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书评序跋 > > 正文

长篇报告文学《大河飞鸿》书评序跋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李兴艳 时间:2019-01-13

 

 

 

《大河飞鸿》简介

 

湖北青年作家李兴艳采写的长篇报告文学《大河飞鸿》,2018年8月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全国县域经济发展、郧阳发展历史为多元而宏大的历史背景,以郧县汉江二桥(后更名为郧阳汉江大桥)建设过程为主线,在聚集现实中反映时代,在俯瞰历史中展望未来,生动书写了一支为汉江二桥建设栉风沐雨、血性拼命的铁军!一批为百姓福祉披肝沥胆,为郧阳复兴霜染两鬓的共产党人,一种“开明开放,向善向上”的郧阳精神。用《大河飞鸿》这“一滴水”闪耀着的阳光,折射一个民族澎湃的激情和梦想,奋斗与热望。

 

 

一 切 皆 有 可 能

-——《大河飞鸿》引言

口 李兴艳

 

一心朝着自己目标前进的人,整个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爱默生

一百多年前,一个贫穷的牧羊人,领着两个孩子放羊,弟弟望着天上飞过的大雁说:“我们要是像大雁一样会飞就好了,就可以飞到天堂看妈妈啦。”父亲说:“只要想飞,就能飞上天!”弟弟学大雁飞,没有飞起来,哥哥也试了试,没有飞起来。父亲也试着飞了几次,结果同样也没有飞起来。父亲说:“我老了,你们还小,将来经过努力,你们一定能飞起来!”后来,他们经过努力果然飞上了蓝天。他们就是发明了飞机的美国莱特兄弟。

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不可能的奇迹在萌芽,在生长,在惊人一鸣,从而被永载史册。从中国古代“嫦娥奔月”的神话,到“嫦娥一号”的成功发射;从1987年钱天白教授发出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到马云的阿里巴巴创下互联网线上销售的新商业神话;从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的诞生,到那台叫“AlphaGo”的机器人在短短7天之内连胜50多位世界围棋高手……

你觉得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是那些奇迹之花绽放的土地和手捧鲜花的人不同罢了。能把那些不可能变成可能的土地一定是一片滚烫浪漫、激情厚重的土地;能守护那奇迹之花绽放的人,一定拥有坚定信仰,无畏勇气,超凡智慧的品质和能量。

 

北纬32°,是一个充满神秘与奇迹的地带。

埃及的金字塔,远古玛雅文明遗址,中国原始森林神农架……都在北纬32°线附近。

我的家乡郧阳,位于中国鄂西北,处于汉江中游,纵跨北纬32°25′至33°16′。在这个神奇纬度里的郧阳,注定了不会平庸寂寞,不论悲壮还是辉煌。

距今6000万年前的这片秦岭古海沿岸,已然是恐龙家族的兴旺之地,并出现举世罕见的“龙蛋共存”化石群。100万年前,人类的足迹开始出现在汉水河畔的郧阳,他们和非洲的人类始祖一起点燃了人类早期发祥地的火种。天上银河称为“汉”。他们用心中最高远明亮神圣的“汉”,为紧紧拥抱郧阳的母亲河命名为“汉水”,从此“汉”字如星火燎原,一路点亮了汉族、汉字、汉朝……在这个汉文化的摇篮里,从石器时代到明清时代,4000年文明历史持续不断代,被考古界誉为“中华文化通史地域”。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间,在这里设郧阳抚治,时辖八府九州六十五县,成为鄂豫川陕毗邻地域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可谓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巡抚直驻,皇命直达的“特区”。

中国地名前冠之以“大”的地方不多,常听说“大上海”“大武汉”,而郧阳人则经常自称“大郧阳”,你看,郧阳人是多么自信和自豪。

“潘冢道漾,东流为汉”。汉水,是和长江、淮河、黄河,四水并称“江淮河汉”的母亲河。一座城市和一条河流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生命秘语呢?在漫长的历史河流里,汉水的每一声浅吟低唱,每一次转折跌宕,都会转动郧阳命运的罗盘。

历史更替,兴衰往复。20世纪50年代,为了支持丹江口水库、黄龙滩水库、中国第二汽车制造厂、襄渝铁路等国家重点工程建设,郧阳20万亩良田被淹没,12万移民告别故土,500多年的郧阳古城沉入水下。“郧阳”这个承载着辉煌历史文明和地域骄傲的名字,几经隶变,沦落为十堰市的“郧县”,昔日的爷爷“逆生长”成为儿子了,多么的无奈可悲啊。多年以后回望这个历史时刻时,郧阳人深切地感受到,同郧阳古城沉下的,同“郧阳”这个名字消失的还有郧阳人的骄傲和自信。

郧阳为国家建设倾尽所有,百废待兴。

时光如梭,很快到了新世纪的2002年。失血太重的郧阳,元气还未恢复,仍在低迷中跋涉。全县工业企业举步维艰,支柱产业烟厂又因为国家政策被迫关停。财政困难,前路迷茫,移民动迁,可谓千头万绪,四面楚歌。郧阳人不禁望江兴叹:郧阳与十堰市一江之隔,至少落后20年啊!

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首次提出“壮大县域经济”。2002年底,湖北省委明确制定县域经济“一主三化”的战略目标。湖北县域经济将迎来一个发展的春天。近水的楼台才能先得月,远在鄂西北边缘的郧阳仍然是“春寒料峭”,她能沐浴到这个春天的阳光吗?如何把中央和全省精神,变成有利于郧阳发展的政策?

也是在这一年的12月27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人民大会堂宣布南水北调总体工程正式启动。而郧阳则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地。摸摸伤口,痛仍然在,可亲人又要远迁,良田又要被淹。人常说绝地逢生,陷入困境的郧阳,能创造涅槃重生的奇迹吗?

长雾锁汉江,前路一片茫茫。

风起云行快,盼阳光千里倾洒万里浩荡。

苦难是一柄双刃剑,强者被它塑造得更强更完美,弱者被它一剑刺倒,永不翻身。悲情的土地上更能生长昂扬的灵魂,郧阳人在等待一个历史的机遇。

此时的郧阳,所有的挑战、机遇、压力、期盼,把她的生命鼓胀成了一张饱满的弓,弓形秀逸如神之眉,却又布满苍劲的节痕。

箭手在何处呢?

