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短篇小说 > > 正文

桃子的夜晚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金小贝 时间:2018-12-01

1

桃子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呛人的烟草味儿,弥漫在逼仄密闭的房间里。她不由自主地窒息了几秒钟。升腾的烟雾在昏黄的吊灯下袅袅婷婷,模糊了围坐在一起的几个男人。

崔老九把目光从手中的扑克牌里抽回来,瞟了桃子一眼:“过来。”桃子听话地走过去,站在他的身后,手自然地搭在他的肩上。

崔老九吐掉口中的口香糖,向对面的男人说:“你他妈快点出,又不是和女人打炮,磨蹭个球。”

对面男人咧了一下嘴,瘦长的刀条脸显出几道折痕,像一只终年蛰伏的田鼠。他绿豆似的眼睛在桃子的胸上瞄了瞄,嘿嘿笑出了声:“耽误不了你干活,急什么。”

几个男人笑起来。桃子也笑了。

崔老九腾出手在桃子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桃子哼咛了一声,俯下身子,用前胸轻轻碰触他的脊背。

崔老九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桃子立刻直起身,拿起水壶,给他的杯子续满水,又退出来,侧身把其余的茶杯从三个男人的缝隙中取出来,倒满,轻轻地放在他们面前。

房间里静下来,只听见纸牌甩在桌面上的声音,间或一阵沉思后的几句“过”、“不要”。

桃子站在崔老九的身后,纤细的手指轻轻按揉在他的颈肩上。崔老九向后突起的颈部托起一圈圈肥肉,在灯光下闪着油腻的光。一颗蚕豆大小的肉瘤在桃子的指间滑来滑去,每次都被桃子恰到好处地躲开,随着手指的力度在赘肉上波浪翻滚。

2

刀条脸终于熬不住了。他用手指量了量面前的一叠钞票,说:“不玩了。妈的,今晚又输了十几万,背得很。”

崔老九拉开面前的小抽屉,整理了一下,把余下的钱塞进钱包,对右边的男人说:“老李,今晚你一个人赢,拿出来两千,撒个喜面。”

右边的男人从一沓厚厚的钞票里抽出一小叠,右手一划拉,不动声色地快速数了数,“刷”的合上,丢在崔老九的面前。

崔老九拿起来,递给桃子。桃子推辞了一下。

“拿上。”崔老九又说。

桃子就接过来。

崔老九走出房间,朝走廊的另一头走去。桃子跟在他的后面,高跟鞋踩在厚厚的印花地毯上,无声无息。宾馆走廊的天花板看上去总是格外低,仿佛一探足就会触到顶,叫人感到无端的压抑和暧昧。两边是一扇扇紧闭的门。每个房间里都上演着不同的角色,但剧情都应该是一样的吧。

每个房门之间的墙壁上,都挂了些字画,落款都是当地书画界的名人,看得出,这个宾馆的老板有些身份。桃子无意识地浏览这些字画,但从不驻足欣赏。在这样的场合,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欣赏这些字画。

崔老九在一幅丹顶鹤前停下来,掏出房间卡,刷了一下,“滴”的一声,房间的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那是他在朝阳宾馆长年包的房间,用来接待生意上的朋友,和那些与桃子一样对他有所求的女人。

桃子第一次来,就是在这个房间。崔老九仰面躺在一张双人床上,只穿了一件浴衣。桃子从脚底爬过去,吻他的小腿。

这个男人很白,虚胖的白。卧在床上,像一滩晃动的凉粉。桃子的舌头划过他的腹部,分明听到他体内脂肪流动的声音。

片刻,桃子就尝到了那种腥咸的味道。她一阵呕吐,但强忍着,闭上嘴巴,慢慢移动身子,把嘴唇对准床头的垃圾桶。

她走进卫生间,漱了口。抬起头,镜子里是一张漠然的脸。眼睛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崔老九看着她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扯掉她身上的浴袍,把她揽在怀里,躺在床上,用指头捏着她,摩挲了一阵,很快就发出震耳的呼噜声。

桃子怔怔地看着天花板,暖气吹在她裸露的皮肤上,一股宾馆特有的味道钻进她的胃里,弥散进她全身的神经。厚重的郁金色窗帘把整个房间包裹起来,恍若隔世。

3

桃子走进去,就乖巧地为崔老九脱去外衣。漱洗之后,他赤裸着身子,坐在窗台上,背对着窗户。桃子走过去,跪了下来。

窗帘没有拉上,桃子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外面星星点点的霓虹和闪闪烁烁的车灯,映在窗户玻璃上,拉长、扩散,如癌细胞。

