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述评 > 作品品读/批评家言 > > 正文

情和美的交织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王征珂 时间:2018-12-02

——细读静子诗歌

少女时代,她迷恋过唐诗,痴爱过宋词;青年时代,她三更有梦,书本当枕,和诗歌作伴。二十个春夏秋冬,对缪斯不舍不弃,湖北70后女诗人静子的坚守和挚爱,已然成为武当山下、汉水之滨这片文学热土的一段佳话。辛勤的精神劳作,迎来了花繁叶茂:继散文诗歌集《天边的云彩》和《草的轻语》出版之后,又《花开茉莉》,又喜结新果。

俄国诗人勃洛克曾说:“美,人性的美,神性的美,她的第一个孩子是艺术。在艺术中,神性的人青春重返,再获生命。”正因了有一双诗性的慧眼,有一颗诗意的心灵,静子看花,花朵喷芳吐绿,摇曳多姿,像一个丰美的女子,女诗人甚至突发奇想,幻想自己作了茉莉花儿的同类,“茉莉在盆里 我在/茉莉里 我们一起在斜阳里/静静吐蕊”(《昨日,我移栽了棵茉莉》)。静子赏雪,朵朵雪花是人间的美妙天使,是大千世界的清新剂,女诗人望着漫天大雪,默默许下纯美的心愿:“须 先有雪和雪装扮的世界 任那雪/覆盖白日灰尘浮躁时空 任夜沉入/有灵魂的清寂 必须/仍有雪 以及雪的沸沸扬扬”(《雪夜》)。静子临水,汉水里 蕴藏着取之不竭的柔美,母亲河汉水用清冽滋养她,用柔软抚摸她,她的心绪千丝万缕,她的诗行波澜四起:“那晚的独坐 我听见你的私语/那天的目光一直在你的漩涡里/不曾回落”(《一直想写写汉江》)。静子品雨,雨声中有大美:“自然的音符/直击大地的耳膜”;雨滴中有甜美,雨滴是“天空分泌的汁液”;雨丝中有醉美,有绵绵的情意,有爱情的“天然的调和液”。静子踏访春天,笔下的春天又可亲,又和美,具象为一只鸟,一朵花,一棵草,一缕微风,一滴喜雨,鸟儿说它想说的话,花儿发它想发的色泽,“天公将下比油还贵的雨 有叫游人醉的/风 它们有共同的姓氏”(《立春》),它们姓什名谁?静子不明说,我们大致也能猜到:“春”就是它们的姓氏,这个姓“春”的大家族,生长着朝气蓬勃、拟人化的万物。再看静子沉入梦乡,一个成熟女人“烂漫入秋”,“通体明亮”,“我三十五岁的年轮顺利成为秋的一段”(《午后,我睡成了秋》),此间情态,有豪气满怀,有壮美在焉。

西班牙诗人阿莱克桑德雷指出,有这样一些诗人,是属于“少数人”的诗人,他们专注于“萦绕在他们心头的高雅而狭小的情感,专注于精致的琐事。”另有一些诗人,“则专注于人类心中恒久不移的东西”,“爱,悲痛,恨和死亡,是千古不易的”,他们喜好“面对人性中一切是原始的、本质的事物说话。”静子无疑属于后一类诗人。走进静子的诗歌世界,其实就是走进了一座情感世界,她的情感世界诚挚而丰足:真情、炽情、柔情,发乎于心;乡情、亲情、爱情,自然流露。