他来了,他们来了。

2002年冬,他们开始描绘一个“美丽的童话”——谋划建设郧县汉江二桥(后更名“郧阳汉江大桥”)。并以郧县汉江二桥为引线,在郧山汉水之间描绘出了“一江二桥三镇”的城市发展蓝图。

嗖!……这希望之箭射出去了。

从2003年8月,郧县以正式文件把兴建郧县汉江二桥项目建设的设想上报给长江委开始,他们就踏上了一条项目争取的万里长征。而这个设想最初被大多数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事。

电掣雷鸣,风声在耳边猎猎作响,那是风被利箭穿透身体也不能阻挡的惊吼。

潮落潮涨,在万马齐喑的时候,郧阳人民看到一抹阳光携着春意,穿透云层。

这是郧阳一个多么复杂的发展时期啊,她身陷困境,却前有明灯;她机遇叠加,却也挑战重重;她脚踩着荆棘利刃,却也能听到前方希望的召唤。郧阳的发展之梦在悄悄展翅,虽举步维艰,但无比坚定。

信心比黄金更贵重。六年的项目争取路上有多少汗水和泪水,也有多少坚守与感动;四年的建设中有多少信任和期盼,也有多少奉献与担当。

2012年5月28日,郧县汉江二桥建成并通车了。

2002年至2012年,十年磨一剑,这剑发于硎,锋利无比,彻底劈开了封闭郧阳的重重山门。

汉江两岸,人如潮涌。郧阳人民欢庆的喜悦,沿着郧十大通道奔涌,如一匹脱缰的骏马,一路向南而去,没有什么可以阻挡。

这是一座发展之桥,这更是一扇标志郧阳新纪元的时间之门。

六十三万双手啊,一起打开这扇时间之门——长风裹朝暾浩浩而升,阳光携春潮渤渤而盈。山川迅猛生长,汉水长舞霓裳。百花绽放,凤鸣呈祥。一路向南,蓝图溢出梦想;迎面北上,天地开阔浩荡。一个新的纪元,再启玄黄,风姿万方。

时间开始了。

郧阳,让世界对你重新想象……

印度圣雄甘地有一句名言:“如果要改变世界,先要改变我自己。”

城市规划、基础设施、企业改革、项目建设、招商引资、移民搬迁、社会稳定……郧阳以汉江二桥项目为龙头,对全县各领域进行了全盘排兵布阵。这是一场积极有效的自我革命。

 天道酬勤。所有洒落在地上的汗珠都会化作闪光的金子。

郧阳在全省县域经济排位中连续两年的跨越式奋进,使得排名连续前进了40位,被省委省政府连续两年授予“发展进位先进县”的光荣称号。有作为才能有进步啊,从全省县域经济排名中的尾巴,奋力向上攀登了40级台阶,你能看到他们每前进一步都殚精竭虑的心血,你能听到那片土地上种种发奋和进取的声音,如汉水滚滚。

梦想从未停止,奇迹仍在继续。

郧阳的蓝图从“一江二桥三镇”,扩展到“一江两湖四区六镇”,在汉江两岸拉开了近80平方公里的城市发展骨架。一个滨江亲水、鸟语花香、宜业宜居的生态新城展现于汉水之畔。我们仿佛看到郧阳发展蓝图上的山河万物,在日益生长,日渐茁壮。

何谓机遇?何谓理想与蓝图?

曾记得一位著名的文艺评论家说:“一定要把自己内心的疆域打开,再打开。”一个地方的执政也是如此,要想理想的太阳高高照耀,需要执政者有无限开阔的想象力、文化力、魄力和务实能力,进而才能打造出一个地方的发展奇迹。

2014年,是一个让人们对郧阳充满无限想象的年份。

9月9日,国务院正式批复撤销郧县设立郧阳区。郧阳,这个承载着五千年历史文明的名字,这个被所有郧阳人深情怀念和呼唤的名字,终于回来了!这个称谓对郧阳人来说,绝不仅仅是一个地名的代号,“郧阳”这两个字包含着厚重的文化,深深的怀念,难忘的情结,不屈的奋斗。郧阳的回归,对郧阳人民来说更是一种“精神的仪式”。

此刻,站在郧县汉江二桥上,目光随汉水溯洄,我们能看到郧阳的将来还会建多少座桥?

2017年5月26日,郧阳的第三座跨江大桥建成通车。它作为十堰市的重点建设项目,是郧阳区城市发展战略规划的重要节点和十堰生态滨江新区的重要通道。它肩负着进一步完善郧阳城区西北部道路路网,拓展城市发展空间,辐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移民迁建区域,带动片区扶贫开发的重要使命。“孺子听歌处,郧阳有沧浪”,浪漫的郧阳人给这座桥起了一个诗意深远的名字——郧阳沧浪洲大桥。

2016年7月,十堰市召开郧阳汉江四桥规划设计方案征求意见会。郧阳汉江四桥北接郧阳区安阳镇钟家河,南连青山镇白果树村,建成后将加快推进安阳湖建设,进一步拓宽十堰城市发展空间。

郧阳汉江三桥、四桥,一个个奇迹从天而降,跨越在历史、现实和未来之间。一切在情理之外,也在意料之中。郧县汉江二桥的建设在重构郧阳和十堰城市格局的同时,也悄然重构了郧阳人民的思想格局,他们相信“一心朝着自己目标前进的人,整个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时间过得真快,郧县汉江二桥即将通车五周年了。

在这个时间的临界点,我们站在2017年的金色船楫上,凭风畅想……

郧十大通道向南,向南,通向远方。阳光耀眼,一列记忆的火车从往事的隧道呼啸而来。作为郧县汉江二桥建设和郧阳近年来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位见证者和亲历者,我所经历的这段历史……每一个人,每一个难忘的时刻,每一个重要的事件,每一次流泪和欢呼,一起在我的脑海里涌现,我听到它们踩着重重的跫音,如万马奔腾,携裹着我的灵魂去泅渡那片记忆的海域。作为一名写作者,我必须渡过去,去完成我的使命,到达我新的彼岸。

我,该怎么去描述和传递呢?

我们看到,这里的执政者们一任接一任地在这片土地上把郧阳的蓝图一次次继承与推进,才有了今天的郧阳。无论时代怎么变迁,他们都值得我们从心里深深敬重!

我们看到,郧阳的发展,并不是“富人”的事业进发,而是浓缩着鄂西北人民不舍昼夜的顽强奋斗,其中有更多的艰难、梦想、奉献、不屈。正如著名作家王宏甲说:“没有苦难的民族是没有的,没有挫折的民族也是没有的,不能忘却的,是奔腾着冲出低谷的奋斗。”

所以,我所描述和传递的不只是郧县汉江二桥,不只是郧阳,而是一个民族血液里百折不挠的坚韧,奔流不息的激情。

我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日子,开始这次远征。

在我的文字世界里,再建一座郧县汉江二桥,再描摹一遍郧阳蓝图的构想不断萌芽与生长。郧阳,我的家乡,我把一切一切为您献上。献上祝福,献上敬仰,献上五千多个日日夜夜的日之浩荡,月之长吟,献上用深情发酵的陈酿。

献上,这“一滴水”闪耀着的阳光。

看它折射一个民族澎湃的激情和梦想,奋斗与热望。

 

 

怀一颗素心,站在繁华之外

——《大河飞鸿》后记

口 李兴艳

 

我们在北京最好的季节来到鲁迅文学院,院子里的树叶儿青翠,果儿累累,池塘里荷叶碧绿,鱼儿嬉戏。此刻,在鲁迅文学院413这间简洁明亮,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独立空间里,我不禁感慨,世间事冥冥中总有说不清的巧合与安排。又是一个九月。三年前的九月十六日,我来到京城开始《大河飞鸿》的采访。今年五月底完稿,之后就开始在医院进进出出,安抚身体突然爆发的各种“小情绪”,这书的后记便一直未能动笔。直到九月来到鲁院,我似乎是在用三年的时间画一个圆,回到这里,这个圆才圆满。此刻,我站在心灵的时空之外,再次回望郧阳那一段段如金子般闪耀的时光。

