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时代巡礼 > 特别策划 > > 正文

忐 忑 的 青 春

来源:中国创新文学网 作者:康海燕等 时间:2019-01-18

——青少年心理健康个案调查报告

 

康海燕  阳海玲  谢聪

近年陆续发生的青少年跳楼跳河自杀事件、湖南沅江少年因不服母亲管教持刀弑母案例、年轻母亲在丈夫失踪后绝望带子女自杀的案例、湖南衡阳13岁少年因为向父母要钱未果而锤杀父母的惨痛案例,无不牵动国民的神经。网络喧嚣之后,我们带着疑问和悲痛走访了部分案例地域进行调查了解,发现当前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非常突出,教育的三位一体衔接不够,家庭教育缺失、社会教育负面传播影响力大、校园教育育人育心的主阵地作用发挥不够,过份强调成绩而忽视精神成长,网络宣传暴力恐怖限制力度不够,师生缺乏深层次交流,导致青少年精神空虚,各地出现的青少年心理问题甚至抑郁自杀事件绝非偶然,需要引起高层和社会的高度关注。现将调查分析与建议作如下详细报告。

青少年心理现状及原因

一、离异家庭子女内心孤独纠结

在调查访问中,大多数学校老师表示离异家庭的子女遇到的问题比较多,心理上相对脆弱,的确需要更多关心,稍有疏忽易引发悲剧。

案例1:2018年11月1日,某县初三学生芳芳(2004年出生)凌晨三时从宿舍跳楼身亡。孩子在学校寄宿,其母本计划赴远离家乡的县城学校陪读,但因外婆患病,只好继续留在乡下经营包子铺顺便照顾外婆。其唯一的哥哥在外地务工,兄妹情也疏于距离。正处于青春期的学生与父母电话沟通一般都是不愉快的。在家庭温暖与关爱缺失后,她便萌发了从其他渠道寻找情感的寄托——早恋。当单相思遇上男生的不回应,瞬间无望。万圣节是诱因,西方文化有负面引诱作用。芳芳自杀前曾给同学写过纸条流露出轻生之意,同学认为是玩笑,没有报告老师。芳芳留言:“我解脱了,为你们探路去了。我要一个人闯一闯,记得忘了我哦,要是敢想我的话,我可是会吓人的。”在她的遗物里,老师和办案人员看到她写的一位老家男生的名字整整一页。

我们访问到了芳芳的班主任伍老师:“她小学毕业时成绩优秀,分班时要求我带。性格倔强,之前住在亲戚家,因生活习惯差异亲戚颇有微词,后寄宿到学校。智商不错,是班级卫生委员。初一时有哭,说单词记不住,性格其实比较泼辣,爱说。”

伍老师自认为对她还是比较关心的,看到学生的衣服单薄,她会拿出女儿的衣服给芳芳穿。其实芳芳成绩还不错,全县14000人,期末考试成绩在一千名左右。父母离异后,孩子和父母联系经常电话里吵架,找父母要钱都不给,家长电话教育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初二下学期五月份的一天晚上十点,芳芳的母亲打电话找老师求助,说孩子离开学校不愿意回来,也不接母亲的电话。伍老师在电话里和芳芳谈了一个多小时,在校门口接她回校时看到她的眼睛哭得通红,老师带她回到自己家里安慰、劝解,芳芳感受到母爱的温暖,答应老师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工作了第一个要回来看老师。

但少女的心思飘忽不定也难以揣摩。芳芳家庭的缺爱,让她总有孤独感。或许她在寻求另一种安慰。上学期兄弟班级的老师和伍老师谈起过,芳芳给她所在班级的男生写过纸条,伍老师温和问她是不是喜欢那个男生,她笑着回答:“写了纸条,但没说喜欢。”

2018年10月31日,芳芳出事的前一天,有男生在教室吵闹,老师批评后男生威胁说要从楼上跳下去。伍老师还在班里进行生命教育:“你们的生命是父母给的,没有随意处置自己生命的权利,珍爱生命。”

同学们说芳芳胆子大,性格开朗,爱表达,常常在班里怪叫,也引起同学关注和反感。

“活不易,死亦不敢。” 芳芳在班里经常问怎么死,说自己要死。同学们都认为是她开玩笑,谁也没有报告过给老师,谁也体会不到她内心真正的孤独和寂寞,以为是狼来了。其实,芳芳自查是有抑郁症的。在这些被父母的婚姻搅乱的日子里,她内心的艰难,只有她自己懂。

“我1988年开始在这里工作,一直以来都和学生关系处理还可以。我已经是4次在梦里梦见她,梦里问她你为什么要死?她回答我说本来想开个玩笑的,没想到真死了。”伍老师自责内疚了一个多月还没有走出来。老师不敢接受现实。事件发生虽然不是教育管理出问题,但老师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芳芳只是众多离异家庭中的一员,在离婚率普遍升高的社会环境中,如何尽可能减少对无辜孩子的伤害,这是成年人需要慎重思考的问题。父母离婚后,彼此不应该把孩子当作包袱,应安慰孩子,妥善安排孩子的生活,关注孩子的心理状态,不要把怒气撒到孩子身上,应该给孩子弥补破碎家庭的情感与爱。案例发生在学校,根源却在家庭。家长忙于生计,疏于开导,青春期的迷茫,导致孩子选择极端方式。

