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选刊 > 中篇小说 > > 正文

五条红薯(之一)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卢小夫 时间:2020-11-23

 

 

那是一九六一年的事。大队部的青壮劳力全都外调了,有的外调去修水库,有的外调到深山老林伐木炼钢去了。村里留下的尽是妇女及老弱病残。

 

黄拐子力气很大。当年大队上修坝口需要几砣大石头堵出口两边,几里之外的山边刚好有那么几砣石头适合。虽然石头距出口只隔几里的山路,但谁也想不出该怎样把那几百斤一砣的麻石头运到这儿来。大队部开会研究后,想出了个办法:谁能把石头运来,奖励一碗红烧肉、一斤油豆腐,当场炒熟兑现。黄拐子说他能行,但愁没好的运输工具。大队部便立马将一辆土推车加固改造好了。黄拐子用大队上这特制的土车真的把那几块石头推过来了,并且当场吃掉了一斤油豆腐,要不是他还想带点红烧肉回去给他家里的婆娘吃,可能吃掉那一碗红烧肉也不在话下。他牛高马壮,黑脸胡腮,膀子比常人要大上一倍。谁都不敢惹他,只要他碰你一下,保准到第二天起床,你的头上会起大坨,手臂得肿上好几天。他吃一顿,得够别人吃一天。

 

像他这种人,最适合吃大锅饭了。当初,搞集体食堂,他喜得一夜未眠,举双手双脚赞成。大队部一宣布要吃大锅饭了,第二天,他就第一个主动把家里凡是铁器的家什,如炒菜的锅、煮饭的锅、烧水的壶,连吊在火炉上挂水壶的火钩,全都上缴给了公家去支援炼钢了。集体食堂当初是搞得大快人心,特别像黄拐子这种家里底子薄,没什么房屋财产,只有两个肩膀扛一身死力气的人,吃得最痛快自在。那时真是形势一片大好,人人精神抖擞奔GCH主义了。

 

 那几年全民炼钢。只有大队部还剩几个带把的男人,其中就有司务长二长子。二长子读过两年夜书,算是肚子里有墨水的人。他专管食堂里的伙食及来吃饭的人员登记。别看他这衙门官不大,但在那饥荒年月,那可是个掌人生死的阎王官。二长子,又叫阴嘎子,意思就是其人爱耍阴奉阳谋,为人处事不光明磊落。自他当上司务长,大家都把他那个臭诨名悄悄给取消了。但乡里人又爱叫人雅号,不知谁又根据他在家排行老二,人又有一双“擎天柱”似的长腿,就取了个二长子。女人们的丈夫都外调了,大队部那几个带把扛鸟铳的男人等于成了女儿国的王。二长子那登记社员吃饭的簿本还很有窍门的哩,有几家来打饭的女人是他的老相好,他自然把那几家排在最前面,黄拐子一家就位列第一。

 

 

吃集体食堂,起初是吃得过瘾,听口哨干活,收完工只去吃饭,什么也不用操心。当时上下一片认知盲目肤浅,认为大家都共了产,不分了白猫黑猫,不分了富贵贫贱,多公平!公家管吃、管住,再也不用为柴米油盐费尽心机,这真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桩好事。

 

一切行动听指挥。1960年,为了响应上面号召,上面说种什么,下面就立马改种什么。六里村原来叫六里大队,以山地为主,最适合种红薯。山坡山坳本来已经全种上了红薯,并且快结果了。大队长从公社开会学习回来,立即召开全队大会——“同志们啊!如今全国各地的社会主义建设高潮热火朝天,咱们却呆在这山沟里还在穷好!是井底之蛙啊!人家亩产已经达到一万斤了,有的地方还十万斤,都登报了哩!试想啊,这么多的粮食,还愁他妈的没吃吗?还愁没饭养老婆孩子吗?就算把美国人都过继过来做崽做孙做老婆都够养!我的祖宗十三代还冒见过这么个大有之年哩!我们要感谢我们生长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同志们,行动起来吧!公社领导说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会议一开完,各生产队开始行动了。大力推广种玉米,因为当时各地放的卫星报道都是玉米亩产多少斤。拼政绩,谁也不甘心落后。大队部领导头脑一发热,早忘了祖祖辈辈在这土地上一直是以种红薯、生姜等副产为主的。为了跟风,一天之间就把已经快长成熟的红薯、生姜等作物全部铲掉,改种玉米了。最搞笑的是,地上翻出的红薯漫山遍野都是,却没有人敢捡一条回去。谁捡了,就会当资本主义的典型批斗。大家也相信,到亩产一万斤了,还去吃什么红薯啰?全信了大队长的话,都不要了。

