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短篇小说 > > 正文

一场有关阴谋的谈话

来源:原创 作者:王晓云 时间:2018-05-30
 
特别提示:
王晓云小说《一场有关阴谋的谈话》,描写了一段有趣的白领生活。白领生活一直是写作的一个大类,但从人物塑造和写法上出新却并不容易。这个短篇小说,开的口子很小,几乎所有故事几乎都是在一场谈话中展开。两个配角并未出场,但是都很鲜活灵动,反而显得出场的一个男主角李峰几乎成为配角,形成一种独特的叙事。
小说的女主人公韦湖美丽知性、鲜活聪明,富于手腕,很有活力,却又并不讨厌,充满了复杂性。作者并没有把她塑造成高大全,或假恶丑的一类,反而随着谈话的推进,故事发生了很多别开生面的变化,可谓峰回路转,远兜远转,结点往往出人意料。就连最终的结局,作者并未给出,韦湖只是未知可否,她的明媚的泪水洗涤过的眼光中,又会孕育着怎样新的“阴谋”和变化?总之,这样的白领生活才是真实白领生活的写照,没有谁对谁错。小说细节惊心动魄,结局不过是无害的小策略,倒也符合生活的常识。没有清晰的道德指向,却塑造了丰富活泼的女主人公形象。特别是用谈话这样小的场景,勾勒出变化的白领生涯。不得不说是这篇小说所做出的文本贡献。

 

有的人天生智商比较高,有的人天生情商比较高,情商高的人不一定智商高,而智商高的人,不一定情商高。你说是不是呢?韦湖穿着粉色的衣服,很无辜地仰起脸来看李峰。

下班了,E部的韦湖和李峰还在进行一场,看似深刻的谈话。这场谈话,当然是韦湖主动提出的,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同事们鱼贯而出,韦湖看似不经意地叫住了年轻的李峰,请他来自己办公室拿一份文件。待李峰来到她的办公室,同事们已经陆续离开,曾经喧闹不已的大小办公室们,不禁安静下来。桌子有的齐整,有的摆满杂物,韦湖从自己的小办公室里走出来接李峰,她的身材从那些办公室的曲曲折折的回廊般的通道穿过,不是动手去抚摸一下别人笔管里插的钢笔,或者拿一张纸,伸手就撕。

韦湖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这是一个鏖战过的疆场,这些都是她的战利品,而加班的乐趣,很多就在于此。

李峰站在韦湖办公室的门口,他过来进韦湖的办公室,不其然韦湖竟从办公室里走出,娉娉婷婷的,走到相接的大办公室散步,一边还停下来看夕阳。出于Lady first(女士优先)的决定,李峰就只能这样尴尬的很乖的站在韦湖办公室的门口。韦湖对他招招手:李峰,过来坐。

看到这样的动作和语气,李峰有点不快,毕竟他是一个大男人,也不见得能很容一个女人的颐指气使。出于礼貌,李峰还是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韦湖示意他坐在一个大班台的桌子上。供职于一个洋人公司,这样的坐法被公认为是一种时髦的举动,外国的教授常常就坐在课桌上讲课,那个神态,既很亲民、自由、而且很帅气。但是这通常是外国老板的举动,在办公室里,谁一般敢这么坐呢!韦湖安顿好李峰,自己走开来,去拖了一个小矮单沙发面对李峰坐下,这样,李峰对于她而言,就完全是高高在上了,况且,韦湖穿着粉色露胸的洋装,这样,一低头,看上去,总是温柔。

李峰很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不快了,无论怎么说,总是小心眼。何况眼前的这个同事佳人,的确看上去温柔无限,看上去,有点萌、傻、可爱。

韦湖总是这样,随便指派别人,而被指派的人后来往往甘之如饴。比如去喝酒,她会和一个酒量很大的男士坐在一起,先把别人倒给她的酒经过不断换杯,变得若干少,如果实在不行,她就指派身边的男士:你帮我喝了!开始不熟的男士并不太乐意,可是韦湖很快将自己酒杯里的酒倒入男士的杯里,和男士本身的酒混成一团,她说:喝吧,我不介意将我杯里的东西送给你,谁让我们是邻居加can be trusted(可信任的)。这样,男士就不得不喝。喝到后来,抢着喝,好像为韦湖挡子弹一样。而结局,也并不可怕,往往落得佳人挥手一笑,彼此后来似乎并不相识,惟有在男人心里,留下或可温柔的回忆。而韦湖,即便是在女同事眼里,也是依然雅致的。