大河滔滔,飞鸿灿灿。

1

在我的家乡郧阳,人们习惯把汉江称为大河,把郧阳汉江大桥称为汉江二桥,像亲人唤我们的乳名,小小而朴素,温暖中有淡淡宠爱。在太多平淡的时光里,我很庆幸,曾参与了汉江二桥建设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看到二桥建设工地上每天一百,两百的老百姓从乡镇,从县城,从十堰赶来看二桥建设,你见过那样的眼神吗?像在产房外等待一个呱呱落地的婴儿,那样热切,那样期盼,你看到了心就会被点燃,被照亮。

我看到二桥建设工地上那些建设者,他们栉风沐雨,冒严寒酷暑,从桩基、桥墩、T梁架设、钢管拱合龙,到质量、工期、技术创新。你见过那样的队伍吗?那样血性,那样拼命,那样令出如山。你看到了你就会感叹,这不仅是一支建设队伍,更是一支铁军。

我看到郧阳的一任任执政者,他们为汉江二桥的立项跑了几个“万里长征”,为百姓的福祉披肝沥胆,为郧阳的复兴霜染两鬓。你见过那样的地方执政者吗?那样质朴如土,那样激情似火,那样坚韧执着。你看到了就会知道,什么是“苟利国家生死以,不以祸福趋避之!”,什么是“意莫高于爱民,行莫厚于乐民”。

2014年8月,二桥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左文学对我说:“兴艳,看来二桥这本书得由你来完成了。”以我的工作环境,在时间的夹缝里做这种长篇的写作诚然是件奢侈又艰辛的事情,但作为二桥建设的见证者,参与者,一名写作者。

我不写,让谁去写?

看到了,不敢不写。

2

 我像一个在时光隧道里逆行的人,寻着一条条线索,追寻很久以前一个个难忘的旧时事物。每一个像李志超这样和这个故事有关的人,都在那时间通道的某一个点上等着我,帮我完成使命。

《大河飞鸿》中的这段话记录着这段逆风溯旅的采访足迹。因为需要更细腻,更丰富的素材,更深切的在场感来满足我的写作,于是以北京为起点,继而武汉、焦作、西安……于是有了和柳长毅、李志超、黄明涛、邓越胜、白天贵、马开全、崔明鑫等近五十位二桥建设各方参与者的深度回访,他们或在书中现身对话,或穿行在字里行间,或隐身于文字背后,他们一直都存在于我的写作中,为我提供坚实的营养,也给我启笔的信心。

十六本采访本,六本在二桥期间的工作笔记,身后两垛半人高的《郧阳年鉴》和几十本档案资料,电脑里从二桥立项和建成通车后的所有电子文档和图片、录像……这是一片浩瀚的文字海洋啊!我不仅要潜入海底打捞起一颗颗珍珠,还必须泅渡到彼岸。我一次次站在岸边心生恐惧。罢了,还是一咬牙一闭眼一头扎进了这片深海。

期间,曾面临一次手术。当医生告诉我需要做全麻时,我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不行!如果全麻我醒不过来,二桥的书还没有写完怎么办。虽然很幸运,复诊之后医生说不用做手术,但这件事让我明白,二桥的书没写完,我连生病的资格都没有。

这个过程是屏着呼吸一般紧绷着的,我曾对先生说:“对我来说,此阶段除了生死,再无大过于她(二桥)的事情。”

你能理解吗?怕是没有多少人可以理解的。

你觉得至于吗?怕是很多人会说大不至于吧。

是的,当一切走过来后,我现在也觉得不至于,但那时那刻的真实想法却永远刻骨铭心。

270个夜晚,我在临江的书房,坐等,静候二桥建设各路人马记忆的影子破窗而入。他们演绎,重建。我,凝看,倾听。待每晚曲终人散,回首已在键盘上夜行千里。书中的二桥日日生长,桩基又多了几根,桥墩又高了几米,T梁又架了几跨,钢管拱快要合龙……

3

转眼间,二桥建成通车已经五周年了,郧阳的三桥(郧阳沧浪州汉江大桥)建成通车了,四桥也将进入建设日程。得知我还在写二桥,有朋友会诧异:现在都要建四桥了,你还写什么二桥啊。

建四桥了就没必要写二桥吗,长征胜利都八十多年了,我们还在重走长征路,重温长征精神啊。这样的记录和追忆,更多的是要继承和发扬一种宝贵的精神!

我们以为二桥在建成通车之日起,就完成了她的成长吗,不,她从未停止成长。她的作用在和十郧城际公交开通、郧阳撤县设区一起成长,她的意义在和“一江两湖四区六镇”、“四个郧阳”一起成长,她的精神在和建设十堰生态滨江新区、精准脱贫建设小康郧阳一起成长……此时的她,生命力方显更加丰盈而深刻。

今为昨继,明为今承。

时代弦歌承继,郧阳蓬勃壮美。这里有郧阳人民“开明开放,向善向上”的拼搏竞发。这里有郧阳一任接一任执政者前赴后继的坚守与垦拓,他们在时光的隧道中或同行,或追随,但他们生命中的某一时刻都在郧阳重重落下,都深情拥抱过这片土地。

大河上下,余音绕梁。

忆辉煌是为继宏图,咏今朝乃为绘远景。穿越历史的云烟,历经岁月的风雨,愿我大郧阳,激三千以崛起,向九万而迅征。

 

4

一天晚上,久哥下晚自习回家,推开书房的门,倚在门边嘻嘻笑着看着我,我抬头看着他坏笑的小模样。

小伙子,有什么情况?

美女,我今天想到一件事情哦!

嗯,什么呀?

我忽然发现我有半年都没有吃到你给我做的宵夜了啊。

额……不是有婆婆天天给你做宵夜吗?

一阵惭愧,无地自容。这为娘的也真是不称职。自从2016年9月这本书开工以来,妈妈就从十堰过来帮我照料家里,我在家真正成了一只“勤奋的懒虫”。感谢我的家人,承蒙你们的不嫌弃,容忍我写作起来的不管不顾。

这样的写作,寂寞却不孤独。

有太多温暖的陪伴和力量在支持着,我们这代郧阳的年青写作者是幸运的。《百年梦想》《回顾与展望》《潮起郧阳》《郧阳文库》《郧阳年鉴》《浴水重生》《跨世纪改革》,郧阳这些丰富的文集给《大河飞鸿》的史料查证提供了最便捷的途径。这些年来,郧阳在打造一个新蓝图的同时,也在垒筑一个“文字的郧阳”。前者为众人所见,后者隐于市后;前者在郧阳大地上,后者在书卷墨香里。感谢这些文集的所有编写者,给郧阳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也让我得以站在前辈们的肩头眺望文学的远方。

