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作家作品研讨 > > 正文

人生命运的标本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高保国 时间:2020-05-31
——从雪静的长篇小说《荣华富贵》说起
 
高保国
 
《荣华富贵》讲述的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叶,在万国掠夺东方繁华之商埠——大上海三位阔太太的人生坎坷遭际。
作者别出心裁地把民国军阀混战时期及繁华上海人间烟火的残酷现实,精心创出了三个阔太太人生命运的标本。
这里作家雪静虽然通篇主题没有直面展显着革命,但是她在巧妙的文学艺术构思里保留了“抗争”的潜在意识,再通过迭岩起伏主体故事的精彩情节,读者就会感悟到作者已经设置了一种时代背景下革命的潮流。
作者在三个女人公身上所发生连续的事情,表面看上去与革命毫无关联,实际作者早已注脚了一个暗合的主线——革命,“石玉婵为理想所困,田韵抒为情欲所困,许尚美为金钱所困”。从中看出三个阔太太在享受丰富的物质同时,各自经历了诸多的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后,悟出了唯有“抗争”才能有活路,唯有走向革命才能有新的生活。
一个时代背景下,革命因何而起,由谁而起的问题始终是追根溯源时避无可避的起点。?有着荣华富贵的三位阔太太,在经历“精神的痛疼”恶劣环境下,不得不从灵魂里种下了革命的种子,从精神的高山上进行攀登,用弱小之躯冲破“围城”,在由此及波过程中把“革命态度”变成“革命”的无限可能性。
为了进一步地敞开这种可能性,作家雪静从一开始就将三位主人公家庭悲喜蒙上了一种“革命初潮”的来临之时,和“革命”青春期的热血躁动,一种“黎明前的黑暗”的抗争。
有远大理想的阔太太石玉婵,她一心一意想要走出家庭?,成为”秋瑾”式爱国女英雄,可她的丈夫是上海通商公署署长,不允许她冲出“围城”……她只好放弃理想追求而徘徊世俗生活,后来她发现自己丈夫安子益与家中年轻貌美女仆花朵有染,在她感情遇到危机时,她意外地遇到了人生知已——革命者赵人杰影响了其命运冲出围城关键因素,让她理想得以实现,石玉婵是一位沉迷于传统文化的知识女性,她虽然对新思潮革命有一种向往,一方面有署长丈夫的“礼教”,另一方面又有旧观点“守规”,但是她为何又最终走上革命道路呢?从她丈夫出轨,到她有了红颜知己赵人杰,并受儿子安小早的影响……她的革命起因是传统文化、性欲以及不可知的外力对此诱发。以致构成了一种革命的发生学。
事实上作家雪静已经把石玉婵的命运轨迹勾连起世俗文化的诱因与革命的关系。从中看出作家把重大命题在微小、个体事件里反映出来,这种叙事方法应该在《荣华富贵》一直被作家贯穿。
让我认真思考的是,作家雪静一直将石玉婵的内心世界撑握在洽当的范围区。从主人公的灵魂深处、行为动作为连接串联,推动了整个故事发生。
在石玉婵走向革命道路的过程?中,似乎有着英勇悲壮的革命行为,却始终氤氲而迷离、恍惚有着一种梦幻之感。笔者很清晰地看到作家雪静革命事业“不可承受之重”的一种处理妙招。在作家雪静笔下,不仅让女主人公石玉婵这个人物置于迷离、恍惚、杂乱的幻觉中,而且让她虚无缥的感觉中从蜕变到成长的过程,不仅弥合了女性与革命之间的差距,而且充分体现了“乌托邦”梦想的诱惑力。
有着热情奔放赶时髦性格的阔太太田韵抒不仅是位记者,而且是小说家,她与厅长乔世景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婚姻缺少了一种美满,当然复杂的过程就从田韵抒不怀孕拉开了序幕,田韵抒瞒着丈夫去化验了乔的精液,结果没有精虫,真相大白,也找到了田韵抒没有生育的原因。接下来田韵抒的生活进入了一种裂变时代,她那活泼的个性、任意妄为的行径,卸去了田韵抒的生活中沉重负担,这种负担是精神层面的。在这个时候,情绪一下子激发出来了,代表着是一种压抑,也是异常活跃的质素。作者也非常珍视这一部分表现,痛苦中的田韵抒投入了青年油画家天飞马的怀抱,以求一时的感情慰藉,不料意外怀孕,连串持续的高潮故事,以乔世景被杀而告终,丈夫的死亡让田韵抒痛苦泥泞走了出来。
真的没有会想到,天道悠远,人世深险,在此情形下,田韵抒的命运就像阳光下的紫云烟,始终萦绕挥之不去的阴影,残酷的现实让田韵抒警醒,最后加入抗击列强的游行队伍,她那一种隐蔽理想追求,不自觉地内化在渴望自由幻想的天空里。
第三位就是有着一种英雄情结的许尚美,她嫁给了北阀军人路旷明,路旷明从英雄到罪犯的转换,让许尚美的浪漫情怀早已被束之高阁,加之校花女儿因美留学无望在寺庙削发为尼,许尚美精神隐疾已经通过残酷的现实生活在无形的被拷打,代之她对任何事物都不抱热情,冷漠、麻木,小心翼翼蜷缩在生活一阵又阵痛疼日子里,不能自拨,最后让许尚美绝望站在黄浦江畔投江自尽,因此她作出的改变是最剧烈的,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而结局也是惨烈的。
不管是石玉婵,还是田韵抒、许尚美以及《荣华富贵》的其他人物形象,所有人物灵魂深处都会有一股精神超越的追求。正是那点残存的美好使他们的内心时常在撕裂的痛苦中备受煎熬。
将近60万字长篇小说《荣华富贵》凝聚作家雪静对存在之思的无尽思考,特别是小说的三位女主人公命运,让笔者阅读后觉得“人的面貌在物欲横流的百态下已难辨真容”,作家雪静让《荣华富贵》里的人物形象尽情地自我质疑着,其意念深处则是通过对人在现实生活残酷打击下的图像式展览揭示着整个时代精神分裂焦虑普遍存在。为此理性对待生命新的领悟,新的存在感。作为一位女性作家,雪静对女性怀着极大的同情和关爱,把女性成长的深度广度都挖掘出来了,雪静所构建的女性世界是丰富多彩,复杂多变的。即使在悲剧中也蕴含深层次的关怀与怜悯。
“文学可能并不承担审判人类的义务,也不具备指点江山的威力,它却始终承载着理解世界和人类的责任,对人类精神深层关怀。它的魅力在于我们必须有能力不断重新表达对世界看法和对生命的追问,必须有勇气反省内心以获得灵魂的提升,还有同情、良知、希冀以及警觉的批判精神。”(铁凝语)
《荣华富贵》也是代表作家雪静直面惨烈现实的巨大勇气和不懈探求,体现着一个新时代作家责任和担当。正因为雪静有这样的责任感,才使《荣华富贵》得到了升华,也会焕发独特的魅力和价值,一部《荣华富贵》也许会造就与众不同的雪静。通过《荣华富贵》我们可以更加深层次研究女作家雪静,肯定她的《荣华富贵》意义和价值。注:雪静中国作协会员、南京市签约作家、原《青春》杂志执行主编。(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咏梅说

下一篇:黄咏梅:梅是一颗甜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