此案例也给我们另一教训:今天的青少年为何如此冷漠?身边有同学每天在喊着要死要跳楼,为何没有人关心她?也没有人向师长报告此类异常言行。若是提前干预,是否可能避免悲剧?每个学生都应该当安全监管员。芳芳曾经公开问同学究竟跳楼还是割腕,要成学校第一人。学生经常听此言却无人关注。家长和教师,都应该教育孩子,周围的人有异常行为要及时报告。

案例2: 某私立学校六年级学生文文,班主任老师反映父亲少见母亲常来。文文内秀,喜欢画画,舞跳得好,成绩中等偏上。平时画画写点小故事,性格温和,行为比较异常。父母离婚后母亲带她回到母亲的老家,父亲几乎没有联系。悲剧来得太突然,在希望去父亲那里走走的愿望落空、得知母亲帮她报了课外班后,文文从18楼跳下,还好身体搁置在17楼平台,伤到脑干,昏迷20多天才醒来。

在谈话中,文文的妈妈深深感觉到自己的无助,一方面要承担二个孩子的教育,一方面要为生计奔波。孩子的父亲生活在另一个城市,不愿意负担更多的经济压力,母亲全力培养,孩子却常常逆反。一次母女吵架,母亲气得说了一句话:“你还不听话,不行送你去你爸爸那里。”在母亲出去办事的一天,她选择纵身跳下。在与文文交流中,看到她的美术作品非常有创意,就是感觉与妈妈和妹妹的性格合不来,她已经记不起自己经历了什么,只是听妈妈说是别人带她玩不小心摔下去了,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回到校园去,也时常会想起父亲,希望有时间能陪陪他。

冬天的南方县城里冰冷彻骨,忙碌的母亲一个人照料二个孩子的生活,还要四处奔波为孩子咨询治疗的办法和家庭教育的良方。在母亲坚强应对生活的坎坷中,有谁能来搭一把手?有谁能来给孩子一点温暖的父爱的呵护?男性亲属能不能来安慰陪伴陪伴这个急需要心理支持的孩子?

我们在学校的心理咨询记录上看到了太多这样的案例。

小谢:学习压力大,人际交往困难,在医院开的抗焦虑药物吃完后副作用大,整天想睡觉。建议咨询医生后停服药物,进行心理辅导,学会调节控制情绪。建议妈妈接送孩子。之前小谢住在爸爸家,受到过惊吓,睡眠质量不好。不愿意和爸交流。

小杨:14岁,男,父母在他初一时离异,为了反抗父母开始不爱学习,现在完全听不懂老师授课。厌学,不愿意继续上学,暴躁易怒。

小辉:父母离异,母亲单独抚养,与姐姐关系不合,有吸烟、飙车等不良行为,学校已经处分,性格内向,厌学情绪突出,扬言再读书就跳楼。

小慧:父母离异随父生活,内心脆弱遇事敏感,有过激行为。 

成年人的离异,大人认为只是二个人的分开,在孩子的世界里,就是巨大的生活改变。他们脆弱的内心承受不了太大的生活环境的落差和精神生活的变化。

二、留守儿童缺乏精神引领

当前我国人口流动性大,家长生活压力大,大多数农村家长选择离乡到城市打工,孩子留在家里与祖辈生活。老人对于孙辈的照料大多数能做到生活照顾,但对于学习的指导和心灵呵护缺少方法,大多数留守少年儿童自控能力较差,容易陷入网络游戏与精神空虚状态。我们在某县乡镇采访一所乡办小学,该校900多名学生,父母一方外出的留守儿童有80%,双方外出的50%,留守少年儿童和老年人一起生活,老年人关注生活吃穿,很少关注心灵和学习。校长说虽然心理特别脆弱的少,但留守儿童难以教育,上课听讲不专心,对老师的批评表现出对立,沉迷于网络。

案例3:10岁男童自缢

2018年10月,某县乡镇小学五年级学生豪豪周五放学回家,和弟弟说用红领巾对掐试试看能不能死,弟弟说我不和你玩这个。下午,在奶奶上楼关水龙头的几分钟时间里,弟弟正在客厅写作业,豪豪选择自缢。根据当地派出所勘查的现场情况:豪豪把红领巾挂在门把手上,另一方反系在脖子上,他蹲在地上一定有艰难的挣扎,现场还有便溺。奶奶发现后,家里人帮他换完裤子,到卫生院抢救已经无生命特征。 

孩子为什么要自杀?班主任老师完全不能接受。在她的心目中,豪豪情绪活泼,不和同学闹矛盾,行为习惯好,在学校吃中餐,作业速度快。出事后,警方发现豪豪手机在网上下载的游戏,恐怖内容居多。老师说他平时下课后打乒乓球,兴趣广泛是阳光型男孩,自己平时关注离异家庭的孩子相对多一些,对豪豪这样的优秀学生并没有太多的深层次交流。出事前,豪豪的语文考试成绩还是全班第一。家长远在城市打工属于电话慰问型父母。其实孩子的情绪问题是有征兆的,可能是家人的疏忽。前不久爷爷发现自己夹放在书本里的2000元只剩下1000元,老人反复问豪豪和弟弟是否拿过钱,孩子都说没有拿,豪豪的情绪很激动,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