收到著名作家梅洁老师的“万言长序”时,我是惊呆了,梅洁老师说这是她写的最长序言了。不禁惶恐,我稚拙的文字,能否配得上她 “万言” 的深情。请著名作家王宏甲老师作序之时,正是在他行程满满奔忙于全国各地作《塘约道路》专题讲座期间,没想到他在百忙之中欣然答应。这份为师的情怀,唯有努力写出更好的作品才能不负期望。难忘十堰市作协主席滕家龙先生,桀骜纯粹,风骨铮铮,送我的那本《不为繁华移素心》和他时时的教诲,如一轮高悬头顶的太阳一路指引行程。还有蓝善清、蓝云军两位老师,在写作中一次次关切问询,一次次困境中温暖鼓励……老师们心如明烛,能照亮多远,就送我多远。我唯有感动再感动,感谢再感谢,努力再努力。

此外,还有郧阳区信息宣传中心的赵锋同志,作为二桥立项和前期建设的见证者、参与者,他为二桥前期建设的写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宝贵的第一手资料,个中情怀,为念为谢。

 

5

每当我走进鲁院大厅,抬头就看见凌空悬挂的鲁迅先生肖像如瀑布般从六楼屋顶一泄而下到一楼大教室上方。上得四楼,往413室走去,正好迎着鲁迅先生深邃的目光。一根根竖排铜线和一片片敛着光芒的铜片,上下连缀,明明暗暗。方位不同,远近不同,光线不同,先生的眼神也不同。坚毅,哀伤,温情,孤独,无畏……每每迎着先生的目光,我的心中总会升起一种文学的神圣和庄重。这时再回望我的郧阳,那片被自己常常书写的土地,对她就有了更清晰的坐标感,有了新的认识,新的热爱,新的责任。

写作是一件快乐亦清苦的事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一如今年我在一次文学培训中的发言:

对于写作本身,其实就象农民下田挖地,工人进车间拧螺丝一样,只是另一种劳动方式而已。爱上写作,就象深爱上一个前世的“冤家”。从此便嵌入生命,便恩怨纠缠。既恨之入骨,又爱之入髓。

为了它,把自己生活的繁枝琐叶不断地做减法,门外的繁华不再是我的繁华。而在有它陪伴的世界里,我也在不断丰盈,不断成长,不断拆毁,又不断重建。直到我明白,只要我的生命存在,永远都不能摆脱和它的爱恨交加。

作为一名生活在基层的写作者,我觉得很荣幸。如果说文学要关注基层,关注人民,观照人性,那我们就是基层,我们就是天天生活在茫茫大众中的草根,我们甚至就是火热的,冰冷的,泥沙俱下的土地上的一粒微尘。我们不用天天站在精英立场表达高高在上的同情和怜悯,我们只要睁开眼,苦也在其中,乐也在其中;只要我们用心听,民生的幸福在其中,挣扎也在其中。

我喜欢这样一种单纯的劳动和快乐。对郧阳这片土地,我深爱又敬畏,我深信在她绿草繁花的厚土下还有着金光闪闪的生命密码,我渴望去倾听和开掘。

鲁院四个月的时光也许很快就会过去。但这四个月的火种,将会为我抵御未来四年,四十年的风雨严寒。这里,是书写《大河飞鸿》的终点,也将是我人生中一个新的起点。从这里再出发,山高路远,月落日升,愿我在苍茫人生中有趣,有光,保留一份小天真。

小书装岁月,稚文涌真情。没有一个文本是十全十美的,每一次写作都是新的开始。亲爱的读者,感谢您能把这本书读到这里。此时,即使收到的是您的批评,对我来说也因你的关注而珍贵无比。

时可序,爱可期。

怀一颗素心,站在繁华之外。

一个更好的我,等待着和你下次相遇。

 

2017年9月19日,于鲁迅文学院413室初稿

2017年12月26日定稿

 

阅读李兴艳和她的家乡

《大河飞鸿》代序一

口 王宏甲

 

我没料到,在读兴艳这本书“引言”部分的时候,读着读着竟有泪下。因什么而感动?大约因她对家乡的感情。可是,她对家乡的感情,又为什么会令我动容?

她的家乡不寻常。为了给缺水的北京人送水,南水北调工程的上游需要蓄水,她的家乡之城——郧阳古城,整体淹到江底下去了。她和家乡人不得不迁到山地上去再建一座城。这部书,简单说就是一部重建家园的故事。

2015年4月,我与友人梅洁同去郧阳。当站在高高的郧阳岛上俯瞰眼前浩渺的水域,我才知我们驻足的地方,就是汉江流域最大的江中岛。那个下午,阳光明媚。我看到了,“白云青山在水里”的景致在这里有多么辽阔。我明白了,水中的青山绿得如此透彻,实在是因为这水有多么纯净。

怎么向你介绍这一泓巨水?它关系着北京三千多万人口每天的饮用。不仅如此,北方两亿人的命运、生存和发展,都与这里流去的水联系着。没有山,没有树,是没有水的。郧阳境内青山似海莽莽起伏,它北屏秦岭,西依大巴山,南望神农架,东临襄阳。你知道郧阳有几条河吗?全境有大小河流766条,皆奔入汉江。滔滔汉江源于秦岭南麓,三千里奔去汉口汇入长江,这是汉江被称为长江最大支流的原因。古人看汉江,是把它同长江、淮河、黄河四水并称的,曰“江淮河汉”。如今“四水”仅汉水未被污染,尤其上游,水质更清澈。

哪儿是汉水上游?丹江口以上都是。汉水有多少水?据南水北调工程的调查,汉江流域总径流量相当于一条黄河的水量,而丹江口水库以上的径流量占70%。要使这一江清水流到北京,蓄水需达到海拔170米。170米水位线以下的土地和房屋就全部淹没,呈现在天穹下的浩渺水域被称作亚洲最大的人工湖,梅洁把它称为:“北方两亿多人的一口生命之井!”最近,郧阳所属十堰市市委书记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在电视上称自己是维护这口井的守井人。他代表十堰人民的表述,感动了很多人。

汉水滔滔北去,又一个三千里,流经河南、河北、北京、天津253个城市,去滋养干渴的北方。为造这口生命之井,郧阳、均州(今丹江口市)、淅川三座千年古城沉入了江底。郧阳处在这调水工程的源头。

怎么向你介绍郧阳?兴艳对比较晚近的郧阳历史如数家珍。

她说:500年前,鄂西北的郧阳曾是省级特区所在地。明成化十二年(1476),右副都御史原杰,赴郧考察安抚流民。在《处置流民疏》提出了拓县城置府,时称郧阳抚台。这郧阳抚台辖湖广、河南、陕西、四川四省的八府九州六十五县。八府为郧阳府、襄阳府、荆州府、安陆府、南阳府、西安府、汉中府和夔州府;九州为均州、裕州、邓州、商州、金州、归州、荆门州、夷陵州和宁羌州。辖域涵盖了大巴山主脉以北部分、秦岭主脉以南部分、江汉平原大部、整个南阳平原和几乎整条汉江。辖区面积20多万平方公里,人口达1000多万。她一口气说下来,把我吓倒。

我开始明白了,郧阳抚台所辖为什么有这么广阔。因明朝的流民问题汹涌,鄂豫陕三省流民沿汉水两岸涌入郧阳地区,则是由于这片土地气候介于南北之间,宜垦宜耕,可田可地,生活习俗也宜南宜北,易于融会。这告诉我们,郧阳自古就是宜居之地。