当下,韦湖和李峰在大办公室里坐下来,韦湖位置低,眯着眼看夕阳。李峰位置高,抬起头看夕阳。夕阳仿佛如锦如霞,让人的心里瞬间变得温暖。

良久,李峰醒悟过来:韦湖,你叫我留下来是有什么事吗?

韦湖说:急什么啊,我今天要跟你讨论一个很重要的,情感问题。

李峰大吃一惊。他与韦湖并不太熟悉,难道是?

李峰的心里瞬间泛上涟漪。

韦湖再次娉娉婷婷地站起来,她说,鉴于这时候堵路堵车,不然她晚一点请李峰去吃饭,而现在,你们男人不抗饿,先吃点点心吧。这也是跨国大公司的规矩,通常有众多的外籍和海归人士,中餐都是以咖啡面包度日的,环保,还提神,吃不惯的话,会融不进,所谓大公司的文化。

韦湖泡了两杯浓香的咖啡,打开两包提拉米苏。

身体进了温暖香甜的食物,李峰觉得自己放松些。甚至,有点享受生活的味道了。

 

韦湖额头抵着夕阳,玻璃在她的额头上光洁如斯,灿烂万丈。

韦湖说:李峰,你是一个值得我信任的帅男,我有一个情感问题,很希望和你探讨一下。请相信,我是绝对信任你的,这种事情和闺蜜没法说,她们不能给我好的建议,也难以真正了解男人的心理,而只有你们,真正的男人,放在很无私的心态,才会真正了解和化解掉那些幽微而疯狂的瞬间心里想法。

李峰被她这个很绕的话愣住了。瞬间,又觉得心里轻松一刻。因为,尽管他对韦湖刚开始的那一点些微的暧昧,有点心猿意马,可是,他还是很有纠结和担心,因为他可说虽然学历甚高,在别的公司也有很多成功的案例,可是来这个公司毕竟时间不长,是猎头公司把他挖来的,许诺了很好的未来的前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能为爱情迷住了双眼,对于私下里的韦湖他从不了解,好感是没问题的,但绝对还谈不上爱情,尤其是在这样的外资公司,一旦发现有员工相互开始谈恋爱,立马,就要解雇一方。李峰刚才还在纠结,如是韦湖对他示爱,他如何应对。答应,那暂不可能,不答应呢?一旦造成伤害,将来在公司,肯定日子难过。呵,这办公室的爱情,可不像大学里那样单纯美好啊!

听闻韦湖的话题,李峰大大地松了口气,他也调侃地说:韦大美女,如何选中了我来倾吐心声?

韦湖笑曰:你可靠。

 

韦湖的身子重重向后一顿,顿时显得萎顿起来,她那个神态,瞬间失去了自信的笑容,显得充满了迷茫。

这也再次让李峰的心里充满了被感动的哀伤。

韦湖说: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起来,非常的烦恼,我们这样的女人,通常被称为剩女,剩女的解释,时下我就不说了吧,此处省去一万字。三年前,我邂逅了一位总公司的高管,我们暂且把他称为R,他的确是位很优秀的男人,海归博士,虽然仅只是做技术的高管,在公司没有多少实权,但毕竟是高管啊。他在人前不苟言笑,显得特别的端庄和认真,真是一个可以结婚的好男人啊!

这次,轮到李峰笑了:怎么,你没有搞定?

韦湖谨慎地说:也不是没有搞定。三年前初见,一年前再次遇见,便是感情的绳索埋藏了很多年,那次我们一见,就爆发了!

有实质性了?李峰忙问。

韦湖将一只手指竖在唇间,未至可否。良久,她看着李峰诡异地一笑:好吧,李博士,你知道我们都有相似的文化,外界把我们这种人叫“高铁”,知道什么意思吗?疯狂、安全!你理解吗?我和他很疯狂。

李峰理解地点点头。

韦湖又说:可是,我们在人前依然很谨慎、低调,状若毫无关联。整整快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没有任何人知道!