豪豪会不会是因为用过爷爷的钱买网络游戏币,被爷爷责怪后无法面对,选择轻生?出事后,家长之间的内心矛盾,也成众人不愿过多问及的隐忧。一切无法求证。

学校校长坦诚地说,农村离异、组合家庭的孩子,心理呵护和精神引领几乎无人关注。而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下,教师过份关注成绩,与学生之间的深层次沟通少。

留守儿童情绪发泄出口几乎没有通道,唯一的精神安慰就是网络游戏,家长在外与孩子的沟通办法就是电话和视频,实际上根本解决不了孩子的心灵困惑。孩子犯错误后心理压力太大,又没有办法排解压力,容易走入极端。

案例4:永州12岁少年因母亲责怪其抽烟举刀弑母

12岁少年吴兵2005年出生,半岁后,父母将他留给爷爷奶奶带,双双南下打工。父母与子女之间只有靠电话链接情感。7岁那年,吴兵被面包车撞到面部流血不止,额部复合组织缺损,头皮血肿,颅脑外伤脑震荡。爷爷给父母打电话,父母得知儿子伤情不算特别严重没有回来。吴兵的额头依然能看到当年留下的伤痕。车祸后一年多,吴兵在学校与同学的玩耍中被推倒,头部撞到墙角。吴兵回来并没有告诉爷爷自己的伤情。爷爷只是发现孙子头部起了大包,一个月后才消下去。两次头部受伤后,吴兵出现了反常行为,经常晚上在房间里一圈一圈绕,后来大喊大叫骂脏话。2016年母亲生育弟弟后回家,吴兵与母亲同住。相比祖辈的散养教育,母亲显然严厉多了。9岁开始迷恋上手机游戏,看到长辈往往就是要钱。

今年9月,爷爷发现家里少了1000元,问吴兵拿了没有,最初他不承认,后来问多了就不耐烦说是自己拿的,但已经用完了。因为母亲发现他抽烟,对其严厉批评后,吴兵举刀杀母。事发后亲人问他是否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回答:讨厌妈妈,我杀了妈妈,难道学校不让我上学?”

豪豪面对爷爷的责怪选择了自杀,吴兵在面对母亲批评后举刀,杀害母亲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犯罪,其对亲情的淡漠和对法制的淡薄,不得不让人深思。

正如吴兵爷爷后悔说的一样,如果在吴兵第一次受伤后,父母能第一时间赶回来带孩子就医给予安慰,帮助孩子走出受伤心理阴影,如果在孩子第二次头部受伤后及时展开救治,吴兵可能不会发展到情绪失常。身体的伤害、家庭的温暖不够,让吴兵逐步跌入谷底。

三、网络暴力恐怖游戏害人非浅

我们走访了几所县市中学和乡镇小学,学校领导和老师普遍认为,网络游戏泛滥,手机视频、恐怖游戏毒害了一代人。智能手机对于自控能力不强的孩子来说,成为扼杀他们自我管理能力的工具。一位初中学校的校长说,学生的心理健康辅导急需要补充力量。目前出现的一些严重问题主要原因有三:

1、校方过度注重学生学习成绩,注重教学质量,而忽略了学生的兴趣爱好培养、心理健康关注、人际关系交往。

2、校园环境的圈养教育,环境太窄容易引起学生压抑躁动,圈养的孩子目光短浅、格局小、心情烦躁。家庭教育只要求成绩好、发狠读书,家长已经没有足够的知识引导,还用幼儿园的办法命令孩子干什么、不干什么。脾气大一点的年龄反抗,父母的管教方法不适合自己的年龄阶段。

3、社会诱惑太大,孩子自律不够,手机网络不良现象容易模仿,不良现象成为荣耀。

案例5: 某中学生小志,上有姐姐下有小弟弟刚2岁,父亲管教方法简单粗暴,多次打过孩子,孩子有暴力阴影。2018年中秋节回来父亲又打了小志。孩子处理问题也受父亲影响,简单粗暴。父亲在长沙打工,约定每天晚上发视频,小志正在玩手机游戏沉迷不悟,父亲刚好发视频过来,姐姐和妈妈要手机,他不给,争执中小志摔坏手机,姐姐批评他不对,他又摔坏姐姐手机,把姐姐打倒在地上,用凳子砸,妈妈劝他松手,邻居都劝他快别打,这样会打死姐姐的,爸爸回来揍死你。小志知道父亲回来没有好果子吃。其实家里多次闹矛盾,多次请老师做调解。在暴力教育的冲动之下,他跑出家门跳桥自杀。

班主任罗老师说,小志其实成绩还可以,生地会考200分打180分。另一名男孩初三,跟爷爷奶奶长大,因老人家对媳妇有成见,孩子对母亲也印象不好,与妈妈逆反对打。在母亲多次劝阻孩子少玩手机游戏后,儿子把母亲的手打伤脱臼。

在排查的过程中发现一名14岁初三男孩爱玩手机,老师一管教他就撕书。一名初二女生五次抓男生阴部,她来自离异家庭,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在快手上看到此类视频。教育后并没有羞耻感,还是一名在学校的“小团体”大姐大。还有另外一名女生,因受社会女生的威胁,要求她从学校带人出去教训,为保护自我她从街上饺子店借了一把菜刀直接带进学校。幸亏及时发现,在其进入要报复的女生楼层时抢下菜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案例6:2018年12月31日湖南衡阳,13岁的罗某迷恋网络游戏,因为找父母要钱去上网未果,用锤子锤杀父母后逃逸现场。网络游戏引发人间悲剧。乡村青少年家境不好,精神空虚,沉迷网络,无人引导这些孩子走出迷茫。

