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文学研究 > > 正文

卢小夫:浅浅无罪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卢小夫 时间:2021-02-07

编者按:

建议各路人士别再"群殴"贾浅浅了!现在,写诗的人远比读诗的人还要多得多。对贾体诗歌这类自娱自乐的东西,希望不要太在意、太认真。在当今全媒体、融媒体时代,绝大多数纸刊包括所谓《诗刊》,基本上没有几个人阅读的,从印刷厂出来之后,一般都直接当做废品送造纸厂打浆了。除了浪费一点物质资源,对社会伤害性不大。更何况那些被少数人控制的纸刊,也需要稿源,好稿滥稿都无碍收费和运转。

再说,贾氏父女也未曾招惹过什么人。作协主席也不是什么官职,有的省级作协主席甚至连公务员身份都不是,只相当于一个荣誉或者名誉职务(省级作协的工作一般由党组书记主持)。值得一提的是,“捧臭脚”的人和事也不是最先发源于所谓文坛,国人的劣根性几乎无处不在,渗透于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和各个方面,表现于官场更为突出。

与其将大量时间精力没完没了地花在一个名叫贾浅浅的女子身上,不如留点时间围观或者群殴一下位居各层级的贪官、庸官和一切不法官吏。也许制造这样的舆情才有其真正的进步意义、积极意义和社会意义。

此文为本网刊发的关于贾浅浅现象的第二篇文章,也是最后一篇。关于浅浅问题的讨论本网全媒体不再介入。

 

浅浅无罪

文/卢小夫

 

近来,只要打开手机,不管是百度浏览器,还是朋友圈、微信群,随处可见贾浅浅。真是凹凹浅浅,眼花缭乱。

我大略归纳,就两个版本的内容,暂命名两大阵营:一个群众营,一个诗歌“精英”营。当然,我这种分类不十分科学。因为群众阵营里的批判文章很多写得确实有水平,一看便知这非普通群众所为。方法:揭其短,取其有问题的几首、几句,将其垢放大,曝光于聚光灯下。说不定这背后也有高人在推波助澜。

而诗歌精英阵营呢,相较显得有些势单力薄了。他们虽多是教授、诗人,除了断章取义,省去东郭子与庄子前面一段对话内容,单摘引庄子的那句,“道在于屎溺间”外,便都是陈词老调,闪烁其词地打着行家里手的腔,拿“文学需要创新”、“文学来源于生活”这几句经典的说辞,没有谁能甩得出一个有力的子丑寅卯的理来证明鹿亦马也。公说公,婆说婆。各方所使的武器,仍是自古文痞的看家杀器——断其章,取其义,只是把我们这些围观群众带动节奏,当小孩子在哄玩罢了。

什么才是诗?什么才不是诗?诗歌诗歌,本初始于民间劳作之语,凡经典的、有情趣的简短、精练的语句便流传下来了,便成了诗的原型。文学就本无尺码,文学评价本就存在很大的不可确定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者,常有之。作品好与坏,要看什么人在评你的作品。就拿举证贾浅浅的那些屎尿诗而言,如果是站在贾浅浅那边的人,是她的亲友来品评,还是多多少少会看出一些生活的趣、一些生活的理来,至少比前段时间网红的《平安经》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和一种性质上了。那些“屎、尿、性”入诗,是有些不具观瞻性和艺术美,与我们中国的唐诗宋词追求优美、优雅相去甚远,但是如今那些喊空腔的“老干体”、为唱赞歌而歌的颂扬体、及那些装腔作势、故弄玄虚的所谓意识流派的诗体,又比“浅浅体”好到哪去?浅浅体的屎尿至少可博一笑尔。所以,网上群众阵营把贾浅浅的诗批得体无完肤也是有失偏颇的。我之前从没关注过一个叫浅浅的诗人作品,因她爆红网络,便找来一些浅浅的诗看了几首。说实在话,她的作品若拿到我那微刊平台上来发表,除了那几首带“屎”、带“尿”字及把性讲得太露骨的诗,有待商榷外,其他大部分作品是可以用的。