李峰抿抿嘴,那很好啊。

可是不好啊,出现问题了。韦湖迷茫地说。

李峰说:那我可以给你出出主意吗?

韦湖说,我今天正是来请你出主意,你是男、高帅、将来会富,你和他的感觉一样,比如在同样的情境下,你们会怎么想?

李峰瞬间被这个游戏吸引了,他说好,我们来演示一下!

韦湖切题:

我和他相识三年,相恋一年,他每次见到我都很乖,会几乎关掉手机,只和我一个人呆在一起,我们在不同的城市,一起呆几天,非常的关爱,温暖。

那不是很好吗?

不,你当然看到的,都是表面现象。人家都说不明白我们这些白领的心思,看起来光眉化脸,很优雅、很懂道理、很文质彬彬,可是,有时候,对于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他们怎么也不肯照做,必须要运用阴谋。

李峰听了,一愣一愣的,阴谋?

对呀,阴谋无处不在,几乎渗透于生活的每一个环节,我今天跟你讨论这个阴谋问题,听上去好像很小气,要说,个人情感什么的,这算不得什么阴谋,大到国家,小到官商两场,无不是阴谋的汇集处,没有阴谋就没有策略,不懂阴谋就无法面对!有时候阴谋是主动的,有时候阴谋是被动的,可你不能小看这些阴谋,有时候,就是这些小小的微尘一样的寄生物,影响改朝换代,影响国家大事,生老病死、爱恨情仇。

李峰叹口气,算了,你怎么跟我讨论阴谋问题呢?咱俩可是谈爱情的,爱情多美好啊,橙色飞舞。

韦湖笑了:爱情无阴谋吗?看过《甄嬛传》吗?看过《宫》、看过《步步惊心》吗?看过《杜拉拉升职记》吗?那里面无不和爱情相关,但无不和事业相关,甚至于国家的命脉。

李峰继续叹口气:好了,韦湖,别跟我谈阴谋了,也别谈事业了,什么商场、战场、情场,一个个累的要死,咱俩谈爱情行吧,谈你的爱情,就和你这位妙曼美丽的女性,在我们在下班以后留下来,难得你还这么女人,真正的可爱女人,就是会纠缠于爱情的烦恼的。

韦湖抿抿嘴,她微微笑时,有一个淡淡的酒窝,看上去清纯而甜。

她继续图解:

对,我和他相恋一年,非常好。可是,不久我发现,他仍然对我披了件厚厚的外衣,比如,他和我在一起,总是温暖而小心……但有一次,我发现他系了条非常漂亮的纯羊毛围巾,一定是外国货,我假意赞叹,他顺口而出,是啊,别人从苏格兰带给我的。说完,他顿时觉得说失了口,飞快偷看了我一眼,我假装没看见,装作幸福样,整理床上的褶皱(坏了,我把这么私密的动作都告诉你了,真……难为情。)对,我整理床上的皱褶,李峰,你明白我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吗?放在20岁,我一定大吵大闹,可是,那样一来,就要把所有的前景都砸掉,我已经付出那么多了,对于一个青春剩女来说,真不容易,好不容易处了一个,都入港了,还要自己亲手砸掉,你说我会受好多委屈?

李峰理解地点点头:嗯,还真不能感情用事!

韦湖继续说:可是我怎么办呢?可说我当时的幸福感从顶点降到了冰点。这就像一个海明威老人的冰山理论吧,露出的仅只是一条漂亮的羊毛围巾,可是扯出来的也许是盘根错节的一大群关系,也许从时间上推论,还可能他刚从别人的身体里拔出来又进入了我的身体!天哪!

韦湖无助地叹口气,李峰怜悯地看着她。

当时,我克制住发抖的情绪,我抱着他,我说:啊,好冷。唯有你的怀抱是让我觉得最温暖的地方,抱紧我!我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进了心里……

李峰产生了一种对于妹妹那样的感情,当然了,理智、无可奈何,而他们又从小记得“忍字头上一把刀”。即使受到了屈辱,也要露出笑脸。这是白领的最基本的素质。

韦湖说:当然,还没有完。刚认识的时间,我曾问他要过QQ号码,可是他说他嫌麻烦,几乎从不用那玩意。后来进入了状态,他有时候需要带着他的笔记本电脑工作,我曾看到他的QQ头像一直闪烁,貌似加了众多的好友!