学生的情绪失控和暴力冲突,让今天的教师时常感到无能为力。一所2000多人的初中学校,只配备了2名心理教师。真正要做到心理疏导和心理教育的效果,是有困难的。

校园欺凌和网络传播,影响了一代人的思想,不良现象反而成为荣耀。网络传播中的暴力、恐怖、死亡、自杀、欺凌内容和视频,成为学生模仿的对象。负面新闻的反复传播和细节描写,影响了学生的价值判断。

四、家庭教育方法缺乏内容空洞

在我们调查的学校中,不少老师谈到今天教育的艰难。一方面学生思想脆弱,老师不敢严加管教,另一方面留守儿童多,家校协同几乎成为空话。大多数学生与祖辈之间的生活枯燥单调,而一部分文化程度不高的家长,既要寄希望于子女成才,又要忙于生计,几乎没有太多时间来关注子女的学习。而父母的暴力教育直接毁灭孩子。一部分家长家庭教育方法严重缺乏,家教空洞,家长无法理解孩子的内心世界,也没有与时俱进更新自己的家庭教育方法,还停留在简单粗暴的口头叮嘱好好学习上,遇到问题不能做到耐心开导教育。

以下是部分学生的心里话:

“我抑郁是家庭原因,和我妈妈关系不好,我们看问题想法不一样,有分歧,经常想起我妈妈心情就不好,回去又是跟她吵架。”

“学业的繁重和家长的催促,我心中十分不舒服,我是为何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世界好像没有什么迷恋的,这是我心中的难题。”

“我有时一个人憋在心中,有次想向母亲倾诉,还没开口,就被她的话堵死,什么也不想说。”

“有时我在家中被冤枉,母亲不但不宽慰我,反而继续批评我,我们的关系也疏远。”

“一回到家心中就烦恼,不想与父母沟通,且他们思想古板,总认为我做什么都不好,从不站在我的立场考虑。”

“学习任务太多,烦啊,看个电视家长啰嗦,干什么都叫一句她们不高兴就联合说我,我说的真理却被他们的愚蠢压着。”

“我抑郁可能是因为在家庭中我与妈妈的关系不好,经常与她对骂,总是把她的感受强加于人。越来越苦闷抑郁。”

“被家长训斥得想自杀自残,会突然一下子对自己的生活和未来没有希望,很无力,讨厌待在家里,喜欢在学校。”

一些家长无法走进孩子的内心世界,一些家长根本没有时间关注孩子的精神需求,家庭教育方式单一,评价手段单一,都希望孩子考个好学校,育人手段功利。成人的压力转移到孩子身上,县乡级学生中,大多数家长家庭教育是缺位的。

学校虽成立了家长学校、家委会,但是没有真正启动,实施起来也有一定难度。家长需要更新家庭教育观念,学习先进的家庭教育理念,要学会有效解决孩子的困惑与问题。改变以考试为导向的教育方式,无幸福感,丧失成长幸福,无时间关注孩子的心灵。一些家长的自我要求还在养活子女的状态,认为供子女吃喝玩乐上学,就是尽到了责任。

案例7:高三一女学生玲玲上课爱玩手机,父母在外打工,爷爷与玲玲有隔阂,周五不接她回家。她买东西回去爷爷不收,扔了东西,孩子非常郁闷。放假几天回来后前言不搭后语,短暂性失忆。经过咨询,她在5-7岁受到成年人的伤害,被人跟踪,很怕黑,经常处于恐怖状态。而此次放假过几天返校后其行为十分异常,老师非常担心是否走入社会受人侵害。女生性教育性安全需要家人关心。

案例8:2018年清明节,某校女生小玉在家里的高楼坠楼身亡。2001年出生的小玉是父母婚后多年才生育的掌上明珠,父母事业有成家境优越,家长对小玉的经济开支几乎从不要求,但成绩不理想后矛盾突出。孩子聪慧心思却不在学习上,文化成绩差想学美术寻找出路,老师做父母思想工作希望理解孩子的想法,母亲比较强势,母女矛盾尖锐,孩子沾染抽烟恶习,每天1包芙蓉王,开支50-60元,买零食,与社会有问题的人来往。有网瘾和同性恋倾向,她是男性角色。前一月学美术情绪有所改善。交友不慎加上网络环境影响,母亲在亲子关系上处理不当,导致悲剧发生。

刘老师是小玉的班主任,讲述了母女争吵的导火线。

2018年4月5日凌晨一点多钟母亲看到小玉在玩手机,要求赶紧睡觉。早上五点多起来小玉还在玩手机,母女发生激烈争吵,准备带去公司写作业。小玉出门去电梯,父母去地下车库等她却发现没有跟上来,回来找她不在家,父母公司有事先走。后来发现出事。在大厦的顶楼,办案人员看到了一些烟蒂,孩子在跳楼前可能抽烟在做心理斗争。现场惨不忍睹面目全非,遗体告别式看到的都是整理仪容的拼脸,老师内心钻痛。小玉是个问题少女,老师经常调解母女矛盾,劝孩子尝试理解母亲,也劝母亲不要总以成年人、个人行为想法来要求孩子。小玉的性格乐观积极,但性格的阴暗面却并不被人所知。

