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短篇小说 > > 正文

木 桥(纪实小说)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余松蔓 时间:2020-11-06

 

1.幸福的家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射向天边变幻的云朵,舞动中的云霞披着彩衣,像火一样绚烂映衬在河中。时而像多情的浪花翻滚跳跃,时而像朵朵彩莲绽放,让人心旷神怡。一群花鸭在水中尽情嬉戏,江边绿草地上有两条黄牛正美滋滋在吃着嫩草,不远处有三个女孩子坐在沙滩上快乐地玩着游戏,晚风中时不时传来她们天真无邪的童音,好像在说些什么......她们就是榕村余家三朵金花;大姐叫丽珍,二姐叫丽凤,三妹叫丽芳。爸爸余大宏是县钢铁厂的工人,妈妈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兼接生员李秋桂,都是大忙人。农村的孩子懂事较早,所以每天一放学,三个孩子就要各施其职,大姐负责挑水做饭,二姐放牛,三妹放鸭。

天渐渐落幕,孩子们放下手中的游戏准备回家,姐妹中最是活泼的数三妹,一蹦三跳拿起二米长的竹竿下到江水中,手中的小杆一挥,花鸭像得令的士兵,即刻叭啦叭啦上岸,五六拾只鸭可是一个孩子的学费,看着它们整齐有趣的步伐,芳儿开心地笑了,开始二四六......认真地清点鸭子边数边赶。凤儿赶着两头牛远远地跟在后面,大姐挑着满满一担水走在队伍的后头,时不时传来芳儿跟村里人的招呼声,她是村里有名的甜妹子,鸭群跟她的主人一样淡定,对村道上过往的行人丝毫没有恐惧,依旧顾自昂首踏步向前。二位姐姐个性较内向,只是习以为常地看着三妹跟村人打招呼。

等到昏暗的灯光像星星在村中亮起,父母回到家,炒上几个菜,一家五口围坐在四方饭桌上吃饭,那是最温馨的时光。晚饭后为了省电,妈妈总是一遍遍地擦拭桌面,好让孩子们写作业。为了不影响孩子们学习,夫妻俩会借着月光来到门前的石板上聊他们的工作及见闻,偶尔会传来他们的开心的笑声,这是幸福恩爱的一家。

2.暴雨之夜

1988年夏天的傍晚,突然狂风乱作,乌云密布,伴随着一道道闪电和雷鸣。暴雨哗啦啦地倾盆而下...... 那场大雨整整下了四天四夜,雨水像猛兽漫过了池塘,河流,无情地淹没庄稼,村道,和低洼处的房屋。为了安全整个村子的人都转移到了高岗上的粮仓落脚,望着脚下汪洋大海,村民们只能望洋兴叹,向天祈祷......

第五天的晚饭后,雨渐渐小了,但雷仍像一只被激怒的狮子在夜幕中龇牙咧嘴地吼叫着,时不时还有几道闪电劈打着。

“李主任,快帮帮忙,河对面刘洋媳妇难产。”急匆匆而来的人是村主任。芳儿妈若有所思地放下怀中发着高烧的芳儿,叫醒大姐照看好妹妹和叮嘱旁边的两位村婶帮忙看孩子,起身提着那接生专用小木匣头也不回地跟着村主任消失在夜幕中......

天亮了,中年时分雨停了,太阳出来了。傍晚六点,换晚班的父亲回到了粮仓,二个姐姐迎上去,大姐接过爸爸那绿色的军用布包,二姐拉着爸爸的手。

“妹妹呢?”“妹妹昨晚发烧,现在吃了药烧退了还睡着呢!”大姐丽珍答到。爸爸听了快步地来到三妹跟前,边和旁边的村婶打招呼,边用手轻轻地拭芳儿的额头。然后松了一口气,随手拿了个木櫈坐下向四周张望,大姐会意地说:“妈妈昨晚被村主任叫去河对面帮人接生去了。”爸爸惊愕地回头向门外望去:“一直没回来过吗?””没有!”二个孩子异口同声地回答,爸爸像触电一样站起来,定眼看了一下困睡中的三妹“看好妹妹!” 话音未落已冲出了门,两个孩子疑惑地看着父亲的背影。

雨后的泥岗很是泥泞,漆黑中的田埂更是难行,芳儿爸不知摔了多少跤,连滚带爬地摸着前进,早已成了泥人,来到河岸边。刚好和村主任的两个儿子在独木桥头相遇,着实把兄弟俩吓一跳,冷不妨以为从哪里钻出来的野兽举起木棒就要打。

“是春儿兄弟俩吗?”

