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时代巡礼 > 特别呈现 > > 正文

异乡的菊花缘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李洁 时间:2020-10-30

当下正是晚秋,又到了菊花飘香的季节。对于菊花,不是陌名的喜欢,也不是因为随波逐流,更不是因为其“草药留香”,当然,也绝不仅仅是一种文化,而是植入骨髓的爱。也是我对父亲一辈子的念与想,是于我在这世间独享的有形有味的父爱!

初来小榄时值,秋风乍起,说是每年一度的菊花盛宴开始了,全都兴致盎然,唯独我黯然伤神。套用一句俗语:“崩口人忌崩口碗”。因为,一提到菊花,我就泪眼朦胧,想起让我引以为傲的父亲,在我正欲展翅高飞时,不顾我撕心裂肺地哭喊,就独自去了天堂的父亲。菊花盛会上,我看的不是怒放的菊花,而是看见我与父亲的点点滴滴重现在一瓣瓣的菊花上。

我的父亲高大魁梧,加上一对深深的酒窝,说话又幽默风趣,实在是帅气得很,认识他的人都很喜欢很尊敬他。用现在的称法是“万人迷”。以至我总是说,要嫁就嫁像父亲那样的男人,但总是事与愿违,因为我嫁的人并非高大魁梧。父亲在镇上经营着一家药材门市。中药铺承载了我最幸福的少女时光。所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经过药铺,像是掉进了时光的隧道。那些瓶瓶灌灌,药柜药匣,一溜靠墙,匣子上有闪着冷凝的铜拉手,熟悉的独有的药香,还有铡药材用的铡刀,是我最为神气的玩具,那会感觉自己好像包大人。就算现在一想起这些都会让我的心总是涌起一阵阵酸楚的甜蜜。

对我, 父亲总爱现身说法。我第一次收到情书是在三年级下学期。午休之后,回到班上的座位,放书包进柜前我总是惯性地低头看一下里面。一个白色信封静静地躺着。我很诧异,伸手拿了出来,是用一张图画纸折成的信封,信封上写着“李洁小姐收”。顺手一拆,发现里面是张叠成心型的作文本,我更纳闷了,一打开,眼睛只瞄了一下,就这一瞄,让我惊恐万分,第一意识就是马上把信扔在地上,呆愣了几下后,又下意识地赶紧捡起信,并抓起桌面上的信封,往门外飞奔离去,不管后面好同学大呼:去哪,要上课了啊!我就想快点回到药店。十五分钟后,我气急败坏地跑到了父亲的面前把信递给了他,当时还有几个认识的人在场。父亲看了几眼信,立即笑嘻嘻地说:“唉哟,我们家大小姐长大了,有人追求了,今晚上要加菜庆祝一下喽!”完全不顾我的徨恐不安。“不过,你给我马上回学校去,告诉罗XX,说你不是玫瑰,你是菊花。真是的,还说爱你,连像什么花搞都错了。”父亲又说着。我才知道原来写信的人是他,而我深深烙印在脑子里面只有这几句:“亲爱的李洁小姐:我爱你!真的很爱你很爱你!你就像一朵带刺的玫瑰,一直出现在我的心里面。”.......父亲总爱训话我:“大小姐,你必须要学会‘微笑交际’,要不,真出去外面了,不知会怎样!” 时光荏苒,草药早已不复当的盛世繁华,父亲已逝去多年,我也不再是站在板凳上,边叉着腰边挥着手高声和长辈们划拳时,然后让路过的阿婆逮着,被拧着耳朵的小女孩了。

我不是什么恋爱高手,甚至自认有些迟钝,不懂得,只是我相信,只要你在乎一份感情,认为这段感情值得拥有,那它迟早就会生发出值得你拥有的理由。而这种理由便是真正的纯粹的理由,与钞票、房子、和汽车亳无干系。

 

革命形势正如火如荼

我是幸运的。

没有离开乡土时,已知“打工妹”意味着什么,和什么情况下就将有着怎样的故事,我就明确加了解二个真理:“女子任何时候都要洁身自爱;门当户对。”因为我们家已拥有电视机了,在当时拥有黑白电视的家庭来说是屈指可数。珠江频道热播的《外来妹》,是父亲钦点10岁的我必须要看的电视剧。到优先发展的珠三角一带打工,成为很多人眼中的天堂,因为能改变命运或实现梦想。特别是嫁给本地人,祖宗十八代都会荣耀。