青春期学生与父母和家人之间的矛盾,直接影响他们的心理。小笑,女,家庭成员包括父母、妹妹,小时候父母在外地打工,从小没有奶奶自己跟着爷爷长大,老人对自己的管束较少,小学时有两年的时间基本没有学习,后来妹妹出生后母亲回来,对妹妹的学习抓的紧,而自己的学习成绩不好,被母亲一直拿自己与妹妹做比较,感觉生活在被冷落的环境里。

小张:15岁,爸爸妈妈不相信自己,家长的过度保护导致尝试机会少,自信心与能力不足。

我国农村大多数的家长是保姆型家长,负责给孩子料理生活。对子女的心理问题关注不多,也没有更多的家庭教育知识来引导子女。

今天的青少年面临的社会环境要比他们的父母当年面临的环境要复杂的多,但大多数家长的家庭教育水平还停留在简单的过问“作业写完了吗?”“一定要好好学习”的表面,无法引导孩子进入更高的精神层面,出现沟通障碍。

五、青少年心理问题数据触目惊心

案例9:据某县公安局案情通报一大学生小雪自杀情况:2018年6月,群众报警称有一女孩在大桥跳江。当日17时许,民警与蓝天打捞队人员在码头河面上找到了女孩尸体,死者小雪,女,1999年出生,系某市外国语学院学生。据调查,其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2018年,某县重点初中校成立几十年以来发生第一起学生跳楼事件后,学校摸底排查该校4000多名学生的心理现状,刚开始班主任上报的数据惊心,后来再做详细分析,发现言行异于常人的学生有几十人。

小才,男,14岁,性格内向孤僻,本学期老师三次登门,开学一周没有来读书,国庆后又没来。神情明显与众不同。  

小萍,14岁,主要表现厌学、狂躁,二周旷学,老师多次家访未果。

小星,13岁,性格孤僻不合群,不会处理人际关系成绩差,作业基本不做,若老师强烈要求就暴跳如雷,语言表达不清。

小周,脾气暴躁动手打人,情绪极易失控,语言表达障碍学习能力低下,作业基本完成不了。

小风,爱化妆打扮,性格倔强,父母管不着,晚上出去玩,不按时回家。

小海,母亲多次到校参与教育,性格怪异,爱与同学发生矛盾,从不退让,品行顽皮。

小罗,女,13岁,不爱学习,有旷课现象,爱与社会上的人来往。吸烟,曾因恋爱某男孩子,用刀在手上划伤自己。

小刘,性格激进,爱与学生吵,曾因手机问题离家出走。

小婧,留守女孩,祖辈无力监管,化妆恋爱吸烟。

小玲,家里电话不告诉老师,家长从未出现过,老师说带她一起回去她只会哭。

小永,性格内向不善沟通,体型较胖,有强烈自卑感。头痛失眠。湘雅附二诊断轻度抑郁症。

小强,自虐,用刀子在手上划,脾气急随时跑出去教室,什么话也不说。

而在另一所重点中学的心理教育室,我们看到了一些学生的就诊记录和咨询记录。

患者小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门诊,15岁,心理卫生中心门诊,患者自述总是感觉别人盯着自己看,跟好朋友玩也不敢抬头看他们,恐惧、紧张、特别难受,学习兴趣下降,想过跳楼,拿刀在身上划,精神食欲欠佳。检查结果生活能自理,有冲动伤人的想法,厌世,想过跳楼等自杀想法。初步诊断:社交焦虑症、情绪障碍。

小周,匿名写信给心理老师求助,通过多种渠道找到信件主人,帮助他正确认识自我,家庭教育方式不当,与父母关系糟糕。诊断有人格分裂,家庭矛盾。

小李,男,16岁,多次心理咨询,湘雅诊断为抑郁症强迫症,上学期休学,这学期开学办了降级,感觉同学老师看不起自己,不敢看别人的眼睛。

小娜,女,13岁,不想读书,易躁易怒,早恋,与男朋友感情出现问题,二人经常争吵。

小刘,15岁,厌学、谈恋爱,老想打架。

来访者问题归类:同伴交往矛盾、挫折与自卑、青春期困惑、考试焦虑、自我概念、个性缺陷、师生矛盾、个性缺陷。

小阳,女,打扮中性,休学了两个月想去赚钱哪里都没去,后悔了回来上学时却又想要赚钱。家庭构成为母亲、继父、母亲又生了一个妹妹,继父那边有个哥哥,觉得和家人的关系不怎么好,家里总是为了钱的问题吵架。

小文,高三,女,母亲有精神问题,说要给菩萨建房子,经常自言自语,父亲家族有精神病史,姐弟三人,留守儿童,自己有好感的男孩子,很想得到关心,但又不能打扰他人,言语表达比较混乱。

在另一所小学的调查中,学校反映一名四年级学生,想上课就上,不上就不上,父母离异,爷爷奶奶生意忙,监护人到不了场。另一学生上课玩手机,老师没收,威胁要跳楼,这不是个例,小学生里写遗书也不是个例。老师根本不能管教。

根据《我国青少年自杀状况简要分析》资料,青少年自杀主要有以下基本特点:一是农村青少年自杀率高于城市,农村自杀率是城市的3倍;二是女性青少年自杀率高于男性,我国年轻女性自杀率为世界最高;三学生自杀自伤现象较为突出,调查显示5.85%孩子曾有过自杀计划,24.39%中小学生曾有“活着不如死了好”的想法;四是独生子女自杀问题突出。主要原因为:一是教育结构不尽合理;二是社会对青少年的关爱和干预不足;三是家庭环境给青少年带来隐性压力;四是部分传媒存在对青少年的心理误读。