我们知道,人类历史上只有那些环境恶化到无法生存的地方,人们才不得不迁离家乡。汉水上游的人民,则因为有一个生态环境特别好的家乡,有一江未被污染的水,而扶老携幼告别家园。整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百万亩良田沉没江底,83万人民迁离家园,其中郧阳地区47万。这样的故事,大约就因为我们有一个伟大的祖国才能做到。

郧阳古城像一艘巨舟沉入水底,我们能理解万千郧阳人看着家乡沉没那一刻——心中腾起的巨浪吗!李兴艳心中就有这样的巨浪,我在她的作品里时时能听到那涛声,看到她以全力以赴的姿态在记述家园的重建,这就不能不为之感动。

《大河飞鸿》写在这片山河上,里程碑籍此矗立。

很难想象郧阳因巨大付出而严重失血的状况,一个堂堂的府署所在地一度坠入国家级贫困县,离十堰咫尺之遥却似天壤之隔。生活在这方土地的人们曾经的自豪感一夜之间化为自卑,谁能把民众失落的情绪拯救回来?兴艳在书的序篇之后着意写了一章“让历史告诉现在”,把郧阳当初面临的严峻形势做了详实的交代。这种“告诉”并非仅仅是“告诉”,也不止是倾诉,它是在谱写这片山河的沉雄悲壮,让你惊讶——在那样一班人的坚强领导下,靠着凝聚起来的万众心智,曾经的割舍可以再生,曾经的失落能够找回。尽管思念中的往昔情境难以完全复制,但理想之帆高展,可以再造出更加璀璨的辉煌。

创世需要一种态度,一种立场,一种情感,一份责任!

困守江北一隅的郧阳怎么突围?在兴艳的笔下,我们看到了六年奔走,三年兴建,捧着一颗心,披着一身汗,怀一腔热血,为一座通往彼岸的桥,万难不辞。为什么把意志和钟情都倾注于此,因为牵系着所有郧阳人好日子的发力点就在这里。激发郧阳土地的全部活力在此,打开郧阳面向外面世界的大门在此,构造郧阳南北一体化发展的纽带在此,找回大郧阳的存在感也在此。一句话,郧阳要彻底从困守中走出来,这座桥就是放飞郧阳人民梦想的真正的飞鸿。

去襄阳、郧阳之前,我已知汉江在南水北调中的担当,但没想过,汉江如今已成为北京人的母亲河。现在我还知道,汉水上游古称沔水,沔水有奶水之意。遥远的汉江,如今确实是北方两亿人口的母亲河。这是奇迹吧!兴艳嘱我为这本书写个序,我勉力为之。作为一个常住北京的人,我借此机会向她和她的家乡人表达敬忱!

 

2017年8月北京

 

 

 

壮 丽 的 郧 阳 时 代

——《大河飞鸿》代序二

口 梅 洁

 

1

几乎是屏住吸呼用三天时间读完了20余万字的长篇纪实文学《大河飞鸿》。三天里“屏住呼吸”读完一本书的事并不多,记忆里当年读王宏甲的《无极之路》和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有过这样的经历。

“屏住呼吸”不是不呼吸,我是想说我在读这部书时是那样急切,那样渴望,那样恨不能一口气读完。

人们会问:为什么你会是这样的心情?

我的回答是:我想借用《大河飞鸿》书中主人公之一左文学的话,左文学在汉江二桥北岸边拱支架被洪水冲塌、眼看二桥不能按时竣工时,对施工人员流泪大喊:“二桥是郧县人民心尖上的宝贝……你们若人为地耽误半天,就是在拿刀子剜我的心!”

我借用的话是:《大河飞鸿》是我一直挂在心尖上的一部书,我若不一口气读完,就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郧县汉江二桥的这部报告文学,原拟请赵锋来写,后来由于赵锋2009年底离开郧县汉江二桥指挥部,未能参与二桥主要建设时期,无法再承担这项写作任务。2014年秋,指挥部决定由接替二桥指挥部工作宣传工作的李兴艳承担这项任务,执笔此书的写作。赵锋负责提供二桥建设的前期素材。至此,我便把殷殷厚望寄托于兴艳身上。

太久的孕育了!十月怀胎必有孩儿呱呱坠地,兴艳超孕了数年,她究竟怀了一只怎样的圣果?我望眼欲穿,许多家乡的朋友也和我一样,望眼欲穿。

2005年回乡采访、准备撰写《大江北去》时,便知道郧阳汉江二桥项目争取已经进入了攻坚阶段,为使二桥项目能纳入国家规划、能通过层层评审,以县长柳长毅为首的一群执政者们已经在通往武汉、北京的长路上,跑了好几个“万里长征”,已经是“车跑烂、心跑累、人跑垮”……

“二桥项目批下来吗?”“二桥建设得怎么样了?”

应该说,从2005年开始,“二桥”这两个字便沉重地压在心上,成为我这样的一个异乡人总也无法释怀的惦记。

2010年回乡采访二期移民准备撰写《汉水大移民》时,在二桥建设工地上认识了兴艳,那时,她在郧阳汉江二桥指挥部负责宣传工作。那时,就看到娇巧、聪颖、单纯得像个女学生的兴艳,能把那些堆满了坚硬冷漠的钢筋、水泥的二桥建设,写成一篇篇畅扬而灵性的文字。也是从那时起,感觉这个小女子有着不一般的文学潜质,同时感觉,在她总是笑眯眯的笑容和谦和背后,有一颗凡事定要做好,做不好决不罢休的信念和坚定。

在后来的年月里,感觉兴艳像是年轻姑娘在准备嫁妆一样,在认认真真、一丝不苟地准备着撰写汉江二桥的素材;知道前期在二桥工作积累了素材的赵锋也跃跃欲试撰写二桥。再后来,直到2012年郧阳汉江二桥全面竣工、“郧十”一级路顺利通车、城际公交车从十堰开到了郧县,直至2014年底郧县改成了“郧阳区”……在故乡所有辉煌的盛事、辉煌的日子里,远在北京的我,总在心底存一声默默地呼唤:兴艳,赵锋,你写二桥的书出来了吗?

也是在这些年里,每每回故乡,看到兴艳,也总似爱怜地抚摸一孕育女子的肚皮,问人家“啥时生啊”一样,轻轻问一句:“兴艳,二桥的书啥时写出啊?”

还是每每回乡,总是要和善清、兴艳在一起商议:一定要写一部像作家王宏甲《无极之路》那样的《郧阳之路》;一定要像《无极之路》里写县委书记刘日那样写郧阳的柳长毅……

太多太久的寄望啊!

如同郧阳的执政者柳长毅们呕心沥血建造了一座郧阳人民通向远方,通向幸福的大桥一样,作为写作者,李兴艳、赵锋同样背负了人们太多的期待,太重的厚望。直到有一天,她在电话里对我说:“梅老师,二桥的书什么时候写不出来,我什么时候都活不轻松……”

我一直在隐隐担忧:这娇巧、纤弱的女子能抗得起这番沉重?