“...哦,是宏叔啊!桂婶回家没?”

“没,我正想过河看看.....”说着向河中望去,独木桥早没有了踪迹,这怎么过去啊?正在着急时。春儿弟惊喜地叫道:“这里有个竹排” 三个男人协力把竹排放进了河中,直力向河对面划去,二十多米的河面足足撑了十多分钟才上岸,三个男人一上岸像离弦的箭一口气窜上了半山腰的刘洋家,春儿粗喘着说:“孩子生了没?”

“生了,凌晨四点多就生了,是一对龙凤胎,快来...”刘洋笑容满面地招呼着。

“我家内人和村主任呢,还在你这吗?”芳儿爸急切地问。

“怎么,他们还没回到家吗?我这接生完孩子才五点多,天刚蒙蒙亮,我留他们吃完早饭再走,可桂婶说她家三姑娘在发着烧不放心,就赶紧回去了......”

三个男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摊坐在地。“不...孩子她妈”突然一声悲嚎惊天动地,在山坳里回响......

3.魂断独木桥

三个男人从山坡上前前后后像带壳的神龟,一直滑溜下来,忘乎一切地向南山河跑去,谁也没在意被山石,树杈划破的伤口在不断地淌着血,忍着伤痛跑回独木桥边。一直顺着水流方向往下流寻去。村长和村民也闻迅赶来帮忙找人,一时间呼喊声声.....划破了乡村的傍晚的宁静。

几拾双眼睛望着翻滚着泥沙的南山河河面,希望那两个熟悉的身影能显现。有几个上了年纪的村婶自发地跪在泥水之中,双手合拢向天朝拜,嘴里不断地呢喃什么......三个男人睁大了血红的双眼像扫描仪一样扫遍河面的每一个角落。一遍又一遍地,生怕漏了哪个角落。尽管寻人的队伍追得紧,也没能追上他们三个发了疯似的脚步。一直走到夜幕降临,河水也渐渐隐退了,但仍没发现两人的踪迹。

“看,那有一束灯光”还是春儿眼尖,众人向光源奔去,还没到跟前就看见一个黑影“扑通”一声掉进河里了,大家惊呼着涌过去,幸好洪水退了许多,只见那人已直起身子。看清是芳儿爸,他手里拿着一把矿灯,那是他专门从县城买回来给桂婶晚上接生用的,村里人都很熟悉那把专用灯。他着急地向河际扫射,在光线晃动范围内发现了飘在水面的木匣子,“孩子妈!”只见他划起几个浪花就游过去抓住了木匣,惯性一拉感觉有什么拌住,他一下子意识到下面的是人,忘记憋气就把头伸进浑浊的河水中,呛得马上起身喷出喉中的浊水,不一会功夫抱起一个人来,众人见状纷纷跳下水帮忙,春儿兄弟俩看到粘成泥人的父亲,趴在身上哭得呼天呛地,泪水洗去了老父脸上的河沙,春儿还一个劲要为父亲急救,乡亲们心疼地看着这对从小没了娘,现在又没了爹的兄弟俩。

“孩子,别这样,你父亲已经去了很久,救不了啦。”村长拉着兄弟俩的手哽咽着说。兄弟乞求地看着乡亲们,举起双手直插上空,绝望地仰天大喊:“苍天,你无眼啊!你为什么这么残酷,这么无情,带走了我一个又一个亲人,求求您们,救救我爸......”乡亲只能伤心地陪着他们落泪。