 

 

到61年,田里没人干活,很多田土荒芜。加上又恰逢百年一遇的天灾,田地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收成。巧媳妇只煮得有米饭。大食堂里的饭菜,一天比一天在减量。之前种的蔬菜吃尽了、炸的青油也吃完了,米饭一天比一天在稀释,之前每人每天配两斤米,到后来只能不断加水煮成粥饭。有的人家之前由私并公时,幸好还私自藏下了部分做饭的工具,女人们便想方设法到山里去挖野菜、抓野兽等弄回家悄悄做着吃。但时间长了,野外凡能吃的也很快采尽,连好几种能吃的树的树皮都剥得精光,像一具具裸露的尸体悬挂在山间路边,光粼粼的一片,至于飞禽走兽早已消声匿迹。六里村属于山村,住户稀稀落落分散在这山坡、那山冲,有的人家去集体食堂吃上一顿饭得走十几里的山路。

到了下半年,山里山外,一片荒芜。路上无人走,水中无鱼游;田间无耕夫,山中无鸟鸣;瓦上无炊烟,屋里无人语……凡能吃的野生全都吃光了,家家户户不管夜间白天房门都敞开着,无需防贼防盗。小孩饿得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得扶着墙壁慢慢踱上好几分钟,老人大部分双腿浮肿,下不了地。而那些青壮男人们呢,仍都在外地炼钢,家里全靠妇女顶着一个天。

 

村里有几个女人是全赖着二长子关照才挺过难关的。到了吃食堂后期,二长子也分身乏术了,拿不出什么关照,他只能有时偷偷藏一点打米剩下来的“米糠”放在秘密的地方,等这几个女人来食堂打饭时,给每人再偷偷分上一点让她们带回家去。女人们搞到几斤糠真是千恩万谢,无以回报,当然就只能以身相许了。

 

 

黄拐子媳妇秀秀从昨天下午到第二天起床,一直没有弄点什么东西进肚子。之前从二长子那弄回的糠还剩一点点,她找了一些野菜煮成一锅,全都给家里的公公和两个小孩吃了。盼到天亮,她计划一大早去食堂打粥饭吃,也顺便给二长子去睡上一觉,看能否还能从二长子那弄到点什么回来不?正当要出门,公公蹲在茅坑里在大喊大叫。原来公公因吃多了糠,糠粘贴在肠子里拉不下来。这怎么办?毕竟公公是个大男人,做媳妇的也不好意思进茅坑里去看个究竟。但公公因拉不出屎,痛得一声声呼爹喊娘的,不堪忍听。秀秀最终走进了茅坑,问清公公的原因,急忙找来一把小勺子,一点点、一点点,从公公的肛门口掏出粪便,这情境犹如女人生小孩一般。

 

等把公公问题解决完,扶到床上,又给两个小孩们煮上一锅杂七杂八的野菜,秀秀才洗了一把脸,对着还剩半边的镜子,稍稍梳理起头发。镜里的她,原来雪白的肌肤已经面黄肌瘦。一双大眼睛因眼皮浮肿,像两盏无光的路灯。那人人曾羡慕的厚实浑圆的下巴已严重变形,跟如今热天女孩子流行穿的那种尖头凉鞋一个样。一头鸟黑的头发因日久疏于打理,像冬天山边上的槁草那般蓬乱。她想哭,但没有眼泪,匆匆上路了。

 

她从八点出门,十几里山路,走走停停,腿脚挪不动就坐下来息一息,顺便也找一找看还有没有没被人发现的野生食物。若见着有熟悉可吃的野草、野果,她喜得如获至宝,赶忙摘来放到口里细嚼慢吞,然后捧几捧溪水喝下去。她足足走了一个上午,才走到集体食堂。

 

 

黄拐子外调已几个月了。村里因食堂吃不饱,家里也没得吃,有些年纪大的人就因多种因素死了。

 

最严重的是有一天,一连倒了好几人。一般情况下,谁家没来人打饭,二长子那儿都有登记,一清二楚。因为担心出现人死在家里没人知晓的现象,凡一天没过来的人家,大队部便会派人上门去查询。这天,查询的人回来报告,村里一共有九人危险。农村对于人死还是相当重视的,急忙往上报,一层层地申请,很快从外地调回了十个青壮劳力回来做预防工作。每个生产队调两人。

