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短篇小说 > > 正文

受伤的冷美人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离响 时间:2018-12-16

肖玫离婚后,也开了一家茶店,做起了茶叶生意。茶叶店开业的时候,我和书虫苏明都去了。这事,我们和茶佬说过,他不是小气的人,况且肖玫毕竟是他的前妻,情分还有的。

在茶叶店开业典礼上,我见到了肖玫的妹妹肖槿。肖槿比肖玫小十三岁,刚好三十岁,还是单身,打算搬来跟肖玫同住,已经在一家媒体找到了工作。

肖槿比肖玫长得好。肖玫已经是美人了,肖槿不仅美,还是个才女,写一手好文章。不足之处是她性情很冷,不多话,也不爱笑。

我和书虫都感慨这么一个大美人,却一副冷婆子的性情。跟茶佬说起,茶佬说肖槿是情伤所致,爱而不得。

书虫苏明却是感慨不已,他一直把人们的痴情看作愚蠢,想不开。他以为人们多看看哲学,就不会钻牛角尖,更不会为爱情痴狂了。

“看什么哲学呀!佛家还说色即是空呢,这话谁都知道,做到却难。”我说。苏明向来不喜女色,我是知道的。

“世间不正是因为情爱才多姿多彩吗?若谁都像你,那还有什么劲呀?”我是得理不饶人了。

茶佬是认同我的话。茶佬已经陷入情网,正跟他的小情人如胶似漆地恋爱呢。

肖槿虽然冷淡,然人美,文章好,办事能力强,很快就融入工作。只是很少跟同事一起热闹,外人看来不免独来独往得怪异,她自己却乐得舒适。

一日,领导叫了肖槿到办公室,给了她一张演唱会的门票。领导是个上年纪的男人,再过几年就到了退休的年纪。领导对人一直和蔼可亲,对肖槿像女儿一般亲切。肖槿虽不喜欢与人逢迎,但若是遇到真诚的人,她也热情亲近。对领导也当长辈一般尊敬。领导说这是别人送他的票,紧俏得很,自己和老伴年纪大了,不爱这个,儿女在外地工作,所以让肖槿去听。

肖槿也不爱听演唱会,然而领导一片真诚,况且也没其他事,就一个人来到演唱会现场。演唱会已经开始。她穿过人群,费了很大劲才找到自己的座位。

台上年轻的歌手正卖力地唱,台下观众在五彩的灯光下,玩着手机,说着话,还有一些走动的身影。

肖槿感到很尴尬,觉得不值而难堪。男歌手戴着墨镜,他为什么要在晚上戴着墨镜呢,肖槿想,若是他不戴墨镜,或是立刻把墨镜摘了,台下的观众会不会被吸引,至少大家想看看他的眼睛吧。

男歌手微微昂着头,唱得卖力,却不能打动观众。

肖槿觉得观众是残忍的,她又想到早上开车时,广播中也是一个女歌星,她说成功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的,那么这样的演唱也是一种磨练吧,这样想也就释然了。

肖槿感到失望,演唱会现场并不舒服,虽然自己已经在靠前部的位子,可依然看不清舞台,只有大屏幕上的影像,她呆在家里听音乐会更舒服。

虽然不舒服,肖槿却没想过提前离开,好像提前离开会更加不值得,路上近一个小时,加上提前准备的时间,让她不甘心提前离场,可是她依然是不舒适的,没有任何惊喜。

肖槿旁边一对情侣拼命地摇动手里的荧光棒,有时还热烈地鼓掌,兴高采烈。肖槿想:这才是该有的状态吧。自己这样来到演唱会现场,算是白浪费了一个座位,既不能给唱歌的人叫好,也不能让自己开心。她开始羡慕起旁边的情侣,就认真打量了身旁的女子。

女人长相乍看过得去,可细看来,丑陋极了。嘴唇太厚,嘴巴很大,眼窝深陷,本来清瘦的脸颊,更显得奇怪,眉毛很黑,短粗。

“长成这样也要活下去呢。”肖槿心里想。难道长相不好的人就无法活下去吗?她不禁暗暗地问自己。世间那么多长相不好的人,也都活蹦乱跳地活着呢。

肖槿并不是鄙视这个女人的长相,她没有一点这个恶意。她只是思考了一个事实,以人类的审美标准,审视这个女人。

人是多么奇怪的东西,每个人长得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活得理所当然,也是一件奇怪的事啊。

演唱会在欢呼中结束了,肖槿匆匆离开,解脱了一般。因为从演唱会出来得早,她很顺利地就把车开出来,看着人流往停车场涌来,肖槿心里庆幸自己离开得早,不必堵车。

回到家里,手机震动起来,手机的响声让她烦躁不安,手机那头总有乱七八糟的事,她不能关机,就按了静音,即便是手机的震动,也能引起她小小的惊吓。手机如同一个魔法器,里面装满了别人多彩多姿的生活。相比之下,自己变得不堪。