静子抒真情,诗行中跳动着一颗赤子之心,在《做自己的情人》一诗中她写道:“做自己的情人 从总是发痒的脚趾头开始/爱上冰棱冻红的双手 天凉时的咳嗽/爱上脸部散落的雀斑 发际突然冒出的白发/在爱上饱满的乳房时 先/深入地爱上自己的灵魂”——这种自我坦白,摈弃了矫情对诗歌写作的诱惑,摆脱了伪情对本来面貌的遮蔽,可谓实诚,可谓真诚,真诚乃是人性中的美德;这种不卑不亢的人生态度,“爱屋及乌”的豁达审视,显现了诗人内心的强大;这个珍爱自己肉体、尊崇自己灵魂的女子,可谓本真,可谓至真,“真者,精诚之至也,不精不诚,不能动人。”(庄子:《渔父》)。炽情是构建诗美的又一材料,静子抒炽情,浓浓诗情出自肺腑,汹汹诗情犹如火焰,烧燃自己也烧燃读者:“想解冻就解冻/想萌芽就萌芽/想开花就开花/想有多暖就有多暖/想这个世界有多美/就多美”(《想成为春天》),这份心灵自由,这种精神自治,读之令人心驰神往。如果说那些偏于炽烈、偏于灼热的诗篇彰显了静子诗歌中的豪放美、粗犷美,那么,那些偏于温柔、偏于委婉的诗篇,如《我潜藏多年的秘密暴露无遗》、《落雪时,我只想在你身边》、《早春心绪》、《四月,我突然想到爱情》等篇章,则散发出朦胧美、婉约美的情味,注入了诗人的点点滴滴柔情,宛如涓涓细流、汩汩清泉。在《我潜藏多年的秘密暴露无遗》中她写道:“点点的灯光温柔着稠密的夜色 有一句无一句的/话语散在这石子铺就的路上 拐进耳朵/又弯弯曲曲折回来 最后/你我什么都不说 只看那点点星光/听 草丛里蛐蛐一遍一遍地吟唱”,其内容意蕴,模糊多义;其情感色彩,缠绵婉曲;其表现手法,含蓄蕴藉;其意象意境,静美飘逸——我以为是静子诗歌中的佳构。

乡情、亲情、爱情,是静子诗歌的重要发源。静子写乡情,乡情不是摸摸镰刀,嗅嗅麦香,踩踩灰土,做做小样——仅仅为了“到此一游”合影留念;乡情是田间地头的野草野花,门前屋后的寻常树木,乡土之上的诸多生灵:“认识槐、榆、白杨树 认识狗尾巴草、蒲公英/认识每一个植物 高兴的话可以结为亲戚”(《到乡村去》)。静子写亲情,亲情不是虚无缥缈,凭空捏造,纸上的哼哼唧唧,或者大喊大叫;亲情是一个用心良苦的母亲,对女儿成长细节的百般关照,“我必须盯紧她 盯紧她手中的笔/笔下的字 盯住她的口渴/她定时的水果/她的坐姿 她乱啃笔头的坏习惯” (《盯紧》),常言所云的“可怜天下父母心”,由此可见一斑。爱情是人性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交融在人类身心的高级情感,是古往今来永不衰竭的诗歌主题,静子写爱情,有佳篇,有妙句,且以风格质朴见长。有时诗篇中鲜活着一个爱劳动的女子,朴实无华,相夫教子,相亲相爱,相依为命:“你可以直呼我贱内 或孩子他娘/我将怀抱幼女背背娇儿 院内嬉戏/或屋内守望”(《简单爱》),语言浅近平易,如话家常。嗷,我想,此等女子,不浮不躁,不暴不恶,谁人不喜,谁人不爱?;有时诗人穿越时空隧道,将诗意化的爱情场景置放于遥远的古代,和杨贵妃比肥美,但不比倾国倾城,“要是爱/三千太多 和寿王琴瑟/只要一个眼神 低为他的/贴身丫鬟”(《想回唐朝》),形象化地展现了爱情的强烈性、甜蜜感和排他性。在《除夕守夜》中静子写道:“你守着我 我守着你/爱人守着爱人 亲人守着亲人/守着这段光阴 仿佛/一辈子这样长 一辈子/这样短”,寥寥几行,耐人寻味,核心词“守”,像一座连心的桥,守住恒久的岁月,同甘共苦,白头偕老;像一张幸福的网,网住对方的心魂,长相厮守,长命百岁。品读着静子这些淳朴的爱情诗篇,我想起了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关于爱情的一番话:“有人的爱情是奔跑的,有人的爱情是跺步的;有的冷静,有的热烈。”

哲学是男人的,诗歌是女人的。衷心祝愿静子:在追逐诗歌女神的漫漫旅途中,不断思考着,不懈行进着,向读者捧出更多交织着情和美、闪烁着人性辉光的佳作。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