根据最新数据统计,我国17岁以下儿童少年中,约有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困扰,并呈逐年上升趋势。研究人员分析了从2005年到2014年的全国抑郁症药物使用和健康调查数据,青少年重度抑郁症发作患病率从2005年8.7%增加到了2014年11.3%。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层介绍《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显示,中国10-24岁青少年抑郁障碍患病已经接近全球儿童青少年抑郁障碍1.3%的患病水平,女性高于男性。

某职业中专教师反馈,学校一位自残的女生,在手臂上纹名字,用刀片割裂出道道伤痕,让人心疼又无奈,真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今年十月学校成功解救一个要在大桥和学校自杀的女孩,现在已经休学就医。她发现学生需要关注的问题不少:

▲高一男生,从初中起长期被同学欺负,极度缺乏安全感,别人没碰他,他也会认为别人对他有敌意,会撩事,当然最终会挨打。

▲高一女生,遇到不开心的事便会伤害自己,打自己耳光,甚至用圆规撮伤手臂。

▲自称轻度抑郁症女生被老师当众批评后拿利器划伤自己手臂。

▲高三女生,从不主动跟学校任何人说话,谈到父母家庭时会泪流不止,但就是不愿意说话。

▲抑郁症较严重的一位高二女生,有过自杀意念,现在母亲在家陪伴。

在特殊学生台账里,我们看到因心理困扰、身体疾病、家庭困难等因素存在焦虑不安的学生大约百余名。

青少年情绪焦虑、行为过激、抑郁人数触目惊心,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学校教育,如果还不深刻认识到此问题的严重性,逐步爆发的社会问题会更多。

六、负面新闻舆情监管乏术

“我有时关上灯睡觉时总觉得旁边有人,经历了学校那种事自然就怕了,我认识那个跳楼女孩子。”

田同学:“跳楼事件有恐惧心理,心有余悸。”

某县从2016年来陆续发生8起学生在校、在家跳楼、跳桥事件,7名学生死亡,1名受伤。社会舆论负面影响力大,一些学生不服管教,只要家长老师批评,就以跳楼威胁要自杀。

案例10: 小翟,2016年小学毕业前夕在校跳楼身亡。我们访问到其时任班主任曾老师,原因非常简单。毕业前夕,班里本来已经布置好课桌准备开毕业联欢会,老师考虑次日还要考试,要求教室恢复安静,几次强调纪律后没有好转。老师说如果还不安静,取消开毕业联欢会。小翟作为活动主持人已经化妆,听到此消息后在课桌上哭。大约7秒的时间,从教室冲出去在三楼跳下。老师当时的想法是准备课后单独安抚一下小翟,毕竟更多的学生已经进入了复习状态。还没等到老师的安抚,他选择了冲动跳楼。

据了解,小翟个性执拗、偏激。认定的事不干就不干。毕业留言里写的怎么样才能快速致死?让全世界知道?日常行为异常,家中有兄弟姐妹,条件较好。事情发生后,家属在学校门口放鞭炮、摆花圈、设置灵堂,在街道游行,学校根本无法正常上课,并发布在互联网上,舆情迅速扩散。在相关部门的调解下,学校无责任赔偿家属安慰金,经民众口头传播及自媒体传播渲染,导致社会舆论哗然。

另一名学生选择跳河,小学生获悉后议论说着孩子傻,以后有人跳楼应该在学校跳,学校跳有钱赔。恶性循环!

老师们认为,青少年冲动自杀或抑郁自杀的责任归到学校,这是不公平的。这样的教育环境非常不正常,老师不敢管学生,社会压力大。所有的问题都归咎到学校,有些家长并不讲法制。社会在宣传上要进行舆论把控,处理善后要有尺度。否则容易被家长利用,学生效仿。

社会戾气太重,正能量传递不够,负面新闻却迅速扩大。自媒体宣传面广传播迅速,负面舆情监管乏力。宣传舆论正面教育难以深入人心,网络低俗视频却传播快速。网络传播的负面消息和细节,成为学生效仿的内容。网络媒体和社会舆论的无限制传播,成为负能量及负面教育的快播工具。一方面对案情的渲染加剧了家长的忧虑,也同时成为一些有心理疾患的学生寻找的机会,另一方面更成为社会风气恶化的毒瘤。

七、教育功利化扼杀学生创造力

在我们进行深度调查访问中,多位校长和教师表示对当今教育的无奈与困惑。教育陷入的困境,教育改革没有良好的突破口,教育受到社会功利化的影响,地方教育界是没有办法独自走出这个怪圈的,一个学校更无力改变教育的现状。教育者都知道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个性特点,智力结构不一样,潜力和发展方向也不一样,要因材施教。学校要面对的各类检查和升学的考评,家长更对县市教育升学有口碑考评。大多数校长都认为要改变教学思路,要发挥学校教育主阵地的作用。

学校抓教育,相对忽视学生心理成长;家长抓教育,大多数的家长把孩子送去校外培训机构。多数家长本身没有独立辅导子女学业的能力,且在工作时间没有办法及时接孩子放学,校外培训机构成为托管机构。

