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作品品读 > > 正文

读蔡峥嵘《穿工装的女人》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江戎天 时间:2020-12-31

 

藏在心中的幸福

——读工人诗人蔡峥嵘《穿工装的女人》

江戎天

 

元旦从上海回家,我关了手机,陪父母在二楼明亮的书房上网。父亲写着军营回忆录,母亲修改着大学党课教育APP,我读着诗人蔡峥嵘《穿工装的女人》,轻轻的码字,分享诗人的幸福,品味28岁的青春。

 

我认识诗人蔡峥嵘,是在疫情期间东风论坛上。她在QQ上教了我很多写诗的知识。从立意到布局,从主题到描写。最关键的是她告诉我:作为一个90后,年轻人,一定要用感恩的心颂扬美好生活。她是东风汽车公司一位普通车间工人,她的任务是在机床上为东风汽车生产各种规模的小螺帽。她无限热爱自己的岗位,只要一走进车间,只要一开动机床,那些钢铁就会从她的手中变成栩栩如生的生命。当一颗颗如精灵一样的小螺帽,从她的机床鱼贯而出,带着机床的厚爱和诗人的体温,被迅速装配到无数的东风汽车上,她的眼睛就放着光芒,几十年如一日。

 

她是一位平凡的工人。几十年来坚持诗歌创作。写她的汽车、车间,写她的快乐、忧伤和人生百味。在中央级报刊发表诗歌数百首。2015年4月,中央电视台专门为她录制了《工人诗篇》专题,并在朝闻天下栏目播出。

 

近期,她发表《穿工装的女人》,把平凡的东风人,平凡的工人岗位描绘得如此生机盎然,充满诗情画意。“除了把你想象成月光,还有柔软的春风。穿工装的女人,我更愿意把你想象成紫色的地丁。”我在百度上查询了一下什么是地丁。那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一种紫色的花。你可以说它是妙龄少女,也可以想像它是温暖的妈妈。如果你把它比喻为饱经风霜的外婆也不为过。人们常说诗人的情怀像浪漫的沙滩。而我觉得蔡峥嵘老师把东风公司最前线的女工,比喻成月光和紫色的地丁,无不洋溢着春风的情怀和人生的荣光。她曾在另一首诗歌里写过她的岗位,当一颗颗精灵的小螺帽,从她的车床喷薄而出,带着机床的孕育和诗人的情爱,被迅速装配到无数的东风汽车上。有段时间,诗人曾经彷徨,一度失去了创作的灵感。她和一帮朋友到青藏高原散心。忽然看见一辆卡车从她面前的拉木措湖疾驶而过。她突然惊叫到“那是我们的东风。车上有我的螺帽!”她和一帮闺蜜像疯子一样挥舞着红围巾,追赶着驰骋的汽车,直到汽车不见了踪影,她才停下。这时,她突然觉得心情如拉木措湖水一样清澈透亮,心结了无。又重拾了诗人的灵魂。

 

其实幸福和美好一直藏在我们心中。“穿工装的女人看不见自己的光芒。它只在机器与零件撞击声中忙碌,低头与铁打交道。”这专注的神情和敬业精神,其实是在写她自己,令我敬佩。我在疫情期间读过诗人的其他诗,有一首诗大意是“我在23楼看山坡上的桃花,厨房的水开了,新冠病毒止步于我窗前,桃花把天空燃烧成彩霞”。这是对生活的无限热爱和眷恋。生活是绚丽的万花筒,诗人也有她的悲伤。她写清明节给姐姐上坟:“坟上插满了彩色的纸花,我在人间,姐姐在地下。我抬头望天,不忍泪水浸湿姐姐的花衣裳”。她写故乡:千年的渡口抑制着内心的奔涌,迎来一年一度的人声鼎沸。哦,春节来了!

 

我们在平凡的岁月安享平凡的幸福,心中荡起向往的波澜。人生有什么可急的呢?庚子年走了,辛丑年来了,钢铁长城围住了新冠病毒。所有美好不期而至,每一天都是诗和远方。     

 

 

作者简介:

江戎天,男,1992年10月生,宜昌市人,军人后代。2010年至2017年,留学于阿根廷和西班牙。国际经济分析硕士,西班牙语高级翻译。现就职于东风汽车上海创格融资租赁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