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时代巡礼 > 特别呈现 > > 正文

官员的假博士

来源:草根观察 作者:佚名 时间:2020-07-07

原标题:还有多少落马官员是假博士?

 

博士是对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的称呼,同样也可用来称呼已获得博士学位的人员。主要通过拥有博士点的普通高等学校和拥有博士研究生培养资格的相关科研机构举办的“博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来进行招生。

 

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三级学位中,博士学位是最高的一级。

 

1983年5月27日,我国首批18位博士诞生。1983年10月19日,我国首次培养出了第一批文科博士。

 

博士生,作为象牙塔最尖端的一小撮人,深受众人羡慕,他们是智慧和能力的象征,是大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然而,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以及教育产业化的快速布局,我国的博士培养有越来越泛滥的趋势,博士生的质量越来越差。博士作为学历教育的“塔尖”层次,其教育水平不仅反映一国最高教育水平和科研水平,也影响着一国知识创新能力和学术水准。

 

中国的研究生教育20多年就走完了美国100多年的路,实现了“赶美超英”的目标。

 

对此,有学者用“大跃进”、“泡沫化”来形容,长此以往,将很难保证博士生的质量。著名学者丁东尖锐指出:“20世纪90年代以来,博士点和博士生的含金量便开始下降……现在,中国博士生的整体学术水平,不但不如80年代前期的硕士生,能不能超过那时的本科生,也很难说。”教育部原副部长张保庆也认为:“我们现在高水平的博士生不多,导师水平不够,这很麻烦”,“有些导师没有科研项目,没有项目怎么带博士生,这不是瞎带吗?”

 

2008年9月中国科协的一项调查,更印证了人们对博士质量的担心。该项调查显示,对一直以来都令社会不齿甚至愤怒的“学术不端行为”,分别有39%和23%的博士认为是“值得同情”和“可以原谅”的。这种“宽容”实在令普通人感到难以理解。

 

一个社会之所以能够进步,保持冷静的思考,富有色彩鲜明的文化个性,具备人文精神和传统内涵,品味高尚,温文尔雅,完全是因为大学教育和它的知识群体。如果大学离开自己的本质,知识分子首先会变质变性。社会将急剧地退化和变异。而社会退化的特征是:道德沦丧,焦虑浮躁,品味低下,无视信义,假劣泛滥,破坏文化,失去自我,缺乏自信,迷失方向。这样的社会可能充斥金钱和高科技,却绝没有希望和前途。

因此,我们每年虽然培养了全世界最多的博士生,却在世界科技和发明史上没有一席之地,这不仅仅是因为教育产业化带来的博士质量低劣,还因为我们庞大的高级官员明目张胆的博士造假之风盛行。

 

比如震惊中外的“8·12天津滨海新区爆炸事故”发生后,围绕杨栋梁的个人命运发生了根本性逆转。我们可以通过公开报道看一下杨栋梁的简历,发现这是一名来自于天津的“假博士”。1954年1月出生的杨栋梁,1972年10月成为工人,初中、高中应该是在“文革”中度过,本身没有多少文化基础,工作后没有经历过任何全日制教育,其间仅有1995年9月—1998年1月在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班政治经济学专业学习的经历,却在任天津市副市长期间,经过2004年9月—2007年1月在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专业学习,神奇地获法学博士学位。我在想,那些经历20来年寒窗之苦的博士们是多么憋屈?

 

同样在天津任职期间获得博士学位的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被查后,有人在网上晒出了他的博士论文——《人-车-路交通安全系统动态控制模式与策略研究》,仅该论文复杂的函数,及随后的英文版,绝非一般受过系统高等教育的朋友能完全读懂,武长顺根本就没有能力诵读一遍整篇论文,更不要说撰写这篇论文了。这篇论文,一定是由他人“捉刀”,论文答辩更是“扯淡”了。 

 

查下天津市政府8名正、副市长的学历,那种豪华程度也是令人咋舌。除排名最末的孙文魁系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外,其他7人均为博士。其中:市长黄兴国为管理学博士;另6名副市长中,段春华系经济学博士、尹海林系工学博士、曹小红为农学博士、王宏江为工学博士、何树山为工学博士、阎庆民系经济学博士。

 

有意思的是,与天津毗邻的河北省“十八大”之后遭查处的三名常委全都是博士。其中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滨系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的管理学博士,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景春华系天津大学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

 

而作为“班长”的周本顺,1953年2月出生,中学是在“文革”中度过,基础也不可能太好,但他不仅于2003年“知天命”时获得湖南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3年后又获得武汉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成为学术界都稀有的“双料博士”。

 

其实,在“十八大”之后遭查处的高级干部中,“假博士”可以说比比皆是。仅凭笔者观察,除天津的黄兴国、杨栋梁、武长顺,河北的周本顺、梁滨、景春华外,至少季建业、金道铭、沈培平、武长顺、梁滨、景春华、余远辉、乐大克、谷春立等人的学习经历,根本就没有可能靠学识获得博士学位,说直白点,这些人其实都是“假博士”。

 

在“落马”的这80多名高官中就有这么多的“假博士”,那么究竟还有多少“假博士”?也值得大家关注。

 

为什么我们总是要抓住官员“假博士”问题不放,其实道理很简单,这些中高级干部在职时取得的硕士、博士学位,基本都是花费价格不菲的公款,作为纳税人难道不感到难过吗?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官员连学历都造假,你还指望他们有高尚的个人品格,还指望他们带着大家去共同建设一个诚信的社会吗?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音乐视频:《春天来到》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