连李峰都忍不住为韦湖叹气,他说:不是,韦湖,没错吧?他有那么多QQ好友,可是就是不加你,你竟然连他的一个QQ好友的资格都够不上吗?你有没有搞错,你到底还隔着他多少十万八千里,他到底对你有没有过感情?

韦湖坚定地,冷着脸说:有的,我相信他是有。

李峰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他想着人家对他们“高铁”的称谓,有点笑了,普通人们只看到“高铁”的疯狂冷静,以为他们都是很前卫很飚很羡慕,有谁知道“高铁”的肚子里,竟要咽下这么多的屈辱和哀伤。

李峰开始有点为韦湖着急了:那你预备怎么办?你是准备放弃他呢,还是坚持?你要怎么样穿过这十万八千里呢?

韦湖叹道:是啊,这是个问题。老实说,我最近感到心烦意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知道怎样才能使得上力,如何把我们的感情迅速提升,否则,就是慢慢的阴吞了,走向了灭亡,那我们三年又白忙活了?

青春,有多少个三年啊!而且就连李峰也深深明白,一旦R真能够跟韦湖结婚,只要结婚了,一定是个好丈夫。白领越来越接近西方中产阶级的教养,轻易不离婚,房子车子伤不起,面子伤不起,孩子伤不起,现在离婚率不像前些年那么高了,而且他们还会一直保持优雅和得体,男子穿高档西装、甚至燕尾服,女子穿礼服裙一起挽着手,出现在公司的年会上,出现在每一个该他们出现的高端会所,虽然,他们私底下也那么貌合神离,甚至勾心斗角,情感彻骨冰寒……

那已是后话了,多少人的人生又不是这样的人生,关键是无论如何,还得走进,尤其是女人,走进这个婚姻的殿所。至少得给很多人交代,至少能维持表面的幸福,至少还可以借男人的身子,养个后代。说得好像蛮悲凉一样!

李峰探问:那你就那么自信,他还能对你有感情?

韦湖说:有的。他不是那么很坏很花心的男人,尽管也矜持,有虚伪的地方,属于那种拉一把是人,放一把是鬼的男人!但毕竟,还能拉的回来,不像有的人,压根就不是可以拉的人。

我得要寻找一个机会。

韦湖嘘眉:好,我们来预演一遍。

譬如,机会来了。今年10月,他突然发短信告诉我要来我们这个城市,原因是他要来参加我同事K举行的一个高端产品会。当然,他本来可以不来的,他并不直接分管这个,只是因为在业内他的良好的口碑可为K借力。K这个蛮有心计的女人通过个人关系主动邀约了他。他已经答应了,然后只是通知我,看到时候我有没有时间和他私会。其实,说句实在话,我当时就气得发抖,你知道,K在公司里一直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只要她上一步,就等于我下一步,她要上在我之前,看来我只好离开公司了!可是,这时R是来做什么呢,他明明可能感觉到这种微妙的关系,他还愿意来给K借力,这不是打击我吗?k这个有心计的丑女人,是什么时候勾搭上R的呢?!

李峰大吃一惊:这哪是什么机会,这明明是生死抉择啊!

韦湖轻叹一口气:不,是机会。

李峰说:那你赶紧打电话,告诉R,让他不要来,阐明你和K这种工作竞争的关系,让他站在你一边,你们毕竟是有肌肤之亲的。

韦湖说:我们来分析一下。如果这样,R既然答应了K,一定也是对这个女人颇有好感,而且,他已经答应了,不愿意失信。但是,他为什么又要给我发短信,让我去私会他呢,因为他还是对我有感情。从男女方面来说,他就算对K有好感,但可能还没有入港,我是主体。那我一定坚持让他不要来,他会答应的,但是结果怎么样呢?他会怨言我,我不让他来,一、让他失信;二、他违背了同样有点向往的女人,心里有点不爽;三、我工作关系狭隘,不能和同事处好关系,对竞争如此紧张,那是有点弱势,工作能力方面有点瓷,以这样的观点分析,实在是得的负分特别多。还可能是我们关系疏远的催化剂。是啊,他答应了我不来,那我从此就欠他的了?

