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短篇小说 > > 正文

暗 箭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王咏华 时间:2019-02-03

 

区里要开展“百名青年干部选拔”工程,这个消息像风一样不径而走,迅速传遍各个角落。顾名思义,是要在年轻干部里面进行选拔。这些年,干部越来越呈年轻化的趋势。虽然有一些年纪轻资历浅的干部被任用到领导岗位上,但毕竟是少数。大部分年轻干部不耗个十几年根本熬不出头,有的靠到老了能靠个科长算是不错的了,这就叫政府特色,一辈子就那几个同事在一个办公室,上面不动,下面就没有机会。

李浩才当了三年的主任科员,今年刚刚被任了实职,名正言顺地当上了市场科科长。商务局盘子小,没有那么多职数,去年局里来了几个军转干部,局里才正式设了科室,李浩才也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虽然一直干着科长的活,这下也总算名至实归,有了名份。

不知这次百名青年干部选拔的条件什么样,自己能否靠得上。这些年在区里干,李浩才也有一些人脉,和组织部、人事局几个年轻人都混成了哥们。很快,他就从人事局一个哥们那打听出来。这次选拔圈定的人选,会按照两年提拔一批的速度重点培养。

应该说,还是相当的不拘一格,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只是,今年已经34岁了。在年龄上占不上太大优势。这次选拔的条件又相当苛刻,要求必须是30岁以下在副科岗位上干够2年,或35岁以下在正科岗位上干满三年。自己也将将打个擦边球,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地搭上这班车。

心里正打着鼓,办公室小张推门进来,重重地拍在桌上一张表,动作干脆利落。

“把表填了,下班前给我,明天一早盖上章就报上去,赶紧的。”

李浩才扫了一眼,表上赫然印着几个大字——百名青年干部推荐表。一时,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到了脑门。李浩才忙陪着笑脸:“好,好,马上填。再多问一句,还有谁啊?”

“把自己的填好就行,管那么多干什么。”小张白了他一眼,一个月前,她从区里另一个单位调到这里,这已经是她在区里走过的第三个单位了。听说,她大姨夫是市里一位领导,所以才能在几个单位之间自由转换。

“是,那我赶紧填!”李浩才继续陪着笑脸。

“别谢我,要谢就谢局领导,我是具体办事的。小张抛下这句话,转身扭头离去。

第二天,小张把三个人的表收齐,盖上公章报到了组织部。

李浩才第一时间收到了办公室周主任的祝贺。

推荐表送上去的当日,李浩才去洗手间,遇到了刚从水房打水回来的周主任。周主任笑眯眯地向他祝贺:“小李,好好干,前途无量。”

“哪里,还多亏了您的帮助。”周主任是小张的顶头上司,这些事情,自然避不了她的耳目。

“你们年轻人,能说会道,文笔好,机会多,不像我们,就等退休回家抱孙子了。”

“瞧您说的,我还指望您多指导,您过的桥比我走的路还多。”

周主任“呵呵”笑了两声。周主任矮矮的身材,有些微胖,短短的头发烫成了羔羊卷,这使她的脑袋看起来更加圆。笑的时候嘴巴张得老大,双眼眯成一条缝,头自然仰起,露出双下巴。显然,她对李浩才刚才说的这句话很受用。

这次,局里推荐了三个人。除了李浩才,还有郭伟和办公室的小张。

郭伟和小张都是副主任科员,郭伟副科已满三年,而小张副科却不足两年,再加上来单位才一个多月,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却把她报上了。

几天后,三人参加了统一笔试,笔试有一定难度,三个人虽然分数都不高,但也勉强过关。一个星期后,组织部开始例行考察。其中有一项是民主测评。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给几位候选人进行民主测评。

测评卷一共分为三个档次,合格、基本合格、不合格。全体人员都参加了这次无记名民主测评,参加测评的人只需要在对应的栏里划勾就可以了。

十几分钟后,最后一位将测评卷放到了箱子里。之后,在办公室主任的协助下,组织部的同志把所有测评结果进行了综合。

几天后,小张悄悄告诉李浩才,有一张测评表,他们三人都被划上了不合格。测评表是按照处级、科级、科员分为A、B、C三类。单位一共18个人,可以拿到B表的也为数不多,其中,还包括三位侯选的科级“青年干部”。