 刚当上打工妹不到半年,因为八舅,我认了一个本地人做干妈,干妈的同事看上了我,想要我做她的儿媳。暗里,总是盯着我休息日或晚上不上班,想尽法子拽上我和干妈到处吃喝玩乐。最早最常去的地方是茶楼。在21世纪初去一倘茶楼,何况我还是经常去,而且去不同的茶楼。这不止是奢侈,还是身份象征。我遇广时,革命形势正如火如荼。茶楼时,她把儿子广也捎带上了,我也没觉察有什么不妥,对他有说有笑,时不时还问东问西的。直到有一天,她趁人齐,就挑明着说了,大意是观察了些日子,很喜欢我,他儿子也喜欢我,都觉得我适合她儿子。做了她的媳妇,可迁户口到她家,成为本地人。

    

接着她儿子广说:“我是做打黄金的,可以给你打金耳环金戒指金项链。”知道当时非常流行黄金饰物,也知道有些人因此经不起考验,走上了不归路。听了他的话,从我脑子里崩出来的这个词“拜金女”?让我顿时从“原来如此”,跳跃到“恼羞成怒”,这时候总会埋怨父亲过早的离开让我贴上“打工妹”的标签。也立马感觉“猥琐”很适合来形容镶上两颗黄金门牙的他,原来对他的好感都消失了。广比我年长8岁,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单独待在一起哪怕几分钟。初战告败,再也没有见过广,当然也不再和他妈一起饮茶吃饭。后来,才知,是他的不善表达,加上我的过度敏感,此情就成为追忆了,仿佛是生命的礼赞。那时候,错误的情感不为人知,内心有秘密的甜蜜。

 

尝到甜头,急流勇退

那一年五月,我去同事华姐的出租房玩。她家经常有老乡亲戚来窜门打牌,然后一起做饭吃,热闹非凡。第一次见面,华姐很就积极介绍她的表弟星我认识,我呢,也很乐意接受,因为星的性格是那么的亲切可爱。比如说我们一起经常这样说,这个事情,华姐,你是不对的。于是我和星结成联盟批评华姐。或者说,这个事情,卫星,你是不对的,那么我和华姐结成联盟批评卫星。如果他们说:这个事情,李洁,你是不对的。我马上跳起来了:哪有这样的道理,你们两老表联后起来欺负我 !

我觉得星最性感的时候,就在他埋头对着一堆木头忙东忙西的时候,严肃得好像忘了整个人间。对了,我大概忘了交代, 星是做室内装修的,专业木工类的。我们并不常见面,就算见面也是在华姐家,也许因为是做室内装修的太忙了,或许这也是命运的安排。有时候,我和华姐去工地上玩,看见他们对着各种门雕、斗拱等叽叽喳喳的时候,我伸着无知的脑袋,过去凑热闹:“那么,这是什么呢?......”他便笑了,招手叫我:“过来,我跟你讲。”由于学问上的优势,星显得不只是个兄长,甚至像个父辈。在华姐家一起做饭吃热闹的氛围里,我甚至觉得他有一种类似父亲的慈爱,有岁月悠长的温情。尤其是吹过来的风,把全小榄的菊花芳香全吹了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感觉到星对我的感情在加深,而我,也是。这是不是有一个有点俗气的事情要发生了呢?我爱上了华姐的表弟。然而生活就是这样,总会有些俗气的事情发生。要命的时候,当它发生的时候,我们觉得它是多么的自然而然,不可逆转。

一天中午,我们正吃饱了饭,没什么顾客,我就坐在收银台发呆,华姐就在对面的衣架边上和同事们谈笑风生。柜台里的手机传来有短信的声音,我慵懒地斜倚在墙壁上,打开短信,短信这样说,“小洁,帮我叫华姐出来一下”。我一下精醒了,并下意识地拉长脖子,往大门一望,心中好像翻过了惊雷。星是赤裸臂膀,骑在自行车上,古铜肤色,映衬他脸上的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在阳光下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能感受到此时他的眼神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我意识到不妥,眼神躲闪着伸回头,脸上火辣辣的,都埋没在天马行空中,又有几人注意到呢?当默默地忍受着震动,也忘了帮他叫华姐出去了,一下午紧张得差点收错钱,因为第一次看见男子这样子。
下班路上,华姐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说,星对我是认真的,如果我不是认真的就不要开始。让我的心更激动不安。

夜晚,我睡得迷迷糊糊中,突然悚然一惊,惊醒过来。我突然意识到 ,这也许是一种灾难,它是不是要同时毁掉华姐的友谊和亲情?甚至,是不是要毁掉我们三个人?彷徨之间,拿起手机一看,又死机了,重新开机,有很多星发来的短信和没接电话。我只打开最后一条看:“小洁,我们做不成情侣,可以做朋友的嘛?请回复我一下吧。”那一刻,我热泪盈框,是父亲去世后第一次的幸福落泪。拼命念叨着,不是我不回复,是我的二手摩托罗拉手机不给力,这手机经常会自动死机。有想过马上打电话过去,但很怕自己情绪失控,没法有判断力,也没有办法知道自己在干么,还不如听从内心的,发信息吧。写了“对不起”三个字,想简练地表达了我的歉意,在按发送时,我犹豫了,星是独生子,要是我没有福气生的都是女儿怎么办?这时手机又死机了,我当时归根于冥冥之中早注定如此,那我就沉默到底,把这误解无限期延续下去吧。