李峰听她一分析,不由出了一身冷汗,他想,恋人之间都要如此计较,怪不得在同一个系统决不能找白领妻,他甚至都决定以后不找外企的了,找公务员、找文艺界、找教师、护士?这些都很纯洁吗?

韦湖说:我当时气得全身发抖,心跳加速,但我不得不对着手机微笑,摁下:那你来吧,我到时可能不在,去外地出差。R回短信:那我去了。

短信虽短,对我却是晴天霹雳。就仿佛,他已经从我身边消失,就仿佛,他们已相拥一起。想想三年来,为了维护我们之间的纯洁,我从来没有请他帮过哪怕一分钱的忙,因为我爱他,想和他长久,我们之间不能有丝毫的功利,可是,被K这个女人,横刀夺去,K没有任何付出,却得到了他的“利”,这是多么的不公平!

李峰为她感叹,那你答应了?

韦湖说:嗯,我答应了,我允许他来,还说我到时候不一定在。R再无消息。

在这中间,我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煎熬,一方面,我想,我应该宽容他,毕竟这也是他的工作;二方面,我想,我已经付出了那么多,完全可以要求他;三方面我想,他毕竟只是为工作去,也许没有什么男女之情;四方面我痛苦地感受到,万一他们开始了男女之情,那我要痛苦到怎么办?我能不能够更宽容,假如他和她有了事,我还假装不知道,毕竟他们也许只是玩玩,感情深不过我这样深几许,我还有机会!痛苦啊,辗转啊,简直比处理工作方案还难。后来我实在忍不住,给R发了个短信,我说:昨夜作了个很奇怪的梦,梦见我把我女同学介绍给你,你们住在一起。没有发的内容是我在梦中都感受了自己的心酸,我是那么落寞、嫉妒、难受,可是我还是装出笑脸,容忍他这很多男人都拥有的普通缺陷。

R回短信来说:你怎会做这样怪诞的梦。

我继续把我在梦里的心理感受发给他,他没有给我回短信。

日子在煎熬中一天天过去,终于,到了R来我们城市的那一天。这一天,我故意装的很淡定,其实心里充满焦虑。之前,每次R来我们城,我都是提前去机场接他,我开着车载着他慢慢地走过这些城市的高架,白天花叶淡定,夜晚灯火辉煌,在这个我们父母和熟人都不在的落寞城市我们可以整天在一起而没有任何流言蜚语。我们享受阳光的安静和暂时宁静的拥有。有时候,我会给他煲汤喝,我把那些贝片啊,虾骨啊,淡参啊,一片一片地切好,慢慢地煲在那些火上,火上就爆发了舞蹈。然后,我们会脱了衣服,我穿着半透明的缕袍,阳光照在我奔跑跳动的身上有如林间的小兽,有着那样温暖而清新的质地……

然而,这次,他到了这个城市,却再也不用我接了!

下午四点,他终于忍不住给我发短信,说他刚刚到城,还在行驶的路上,要去新星城。我马上回短信说:明晚你们有个小活动,我会去参加。他说:那我们就不见了吗?我说:见啊,也许明天可见!我是生气啊!这么多天,他从来不闻不问。那他现在发短信是什么意思呢,还想见我,新星城有上百公里,我赶过去见,万一和人家的活动方不期而遇,那是多么尴尬,本来按照级别,我也可以参加,可是人家没有请我。我赌气也不去见R了。

李峰被韦湖的故事深深吸引住了,他大声叹气:那你不去见他,那要是他晚上和K在一起,你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韦湖咬咬嘴唇:我也是赌一把。我和R认识了那么久,后来才在一起,他应该也不是那种一见到女人就上的男人吧,如果是那样,也不配将来做我的老公。话是这么说,可我心里还是担心,他说:我们不见了吗?那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试探,我说明天见,那他今天就是安全的,如果K主动地送上门去,R他能不能有决心拒绝得了?

