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文学研究 > > 正文

王学海从“疯癫式创作”开始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王英 时间:2020-07-12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王学海的大名,他写诗歌、小说,是“疯癫式创作”的作家。所谓“疯癫式创作”,只是概念罢了,指作品中的意象具有文化批判力量,于“过去”而言具有颠覆性,突破各种束缚,触及生活本真,揭示历史本质,从而开拓作品手深度。

那时的我,是个喜爱阅读的半大不小的青年,对王学海颇有些崇仰,认为邻县的他代表了我们地区的成就和荣光。

听说王学海的写作“始源于读书,小时候就读到过两个故事,一个是无太阳而去寻找,另一个是因为太阳太多而去射灭。其实天上的太阳从来没有掉落过,也从来没有增多过。寻和射,其实质是在追求一种正义之光。由此,王学海诗意地回忆:“书就是我的光。” 

王学海的成长在“文革”中,他偷偷弄来许我文学作品读,打下一定的基础。像大多数文学青年一样,王学海的习作从诗歌起步,但似乎一直羞涩于投稿,迟迟地在2005年发表处女作,叫《水上的火焰》,具体文字我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很快《诗刊》和《文学报》推出了他的诗歌专栏,有名的有《鱼》《改变》《胡杨》《九月的最后一天》等,后来有评论说,他的诗“带着思辨能力”“与社会、生活连系在一起”,他“是真正具有诗人品质的诗人”。

诗歌而外,王学海也写小说,生活范围使然,题材便从身边着眼。他的家乡在海宁斜桥,相对富庶,也相对平和;相对传统,也相对粗俗。王学海从小在那里受熏陶,总觉得该有故事可讲。他说,是司汤达的《红与黑》让他直接有了小说创作的冲动。西方现代小说之父司汤达的成就高下姑且不论,莫非王学海也有独开一面的意识?

多年以后,王学海积累下的小说也多,其中颇有反响的是《怨恨》(2003)等,但真正让他满意的是构思了十几二十年的《争吵的汗水》。这篇小说大约可以算作他的代表作。

《争吵的汗水》描写了王学海初讨生活的一家民办搬运站里的故事,那里是一方江湖之地,人员集清退、闲散和工厂家属等于一体,劳作艰辛,充满争吵、打架、说粗话,也有会唱评弹、搞杂耍的人,甚至有能讲哈代德伯家的苔丝的故事的人。特殊的年代,特殊的身份,特殊的单位,特色的经历,让大家为一角钱而斤斤计较,遇事又团结一致对付,那时力气在谁身上谁就是英雄,想不到起初举不起60斤重的王学海,一年后的手臂力已经排行老三……就是这么一群人,却扛起了小镇生活、经济以及文化传说的一部分。

《争吵的汗水》于2011年发表昔日的真实生活,艺术的重演,立即轰动了王学海的家乡。那些曾经的同事纷纷来电或捎口信,有的甚至找上门来,要与他再诉往事衷肠。不过,王学海已经无意于纯粹的回忆,那只是简单的状态,他需要清楚的意识,了解自己是否属于“疯癫式创作”。我曾多次阅读那篇小说,确切“触及生活本真,揭示历史本质”。至今,他已先后在《人民文学》《北京文学》《上海文学》等文学报物发表了数十篇小说。

 

王学海的小说“接地气”,“有社会正义感”,发表于2016年的《走着》是他特别喜欢、并引发评论界关注的。小说叙述一个重组家庭的故事,作者在抗衡中逆袭习惯思维,大声呵责人们为什么不去想想作为尴尬角色的家长的难处?难道不该体凉重组家庭中后爸后妈的苦衷和压力吗?我以为,《走着》的创作理念是清晰的,因为提出了一个遮蔽的社会问题,而这正是王学海所提倡的作家需要“疯癫式创作”的一种表现,所以发表后,刊物主编又向多家内刊推荐登载。

若干年前,我俩相识于作协会议:在嘉兴、在南北湖、乍浦港、在杭州多次研讨会、采风笔会的交结,渐渐相熟,相互称兄道妹,在我则有点攀上高枝的沾沾喜悦。那时,学海兄的身份是有影响力的理论研究兼作家,对此,他淡淡地说,自已并非科班出身,如今有幸成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研所访问学者。

上世纪80年代,哲学与美学风行一时,那时夏夜户外纳凉,王学海喜欢给一帮子人讲外国文学作品里的故事。一天,别人对他的议论传到他的耳朵里:“他就会讲几个故事,算什么,哲学他懂吗?”关于哲学,王学海真的不懂。他于是“憋着一股气”,从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德国古典哲学开始阅读,通览了所能找到的西方的哲学、思想和文艺批评著作,写下了百万字的读书札记,并由此进入学术领域。