今天,当我一口气读完《大河飞鸿》时,我情不自禁冲着电脑中的文字一声大喊:“兴艳,赵锋,你们没辜负众望!”

 

2

我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没有人专门为建一座桥而写一部书的;

我更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为建一座桥要经历那么多人事、政策、资金的艰难困苦,那么漫长岁月里的奔跑、煎熬、血汗、眼泪;

我尤其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有那么多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一座桥、念着一座桥,而因桥的建成,他们几十万人一古脑奔向了康壮大道、一瞬间整体成为了城市市民、一夜间把家园建造得如天堂一样美,一猛子就改变了几十年贫困的命运……

然而,家乡的这座桥,这座郧阳汉江二桥,生生让我与故乡人民一起经历了这一切。一场心灵的震撼,情感的跌宕,精神世界的酣畅淋漓,都在桥生、桥长、桥成的十年中,演绎出一个时代的壮丽。

那是怎样的一座神奇之桥?

你看,它明明就是架在汉水之上的一座长达2千米的钢筋水泥的造型,但它在故乡人心里,却巍峨神圣得如一座精神信仰的殿堂。每每走近它,你分明就像走近一位你感受得到恩抚的神衹;每每抚摸它,你分明就觉着在抚摸一位亲人温热的躯体;每每遥望它立在江上的身影,你就一定会把感恩的心连同感恩的目光一起望向遥远的天际……

是什么让这座桥如此嵌入人的心里?是什么赋予了这座钢筋水泥的造物如此多的生命激情?

打开《大河飞鸿》,让那个总是笑眯眯的姑娘告诉你。

 

如嫁女刺绣嫁妆新衣,如孕女呵护腹中的宝贝,担负着《大河飞鸿》写作的兴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针一线、一呼吸一动念都在殷记着心底里的事情。在丝毫不能耽误本职工作,从未请过一次创作假的三年里,她沿着北京、武汉、焦作、西安去采访追溯,她点点滴滴,一纸一书地收集素材,她一字一字,一夜又一夜敲击着键盘。当这部以建设汉江二桥为“魂”,以时间先后为“经”,以长岭经济开发区、汉江大道、“郧十”一级路、解放南路、城际公交、县改区等纷繁事件为“纬”,围绕着“桥之魂”,牵携着“时之经”,最终大构架、全方位、高格局地将一个非凡的“郧阳时代”,经纬成了一幅波澜壮阔、震撼心魄的壮丽图景。

在这幅图景里我们真切地看到,从2002年代县长柳长毅一上任,萌动一定要为贫困的郧阳在汉江天堑上架一座桥开始,郧阳的执政者们就踏上了一条极为艰辛和悲壮的长路。在这条长路上,柳长毅和他的同事们,怀着为民造福的一腔热血,在万里征途中经历了无数的焦虑、疲劳、煎熬、困境,他们流泪、流汗、被冷落、受委屈……但无论怎样,“一定要建成二桥”的铁血信念,似一面旗帜,始终“哗啦啦”地在他们生命的前方招展,引领着他们不屈不挠地奔跑,前行。他们跋涉万里关山,他们以情以理推开一扇又一扇“不可能”的大门,他们小心翼翼又英雄壮怀般出现在各种关键时刻、关键场所,他们以真情开路,他们用信念壮胆。

当原本“没根没影”,如“天方夜潭”的一座桥最终彩虹般真真切切卧波江水,彻底骤变一方山河命运之时,我们怎么来记述和评价他们的情怀、智慧、操守、境界、德政都不过分。

正如作者在“引言”一开始就写道的那样:“你觉得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可能?没有什么不可能……一心朝着目标前进的人,整个世界都会给他让路。”

 

3

应该说,阅读《大河飞鸿》并不困难,许许多多经历过那个十年抑或十五年的人,都能从书中找到自己的情感寄托和生命踪迹。我非常欣喜地发现,只要作者在行文时一旦摆脫“材料性”、“文件性”叙述,立马带给我们的便是一个大事件中情深意切的细节魅力,这细节动人心魄、催人落泪。这恰是文学的魅力所在。

比如:前面提到的对二桥指挥部常务指挥长左文学对二桥的牵挂,稍有怠工即是“在拿刀子剜心”的描写,令我怦然心动。兴艳在二桥指挥部工作数年,她亲历了那些年的艰难困苦,左文学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她都看在眼里,恸在心底。

又比如,兴艳写了一个建桥工人的叙说:“T梁上预留的一排排钢筋头,白天走路都直挂脚,一不小心就给人绊摔跤。左主任每次夜晚去,看到我们加班都很心疼,他怕耽误我们工作,从不让我们陪,每次都是自己借着手机一点点亮光往前走,桥架多远,他就走多远。就是在左主任的身上,我们才渐渐懂得,汉江二桥对郧县有多么重要。”

 “那段时间,他都不敢到政府食堂吃饭,不敢到政府楼上。怕人问二桥的工期。他每次出差在外,别人也都问他,你那个二桥建得咋样了?连他家邻居十二岁的小孩也是见面就问,左叔叔,二桥什么时候通车啊?”

“左文学是个性子急得烫面条都不吃的人,每次都是妻子提前盛好,晾温,然后他三下五去二,风卷残云地快速解决。面对这样空前的压力,心中的焦虑可想而知,他天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

每当读到这些细节,我都忍不住潸然泪下。这些细节描述让我对这位早已熟悉并视为知己朋友的故乡人突升无比的敬意。

这些年,我频频回乡,每次回去,我都必须到二桥看看。记不清有多少次左文学拉着我的手,在紧张铺设T梁的桥上走过,桥面铺多远我们就走多远。在机器的隆隆声中,在水泥粉尘迷漫的工地,他总是大声地、几乎是声嘶力竭地为我讲述二桥,讲述施工进度。像资深专家讲述他的工程,更像一位父亲讲述自己的孩子……

无数次站在江边,看二桥的一根根桩基、一个个桥墩在河滩上春笋般长了起来;看着庞然的水泥T梁在汉水河面上一天天铺展、延伸,我的心就不能平静。以至二桥建成通车,我没能回乡参加庆典时,左文学发来短信:“梅老师,你牵挂的二桥建成通车了,可你没有回来,我们很难过很伤心。”

《大河飞鸿》的细节描写,使书中的人物倍加真切地锲入读者心灵。再举几例---

我们现在看到的那像两道彩虹的橙红色钢管拱,是当初,柳长毅亲自带队到鄂州制造基地现场去挑选的颜色。挑定后他担心事后厂家把颜色搞错,“就小心地把色块裁下了一小块,夹在笔记本里带了回来。”

还有,边拱支架被洪水冲垮,柳长毅远眺垮塌的支架,忍不住心痛地说:“我的支架呀……”话未尽,泪先流。”

还有,赵学国、杜兴秀们去长江委设计院跑“二桥纳入设计规划”,在武汉一住一个月,人家上班他们上班,“上班”就蹴在人家办公室角落里,人家下班他们下班。他们天天这样“上班”,人家能不烦吗?

