到下周一才上,实在着急的话,可以先到他坐诊的诊所去看。

张霞兄妹二人连连点头称谢,表示愿意跟随李主任到他坐诊的诊所去看病。他们跟着主任打了个出租车,七拐八拐的约摸走了十几分钟便到了一条窄窄的巷子。一间不大的门面,没有门牌,只有一个脏兮兮的基本能看清是白色的门帘。药架上有一些零乱的药品。还有一个旧的褪了色的木质中药柜。里面有一个戴着花镜的老头和一个文弱青年。两人都没穿工作服,也没有胸牌。李主任向那一老一少嘀咕了几句,便出去了。花镜老头问张霞带了多少钱,张霞兄妹两翻来翻去合计了一下说,除过做检查和买药,还有来回的路费,现在只剩下八百元了。老头摇了摇头,遗憾地说,你只能先拿半个疗程的药了。老头拿出一张纸,在上面画了几下,递给小青年。青年人麻利的取了五付草药,收了八百元钱。再三叮嘱先煎服,后用药渣包住外敷。每天三次不间断,三个疗程才能见效……药方其实也没什么独特的,大多是些甘草、桂枝、麦芽、山楂、陈皮等不值钱的药物。另外还有一些似草非草,似药非药叫不上名字的东西。

张霞兄妹抱着五包天价草药,拿着中医院开的药,提着片子出门拦了个出租车,只奔回家的汽车北站而去。到了北站已接近下午四点,好在还有最后一趟回家的车没发。从出租车下来,张霞的哥哥忽然觉得眼前发黑,差点摔倒。这时兄妹两才想起,整整一天了还没进食。张霞赶紧拿出了早晨从家中带的鸡蛋,在车上两人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就在汽车将要出发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在张霞眼前一闪。原来他是张霞领居的一个远方亲戚,常常到邻居家里来。张霞认识,按辈分张霞应该称他为表叔。这个表叔在外地打工挣了些钱,回来买了辆二手车跑运输,他就是这趟车的老板。表叔问张霞来M市干什么,张霞便把她哥看病的经过及巧遇老乡的事详细说了一遍。车上立即有人告诉张霞可能上当了。表叔也随声附和说,虽然他跑专线时间不长,但也常听车上的乘客说过,情况基本和张霞的经过一样。这时车上的乘客便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有的骂骗子不是人,不该欺负老实人;有的说骗子的祖宗八代不得好死,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张霞这才如梦初醒,望着轻信谣言和高价换回来的五付中药,兄妹俩顿时无语,只有滚烫的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来……表叔见状忙安慰说,没事,你俩的车费我免了。孩子,全当拿钱买了个教训。记住啊,看病一定要到正规医院……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