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文学研究 > > 正文

浅浅之于平凹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拓荒牛 时间:2021-02-03

最近大文豪贾平凹之女贾浅浅,成为了全网最红之人,一时风头无俩,一树梨花压海棠,整个娱乐圈为之颤抖!

网络上,上至官媒、专家、教授,下至中产精英、底层屌丝,几乎一边倒地嗤之以鼻。我就不再去笑话她了,放两张她的作品图片,大家自己去品。我们今天来谈一谈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就目前的舆情来看,有质疑贾平凹为其走后门的,有质疑学术拍马的,有质疑学术造假的,有吐槽其心术不正剑走偏锋的,也有极少数为其辩解的。各说纷纭,莫衷一是。

(贾浅浅的诗)

有其父必有其女,浅浅现象,根在平凹!

 

有其父必有其女,浅浅现象,根在平凹!

贾浅浅照片

 

面对复杂的事情,要想弄清楚,最好的办法便是“透过现象,究其本质”。

首先,我们来了解几个客观事实。列举如下:

1、贾平凹、贾浅浅父女情深,浅浅是家族的希望,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贾平凹说过,“我没有男孩,一直把她当男孩看,贾氏家族也一直把她当做希望之花”。(见于《贾平凹在女儿婚礼上的讲话》)。贾平凹对浅浅的感情,已经不止是女儿、儿子,已经远远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父女的感情,已经上升到“家族”的未来、血脉和荣耀的延续、家族精神的继承。在女儿的大婚现场,文化系统大咖众多,贾平凹当众请求“四面八方赶来参加婚礼的各行各业的亲戚朋友在以后的岁月了关照、爱护、提携两个孩子”(见于《贾平凹在女儿婚礼上的讲话》)。其情,于此可见一斑。

2、贾平凹早年剑走偏锋,凭着《废都》声名鹊起,享誉文坛。《废都》因其中过多的情色细节描写,曾一度被禁。不得不承认,贾平凹的文笔很好,也是位多产的作家。但是,“情色”的加入,为其加分是很明显的。可以这么说,没有情色的描写,《废都》不会这么出名,但是,剔除情色之后的废都,确实也有较高的文学价值,否则《废都》也成不了名著。目前,这论种观点也是文学界的公论。

3、贾平凹,对于女儿写诗这个事,是很支持的。贾平凹在写给女儿贾浅浅诗集《第一百个夜晚》首发式上的贺信中说道:一些朋友认为她写的还好,竟替她把一些诗稿投给杂志,竟受到肯定,有了许多赞许的话。又说:“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我是远远撵不上了,倒生出几多感叹和羡慕。”这里,贾平凹为女儿的诗集站台的意味很浓,很明显。

4、贾浅浅性格与贾平凹很相似。贾平凹在写给女儿的一封信中说道:“人真是奇怪,受了鼓励,就像火山爆发一样,虽然这火山上冰雪覆盖。这一点上她有点像我。”

有其父必有其女,浅浅现象,根在平凹!

(贾平凹写给女儿诗集首发式上的贺信)

 

5、贾浅浅的诗作,亦是剑走偏锋,充斥着屎尿性色。

基于以上5个事实,我们再来看目前的舆情,还会那么迷茫,那么混乱吗?这些事实构成了很明显的逻辑链条:贾平凹视性格和自己一样喜欢剑走偏锋的独生女浅浅为家族的希望,浅浅喜欢写诗,贾平凹在各种公开场合不遗余力的肯定、支持贾浅浅。那么非公开的场合,贾平凹会不会支持贾浅浅?有没有能力支持?答案就几乎都是不言而喻的了。浅浅现象的根,还是是在于“爹”。古语云:有其父必有其子。今有贾平凹必有贾浅浅。

 

这里还有个问题。同样是剑走偏锋,为什么贾平凹是作家,当之无愧,而浅浅,就受到这么多口诛笔伐和群嘲呢?

在我看来,原因主要有三。

一是,本身的水平不一样。平凹出《废都》前,已经出版了几部小说,小有名气;而浅浅就完全不能与其父相比了。又是工作学校与父相同,又是论文与父合作,等等,不得不令人生疑。

二是,大环境不一样了。平凹那时候,刚改革开放,我国的文化氛围刚从保守逐渐趋于开放,各行各业的先锋大举向西方学习的旗帜,走在前面,就是顺势而为,开风气之先。而现在,我们早已过了唯洋马首是瞻的时候,文化自信,正得其时。目前,中国传统文化的地位,是新文化运动以来最受尊崇的时候。而作为传统文化的重要的代表,诗歌之美,岂容玷污?

再者,浅浅现象,不仅仅只是侮辱了诗歌这么浅,实则是有其深沉的原因。也不仅仅只有这一个浅浅,更多的浅浅因为没有大文豪爸爸,或者没有闹出笑话,而不显山不露水,不为大众所知,默默地享受祖荫族惠。这种情况,又是何其多也?