于是,有一天,温总工就忍不住说----

“老杜,你不要来了,要是有事需要补充资料我们会电话联系你的。”

杜兴秀笑着说:“我看到我们二桥被写进你们的设计报告了,我就不来了。你们不用管我,没让我说话时我不说话,不影响你们工作,你们忙你们的,忙你们的。”

“那怎么可能呢?你个大活人的,天天来。我跟你说,你住这里这么久,吃饭、住宿我们可没时间管你啊!”

“你不用管,我自己能管好自己。”杜兴秀说着又坐到办公室的一个角落里……

在《大河飞鸿》一书里,这些感人的细节比比皆是,足以让我们看到郧阳执政者们为民谋福的一颗赤子之心。

 

4

《大河飞鸿》用一个个深情的细节,再现了一群奋斗不止的公仆们,而浓墨重彩地当属那个“二桥的始作俑者”柳长毅。

从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朝廷派封疆大吏原杰到郧阳设府、进而将郧阳建成辖鄂、陕、豫、渝4省65县的抚治驻地,开创了历史上灿烂的“郧阳湖广时代”; 2002年,湖北省委委任柳长毅到郧阳任代县长、县长、县委书记,这是历史走过了525年后,郧阳迎来的第二个开创郧阳崭新时代的历史性人物。《大河飞鸿》作者携带着63万人民感恩的心,不惜笔墨地在书中再现了这个历史人物的大决策、大智慧、大胸襟、大行动,以及没有任何可以阻挡他前行的意志、理想、信念和决心……

2005年我回故乡采访时,柳长毅就告诉我,他到郧阳上任的第一天就有一个承诺:一定要把60万郧县人民带进十堰市。他还对我说:“如果哪一年十堰把我们变为郧阳区,我愿意变。让这个地方在十堰经济的辐射下,富裕起来,人民得到实惠。”

2008年,在汉江二桥要不要马上动工,班子成员忧心忡忡举旗难定时,柳长毅含泪对大家说:“我是县委书记。二桥的建设,有了功劳,是大家的,是全县干部群众的。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有什么罪过,就由我来负责。我去向上级请罪!向全县人民请罪!”

2012年,当郧阳人民沉浸在二桥通车的一片欢声罗鼓中时;2014年,当国务院批准郧县成为十堰市的一个区,63万郧县人全部成为十堰市民时,谁不为柳长毅当年谶语般的梦想和坚定不移的信念发出由衷的感佩?

“思想决定出路,决定着一个地方几十年的发展。一个带队的人,就要让你的部下感到有目标,有动力,有未来!”柳长毅如是说,如是行。面对一个连工资都发不了的贫困县,繁重的南水北调移民工程,几乎全部关停的工业企业,淹没殆尽的良田好地,十几万人挤在三条土岭上的县城……

如何在支持服务国家重点工程的同时抓住机遇发展郧县?如何在确保“一江清水送北京”的同时让郧县人民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柳长毅意识到“这是摆在郧县县委、县政府面前一项重大而又紧迫的政治任务”,从那一刻起,一场关于郧县未来的,新的历史大剧拉开了帷幕。

矢志不渝地建设一条跨江大桥,成为这幕大剧的“魂”。

十几年过去,当我们回眸望去,一个事实已经无可质疑:没有汉江二桥建设就没有郧阳长岭经济开发区(湖北省政府批准成立的省管经济开发区),没有长岭开发区就没有移民高水平高起点的安置,更不会有“一江二桥三镇”和后来“一江两湖四区六镇”的城市发展战略;没有柳长毅当年毅然由“改造土天路”变为修筑全新的“郧十一级路”(现改名“十堰大道”),便没有后来轰轰烈烈的市县对接和现在郧阳人提高数倍的幸福指

由此我们看到,二桥这个“附体”在柳长毅身上的“魂”,怎样不舍不弃地作用着他的梦想,最终使这梦想全部呈现为一片山河的壮丽。

在《大河飞鸿》真情的叙述里,我注意到兴艳对几个专家的精彩回访,从回访专家的故事里,我们看到一个更加真实鲜活的柳长毅。请允许我复述一两个书中的故事---

故事之一:2003年3月,湖北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为郧县做县城城市总体规划项目,高级规划师黄明涛任项目负责人。

一日在规划局会议室,柳长毅指着正在修编中的规划图对黄明涛说:“你在这里,在江北城关和江南长岭之间给我画上一座桥。”

黄明涛惊讶地说:“你不是有座大桥通往长岭吗?怎么可能再建一座桥?”

柳长毅语气坚定地说出早已在心中准备好的理由。

“不行,不行,在这里建一座桥至少要花两三个亿吧,你郧县现在每年的财政收入才1个多亿,全县三年不吃饭来修这个桥?我不能给你画。”

见黄明涛不接受自己的观点,柳长毅急了,激动地说:“你们连规划都不敢画,还能搞什么事!你给我画上,建不建得成是我的事。”

“莫激动,莫激动,让我再想想。”黄明涛想先安抚一下柳长毅的情绪。

“作为一名省里的高级规划师,你一点都看不到郧县人民以前所做的牺牲奉献,看不到郧县现在和未来有多么需要这座桥。而这些历史文化,群众的需求,地方经济发展的需要,都应该是包含在你们职业素养之中的。你却对这些都视而不见,不能和我们形成共识,我咋能不激动呢?”柳长毅热血上涌。

为了说服黄明涛,柳长毅在后来多次去长江委争取二桥项目时就带着他。

黄明涛负责把一大卷图纸抱着,他看到柳长毅每到一个处室,每见到一个相关领导专家就跟人家讲郧县的历史文化,牺牲奉献,未来发展,就想让人家都理解郧县有多么需要这座桥……

11年后的2014年,当作者回访黄明涛时,他感慨不已:

那是一个让我很佩服的人。我们做这个工作也见过各地的很多领导,我很少能从内心里佩服个什么人,但是柳长毅让我从心里面佩服。他当时在郧县的城市规划修编时想把二桥做进去,我觉得不可能,不需要。但他告诉我“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郧县的事情要放在鄂西北的层面上考虑,十堰的事情要放在全国考虑。要跳出郧县看郧县,规划郧县。当时听他说出这种理念时就让我对他高看一眼。

我在湖北作了这么多年规划,每个城市规划,第一次接触的都是县委书记、县长,像他这样有素质有远见的不多。

最初我不敢去画上汉江二桥那一笔,除去工作不谈,责任不谈,还有一种个人荣誉感啊。建二桥得两三个亿的资金,是当时郧县全县财政两三年的收入。为建个桥,全县人民都把脖子扎起来不吃饭了?那要是搞出事儿了,我不是把郧县给害了?郧县人民还不骂死我啊?