“不好了,大宏不见了!”村长一晃脑才发现事情不对,赶紧吩咐几个村夫把村主任抬回村并叮嘱村婶照看好春儿两兄弟,自己带着六七个壮汉往下流跑去,“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啊,三个孩子还这么小......”村长担忧地说。还好今晚月儿蒙胧,多少能看见一点。他们一口气跑了几个河弯终于在村尽头的河岸上看到了矿灯发出的亮光,村长跑过去命令壮汉把芳儿爸五花大绑架回村去,一切等天亮后再说。这一夜,全村人都没睡好,那一声声叫喊让人心碎,那一阵阵痛哭声让人心痛。

那天帮人接生完孩子。桂婶因牵挂发烧的芳儿就跟村主任急着往回赶,他们俩过桥前还特意望了一会儿桥面,确定安全才上桥的,可谁也没料到正当他们走到桥中央时,洪水载着不知从那里冲来的大树桩,重重地撞击了被激流冲刷了几天的木桥墩,那臣大的冲击力让本来就不怎么平稳的独木桥瞬间倒塌了一半,走在后面的村主任随着桥身一下子没落下河。走在前面的桂婶本来有机会生存的,可她却蹲下去向村主任甩出那个带绳的专用灯,就在村主任拉住灯绳那一刹那,在拉力的作用下,桂婶脚下桥也在榻了。毫无防备的她就一头扎进洪水里不见了影踪。

第二天,洪水全退了。一大早,村长就派村民到河边修那被洪水冲走的独木桥,他亲自陪着芳儿爸吃完早饭,才给他开门。”准备跟他去下游找桂婶。

“宏叔,桂婶在独木桥下。”修桥的村夫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村长和宏叔还有三个女儿马上向河边奔去,他们带着一丝惊喜,希望奇迹能现身,来到河边,众人已经把桂婶从独木桥下的泥沙中挖出,抬上了岸,放在柳床之上。这是村里最高的葬礼,据说按风俗只有“观音转世”才有的厚葬前礼仪,因为逝者生前是接生和行善积德之辈,这是村民发自内心对桂婶的一种尊敬。

宏叔扑过去连同柳床一起抱了起来悲痛万分,“孩子她妈,你醒醒啊,你醒醒啊.....你看看,孩子们来了,她们还这么小啊......”

三个孩子冲进包围圏,看到爸爸怀中双眼紧闭的妈妈:“妈..妈妈..妈”失声大叫着扑倒在一起,接着连连晕倒在地,看到突如奇来的一幕,大家也惊惶失措,七手八脚地帮忙唤醒昏倒的孩子。

大姐晕倒后不停地抽搐吐白沫,二姐掐完人中后上气不接下气地张着嘴犯喘,芳儿醒来看了一眼母亲又昏了过去。

“不好,二个孩子的老毛病又犯了。”芳儿爸只能强忍失妻之痛,抢救起孩子来.....

“老天真是不公,为啥积德之人却没有善终,往后三个娃怎么个养哟......”桂婶和村主任平日里都是热心肠,总是急人之所急帮乡亲们解决这样那样的困难。全村人自然记得她们的好,男女老少都自发来给桂婶和村主任送葬,那送葬队伍从村头延伸到村尾像条巨龙在村中游动,乡亲们纷纷跟在队伍里暗然落泪,此时此刻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村中的女人和小孩子个个哭得衷肠寸断。因为全村近十年来的孩子都是桂婶接生,所以孩子们都她称为“桂娘”。桂婶也很是喜欢这些娃,每每进了城都会捎上半斤纸包糖放口袋,见到娃就给颗糖,所以娃们老远见着她的影子都会跑过去甜甜地叫声:“桂娘”拿到奖品再高兴地跑开,每每这时桂婶都会笑容满面地看着他们跑远。仿佛眼前的是自家娃。现在桂婶和村主任要永远离开他们了,心里有多么的不舍啊!他们的音容笑貌将永远留在乡亲们记忆深处:“可亲可敬的人啊,希望你们走好,一路向西。但愿天堂只有快乐,没有灾难,只有欢笑,没有痛苦的牵拌。”那悲伤哀痛的号角凄吟了一天一夜,从河东吹到河西,从山脚通透山顶,响彻了榕村的每一个角落,送葬那一天,天阴沉沉的,乌云忧伤地飘动着,一点点地聚集,慢慢地把太阳的光吞噬。不时有鸟儿掠过村庄,啾啾地悲鸣着。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