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文学研究 > > 正文

中国报告文学70年经验与启示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李炳银 时间:2019-08-28

 

同频时代 共振人心

——中国报告文学70年经验与启示

 

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文学的发展,一个既引人关注又让人振奋的重要成果,就是报告文学这种文体的成长成熟以及它贡献出来的丰硕佳作。一种新文体的成长成熟往往意味着文学新天地的开启,如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都是文体更迭带动文学发展的很好证明。过去70年里,报告文学可以算是中国文学醒目且活跃的重要力量,涌现出众多代表性的作家作品,在社会读者中产生很大影响,不仅为中国社会发展留下真实生动的文学记录,也对不同时期的现实生活产生推动作用,写下中国文化创造的辉煌篇章。报告文学这场跨越70年的文体崛起,值得我们认真总结思考。

 

■  在回应时代需要中实现文体成熟

 

文学是人类社会活动的心声、欲望、情感和理性的重要表现。从这一角度来理解,文学体裁的变化发展同社会现实的变化发展有很大关系。一种文学体裁的诞生、发展或者衰退、没落,与它表现社会的能力和作用紧密相联系。报告文学可以领时代风骚,根本原因也在于时代需要。

时代和读者为什么热衷报告文学?其中原因很复杂,首要的一点是,认识和理解社会现实是人们永远强烈的阅读需求。报告文学有效吸收新闻的客观敏锐、事实真实、现实表达特性,又巧妙融合文学艺术生动形象的表达手段,在新闻因为急速、简洁、短小不能够过多顾及很多真实社会人生内容,小说等文体写作又因为虚构而不会直接面对很多事实对象的地方,成功开辟出自己的天地,满足人们的阅读需要。因此,报告文学的繁荣是历史发展和时代需要造成的,存在着很大的历史必然性。 

一种新事物开始出现的时候,总要经历曲折和风雨。报告文学这种文体也是这样。在当年的民族救亡、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报告文学“轻装上阵”,成为人们了解时局和感受爱国英雄精神行动的渠道;在新中国成立之处的国家建设中,报告文学又激情满怀,把国家日新月异的生长风景热情描绘。一方面,出现了刘白羽《踏破辽河千里雪》,王石、房树民《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弟兄》、刘宾雁《在桥梁工地上》、徐迟《祁连山下》,穆青、冯健、周原《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等一些优秀作品,让读者正视报告文学的力量,另一方面,还有不少作品是匆忙创作发表、形式简单粗糙,其社会影响力往往也是借着新闻传递的东风。在传统文学观念的影响下,报告文学一直被新闻和文学推拒,两不接受,自身文体特点模糊,处于无处安身的尴尬局面。

 

 

自1978年徐迟发表《哥德巴赫猜想》之后,再加上像理由《扬眉剑出鞘》、刘宾雁《人妖之间》、黄宗英《大雁情》、柯岩《奇异的书简》《船长》、王晨和张天来《划破夜幕的陨星》、陶斯亮《一封终于发出的信》、孟晓云《胡杨泪》、程树榛《励精图治》等大量作品的涌现,报告文学影响日益强烈,作为一种重要力量积极深入参与思想解放、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社会现实中来,行动力和表现力都非常突出。许多作品发表时引发的社会关注以及对读者的震撼程度,至今回想起来仍令人感慨激动。1982年,中国作家协会将全国优秀报告文学评奖与诗歌、小说奖并列单独评选;1983年,时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张光年在《人民日报》发文指出:“由于我国报告文学作家的共同努力,近几年来,报告文学这一生动活泼的文学品种,已经由附庸蔚为大国。”这是报告文学傲然走进文学殿堂的历史性节点,标志着报告文学文体特点的日益明晰和创作批评的不断成熟。

                            

■  优秀作品的共性反映报告文学的核心优势

 

1979年11月与《文艺报》主编冯牧,罗荪及唐达成,刘锡诚,阎纲,吴泰昌,钟艺兵,及各地文学评论家王愚,宋遂良等在北京西山邵家坡。这是《文艺报》乃至中国作协恢复后办的第一个读书研讨会!专就长篇小说开展读书研究。后被笑言“黄埔一期”。李炳银现场驻办!