我想,不管任何时候,我都很有权利说一说周星驰说过的对白: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我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可以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男孩说三个字:“对不起!”如果非要在这份爱前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人贵有自知之明


人往往是在最以为聪明的时候其实就是最愚蠢的时候。

与他有过的短暂亲密交集,就像烟花盛放过后漫长的惊心动魄!给我寂静的人生留下了美丽的倩影,还有留下的是唯美的记忆。初次相遇的时候,我是在一家商场做前台咨询员。因为他接连几个晚上都是在同一时间出现来买东西,经过前台时,都会彼此点头微笑或来个简单的“HI”。同一个时间,又来了。在他出现的一刻,我那该死的热情开始泛滥了。于是,我走近他,用我那山寨版本的英语,问他,你有我们商场的VIP卡吗?他说没有。然后,东拉西扯几句,我就回前台,打个电话,向经理汇报与申请:有一个外国人经常来买东西,但是没有优惠卡,能否免去申请费50元,送他一张。经理批复:行!当他在收银台时,我出现在他眼前,而且递给他一张崭新的VIP卡,说是感谢他经常惠顾我们商场,所以我们决定送你一张VIP卡。记得当时他那双褐色眼闪烁着,神情是惊讶的。

然后就有了接下来的匪夷所思的琐事发生了,之所以说是琐事,因为那会我觉得不是事。送卡后的第二个晚上,他来了前台,没见到我,就问了我第二天的上班时间。后来这些是拍档说的。第二天我是上中班,6点下班。他一点左右就来了,而且一来就到前台来,笑咪咪地递给我一张自制的卡片,说是谢谢我。卡片上有他的名字。或许因为太过唯美,以至忘了他的姓与名,就在这称他为X-man吧。我就随口说了句客套话,说请他到我家吃饭,不料,他竟当真了。这会我也不好意思说是开玩笑的了。就说我六点下班,请他等我。他说OK,然后就离开了。我也忙起来了。 

快到下班时,我转了一下商场,没瞧见他的身影,细细想想,我自嘲着也有那么一点儿庆幸:我这是想多了吧。估计他也知这是咱中国老百姓之间的客气话,不能当真。又没有留电话也没有定地点在哪等,谁说不是呢?再说,没有提前通知家里有客人来吃饭。我那会与现在的老公坚少同居着,坚少在拱桥路经营着一家小店。打下班卡后,当我以从没有过的轻松,与同事们嬉闹着在后门一出来,我差点儿站不稳,因为站在不远处,原本已2米多高的 X-man,显得更鹤立鸡群。要命的是他笑容可鞠向我走来,我心里懊悔死了,崩出千万个骂自己的话来,但没法子了,就笑着迎上前,用中英文和他比划了一会儿,然后也不管他听懂没听懂,我在前走着他在后跟着,偶尔地我回过头对他笑笑,又继续走着。就这样,一前一后就回到店里。我一进门,就向坚少简单明了汇报:后面这个鬼佬,是商场的顾客,昨天我帮他免费申请了张VIP卡,今天他就送感谢的卡片给我,然后客套话说请他吃饭,他当真了,就跟着来了。你招呼他,我去炒菜。 

对于坚少,我是相信的。相信他的英语能跟他顺利沟通的,但就是没料到是信过头了,这是后话了。果然,当我炒好菜出来,他们两聊得不知多欢,我多少还是有点幸福的,自家男朋友多牛啊,和外国友人谈笑风生。如果当时我知道这种“欢”是建立在“出卖”我的基础上,我就不会这样觉得了。菜是爆炒鸡块,和炒空心菜。吃饭时乐坏了我。知道外国人不会用筷子,但亲眼目睹了,有趣得很,让我联想到《西游戏》的孙大圣上山学艺前在小吃店吃面的场景。而且,面对爆炒鸡块,因为他嚼不动,就在嘴里来回念叨着“Old  chicken!Old   chicken!”,面对炒空心菜,因为我是整条炒的,感觉到他的满头金发在晃得我眼花,又摇头又惊叫“Oh  No!”,最后他用勺子吃下了一碗白饭。饭后,他们又在那聊得欢,能感觉得到,他的眼光时不时扫过来。可我根本听不懂,他离开后,我问坚少聊些什么聊得他如此开心。坚少回答我,说他新西兰人,在荼薇花园附近的外语机构教英文,然后就是随便聊聊。