黄拐子那个生产队听说要调人回去,铠三衣、油饼子早就找关系把名额抢到了手。铠三衣和黄拐子是邻里邻舍,他比黄拐子要小上五六岁,才结婚一年多,有些想家里的婆娘,就早早申请回去。油饼子家里的老娘死了,村上虽然没对他明说,但指定他回去。

 

铠三衣到家后,帮黄拐子带了口信,受他委托去看望其家人。这个时候还是下午三点钟,秀秀一家却在吃晚饭,每人碗里盛了一碗红薯。红薯早两年并不值钱,但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却也是稀贵食物。铠三衣看到心里挺羡慕的,心想黄拐子真有福气,娶了一个这么能干的女人。看别人吃饭,肚子觉得特饿。铠三衣在那坐了一会,便起身回家了。

 

回到家,见着素云,他忙叫婆娘早点去做晚饭吃。

 

他说,跑到食堂去吃两碗粥饭,走那十几里山路来回两趟,到家只怕也全消化了。

 

素云说,家里拿什么东西煮啊?

 

大队上总分得了一点东西吧。

 

你出去这么久,哪管我们死活?家里还只有门框没有煮熟吃掉。

 

铠三衣忙问素云,那秀秀家的红薯从哪儿弄来的?

 

素云先是显得有些吃惊,但很快平静地说道,人家自然有人家的办法呗。

 

什么办法?快讲出来,咱们也去想想。总不能这样活活饿死人吧。铠三衣毕竟是个大男人,白天累了一天,已经饥肠辘辘了,站着说了一会,就似乎有些腿脚发软,急忙坐到门坎上说道。

 

素云没有作声。

 

铠三衣茫然地睁着眼睛,静静地端详着自己年轻漂亮的妻子,似有可远观不可亵玩焉的样子。要是碰着往年,俩人这么久没见面,回来第一件事肯定得先亲热一番,如今人都饿得没力气了,哪还有这心思?他寻思了一会,别无他法,还是得去食堂吃饭。

 

他们夫妻俩去了食堂,父母就在家等他们带粥回去。

 

到食堂打饭得先到二长子那登记。素云对铠三衣说,你就在这儿等,我去登记名字就是。

 

素云走进二长子的办公房里。原来二长子早和素云干过那种事了。窗户纸一旦捅破过,就没什么秘密可言。二长子摸了摸素云漂亮的脸蛋。素云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素云问二长子,你那红薯还有吗?

 

二长子说,上次不是都给了你吗?

 

屁!你还给了别人!

 

 没有,没有给过别人。我只喜欢你嘛,当然全留给你。

 

屁!你还给了秀秀。

 

哦……哦……那是黄拐子和大队长关系好,大队长叫我分给她家的。

 

懒得和你争。只问你一句,还想睡我不?

 

想!想!想!当然想……!

 

那再给我五条红薯。

 

哎呀,你家铠三衣不是回来了么?你要是拿回去弄了吃,他知道了怎么办?那非得把事情闹大。事闹大了,我便成了犯错误的人,必定受到严重的处分,到时,你也再得不到啥好处了。

 

二长子这么一说,素云也觉得在理:万一闹出事来了,不但自己丢了丑,还会砸了二长子这个靠山。过几天,丈夫肯定又要去外面炼钢了,又要丢下我和他的父母,那我再去哪儿弄吃的?想到这,素云填好名字,让二长子摸了几把,出门了。

 

素云刚一出门,谁知铠三衣却站在门外。

 

铠三衣见素云登记名字去了这么久,肚子里像敲鼓一样咚咚直响,双脚已开始打颤,还不吃东西只怕要倒人了,他便来到登记处。素云可能心虚,脸吓得通红的,额头直冒微汗,说话都吞吞吐吐了。铠三衣是个聪明人,一看便隐约猜出了个八九,再一联想到秀秀家的红薯,便恍然大悟了。

 

那红薯是他那里的吧?

 

嗯……嗯……

 

他给过你吧?

 

嗯……嗯……给过……素云怎么撒得了谎?铠三衣回去问一问父母不就一清二楚了不?她吓得不敢动弹了,像一只笼中待宰的羔羊眼巴巴地望着铠三衣。她心想,要打、要剐,由他吧,反正迟早也会饿死的。

 

去!进去搞点红薯。父母还在家等咱们带东西回去哩。我先去食堂吃饭了……

 

(小说纯属虚构。待续……)

作于2020年11月22日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