一次开会,饭后我和学海兄在盐官海堤漫步,夜色四合,有小潮水摇漾。谈起当年经历,他心潮似乎也澹荡,说:“大潮宜观,小潮宜听”,正是朱光潜的《西方美学史》引他进入理论研究。

学海兄在自家只有3平方米的灶间开始学习。他的第一篇文学评论《高老头>中的<米旭诺>》发表在1984年,竟然远远早于文学创作。到如今,他已发表论文70多篇,“对美学、文学理论、学术史以及涉及电影、戏剧、小说、诗歌、网络文学等现象和作品进行研究……使人对当前文学艺术现象有清醒冷静的认识。”其中,像《关于年谱编撰的新思考——兼述陈鸿祥的<王国维年谱>《文学的审美与人学的关系》《在娱乐中我们还有思想》等多篇论文,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报刊资料》及《全国高校文科学术文摘资料》等转载。我曾问学海兄,这可是厚积薄发的涌潮?他温文作答,钱塘江连向大海,学海无涯,自已尚需努力。

王学海兄还撰写过诸如《从王国维释<说文>,看秦始皇“梵书抗儒”动因及其它》等文章,甲骨文领域,与几个权威专家相左,——重读王国维四篇论述留文与古讲义新得》,观点十分新颖。他涉猎之广、之深,更让我到惊讶。

学海兄有《闪光的截面》《圈外野论》《湿鞋》《文学前言——精神与问题》以及《王学海文选 》等多种专著和论文集,被国内知名的学术性出版社出版。他的这些著述大都签名相送于我,惭愧的是我至今尚未学习完。

“王学海……以理论家、批评家的学养从事创作,又以作家、诗人的经历开展理论研究和文学艺术批评,可以说在两个领域具有超过一般人的优势和有利条件。

细究之下,学海兄的关注点更多的还是集中在文学方面,评论“关切内心、关注文本、关怀人生”,每一篇都针对一或一些问题,如《文学的审美与人学的关系》等。他曾发表《对当代文学的发展与期待》一文,指出:“为什么中国当代文学至今未能产生巨著,关键的一点在于作家想象力的贫乏。中国作家在整体上已充分表露出了自由想象力的蜕化。……一个作家要出杰作,首先在于超越自我,才会成为可能。一个时代的杰作,与一个时代真正的文明降生是一样的,它必然伴随着阵痛与创伤。变化与超越,创新与毁灭,这就是作家与文学的关系的真正所在。”学海兄自省式的观点,引起文坛一时震动。

2005年,学海兄的专著《文学前言——精神与问题》一书被列入”浙江省现实主义文学精品工程”。之后,他成为浙江省2011——2013年,全省三位实力派签约作家中的一位。他创作与研究势头一发不可收,进入了一个井喷期。

我认为作为个案,2011年,由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浙江省作家协会和海宁市人民政府,在北京联合举办了“王学海理论研究与文学创作研讨会”,是中国文联首次为基层的文艺工作者召开高规格研讨会。与会的学者、专家和文学刊物的主编有50多人,对他的成就与贡献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艺术报》和新浪网、腾讯网等媒体纷纷报道。

王学海思维活跃,视野开阔,“主动追踪前沿、关心学界的话题”。在我看来,他的研究没有固定模式、方向。1998年,王学海调入海宁张宗祥书画院(纪念馆)工作,而后担任院长(馆长)。也许因为工作关系,他颇为致力于地方文化名人的研究,撰写了对王国维、张宗祥以及吴世昌和徐志摩、陈学昭、金庸等海宁籍学人、学者的评论。从来,作家研究难于作品研究;在这之中,我最佩服他能从人文地理的角度,去考察、提炼、锻铸人物的思想学说的根与魂,这种曾在明清时期闪亮的学术行为,现在很少有人当作优秀传统。而他说:“这只是为充实与提高自已的研究水平所做。”

学海兄的办公室里堆满书刊资料,但却有条不紊。平时,他便坐在那里理性的深思、探索。不知与“疯癫式创作”有否关系,学海兄以敏锐的目光,独到的见解,发人之未见,引起不少学者、专家的高度关注。中国文艺报社长向云驹评介:“他与狭隘的地域研究不同,他把穆旦、王国维、金庸等一些文化巨人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和文化空间中为他们定位,揭示他们对文化的贡献……这样的研究难度很大,是很值得钦佩的。”

我想,或许正是生活本身造就了王学海这位作家、学者。对于未来,学海兄说“就想写出一部令自已满意的长篇小说”和一部观点独特的《王国维研究》,对此,我充满对他“疯癫式创作”的再度期待。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