去年,教育部办公厅专门发文,对开展课后服务工作提出明确要求。今年,国办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开展课后服务工作进一步作出了明确部署,充分发挥中小学校主渠道作用,普遍建立弹性离校制度。

12月13日,全国共摸排40万所校外培训机构,发现存在问题的27.3万所,现已经整改24.8万所,整改完成率达到90%。

校外培训机构的流水线,把学生训练成赚钱的木偶,其实扼杀了学生的创造力和生活能力。个人情绪和学习压力没有机会得到释放,也是青少年心理扭曲的原因之一。

学生在校活动的时间有限,学校出于安全考虑,几乎也取消大型外出活动,学生学习时间基本关闭在学校,周末大多数学生都会在培训机构度过。封闭的学习环境和过重的学习压力,让今天的孩子几乎很少有青春的朝气,大多数表面上温文尔雅,内心积累的问题并不少。

八、贫困地区教育环境急待改善

在我们进行的贫困地区学校调查中,学生人口数量多,校园建设投入相对少。访问的几所重点高中和初中学校、小学,每所学校的在校学生都是4000多人,但校园面积多年没有太多扩展,学校课外活动少,操场小,66个班,操场只能容下20个班级。体育课根本没有办法轮流上。课间操也满足不了全体学生的需要,为预防踩踏事件,大多数的学生课间都是在教室里,连教学楼的高层走廊上都不能久留,担心引发安全事故。

老师上课期间,经常有学生会来回走动,甚至走出教室,问其原因,需要透口气。其实从另一方面反应了教室环境的狭窄和学生的局促不安。

一些学校心理教育课几乎没有。

一位小学校长说,该校4300人,教职工170人,近年来网络视频、智能手机的负面信息量大,独生子女性格缺陷、家庭娇生惯养,二胎政策冲击,学生不好教,行为怪异、社会问题多。老师也需要心理疏导。

一所重点中学4400多学生只有一位心理老师。全校家长大会,如何开展家庭教育,家校联合,父母到校只有一半,学校每天开放心理工作室,政教处心理辅导。留守青少年在家里得到的老人宽松教育,到学校接受严管,教育方法有对比差异,有些不适应。

另一所重点中学的宗旨是培养眼界开阔、境界高尚的学生。学校有二位专职教师,4200名学生300多名教师员工。当前明显感觉学生心理问题多,家庭问题多,留守儿童多。个别学生心理扭曲性变态。学校呼吁家长关心孩子,不要只关心成绩,不关心成长过程。

学校进行抑郁排查,心理建康教育中信件和见面二个月大约400次,每个班有心理委员,学校有心理健康室。学生有情感困惑、心理问题、家庭矛盾、学习压力大,有的选择写信给学校的心理杂货铺,有的选择咨询。学校已经立项建设一个标准化的心理教育室。

但大多数的学校并没有心理教室,心理教师无测评系统,无操作规程,也无数据筛查。

我们访问到一位心理咨询老师,他在该县从事十多年教育工作,2007年开始接受第一例个案男生:3岁时母亲去世,父亲是司机常年不在家,后妈抽烟打牌外出,孩子非常害怕,经常用被子包裹自己。高一成绩下降,后在湘雅诊断强迫症,省人民医院诊断为社交恐惧症。

心理咨询师刚开始每年咨询几例,2016年开始每年大约要辅导100多个案例,有心理疾病的成年人来咨询的也不少。“我不重要,但我常常被人需要”。这位心理老师一面为自己的专业越来越被人需要而欣慰,另一方面却为青少年的心理担忧。

家庭和社会对青少年教育的不到位,青少年不仅在成长中面临情绪失控、自我伤害,更有违法犯罪行为。据有关部门统计,2018年某县在监狱服刑680人中,.青少年共6人,集中在抢劫、电信诈骗、故意伤害、寻畔滋事,判实刑的数字远高于判缓刑的。

加强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的对策与建议

一、家庭教育的主体实施单位应归属到教育部门,发挥学校主阵地作用

加强家庭教育,营造良好家风,对青少年的人格、人生观、生命意识及其他方面的心理健康,都起着重要的影响作用。《全国家庭教育指导大纲》经过深入研究论证,是全国各级各类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机构开展家庭教育指导的重要依据,是国家法律法规,教育部、文明办、民政、人口卫计委等部门都承担相关宣教实施责任。但该大纲的实施,其实存在着根本无法落实的尴尬。长期以来,妇联承担家庭教育的主体责任,虽然妇女是家庭教育的主要实施者,但妇联对于教育的落实明显存在实施路径的困难。0-3岁的幼儿相对来说在社区生活多,人口卫计部门可以承担指导作用。从幼儿园到学校的长时间成长过程,家长与学校的互动都比较多,请问家长是接受妇联的指导多,还是能有机会接受学校的指导多?作为公民教育的大教育机制,教育部应该成立专业的家庭教育部门来落实家庭教育指导大纲,组织专业人士定期开展知识普及,培养一批家庭教育的年轻专家,要开设公益课程,邀请心理专家、教育专家给广大家长进行讲课,加强家长防范处置青少年心理危机的能力和意识。学校应配备家校协作老师、配备心理教室,要认真思考教育的方向。学生的生命教育、法制教育、公民意识教育,都应该纳入日常教育课程,可以由相关任课教师授课,当地相关机构如司法、公安、法院、检察部门,要为学校定期开展相关服务。教育部门与妇联、团委等单位要紧密协作,提升家庭教育效果。家长作为教育孩子的主要责任人,必须强化主体监护与教育责任,要具备爱护、教育、挽救孩子心理危机的方式方法,要善于发现和辨别孩子心理危机的征兆,提前预防危险事情的发生。