 

报告文学创作从幼小到茁壮生长、由势单力薄到成熟繁荣,像曾经出现的《伐木者,醒来!》《京华建筑沉思录》《婚姻大世界》等“社会问题报告文学”,像《热血男儿》《昆山之路》《中国姑娘》《小木屋》《天使在作战》《木棉花开》《守望天山》等来自改革开放前沿的报告,像《震中在人心》《最后的大师》《寻找巴金的黛莉》《东方哈达》《国家》《粮道》《毛乌素的绿色传奇》《根据地》《乡村国是》《西长城》《袁隆平的世界》《第四极》《中国天眼——南仁东传》等真实描述重大社会事件和特色人物事迹命运的作品,都是这70年里报告文学结出的累累硕果。这些优秀作品集中呈现的一些共性,恰恰也反映了报告文学安身立命、发挥文学鼓与呼力量的核心优势。

 

其一是题材内容的社会性。优秀报告文学是贴着社会生活地皮生长的文学根苗,是扎根社会大地土壤的大树。和散文、诗歌、小说这些文学体裁比较起来,报告文学有很强的社会生活依附和参与性。不像散文、诗歌、小说,作品虽然与社会生活有密切的联系,但作者可以依赖自己的社会经历感受和阅历体验而更多主观地去表达。报告文学可以说其本身就应该是真实社会生活和人生的一部分,她同正在演进的社会真实生活的联系是须臾不能够分开的。历史上许多代表性报告文学,正是因为汇人社会生活的现实焦点和关注热点而更加被人看重,过对时代需求的主动适应和积极引领,既助推社会潮流的漫延发展,也得力于这种社会潮流的支持,产生巨大的传播威力。

 

其二是作家的理性精神和能力。对于真实客观事实的尊重,是报告文学表达的基础,这一点必须反复强调和坚决维护。但是,报告文学毕竟不是新闻,不是机械的照相技术表现,在尊重真实事实的基础上,报告文学作家需要发挥对事实的整理、辨识、链接和表达的才能。这就需要具备建立在真实事实之上的理性精神。很多优秀报告文学在事实本身的基础上洞悉深刻广泛的社会内容,也在事实的诱导启发下勾连出很多有价值的思想文化等内容,有力表达作者的社会关切和态度。如果说真实性是报告文学的生命,那么,理性精神就是报告文学的灵魂,文学艺术性是报告文学的翅膀。理性思维和眼光如同电光石火,能够穿透纷纭的各种事实表象而深入就里,让事实所包含的具有时代社会和思想文化价值意义的内容得到显现。这种富有智慧理性的事实表达,才是真正吸引和启发读者的地方。

 

 其三是史志品质。史志书写是中国文艺的优秀传统,及时和真实地保存那些特定社会历史时期的社会现象和人们的思想感受和行动也是报告文学实现自身价值的一种方式。像钱钢的《唐山大地震》、赵瑜的《马家军调查》、王宏甲《非典启示录》、徐剑《大国长剑》、陈启文《共和国粮食报告》等作品,不但都是出于现实感触和需要而走向历史追踪和发掘,也是在历史追踪发掘中对一个行业、一个重大事件、一个地方历史现实的辩证认识和记录,有很好的“史志”保存品格和作用。事实上,这些年间,很多选择行业、事件和地方文化历史与现实变迁题材的报告文学作品,已经被视为很重要的历史形象书写而认真地保存了。

 

■  坚定方向、锤炼价值以迎接时代挑战

 

 