不知不觉,她和崔老九之间有了一种默契。用口,不用身体。这似乎给桃子留了最后一点尊严。很可笑,很可怜。

桃子这样想的时候,就会对崔老九笑得更妩媚,似乎这样一来,所有的一切就会罩上一层华美的外衣。

“还有几年?”崔老九问。

“一年。”桃子说。

“真快。”崔老九感慨道。

是啊,真快。仿佛一眨眼,晓军就已经进去三年了。可是真的是一眨眼吗?只有桃子知道。

判决书下来的时候,桃子走进了看守所。经过三道哨卡,隔着一道铁门,桃子见到了晓军。还是刚进来时穿的那件深卡其色的外套,衬衣的一只衣领掖在了里面。

一张强颜欢笑的脸。晓军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倒是桃子显得很冷静,她轻轻地说:“家里一切放心,我等你回来。”

她若无其事地叮嘱他,千万要注意身体,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及时给狱警说,没事了就看看书,写写日记,要遵守纪律,我隔段时间就会去看你,给你带的换洗衣服要装好,还有,千万不要在潮湿的地方呆太久,你有风湿病。

要走的时候,晓军终于说了一句话:“我对不起你。”说完后,他就哭了。

桃子没有哭。在看守的注视下,她紧紧地抱了抱晓军,微笑着安慰他。走出看守所大门,她的眼泪才决堤而下。

她一直没有对他说过,在他出事之后,她是怎样到处找关系,到处求人,为他减刑。直到经人介绍,认识了崔老九---当地的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

或许晓军什么都能想到吧,只是他一句话都不问。

4

想到这些,桃子的心又涌起那种仿佛被吊在空中的感觉,空空荡荡,无依无靠。三年了,这种感觉如影随行,总是在不经意间突袭她,防不胜防。

那次,她走进饭店推销酒。几个客人哄着要她唱歌,她也不扭捏,就唱起来。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把家还。客人们就拍手鼓掌。又要她猜拳行令。这些她早就练熟了,张口就是一串。领导在上我在下,你说几下就几下。日出江花红胜火,祝君生意更红火。天蓝蓝,海蓝蓝,一杯一杯往下传。

她喝多了,不小心把酒洒到了一个男人的身上。男人不依不饶,非要她喝酒赔罪。十六杯。她把十六只高脚杯一溜排开,咕咕咚咚倒满。一句话也没说,一杯杯仰头喝下,喝到最后,她站立不稳,倒在一起销酒的姐妹怀里。

酒醒的时候,已是深夜,她骑上车子往家回。走到一个巷子,腹内翻江倒海。她扶住墙壁,蹲下去,拼命呕吐,感觉要把胃里的血都要吐出来,眼泪和呕吐物弄脏了她的脸。她坐在地上,抬头看天。星星促狭地眨着眼,夜空很晴朗。她就有了那种感觉,好像被吊在半空中,不能上,也不能下。

崔老九披上衣服,点燃了一支烟。招呼她坐在他的大腿上,抚摸着她的头发。桃子用手指轻轻在他的胸前划着圆圈,说:“九哥,要不是你,晓军他至少得判十年。”

崔老九“嗨”了一声:“那事儿确实不好办。要是晓军别逃逸,顶多三年。”

“他胆子本来就小,一看到死了人,就傻了。”桃子说。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咱俩也睡不到一起,对不?”崔老九笑起来。

桃子莫名地觉得不舒服,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大中华的烟草味儿从崔老九的鼻孔里喷出来,在桃子面前徐徐散开,升腾,翻滚,跳跃。白色的床单,枣红色的柜面,深褐色的沙发,宛若花瓣的纯木衣架,都浸淫在这令人昏昏欲睡的烟雾里,桃子慢慢地睡着了。

5

崔老九还沉浸在睡梦中的时候,桃子醒了。她茫然地睁开眼,急忙去找手机。凌晨一点了。

她匆忙套上衣服,蹑手蹑脚地拎着鞋子,打开房门。

地下车库里,她的电动车躲在一个暗淡的角落里。旁边就是崔老九的奔驰,三个九的车牌,她认识。

她骑上车子。出了车库,向右一拐,就到了拦河大桥。凉风吹在身上,虽是夏夜,也莫名的有了些凉意,她不自主地打了个冷战。桥墩下和白河两岸挂满了彩灯,倒映在河水里,流光溢彩。很绚烂的夜晚。

真该死。

桃子暗暗地骂自己,她从来没有这么晚回去过。峰峰和萍萍一定睡着了。这两个孩子,早就吵着要吃广场南面夜市摊上的老杨家烤肉串,她本打算从崔老九那里回去的时候给孩子们买上几串的。

她加快了速度。电动车驶上滨河大道,拐过菊潭公园,经过府衙大门口的那对石狮子,穿过十字街的红绿灯,前面就是夜市的小吃街。

她惊喜地发现,“老杨家烤肉串”几个大字正在静谧的夜幕下熠熠生辉。

 

 

作者:金小贝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中国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