我等了整晚,R没有给我发一个短信,开始的时候,我特别痛苦,就像新版电影《安娜.卡列尼娜》里安娜最后卧轨自杀时总是想到沃伦斯基和另一个女贵族做爱的情景,他们,R和K的身影也不断出现在我眼前,那种疯狂的动作,几乎也让我发疯!后来我也想绝了,大不了就是他们在一起了,天亮还得说分手,有的天亮分手了还成了仇人,譬如鲜花丛中过,衣花两不沾。拍拍手,明日又成了谈判桌上的对手。何况,R毕竟还跟我有感情,我能感觉到他的感情,他就真的没有一点顾虑吗?再说,我也远比K漂亮,难道男人在选择的时候,这也不是诀要条件之一吗?

我的心里恰如灵光一闪,对,这次就这么逼他,不管他和K有没有,我永远要追讨,让他欠我的,让他心理弱势,我以分手为要挟,要他痛下决心,要或者是放弃!也只能背水一搏了。

这真像一个被逼无奈的阴谋的开始,这真像是我开始预设的一个阴谋。我和他的关系已经到了秋水长茫的境地,再不下点猛料,就入冬了,我不能像温吞水一样逐渐地给他加热,他烦躁了,就又到另一个宽敞的清凉的池塘了,我必须加滚水,他慌不择路,会一头跳进我手拿的一盆清泉中。把他比作青蛙,又如何,我恨他!谁让他今夜有可能和K一夜情了?但,突然,我的心灵偷笑了,难道我就没有过一夜情的经历?谁欺骗谁啊,难以扯平,谁不是人,没有脆弱颓丧和经不起诱惑的时候,能够如光滑的玉一般的生活?

李峰听着,开始的同情这时候变得复杂。他说:怪不得,你要给我讲的是阴谋的故事,而不是爱情。

韦湖叹口气:哎,现在,没有没有阴谋的爱情,都是要抢占高地。这个也不新颖,就像在《围城》中,苏文纨女博士尽管很爱方鸿渐,忍辱负重,容忍了方鸿渐先后对鲍小姐的滥情和对唐晓芙的纯情。可是,苏文纨始终没有放下架子,没有用非常的手段逼着方鸿渐就范。如果没就范,那前面的容忍消耗都有什么意义呢?还是孙柔嘉这小门小户的女子乖巧,既不漂亮,又没有家世,还学历低,可她硬是用计谋把方鸿渐直接拿下,成者为妇,败者路人,一个小小的差异,造成终身的失败,对官位也是一样啊!

李峰说:可我还是不明白,你这个阴谋如何实施,听上去,你现在是弱势的一塌糊涂……

韦湖勾勾手指:来,李峰,到我的身边来。李峰走到韦湖身边,顺着韦湖的手指方向望去,只见一个经理室的门紧闭着。韦湖石破天惊地说:李峰,我说的那个不要脸的K就是她,马上就要晋身那个部门的经理了。你我同在一个部门的副职,她也为副职,现在我们这儿没位置,你要设法抢到她的位置哦!

李峰吐吐舌头:可这跨部门,我怎么行?

韦湖说:有办法,最近她这个部门领导要退了,公司给了东南亚的业务让去巡视。可K正好又正是请R的这个业务给缠住了(她还想迅速做出业绩呢)。公司还给了协同部门的名额,让我去,我现在不去让给你,你要知道,这个部门经理是很见不得K的,只是手下没有得力的人,如果你去了,你有高学历,也有海外工作经历,以前做过这个业务,简直就是不贰人选!

