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文学研究 > > 正文

现实不是只有正面没有反面

来源:文艺报 作者:梅国云  时间:2020-06-24

现实越来越不好写了,也越来越不想看了,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从写作者来说,他们更多埋怨的还是杂志、平台、出版社,要么不给发不给出,要么咔咔咔毙掉一句又一句、一段又一段。朋友在微信经营了一个公号叫“宾曰语云”,这个公号原先叫“宾语的廉政空间”,很著名,迄今总阅读量已达20亿。他在公号里针对基层官员的官僚主义和腐败问题,写的非虚构(新闻调查的基础上)、时评或打油诗,造成舆情,引起纪委注意,搞倒了不少人,可以说屁股后面不干净的官员,只要被宾语盯上了,就真的会麻烦。这样的文字在报刊杂志根本发不出来,在很多平台同样发不出来,理由大多为“发表内容涉及时政”、“内容不适合收录”,结果都是“未通过”;即便发在微信公号,也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障碍,将已经搞得风生水起、令问题官员谈“宾”色变的“宾语的廉政空间”换成“宾曰语云”,居然是因为“宾语的廉政空间”影响太大了,让被批评过的单位举报“它像个机构”,终不得已而换名!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坚持群众路线。群众路线是我党的根本工作路线,反腐败斗争如果离开了人民群众的支持和监督,很难取得压倒性胜利的成果。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指出,“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绝不能有差不多了,该松口气、歇歇脚的想法,必须一以贯之、坚定不移,把全面从严治党长期坚持下去,任何时候都放松不得。”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贯彻落实全会精神,在反腐败斗争这条永远的路上,就必须始终坚持群众路线,发挥群众的监督作用。类似于“宾曰语云”这样的公号,就是一种来自群众的对权力的监督。这样的监督是可贵的,这样的监督逸生的文学创作是可敬的。

“文学无用”常被很多人挂在嘴上,但对于有的作家来说,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比如鲁迅,在那个岁月,他滚烫的文字唤醒昏睡的国人,起到了惊雷般的警世作用。“救救孩子!”“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面具戴太久,就会长到脸上,再想揭下来,除非伤筋动骨扒皮。”“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他对“中国”以及“中国人”的批判,深切地体现了其爱之深,责之切。他充满热度的文字的另一面是投枪和匕首,直面凶残,如百万大军,让黑暗势力瑟瑟发抖。面对令他气愤不已的满世界坏人欺负好人,坏人把弱势群体逼疯,逼得走投无路的社会,他在《狂人日记》里写道,“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来,满本上都写着两个字‘吃人’!”他在《可恶罪》里说道,“我先前总以为人是有罪,所以枪毙或坐监的。现在才知道其中的许多,是先因为被人认为‘可恶’,这才终于犯了罪。”他在《战士和苍蝇》里写道,“战士死了的时候,苍蝇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嘬,营营地叫,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死了,不再来挥去它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鲁迅的伟大和不朽,正是因为他和他的文学。他的文学的大用,不仅使当时的民众看清了国人的昏、底层的悲、好人的善、坏人的恶,也照亮了未来的人的心。他的文字有的温情如春,有的冰冷如霜,“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就是生动写照。

“横眉冷对”为鞭挞,“俯首甘为”为弘扬。这是作家的良知,亦是使命。而当下的不少文学作品与阅读者总有疏离感,喃喃自语者众,对社会现实中阴暗的或明亮的视而不见者众……让我最为感慨的是,现在已经很少能读到那种荡气回肠的表现英雄主义的作品了。鲁迅时代,可以说常遇白色恐怖,他却无所畏惧地迎着血雨腥风,奋笔疾书,他的作品处处闪耀人性光辉和人间大义。作者对“三·一八”惨案的愤慨虽然不可抑制,但在《纪念刘和珍君》这篇文章里,他在为遇害的北京学生运动领袖之一的刘和珍鸣不平的同时,称赞她“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我’的学生,是为了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以至惭愧地认为,“我们还在这样的世上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他的精神被刘和珍感染了,他在满腔激愤中歌颂刘和珍“虽殒身不恤”,却是“中国女子的勇毅”。因为有刘和珍这样的敢于牺牲的青年学生,让处于黑暗的人看到了希望。

当今的书架上,不少专家学者评说作者已经羞谈世道人心、天地情怀、知行合一、真实真诚,大谈气质、情趣、爱好。评说作品无非弄一堆什么解构、异化、痛感等莫名其妙的概念,晦涩如猜谜,无味如嚼蜡。作者和评者臭味相投下,一双双“巧手”使文学作品成为“玩艺”。日积月累,“玉器”上的包浆越来越厚,沁色越来越浓。人玩“玉”,人养“玉”,最终使“玉”彻底失去了“温润”、“宁可碎,不苟全”的格,彻底置换成了人间的低俗。我办公室隔壁的《天涯》杂志编辑部的书架上,每月都有来自全国的数十份文学期刊,其中很多作品都是失了格的“玉”,一步步演化成只有作者和评者去“臭味相投”地阅读点赞的尴尬。

这些年文学期刊发表的东西,读者总感觉作家们对现实的表达不接地气,太过含蓄了,躲躲闪闪,欲言又止,加上太注重技巧,华丽的包装下,根本看不清物事的本来面貌。叫人看不清,或没感觉,是对读者的最大伤害。说现实题材,自然还是想到鲁迅,他的文,要么温暖,要么滚烫,要么冰冷,不管是哪一篇,哪一句,只要你读到了,就会电击般传遍全身,亦如犁,会在你的肌肤上犁出一道道血印。鲁迅正是那个黑暗社会里的一盏灯,他的文字使无数愚昧的民众警醒,使无数处于绝望的民众窥见到了曙光。

当下,我们面对的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华民族也正走在伟大复兴的道路上。作为写作者,应该坚守良知。现实题材既有波澜壮阔的经济社会发展进步,也有敢为天下先、舍生忘死的时代英雄。抒写伟大事业和赞颂杰出楷模,不能错误地认为这是粉饰太平。同时,我们应该用历史唯物主义观念看待问题,任何事物不可能只有正面,没有反面。我们建设美丽的绿水青山中国,正是因为有过被雾霾紧锁的天空、被污染得不能饮用的江河的教训。我们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正是有过腐败已经严重侵蚀党的肌体的惨痛经历。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指出:“生活中并非到处都是莺歌燕舞、花团锦簇,社会上还有许多不如人意之处、还存在一些丑恶现象。对这些现象不是不要反映,而是要解决好如何反映的问题。古人云,‘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发乎情,止乎礼义’。文艺创作如果只是单纯记述现状、原始展示丑恶,而没有对光明的歌颂、对理想的抒发、对道德的引导,就不能鼓舞人民前进。”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进步,是在解决前进道路上的曲折和坎坷,荡除阴霾和黑暗中实现的。在现实题材创作中,我们应该正视客观存在的问题,“乐”不过头,“哀”不仅不让人绝望,还要让人看到光明和希望。作家创作如此,发表文学作品的杂志、平台、出版社亦是如此。对于格调低下,充塞色情、暴力,价值观倾向错误等文学作品,必须予以坚决抵制。但在审读过程中,一定要防止走极端。不能因为害怕担责,把作品中鞭挞的东西都统统滤掉,唯"乐"无"哀",如此,文学还有多少读者,还有多少价值?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