时代变化给报告文学以新的机遇和挑战。一方面,非常可喜的变化是,如今的报告文学已经不再单纯是人们习惯认为的“轻骑兵”“匕首投枪”,而是战略部队,是导弹、核潜艇这样的“重武器”了。很多着眼于全局全景观察,调动综合分析思维关注生活现象的报告文学应运而生,在题材内容和表现方式等方面不断探索更新,开始承担更多重大题材书写的使命。另一方面,随着信息时代来临,全媒体环境下人们在信息获取渠道和文化生活方面有了更多选择,文学在大众文艺生活中的优势不再明显,“文学式微”“报告文学过时了”的质疑之声时有耳闻。

 

 

越是在这样的时候,越要相信真金不怕火炼,当有些文学创作打着“向内转”的旗号逐渐走向逼仄、无趣、浮浅甚至颓废,走向漠视内容的形式主义偏道,和当今社会生活脱节,和读者关注焦点错位的时候,报告文学应该进一步坚定自己的特性、方向不动摇,坚持投身社会生活和现实人生的态度和行动不动摇。要知道,信息传递的全面快捷只会使那些简单坐井观天、自我宣泄式的写作显得蹩脚与无奈,而社会读者对于报告文学这样可以向着广阔现实敞开、真实观察发现和独立生动表达的文学要求依然迫切。

报告文学的立身之本,就在于坚定同时代和现实生活相呼应,同频共振,始终将关注目光集中到社会生活的大事和焦点上;始终在传达和传递民众情绪愿望、诉求的过程中,发挥可贵的启蒙和引领作用;始终围绕着讲述中国故事,给世界读者展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建设成就,展现中国人砥砺奋进的命运变迁和中国文化与时俱进的传承发展,展现中华大地上鲜活生动的社会历史画卷。报告文学所形成的创作态势一再说明,报告文学是在风云变化的社会生活中发挥和展现作家自己身手的锐利武器,是可以熔现实、思想、艺术于一炉进行激情表达的绝佳方式。作为一个报告文学作家,最直接的要求就是要有一种“经世致用”的理想和现实追求,要有在复杂严峻的现实生活面前施展自己独特发现、理性见解、形象表达的才智和精神勇气,要有一种歌赞高尚、悲悯弱小、鞭笞丑陋的自觉。我们很多作家,宁愿放弃现实生活中很多富有深刻思想情感和戏剧化冲突的精彩存在,而热心在自己有限的社会感受想象中去虚构一些苍白浮浅的故事风波,这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回顾中国报告文学70年历程,最使人欣慰和感受深刻的,就是报告文学与时代社会之间的这种互动共频。由此才有报告文学的扎根生活大地、沟通万千读者。报告文学作为一种文体,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一次次探寻突围,最终进入人们的文学接受观念,发挥特性作用,从不同方面印证自身生命力量和巨大价值。尽管如今也面临着创作视野狭窄、思想乏力、表现手段单一等问题与不足,但新时代大舞台正为其提供更多展示身手的空间,其活力和潜能有待广大报告文学作家进一步开发创造,报告文学发展前景可期。

 

本文作者李炳银

 

作者简介:

李炳银,男,1950年6月25日生于陕西省临潼县铁炉乡厨李村,曾用名李三江。青少年时在家乡求学,并参加艰辛农业劳动。1969年2月入空军服役,1970年5月23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72年5月入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文学评论专业学习,1975年7月入国家出版事业管理局从事出版管理行政工作,1979年1月入《文艺报》从事记者评论编辑工作,1983年1月入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从事文学研究工作,直至退休。著有《中国报告文学流变论》《小说艺术论》《中国报告文学的凝思》《国学宗师——胡适》等编著近百种。1984年11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8年被评为研究员。现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报告文学专委会副主任,全国报告文学理论研究会会长,文学评论家。现任《中国报告文学》主编。多次出任鲁迅文学奖、徐迟报告文学奖等各种全国地方、军队文学奖评委。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李朝全:一位真正的报告文学作家的姿态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