我这里讲的是可以用。因为我们平台一般也就刊这种层次的作品。平台每天要推出四至七首诗作,质量参差不齐,一年下来达两千首,平台拥有作者好几百人,他们都如贾浅浅一样爱好诗歌这种体裁,他们之中,有上至八十岁耄耋老作家,有下至十八岁的后俊才子,他们中有的人不但会写现代诗,还写得一手好的古体诗词,他们心中都有一个文学梦,正是这无数的文学爱好者支撑着我们的平台。倘若贾浅浅在我们这投稿了,我定会跟对待其他作者一样把她拉进我们那个有五百人的投稿大群里。

我们公益文学平台上作者数千,有高学历的人也不少,好作品也有不少,怎么就没见过有几人的作品上过诸如《诗刊》巜星星》那种大刊?更勿论拿什么国字号的大奖。我关注了一个叫投稿征文驿站的平台,每天只看到挂满什么市协会、市文联举办征文大奖,但我很少见着我那么多文友中有谁获过一个大奖。这些奖最后都莫名其妙消失了。这些奖最终花落谁家?真够人想破后脑壳的。

通过贾浅浅的事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奖早已名花有主的,都让给李浅浅、王浅浅、赵浅浅们拿回家里去了。还有那些国字号的大刊每年十二期总要文章刊吧,怎么就没有我文友中几个熟悉的面孔?我可有几十个文学群,光我的文学社就有上千文友,这么多人在写作,难道就没一人的作品入得了大刊大人们的法眼?莫非是这些人都不认识这些大刊?试想,他们若经常有大刊上,哪还会心照不宣、舍大而求小围着我这民间文学团体投稿、发表?大家都知道啊,去投那些大刊,去参加那些正正规规的国字号大赛,就等如泥沙入海,希望渺茫。

这就是问题所在。贾浅浅,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贾平凹之女、某某学会副主席、当代优秀女诗人。据悉,她还得过许多某些人口中的“正规”、有含金量的奖。我前面说了,贾浅浅的诗并非那么差,但是也并非比我平台上的作品高明到哪去,并没长着三头六臂。若把她放到我文学群里,也只是其中一员。但她怎么就能如此出类拔萃?她随写一首什么作品,大刊怎么都抢着刊发,抢着给颁大奖呢?

因为她姓贾!她是大作家贾平凹之女!贾平凹先生名声在外嘛。记得曾有一位熟悉的微刊平台主编在参加一个文学活动时,托别人拍了一张和贾平凹先生的合影,他那两天喜得不亦乐乎,又是发朋友圈,又是发群,并且配上了许多和贾先生交流文学的对话文字。我看了那个合影,那熟人主编笑嘻嘻的,但贾先生不苟言笑,一看便知这是偶然凑过去的合影。但这合影到了这微刊主编的手里便点石成金了,跟皇上的口谕、圣旨一般,成了他终身的文学资本。试想,连一个偶然遇见贾平凹先生的人都如此这般反常变态,又何况那些和贾先生轻车熟路、常常联络关系的名刊、大刊的编辑、领导,岂有不去为贾浅浅抬轿之理?贾先先随写个什么字,随画个什么鬼,都有人抢着出高价来买,试想就算贾先生有护犊的想法,还用得着先生去行贿不?古时陕西乡试,一主考官进京拜访恩师,问恩师有何吩咐,恩师刚好要放屁,移了移身子,主考官问:恩师有何吩咐?恩师答:非也!下气通耳。主考官便听进了耳,后来公布考试名单,就有一个叫“夏器通”的考生考了第一名。

由此可想,贾浅浅的诗作上刊、获奖,这不是顺理成章的吗?只怕有些人还愁浅浅不写哩。由此亦可推理,贾浅浅无罪,贾平凹先生更没错!

错就错在那曲解恩师放屁的人!那些坐在评委席上的所谓的专家学者,那些掌握国字号刊物的大人们!是他们把贾浅浅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是他们害惨了一代文豪贾平凹。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