她不小心打开来一个微信群,大家正在说一个文艺晚会,肖槿点开了一段视频:一个文学界的前辈和一个脸上涂了粉的女人正在演节目,女人一看就有些年纪,四十或五十岁,脸上的粉在灯光下显得怪异,丑陋,她开口唱:“夫妻双双把家还……”,文学前辈正准备开腔,肖槿立刻关掉了视频,她实在看不下去,胸口恶心起来。

为什么平时那么清高帅气的前辈,此刻让肖槿如此反感。“个人有个人的生活方式”肖槿努力这么劝自己,“哗众取宠”她又想,她无法对这位前辈保持敬意,无法在内心尊重他。肖槿很惶恐,她怨恨自己的怪异,不合群。

“我就是不愿多见人,更不愿参加活动,难道这样就是有心理疾病吗?然而,什么是‘心理疾病’?这种病是谁规定的?我才没有病,我只不过是清醒而已。”肖槿理直气壮了,这样想着她觉得世界都变得十分可笑。

她脑子里还是不停地一幕幕地出现各种人影,亲戚、朋友、同事,全都变得怪异不堪。

“都觉得我怪异,真可笑。”肖槿想,嘴角出现了不屑的冷笑。她一抬头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她笑了一下,靠近镜子,又笑了一下,眼角赫然有几条细小的纹路,她立刻收住了笑容,还是少笑为好,她认真地端详起镜中的自己。 

这时,她的手机又震动了几秒。她打开手机。

“我喝醉了。”对方说。

肖槿看了这几个字,嘴角又一丝冷笑。然而她还是忍不住去回复,这像吸毒,明知不该,却忍不住继续沉迷。

“为什么总是醉?”肖槿这么问。心里却在怀疑对方是否真的喝醉了,也许只是说喝醉了而已。

“我是精神的东西太少。”片刻后,对方回过来。

肖槿看到这行字,皱着眉头,看着手机沉思了一会儿,好像这几个字有魔力一般。然谁又能救得了谁呢,她想。

“纸醉金迷也是一种生活,你喜欢就好。”她这样答复对方。然后,她把手机放下,从书架上拿了米兰昆德拉的《玩笑》,这本书她在大学读书时看过一遍。前几日路过书店,看到就买了回来。她刚翻开书,手机又神经般地震动了一下。

“我好像并不喜欢。”对方说。

“我其实不大能理解你的状态。我是很纯粹的,回家时,说想见你,我是真心想见你。这么多年过去,我们没成为陌生人,我很开心。真心希望你一切都好。”肖槿回复说。 

“留下的都是美好的。”

“不管你说的是你自己的往事,还是我们之间的,你能这样想很好。”肖槿当然希望他说的是她们之间的事。她本来想说:你能这样想我很开心,最后却打出了“很好”两个字。

肖槿心里是希望他说的是自己,然而,她不能再自作多情,人到中年,不得不理性,事情不能都往自己希望的方向去想,这么想的话就会让自己走入歧途,陷入被动。

“我直觉,你是感情没有得到满足。衍生出了各种精神空虚,不然,有一项兴趣爱好就可安心了。”肖槿知道自己的直觉没有错,她和他这一段时间都在玩暧昧,话从不讲开,这是他的哲学。可是肖槿玩够了,累了,她要一针见血。

“别急着否定我,不会因此小看你的。”

“人生本不该争胜负。因为每个人都是输家。”

“从出生就往坟墓里走。”

肖槿把这一连串的文字发过去,就不想再说什么了。她很兴奋,终于她不是纠结的那一方了。这算不算另一种形式的输赢呢,肖槿心里想着,不禁黯然。

“我还没那么悲观。”

看了这句话,肖槿不免失望,他终于无法懂她了。看到死亡,看到人生的终结,并不是她悲观,他竟然是不懂的。

“才不是悲观呢。看到了,就原谅了自己,也宽容了别人。”肖槿回复说。肖槿不是跟他玩文字游戏,更不会故作高明,她是真这么想的。她认为自己也在实践自己的想法。

肖槿放下手机。虽时间已近凌晨,她却没有一点睡意,又翻开《玩笑》读起来。

“玩笑啊,玩笑,到头来还不是都如玩笑一般。当初他是衡量得失后,毅然娶了别的女人的,如今怀里抱着自己的老婆,还跟我玩文字游戏。希望我如飞蛾一般再次扑过去吗?可笑!”肖槿忍不住想。

手机再没有声响了。肖槿想着他和另一个女人躺在床上,肌肤蹭着肌肤,她的心再一次平静下来。

 

 

作者:离响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海明威小说:越野滑雪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