李峰顿时听得一激愣,直到现在,他才终于明白韦湖今晚说话的一部分目的,让他去打跑K,既可以报仇,还可以不露声色,可是,这是一个多好的机会,S线大区经理,那位置真不完全有时是做的,而是等的。李峰也激动起来。

韦湖看见李峰激动,心里顿时坦然下来。不过李峰又迷惑了,那你只是有可能打跑K,也不见得会得到R啊。

韦湖这时散发了灿烂的笑容:对,就算他们有一夜情,我也不在乎,何况,也可能没有。第二天晚上,我艳光四射地走进了他们活动的门厅。我一进去,顿时心里如掉冰窖。只见K和R紧紧地坐在一起,果然是亲密,这无耻的婊子。我没理他们,径直走向总公司老总,这个活动竟然请来老总,可让我大吃一惊,可见K的黑手已经伸得足够长。我扫描K和R,R看我的眼里并没有难堪的神态,似乎并没有做违背我的事情,不过他这人向来在公众场合掩饰好。这是我喜欢的优点,可是这又多么可恶。我再用眼角的余光去打量K,她虽然很兴奋,可是在见到我时,并没有多少的热情。她的皮肤已经漆黑老化,穿衣俗气,肥胖,业务能力平平,有时候我也觉得奇怪,怎么这样一个难看的女人有着那么大的魔力,难道是男人都见不得女人,无论任何女人。相比较来说,我是那么清纯可说以前都很无私,外表被人称为仿佛金粉世家,端庄,洋气,很淑很欧。但一直以来,也过得并不太好,大概就是太没有心计了,太心高气傲了,太不知道“狠”了,如何可以学会?

我见到他们后在大厅里寒暄,我金色的晚礼服在那些大厅拖过,散发出一阵好听的荜拨声,我是这样认为的。从我进了大厅,就成了公众人物,我高挑,大气,有明星范。我淡淡地走到R眼前,在他的眼中发现了瞬间的依然艳羡的表情,我还是这样光鲜亮丽,他怎么舍得放弃?可是,我得吊吊他。我故意对他很冷漠,用手指轻轻地撘了搭他的手,仿佛初次相见,不太熟。他有些微的诧异。装什么装呢?还以为我不跟你赌气,从现在开始,我就让你知道你欠我的,我生气了,何况还有这样曼妙的冬宵。把两个女人放在一起,你就知道差别了,只有一个女人略微像样的孤单存在时,男人不自然地会对她有幻想,可是当两个同时出现,一个流露着明显的俗气,我就不相信男人是猪,会分不出好和坏的差别。如果同时拥有A又拥有B,当然也可以来者不拒,可是设想得到B角却将丧失得到美丽A角的机会,且看他怎么选择。

李峰说:你就那么自信。

韦湖说:我还是赌,有时候男人常常不按常理出牌,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之类的事常有,我们永在没有把握中臆想,折磨。

李峰再次同情韦湖。

韦湖说:晚间,R终于忍不住了,一直发短信让我去他的房间。这时候我也真的忍不住了,我在电话里大声质问他。我说,你为什么来的时候不问问我,我让不让你来,你是不是我最亲近的人。你到是去为别人打江山啊。R大吃一惊:啊,如果你这么在意,你为什么开始不阻止我。不不不,这么大的误会,我要当面向你解释。

本来我不想去听他的解释,就让他憋着,没有地方说,可能效果更好。可是我喝了酒,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毕竟还是忍不住对他的感情。所以,我就一路狂奔,跑进了他的房间。

那时候他已洗漱完毕,穿着睡衣,似乎等待着我即将送给他的身体大餐,他连想都没想,就把手熟练地往我身边一搭。可是我摆脱了他,我在椅子上坐好,开始质问他。R一连声的道歉,后来他让我离开椅子,到床上去坐着说话,他指的这个动作具有暧昧性,可能也是惯常对于女性的一种伎俩(老天,我总是容易生发这种结果很准确的联想;老天,你让聪明的人遭罪)。

后来,他试着用各种温柔来拥抱我,对我的身体充满期望,有一阵子我差点变软,后来我拼命鼓励自己,不要变软,不要变软,否则前功尽弃。

后来我很艰难地离开了他温暖的身体。

我在午夜狂奔,虽说是阴谋,可我痛苦充满了泪水。我给他发邮件,要么进来,要么出去,免费的爱不再有,必须来真的。

这个事件让我们彻底地深刻了起来。

 

现在,还是黄昏,韦湖在办公桌上打出了一个文件,委托件也要用文件的方式,这是这个国际大公司的严谨。韦湖委托李峰作为她巡视东南亚市场的代表。他们属同一个部门,韦湖来得早些,资格老,可李峰是有工作背景的新人,公司犹豫了犹豫,才把委派函给了韦湖,现在,她把它无私地让给了李峰。