这让李浩才倍感意外。郭伟虽然业务能力很强,但他脾气急躁,和几位同事都发生过冲突。小张刚来单位不久,有一些人不太服气。所以,他俩被划上不合格还在情理之中。可自己平时十分注意和同事之间的关系,和谁都没红过脸,也没的罪过谁,怎么也得了个不合格呢?李浩才越想越觉得心里头堵得慌。

除了三位侯选者,就只有办公室主任、物流科科长和赵能拿到的是B表。

物流科科长是老科长,去年,已经被选上了副处后备干部,论资历论能力,他都更胜一筹,犯不上阴自己一道。办公室周主任就更不可能了,周主任是和物流科科长同一批进的正科,但物流科科长比她小两岁,所以前些年在报副处后备的时候,局里就报了物流科科长。当时,有人写匿名信,揭发物流科科长为了当后备向领导行贿。这件事,在当时影响十分恶劣。有人说匿名信就是周主任写的,她这一封信递上去,不仅对物流科科长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连局里的领导班子也受牵连。后来,上面一位大领导出面把这件事压了下来。虽然周主任的嫌疑最大,但毕竟是猜测,无凭无据。从那以后,周主任和物流科科长就一直是面和心不和。周主任还有两年就退休了,提副处肯定没希望了,在这事上和年轻人还较什么劲,再说,周主任为人和气,知道李浩才家是外地的,平时总是嘘寒问暖,像个知心大姐。想来想去,李浩才把目标锁定了赵能,只有他有可能干这事。

赵能的业务能力极强,但为人十分自负,和周围的同事关系处得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次没有推荐他。他和李浩才同一年来的单位。李浩才被提正科都好几年了,他还是副科长。物流科科长提不了副处,他也提不了正科,心里肯定有怨气。再说,前两年有一次年终考核互评,有人给物流科科长划了个不称职。大家都猜测是赵能干的,科长下去了,他好上去。真是个阴险的小人,这次,又阴了这几个人一道。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以后还真是要提防这个人,李浩心里暗暗想到。

“谁这么缺德,给咱仨都划不合格,都是同事,有意见直说。”中午在饭堂,三个人碰巧凑到了一个桌上,郭伟提起这事,像个炮筒子一样气呼呼的。

“淡定,没准人家就是想看你什么反应,这么点事就压不住火了,还当什么后备干部,别落了话柄。”小张年纪虽然不大,城府却很深。

“就是,别人爱怎么划怎么划,咱们该怎么干还得怎么干,不能因为这个影响工作。”李浩才顺着小张的话说。

“我的意思是,对我个人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提嘛,关键时刻在背后开黑枪,这算什么同事。”郭伟依旧一脸的愤怒。

周主任和物流科科长坐在旁边,听到几个人的议论。周主任笑眯眯地:“你们不用太在意,也就是走个形式,起不了什么决定性作用,你们都那么优秀,肯定都没问题。”

“就是,以前不也有人给我划不合格吗,我后备也照样报上去了,咱不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虫,不知道人家安的什么心哪。”物流科科长很有感触地说,物流科科长在被报上副处级后备干部的时候,组织部也做过一次测评,当时,他也得了一票“不合格”。他一直怀疑是周主任干的,但一方面无凭无据,也说不出什么来。另一方面,即便证据确凿,他又能怎么样?民主测评本身就是要通过无记名的方式,评测被测评的人在众人心中的真实情况,如果因为别人给你划了“不合格”,你就找人家说理去,倒显得自己有些过于计较。所以,对待这种测评结果,好与不好都只能从自身找原因,更不能采取任何方式打击报复。

前辈们一说话,李浩才他们几个人也不就再吱声,毕竟这个时候,不能让人看出来自己太过小肚鸡肠。

这种类似的考评,几乎年年都有。李浩才从来都是划好不划坏,尽管和有的被考评者有过摩擦,但这些考评表毕竟是要入档案,和年终考核结果挂钩的,还是应该与人为善。更不要说这次青年干部选拔了,那关系着几个人的切身命运和未来发展。不想,真有人就把这当成了打击报复的机会。