再之后,时不时在商场还是见到他,我还是像以往般向他点头微笑或来个简单的“HI”。当时也没留意到他的眼睛和笑容有着我不知道的东西在。又是一个中班下班了,就快要回到店时,发现他在店门前站着。坚少说他今天休息,过来聊了一下午。顺便在我们家吃饭。因为上次有问过他,说他喜欢吃鸡蛋和土豆。晚餐我就做了西红柿炒鸡蛋、猪肉炒土豆丝。我给他勺子时,他连连摆手,示意要用筷子 ,然后和坚少说了几句。然后开始挟菜,那超认真兼略显笨拙的手法,看在眼里,我不自禁地掩嘴,啧啧叹服。他成功挟起菜后,就仰着脸问我“OK?”我笑着给他竖起大姆指,并赞称“very good”!不知为什么 ,他和坚少用眼神总时在交流着什么,而又是我不知道的,就是觉得怪怪的,但也没放在心上。当我在和朋友通电话时聊得哈哈大笑,听到他在旁边问了句:“Boy friend?”我想都没想就回答:“NO!”然后他继续和坚少聊得欢,我也继续与电话那头继续海阔天空。

和以往一样,上一天中班上一天夜班。某天,上夜班,打完班卡后出来,看见X-man站在面前,手里拿到一束娇艳的玫瑰花。我一下子懵了。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收到玫瑰花,心情很复杂。没有开心,没有兴奋,没有激动。只有紧张,不知所措。然后他送我回到楼下,我还是不知所措。各位,试想一下,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一个瘦小的女孩忐忑不安捧着花在前面走着,一个高大威猛的帅哥在后面眉飞色舞跟随着,这样的情景,真有那么几分像猫抓老鼠的游戏。当我把花拿到坚少面前时,他愣了一下,之后捧腹大笑,说见X-man竟真当了。在我的连番追问下,终于,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对我,荒唐;对他,受伤;对坚少,逗乐。

据坚少坦白交待:第一次见X-man,自我介绍说就是你的弟弟。然后他说喜欢你,想娶你做老婆。还详细了说了他的情况,今年38岁了,在新西兰结过一次婚,后来离了,但有小孩。来到中国后,也交过几个女朋友,最后一个是四川的,快要结婚了,但最后女的又选择离开了,还带走了要结婚准备用的金戒指金项链金耳环。说是喜欢你是个非常温柔的女孩,但所指的温柔不是嗲,而是态度,懂得别人立场,为别人考虑。和你一起会很快乐。说嫁给他,可以选择留在中国,也可以选择回新西兰,能养得起你,不会让你受累。我还对他说,要追你就要学会用筷子,所以他悄悄在习练拿筷子用餐........

听完之后,我茫茫然之余,更兼震惊。这种温馨与误解并存的情况,让我陷入愁苦之源,当然心底也有划过一种隐秘的渴望。应该说天使与魔鬼的内心绞战,无奈理智分析出,第一:是不可以“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这事或许很常见,但我的世界不存在;第二:是我不懂英语,如果加万一真嫁给了他,认真是“鸡跟鸭讲”,而且不小心产生的“后遗症”非常严重,到时候就是所谓的开国际玩笑了。因为有看过异国恋的,维持这种跨文化、跨地域的感情的,不是非一般人能“好得住”的;第三:在父亲去世后,家道渐渐中落,伴随的冷眼嘲讽,一路过来坎坷,让我相信人生需要不断奋斗,不能做一个选择贪恋生活安逸的人,要做不懈努力用成功刷存在感的人。人生观世界观没有对错,只有不匹配。所以,就算当时没有男朋友,单凭思想国度的差异,爱情就无法抽象追寻。内心绞战的最后结果是:那我不是差点“引狼入室”了吗?好险啊!然后爆发.......让他自己去处理好。这是他自食其果,也是因为解铃还须系铃人。

果然第二天,X-man又来了,坚少向他道歉了,并解释了。这是我下班后得知的。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曾也想过亲自找到他,至于要说什么不重要了,就是纯粹想见见。或许又害怕又心疼面对尴尬的我和他的脸,我放弃了。当时,有种我是愧对全世界的罪人,这种感觉。

时至今天,我还是会默默地祝福和祈祷,在地球的另一端的X-man,我希望他能遇到一个热情奔放的姑娘,靠近他,温暧他。

每年,菊花开放的季节,我又会游走在菊的海洋中,想着很多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当秋风送来阵阵沁人的菊花芬香,片片落地的菊花会知道我懂你们,亦会捎去我对你们的爱,告知你们,现在的我,是愉悦的。

是的,我们也许不会再相逢,但悸动还在,所有纯洁的记忆还在,丝毫无损,至美至纯。那是因为我遇到的是你,谢谢你,广;谢谢你,星;谢谢你,X-man。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聚焦南京电动车会展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