二、家校协作、家委会应定期开展家长教育

家长学校不应该成为应付上级检查的摆设,而要实实在在建立长效的家长教育与培训机制,要做到有步骤、有计划、有目标,定期开展家长沙龙,根据突出问题开展主题讲座和课程培训,要有考核指标。家长教育应有系列完整教材,根据学校反馈和家长反馈,国家在家庭教育层面除了指导大纲,根本没有完整的系列的培训教材,大多数家长只能根据网络宣传和相关信息,购买一些图书来进行知识更新,基本没有权威的系统的理论支撑,这也是学校开展家庭教育和家长活动面临的极大困惑。

三、心理教育应当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

根据目前的统计数据和实例,青少年心理问题需要社会高度重视,更需要高层关注。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育人的问题直接关系到祖国命运。我们的孩子在创造力、探索精神上落后,如果在身体健康和精神健康还不重视,我们的未来竞争力是要挨打的。心理教育应当纳入中小学课程体系,每周至少要保证1-2节心理课或其他形式的活动。心理咨询室要创新,要让学生走进来,能直抒胸臆,能吐露心声,能得到帮助,能解决问题。要大力培养心理教师,建设人才梯队。在调查中发现,学校心理学教师数量少的可怜,队伍几乎无法建设,师资匮乏,人才储备几乎没有。国家层面在教育学科设置上应该考虑人才梯队的培养。要保证社团文体活动的开展。一些地方因校园环境的限制,体育课开设和体育活动场地受限制,几乎没有全面展开。而高中学校的学习紧张,社团活动缩减,学生以学习为主,思想和情绪几乎没有释放时间和空间。前些年发生的重大安全事故取消集体旅游活动,有因嗌废食之嫌,剥夺了学生了解社会、了解自然的机会。春游秋游等活动应当开展,带领孩子走出校园,不能一刀切。本土风情教育要开设。校外培训机构要压缩,家长培养子女开展兴趣学习和课程辅导时要考虑劳逸结合。

四、留守儿童少年关爱措施要有的放矢

留守儿童少年成为时代问题,教育、民政、妇联、团委等相关部门无法形成合力,一些欠发达地区留守少年儿童因无人关注导致的悲剧屡见不鲜。南京也发生过年轻母亲死亡三天幼女在家饿死的悲剧。各乡镇留守儿童要建册建卡,社区村组责任到人,与扶贫工作一样重视。劳务输出大县留守儿童规模大,父母缺位、隔代监护的情况多见,大量农村留守儿童处于监护不良和监护缺失状态,导致儿童缺乏成长引导,心理发展异样,极易发生自杀或其他伤害事件。各乡镇党委政府可建立留守儿童邻里保障机制,为留守儿童创造良好的外部成长环境。学校应创新农村教育课程,重点加强留守儿童的法制、安全和心理健康教育。发挥社区党员与妇女专干的作用,应该设立一对一帮扶制度,一周要有见面回访机制。充分发挥乡贤作用,鼓励乡贤返乡进行精神帮扶和心理关怀,开展留守儿童励志教育和职业规划。

五、网络暴力恐怖黄色内容监管需要加强

在这些青少年自杀的惨案中,我们发现,青少年迷茫时期沉迷于网络,是直接引发悲剧的主要原因。他们对网络传播的暴力、恐怖游戏充满好奇,轻易模仿尝试,甚至在网络上搜查死亡办法,以死亡来寻求迅速成名。网络游戏消耗了家长的钱财,毒害了少年儿童的身心,应该设置分级监管。色情、暴力、恐怖的视频内容充斥手机频幕,无法自控的孩子沉迷不悟,网络和智能手机毁灭一代青少年。没有精神追求,没有奋斗目标,听不进任何建议,过早麻木不仁,致使青少年过早颓废。宣传部门要联合妇联、团委、教育、政法系统等单位开展家庭教育宣传与公民意识宣讲,形成社会合力。对自媒体要加强管控,限制其宣传发布口径与尺度。

少年强则国强!希望全社会关注关心青少年成长,当前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问题,的确比较严重。我们调查访问的县市,只是当前青少年心理情况和成长环境的缩影,还有一些隐性的问题和数据,因为时间仓促的关系,我们无从详细考证。

在此呼吁:儿童青少年人格教育需高层重视,教育的主体责任单位和联合实施单位要将此纳入中长期教育规划。家庭教育要引导关注下一代心理健康。公民基本素养教育需要设计课程推进。网络游戏和视频监管需要加强,留守儿童更需要强化关爱机制。

我们的孩子,需要全社会共同呵护与教育!

 

 

 

调研参与者简介

 

康海燕:湘籍作家、家庭教育学者,“父母大学堂”全国巡讲主讲专家,中华文化促进会美育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青少年研究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著有《妈妈养育心经》《孩子我想让你幸福》等畅销家庭教育书籍、报告文学集《湘见》。长篇小说《小康之路》即将出版。本调研报告执笔者。

阳海玲:全国人大代表,其有关中国农民丰收节等提案被有关部门采纳,为民代言获得民众广泛好评。

谢聪:新化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