几个人正说着,赵能端着盛满菜的盘子走了过来,正环顾着周围找位子。

“小赵,来坐这边,我们吃完了。周主任一边热情地招呼着赵能,一边把自己的餐盘向里面推了推。赵能冲大家笑笑,坐到了周主任的旁边。

“聊什么呢?聊得那么热闹。”赵能低头扒了一口米饭。

“还能聊什么,聊单位的害群之马呗。”郭伟故意把害群之马这几个字说得很重。

“呵呵,咱单位还有这样的马呢?我以为都是你们这样优秀的千里马呢。”赵能一边嚼着嘴里的饭一边说。

做了亏心事,还跟没事人似的,真是佩服。李浩才心里暗暗想到。

周主任和物流科科长吃完起身离开,郭伟把半盘子的饭都倒进了垃圾桶,跟着他俩一起离开了饭堂。

小张也变得十分沉默,看来,她虽然嘴上说得轻松,心里也在怀疑。

下午,赵能找到李浩才要一些以前的调研材料。他刚接到一个调研课题,一周内要交稿,所以想找一些资料做参考。李浩才暗自思索:你工作能力那么强,还需要参考别人的调研资料吗?再说了,关键时刻,你在背后给别人放冷箭,使黑枪,还指望别人帮助你,门都没有。

想到这些,李浩才说:“真不巧,我电脑前两天中毒了,文件都丢了,要不你问问郭伟,他手里兴许还有些资料。”

“我刚才已经找过他了,他说他的调研报告水平低,没有参考价值,硬是不给我拷,看来,我只能开夜车了。”赵能叹了口气,摇摇头说。

看着赵能失望的样子,李浩才心底升起一丝莫名的快感。

第二天,办公室给每个人配备了一个U盘,唯独没有赵能的。据发U盘的小张讲,数量不够,要等到下次购置办公用品了。赵能对此似乎毫不在意,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一个星期后,局里传出了一个新闻,让李浩才大跌眼镜。赵能被调到市里的一个部门了,前年,赵能曾经在那帮过一段时间的忙。今年,那个部门扩编,那边的领导点名要他。虽然是平调,但那是市级部门,机会肯定比这边多,赵能在一个月前,就知道自己要调走的事。

临走前,局里开了欢送会,除了郭伟和小张缺席,其他人都参加了欢送会。办公室主任一个劲地说:“赵能啊,你这保密工作也做得太好了,把我们瞒得好苦,一下子成了市领导了,好好干,过两年我退休也去你那帮忙。”赵能向大家解释,是因为事情一直没有最终确定下来,所以他也不好向大家透露。

李浩才起身去卫生间,他心里还在别扭着,不知道是该向赵能道贺还是继续冷着他。从卫生间出来,恰好碰到正往里进的赵能。

“兄弟,我知道你一直误会我,我没什么可解释的,我只是想提醒你,我走了,你还在,民主测评虽然不起决定性作用,却占一定比值,以后还会有这样的测评。”赵能低声说。

“什么意思?”李浩才显然没听明白。

“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人不能只看表面。”赵能看了看远处正在给局长敬酒的办公室周主任,意味深长地说。

“我没得罪过她。”

“上次她向你借一次性纸杯你没借,但后来你却给了小张两个。”

“妈呀,她跟我借的时候我确实没找到,之后小张过来拿东西正好翻出来几个,这也算事?”

“她认为你不给她面子,不过这次也不是冲你们,是对领导班子有气,上次后备没有报她。”

“可是,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与其拉着别人做垫背,不如明着找领导说去。”

“说不说结果都一样,你可以让小张查查,我给你们仨划的都是最好的一栏,我要走的人了,阴你们做什么。”

从卫生间回来,李浩才脑子里一片空白。周主任这样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李浩才真是越来越搞不明白了。

作者:王咏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酸 菜 女 官

下一篇:樱 桃 劫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