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文学研究 > > 正文

《诗刊》被“核心期刊”要目删除

来源:解智伟诗歌 作者:解智伟 时间:2019-08-08

 

原标题:中国诗觞丨《诗刊》被“核心期刊”要目删除
 


《诗刊》从来不是诗人心中的圣殿,伟大的诗人早已死在唐宋,震古烁今的华章也早被收录进历史档案,《诗刊》创刊以来几乎办的都是多余的闲事,作为政治的备胎,只是替代了历次运动的口号传单。

01

一、《诗刊》被“核心期刊”要目删除



近几年,诗歌几近边缘化,文化精英从不染指分行的文字,青春期的冲动也不再借助碎片似的诗行,流媒体的抖音哆嗦出不宜表达的信息,“诗”与“远方”两个热词都已转凉,诗只属于古椁人的情怀,远方在更远的地方,诗成了某个时期的终结,《诗刊》一度位于皇室的“国刊”被“核心期刊”要目删除,也算是无疾而终。

《诗刊》从一开始就保持着它特有的延安腔,后来鹦鹉学舌一样模仿起苏俄腔,中国的诗学精神在《诗刊》中断裂,中国大陆的官刊与台湾的民刊,中间相隔的不只是地理意义的海峡,尽管《诗刊》一直主导着大陆当代诗歌的流向,但与真正的诗歌越离越远。

《诗刊》也从来不是新潮诗歌的推手,“新诗的崛起”却是一场对朦胧诗有预谋的整体绞杀,以至后来与后朦胧派诗人分道扬镳。

有人说:近几年《诗刊》影响渐弱,这几年推出的影响较大的诗人,只有争议颇多的余秀华。

一个身患脑瘫的女人,热爱诗歌,坚持写作,怎么说也值得尊重,但《诗刊》却把她的作品当作文化标杆,这就值得商榷,传闻有关部门还为余秀华修建纪念馆,这就更滑天下之大稽。

余秀华的诗歌,穿过半个中国睡了整个中国人的智商,网络上的一夜爆红,浮躁的商业被催情了5年,据说,湖北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建起了一座以余秀华为主题的广场。



02

二、《诗刊》主编获奖被狂喷



当诗歌现象成了娱乐性、商业性的热点,诗歌却淡出了公众视野,诗歌期刊也从庙堂搬到了江湖,在诗坛的江湖,如果你不会来事儿,如果你不会搞关系,没有人脉,就一无所有。相反,你拥有资源,你就有人脉圈,就会百鸟朝凤,众星捧月。


近日,“第四届中国长诗奖颁奖典礼”上《诗刊》主编李少君斩获本届长诗奖“最佳成就奖”,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中宣部“学习强国”平台、《湖南日报》、《四川日报》、《重庆日报》等全国500余家媒体迅速传播。

这个赛事在圈内圈外弄得沸沸扬扬,李少君的文本之差,不堪卒读,有人批评说,李少君的《闯海歌》,这样的作品就是故事分行,啰里啰嗦、语言俗到了家,丝毫没有汉语诗歌的语言之美。

其实,靠名气吃饭的社会,奖的不是你的诗,而是你的地位。这个诗坛大多是自己玩自已,自己办赛,自己参赛,自己颁奖,拿别人的钱。

长诗奖由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作为学术指导单位,本届长诗奖评委会主任叶延滨是中国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主任、同时也是李少君的前任。

李少君《诗刊》主编,也算是得奖专业户,去年刚获得中国桂冠诗学奖,这一次又获“中国长诗”大奖后,虽然民间口诛笔伐,但官方却拟将李少君作品搬上话剧舞台。



03

三、本是扛梯人,自己先上楼

一个刊物的主编,本来是扛梯子的人,自己却先爬上楼,捷足先登,大家早就看不过眼,再说作品又滥,屡屡得奖自然遭人狂喷。

关键是执掌牛耳的国刊威权,今天可以有余秀华,明天还可以有王秀华,在拾荒者眼里,他关注的只可能是一堆垃圾;一且非诗作品频频获奖,却会误导一代人的诗歌流向。



黑龙江的苦海说了一句话;“千里马要对伯乐首先要拍马屁,把伯乐的马屁拍好了、拍得舒服了,伯乐才向诗坛宣布:你就是当代中国诗歌的千里马。”

诗歌被誉为文学的皇冠,那是文言文的语境下最高级的语言艺术,现在白话诗歌则是属于低智商的弱智群落。

真正的诗人是孤独的,他回不到古代,又融入不了当代的诗圈。他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诗人。

任何奖项对真正的诗歌来说,都毫无意义,诗质稀薄的作品才会浮在表面,取悦浮世,而真正的诗歌是有重量的,注定会沉到河床的深处,不被人知晓,不被人理解。

走在最前面的人和走在最后面的人一样落伍于行进的人流中,阿根廷作家安东尼奥·波契亚说:“某些走在时代前面的人抵达的往往是不毛之地。”

喧嚣的永远是泡沫,真正的诗人却是孤岛,孤独的存在只是捍卫诗歌的尊严。

真正的诗人应该是“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的李白,能独坐敬亭山,耐得住寂寞。

别去计较当今的中国诗坛有多少人会关注你的存在,也别考量有多少人能真正地对待和评价一个真正独立的诗人的作品。


(阿根廷作家安东尼奥·波契亚)
 
责任编辑:邓 圩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