在东南亚的行进中,李峰无数次地想到韦湖,想到这个女孩的成熟、精明和无助,想到她可怜的爱情故事,需要付出那么多的心智。李峰的心里充满了感动,他同行的K的顶头上司果然对李峰很好,言谈中似有赏识他的苗头。

可是,李峰这种对韦湖的好感和感谢,在一回到公司的第二天,就立即被撞得粉碎。他现在才知道韦湖有多么阴险,她暗中掌握了经理即将离职高任的信息,所以,她使了调虎离山计,用那样一个堂皇丰富的故事,来骗得了李峰的同情。

李峰离开了,而韦湖成功上位,成为E线大区经理。现在,S线还没有任何动作,K还在加紧行动。李峰成为了韦湖的下级。有一阵子,李峰觉得自己特傻特孤单,他甚至还想去和K拉关系,但想想韦湖故事中讲的形象,他还是止步了,毕竟那个故事编得如此真切,真切地让他感动了几个月。他还一直关心那个结果呢,既然是假的,又有什么结果?

而韦湖很矜持,一直对李峰保持分寸,保持着那种职业性的微笑,你很难想象,就是这样端庄刚强的女孩,那天会那么敞开心扉,向别人谈自己的隐私,淋漓尽致,而现在又守口如瓶。李峰都觉得奇怪,他有时候傻想,韦湖就不怕有人揭露她吗?多寒碜的故事,多悲惨的白领情场。也算是一种示弱?李峰觉得韦湖很可怕,对她充满了敬而远之的想法,唯恐什么时候,又把自己套进去了,要知道,他们这样的高级白领,青春期很短,都得在最短的时间迅速晋升,否则,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年轻的金领白领们会如雨后春笋,45岁,已经老了。

 

直到一年以后,这天,李峰的心情可说是很温熙。

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同事们鱼贯而出,韦湖看似不经意地叫住了李峰,请他来自己办公室拿一份文件。待李峰来到她的办公室,同事们已经陆续离开,曾经喧闹不已的大小办公室们,不禁安静下来。桌子有的齐整,有的摆满杂物,韦湖从自己的小办公室里走出来接李峰,她的身材从那些办公室的曲曲折折的回廊般的通道穿过,不时动手去抚摸一下别人笔管里插的钢笔,或者拿一张纸,伸手就撕。

韦湖很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这是一个鏖战过的疆场,这些都是她的战利品,而加班的乐趣,很多就在于此。

李峰站在韦湖办公室的门口,他过来进韦湖的办公室,不其然韦湖竟从办公室里走出,娉娉婷婷的,走到相接的大办公室散步,一边还停下来看夕阳。出于Lady first(女士优先)的决定,李峰就只能这样尴尬的很乖的站在韦湖办公室的门口。韦湖对他招招手:李峰,过来坐。

李峰重新坐在了韦湖的面前。

韦湖说,怎么样,李峰,我为你安排的道路怎么样,如期抵达!那个S线比我们这个E线丰富得多,都是大客户。你是一个大人才,而我只是一个白领命,只能说干干活,给别人打打工罢了,而你那个S线,做的都是最核心的流程,将来是可以自己做公司的!

李峰说:我确实没想到,一切都按照你说的来了,我们都成为了大区经理。这我要感谢你!

韦湖说:你感谢我干什么啊,有一段时间,你对我有意见,可是,有意见不能带在工作中。我们白领有一个字“忍”。

李峰笑说:谨听教诲。

最后,李峰终于忍不住,他说:韦湖,你怎么编那样一个故事来骗我呢?编得还真神,我一直都很生气,你竟然把我骗得稀里哗啦的!

李峰对于韦湖而言,高高在上,韦湖穿着粉色露胸的洋装,这样,一低头,看上去,总是温柔。

韦湖位置低,眯着眼看夕阳。李峰位置高,抬起头看夕阳。夕阳仿佛如锦如霞,让人的心里瞬间变得温暖。

韦湖淡淡地说: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它就是真的……

责任编辑:邓复华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