 

附1:贾平凹写给女儿的一封信 

文/贾平凹

浅浅是我的女儿,从小就喜欢写诗,我只觉得好玩可爱,但从不鼓励她将来要当作家诗人。文坛上山高水远,风来雨去,人活得太累,并且我极不爱听文二代之说,这样的帽子很容易被戴上,既丑陋,又磨得脑袋疼。在二三十年里,我仅呵护她的上学,就业,结婚,指望着一切能安康平顺,岁月静美。等到她的两个孩子终于上小学了,家里没了零乱和嚣烦,有一日她送我烟酒还有几首诗,我才知道她其实还一直写诗,只是有的写在日历上,有的写在手机上,有的能念出来还没有写下来。

唉,诗这东西像种子一样,有土壤水分了就要拱土发芽,生叶抽枝的。我读了那些诗,觉得有意思,她说够不够发表水平,我说,就是够发表水平也不要发表,诗可以养人,不可以养家,安分过一般日子吧。

她是听我话的,生活得简单而安静,偶尔给我手机手发一首诗。我对她的诗越来越辅导不了,以我的爱好,总是回复一句好或是不好,建议她给她认识的几个诗人发去让人家看看。此后很久的时间,她不再发诗给我,或许她觉得我老打击她,或许也觉得我真的不懂诗。后来我所知道的,是一些朋友认为她写的还好,竟替她把一些诗稿投给杂志,竟受到肯定,有了许多赞许的话。

人真是奇怪,受了鼓励,就像火山爆发一样,虽然这火山上冰雪覆盖。这一点上她有点像我。

她现在已经不小了,说起来有父女的名分,实际上我是我,她是她,她早不崇拜我,我也无法控制她,何况诗是她的,与我毫不相关。她的诗在各种杂志上不断地发表,偶尔我读到了,也让我惊讶,她怎么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我是远远撵不上了,倒生出几多感叹和羡慕。

我曾经给许多人写过序,给许多书画展览、新书发布会站过位,而浅浅要作公开的诗人了,又出版第一本诗集,我却因别的事外出,不能到现场祝贺,就写几句话赠送她。我要说的是,既然一颗苗子长出来了,就迎风而长,能长多高就多高,不要太急于结穗,麦子只有半尺高结穗,那穗就成了蝇头。

培养和聚积能量是最重要的,万不可张狂轻佻,投机迎合,警惕概念化、形式化,更不能早早定格,形成硬壳。作家诗人是一生的事,长跑才开始,这时候两侧人说好说坏都不必太在心,要不断向前,无限向前。

最后,我还要说:做好你的人,过好你的日子,然后你才是诗人。

2018年1月6日

(本文系贾平凹写给女儿贾浅浅诗集《第一百个夜晚》首发式上的贺信。)

附2:在女儿婚礼上的讲话

文/贾平凹

我27岁有了女儿,多少个艰辛和忙乱的日子里,总盼望着孩子长大,她就是长不大,但突然间她长大了,有了漂亮,有了健康,有了知识,今天又做了幸福的新娘!我的前半生,写下了百十余部作品,而让我最温暖的也是牵肠挂肚和最有压力的作品就是贾浅。她诞生于爱,成长于爱中,是我的淘气,是我的贴心小棉袄,也是我的朋友。我没有男孩,一直把她当男孩看,贾氏家族也一直把她当作希望之花。我是从困苦境域里一步步走过来的,我发誓不让我的孩子像我过去那样贫穷和坎坷,但要在“长安居大不易”,我要求她自强不息,又必须善良、宽容,二十多年里,我或许对她粗暴呵斥,或许对她无为而治,贾浅无疑是做到了这一点。当年我的父亲为我而欣慰过,今天,贾浅也让我有了做父亲的欣慰。因此,我祝福我的孩子,也感谢我的孩子。

女大当嫁,这几年里,随着孩子的年龄增长,我和她的母亲对孩子越发感情复杂,一方面她将要离开我们,一方面迎接她的又是怎样的一个未来?我们祈祷着她能受到爱神的光顾,觅寻到她的意中人,获得她应该有的幸福。终于,在今天,她寻到了,也是我们把她交给了一个优秀的俊朗的贾少龙!我们两家大人都是从乡下来到城里,虽然一个原籍在陕北,一个原籍在陕南,偏偏都姓贾,这就是神的旨意,是天定的良缘。两个孩子都生活在富裕的年代,但他们没有染上浮华习气,成长于社会变型时期,他们依然纯真清明,他们是阳光的、进步的青年,他们的结合,以后的日子会快乐、灿烂!

在这庄严而热烈的婚礼上,作为父母,我们向两个孩子说三句话。第一句,是一副老对联: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做对国家有用的人,做对家庭有责任的人。好读书能受用一生,认真工作就一辈子有饭吃。第二句话,仍是一句老话:“浴不必江海,要之去垢;马不必骐骥,要之善走。”做普通人,干正经事,可以爱小零钱,但必须有大胸怀。第三句话,还是老话:“心系一处”。在往后的岁月里,要创造、培养、磨合、建设、维护、完善你们自己的婚姻。

今天,我万分感激着爱神的来临。她在天空星界,在江河大地,也在这大厅里,我祈求着她永远地关照着两个孩子!我也万分感激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婚礼的各行各业的亲戚朋友,在十几年、几十年的岁月中,你们曾经关注、支持、帮助过我的写作、身体和生活,你们是我最尊重和铭记的人,我也希望你们在以后的岁月里关照、爱护、提携两个孩子,我拜托大家,向大家鞠躬!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