但他当时不是以一个县长的身份和职务层面跟我说,他一遍遍地跟我讲郧县的历史和现在的困境,他反复跟我讲郧县的发展真的太需要这座桥了,还一次次地带上我去长江委争取二桥项目。我看到了他太多的不易。他上面又没什么关系,他真是把这个项目当成他的命一样重要,去跑,去不断争取,去发动一切可以发动的力量。他为郧县把政策用足了,人也累得快“熄火”了。

柳是个“平民官”,他事事亲力亲为,各方面的情况摸得很透,很多我们规划人员没跑到的地方,他都跑过了,对于规划的很多专业知识也很熟悉,像个工程师似的。说明他是真的在这个事上下了苦功,做了很多功课。我感觉他真是想为老百姓做点事。

发展县域经济,很多地方面临着这样的问题:魄力,资金,班子。做县长、书记的,不能不把自己的岗位当回事,搞两年跑了,不为地方的发展考虑。柳为郧县考虑得很长远,对于规划,他给我们提出的一个要求就是“要做到50年不落后”。

建设汉江二桥和“郧十”一级路,对于后来中央和省委“把湖北建设成为中部地区崛起重要战略支点”、“支持十堰建设鄂豫陕渝区域中心城市”的战略部署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4年之后,在我2007年做“宜昌都市区”规划设计时,“城乡一体化统筹发展战略”理念才在全国各地大面积实践,郧县提前了4年。

郧县的县域经济发展,对老、少、边、穷地区的脱贫发展有一种模式和典范作用。充分证明了只有“弘扬时代精神,干部解放思想,求真务实干事”才能赢得发展的先机,走出贫困。

故事之二:2006年元月,国家发改委就报送的《可研总报告》又委托中国国际咨询公司组织专家进行审查。这是最后一次专家审查,这次审查不仅将最终决定二桥项目是否纳入规划,而且还将决定三门塘坝淹没补偿的规模和资金等重要事项。

事关重大,柳长毅、赵学国、杜兴秀们日夜兼程,赶到北京。

柳长毅找到了中资委专家组长、国际资深水利专家李志超的电话号码,虽然素昧平生,但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他拿到电话,鼓起勇气拨了过去:“李总,您好!我是湖北省十堰市郧县的县长柳长毅,我现在在国家旅游局挂职。中资公司现在正在审查我们的汉江二桥项目,我想见见你,请您听听我们基层的想法。”

电话里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声音爽朗:“好,可以,我们见面详谈吧。”从声音里能够听出,他说话时是面含微笑的。

这么爽快!柳长毅还真没想到,这个资深的水利专家竟然如此平易近人,而且这么直接明朗,让他准备好的一箩筐理由和寒暄的话竟然一句也没用上。

“好,太感谢了!那我请您吃饭吧。我们边吃饭边聊。”

“不用麻烦,我的胃不好,我们就在我家附近有个粥铺里喝碗粥吧。”

那天,在北京西城区那个叫“宏状元”的粥铺里,两人边喝边聊,并且越聊越投机。他们回忆学生时代,相互倾诉对家庭和女儿的爱,最终的话题自然而然地落到了汉江二桥上。柳长毅拿出一大堆图纸,摊在餐桌上,把郧县期望建设汉江二桥的背景,汉江二桥对郧县未来发展的重要意义和李志超进行了深入的沟通。

“你说的有道理,也符合我对南水北调工程的理念,你放心,我会尽我的力量帮你们的。”柳长毅还在滔滔不绝的没讲完,李志超就先表了态。

柳长毅望着如此爽快的李志超,感觉这真是上苍给他和郧县派来的大恩人啊!

……

第三天专家会,李志超再次提出郧县汉江二桥项目的问题,并通过有力的实例列举,来说明建设二桥的必要性。会议最终通过了李志超的这个建议,不仅同意了修建郧县汉江二桥,而且还把原来计划补偿的5000万资金,提高到了7580万。这次会议对二桥的项目建设,意义重大。

8年后的2014年9月16日,李兴艳赴京采访李志超。面对这位汉江二桥故事链上非常重要的人,她感慨万千。李志超说:

“相对于整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当时的投资估算,郧县汉江二桥的补偿资金非常微小,可以说是‘九牛一毛’。如果柳长毅不竭力争取,这芝麻大点的事情,我们不可能会注意到它,很有可能就被专家们忽略掉了。

“当柳长毅在找我谈二桥时,我当即就觉得我应该帮他。他是真心为地方、为百姓。这样的事、这样的心就是得道的。他得道,我助他。即使我不助他,也会有别人助他。”

写到这里,作者发出了一番肺腑之叹,我相信,这慨叹也会深深地敲击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

当我听到李志超说汉江二桥的项目之于整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来说,就像“九牛一毛”时,我的心里顿时百感交集。这当然是事实。汉江二桥这样的工程放在整个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真可谓“轻如鸿毛”,但对于一个地方的发展和百姓幸福来说却重若泰山。在这个前提下,柳长毅、还有“柳长毅们”,他们要有怎样的远见、勇敢、毅力,才能让这些参与国家决策的领导与专家们看到那“九牛一毛”的那根“毛”啊!

也许,《大河飞鸿》全部的意义就是让人们读到柳长毅和柳长毅们,曾经怎样壮怀激越、肝胆沥沥,十几年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硬是让国家一级又一级的决策者们看到了“二桥”这根“毛”,从而使这片山河巨变,万象更新!

 5

应该说,为了二桥这个项目,柳长毅们使出了浑身解数。正如黄明涛专家所说,他们是平民官,没有背景,更没有“尚方宝剑”,全凭一腔深情和责任去说服别人,打动别人。在一些至关重要的时刻、场所、会议,柳长毅、赵学国、杜兴秀们总是集体出现在那里,无论该不该在专业会上发言,柳长毅都是不等专家们发言就要求“第一个发言”。发言时,说到郧阳人民的苦,说到移民的奉献,他常常泪流满面。以至有专家说:我参加了许多项目的评审工作,从来没有见过哪家业主像柳长毅那样,没等专家发言他都要第一个发言。

是的,他就是要第一个发言,他要用深情感动每一个专业领域的专家、领导,使他们从文字化、材料化和定性结论的背后,了解更详细、更本质、更接近真实的事像,从而使关乎民生命运的决策更趋向人性化和更接近科学性。他们每每抱着不顾一切,生死一搏的勇气去力挽狂澜;他们常常在千钧一发时,因一场动情哽咽的发言或交谈扭转了局面……

今天,二桥能在险象横生中诞生,就是因了这一班接一班的执政者们为民担当、敢于“豁出一切”的大智大勇。63万人民的幸福比天大,比地重,于是,他们的意志、勇气、决心顶天立地!

面对这样的执政者,作者再次发出心扉之声――

一个县委书记的作为对一个地方的发展到底有多重要呢?

在一个县的范围内,县委书记的权力很大,用好了能给当地百姓带来大好处,大实惠;用不好也能带来大问题,大麻烦,甚至大祸害。县委书记,级别不能算高,但十八般武艺任你耍,酸甜苦辣皆品尝,为官的境界却不能算不高。志仕从政,当一任县委书记,一生足矣!

今天,我们已经看到,郧阳汉江二桥,承载着郧阳人民重振雄风、创造幸福的宏大夙愿,飞越在美丽汉水之上。历史赐予郧阳人民的一次宝贵机遇,郧阳人民抓住了。由此,历史在这片土地上掀开新的一页,历史也将会记录下这个不朽的“郧阳时代”。

“将军不负盛唐,千秋史笔,必不负将军!”《大河飞鸿》已先行了一步。

 

2017年6月5日写

2018年7月9日改于北京海淀建西苑

 

 

责任编辑:碧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