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童年旧事

来源:中创文网 作者:沈益亮 时间:2021-12-17

 

儿时的回忆,童年的味道!童年里很多旧事,如同百年老树在阳光下筛出的光和影,斑驳陆离得尽管不完整,但在渐老的时光里,总会有那种温暖的场景一次次浮现在眼前,美丽的回忆如同一颗颗宝石,偶然浮现,蓦然回首中发现,那些离自己最遥远的童年旧事,才是我人生中最纯,最真,最美的记忆。

  

(一)拾麦穗

小时候,特别喜欢学校组织的各种到农田的活动,比如:拾麦穗、拾豆子、拿棉花、捡山芋,记忆中最清楚的是拾麦穗活动。

拾麦穗那天,同学们早早来到学校,兴奋地叽叽喳喳,像过节一样。同学们个个高兴极了,戴上鲜艳的红领巾,排着长长的队伍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齐声唱着:“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儿吹向我们,我们像春天一样,来到花园里来到草地上……”田野上空艳阳高照,将四周的麦田照得一片金黄,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浓浓的麦香。

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刚割完麦子的麦田,我们在社员收割后的麦田里仔细认真地拾起麦穗。老师告诉我们,要珍惜每一粒粮食,珍惜农民伯伯的丰收成果,尽量做到颗粒归仓。并带领同学们一起朗诵起:“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到了中午,我们将拾的麦穗扎成一把把,送到指定的大筐里。尽管我们的脸蛋晒得像熟透的红苹果,汗水浸湿了衣服,可脸上却挂着一种幸福的微笑,心里有种满满的成就感。劳动结束后,生产队长给我们每人发一支铅笔,心理甭提有多高兴,然后老师和我们原路返回,我们走在松软的田间小路,看着眼前大片待割的金色麦浪,师生一同唱起了:“麦浪滚滚闪金光,农田一片白茫茫,丰收的喜讯到处传,社员人人心欢畅,心欢畅……”。

时过经年,白云苍狗,岁月不居。我们虽不能享受所有的时光,但可以从童年旧事中追寻最有意义的快乐记忆。

 

(二)逮蜻蜓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在上头。我们老家马路上、水塘边、麦场上到处都飞满了蜻蜓。

儿时的农村,天蓝云白、花香草绿、水清鱼戏,到处都是纯自然无污染的植被和庄稼,各种昆虫非常多。一到夏天,草棵里的蟋蟀啾啾地低声吟诵、杨树上的知了高声地引吭高歌、水塘里的青蛙呱呱地唱着合唱,还有那不知名的小昆虫发出不同的和鸣,让人觉得整个村庄就是一个大舞台,那些看到的、看不到的小演员们都在那儿不知疲倦地为我们唱出美妙的歌声。

夏天,我们最爱玩的一项活动就是逮蜻蜓。蜻蜓,现在的城里孩子大多是从认字图片上或课外书上看到。夏日的午后,天气异常闷热,没有一丝风,很多昆虫都休息去了,唯独那蜻蜓不知疲倦,成群结队地飞来舞去。虽然太阳炙烤着大地,也挡不住我们贪玩的心,我们拿着家里扫院子的大竹扫帚往下扑正在飞着的蜻蜓。我们奔跑着、喊叫着、挥舞着扫帚,追得蜻蜓乱飞乱撞,不知落在哪儿好。有时我们会把逮到的蜻蜓尾部拴上细线,然后再放飞,就像放风筝。拴上细线的蜻蜓有时飞得过猛,就把那柔软的尾部挣断了,我们也不知道它疼不疼。

逮蜻蜓乐趣多。蜻蜓的种类有很多,颜色也不一样,有的长相普通、身体暗黄,是常见的那种,我们都不大喜欢。有的翅膀像黑纱、肚子红如血,我们叫它红辣椒,逮到了送给邻家的小妹妹,就是最好的礼物。有的身体蓝荧荧象玛瑙,给人一种高贵的感觉,却是很稀少;有的身体绿盈盈像绿叶,让人看着很心疼,舍不得下手去抓。

有时我们觉得蜻蜓是益虫,不忍心害它们,就把好不容易逮的蜻蜓放飞了。但逮蜻蜓却给我们的童年留下美好的回忆,可惜现在在农村蜻蜓已很难一见了,再也体会不到儿时的快乐了。

 

(三)摔泥碗

夏日里,总能给乡村的人们带来一些欣喜,尤其是在我们的孩提时代,很多游戏就因此而来,皆因雨后而滋生很多乐趣。而在那时候,我最喜欢的游戏就是雨后在水塘边摔泥碗。

所谓“摔泥碗”的游戏,就是每个人用泥巴做成一个圆形状,类似于泥碗之类,然后在水塘边平平的地上摔,看谁做的泥碗最多,最大,摔得最响,谁就赢了。

在开始做这个游戏之前,就必须先在这沟边附近找到最优质的泥巴,就是那种带着暗红色粘性比较大的泥土,然后挖过来,加上塘里的水,调和着做泥碗。做泥碗不能用庄稼地里的熟土,因其粘性不够,也不漂亮,这种暗红色的土,属于生土,调和成泥巴有劲道,做出泥碗也漂亮。等几个人在约定的时间把泥碗做好,在自己身边排成一溜队伍,然后相互进行比赛,一个一个摔,看谁的摔的最响,而且摔过后,泥碗的中间爆出个大孔,声音清脆而响亮,就算是谁就赢了。这确实是个技巧,不仅要求泥碗做的结实圆润,而且口沿必须齐平,摔的时候力气运用的合适,才可达到最佳效果。那时候,通过做泥碗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和品性。仔细的人,做的讲究,泥碗做的效果就好;而粗枝大叶性格的人,做的就不那么理想,简直就做成一团乱泥,怎么也摔不响。

村庄是乡愁的根,村庄是儿时的梦。记忆中的儿时游戏,承载了村里多少老人的乡愁乡情,也混和着我这个儿时的诸多思念。如今还常常进入我的梦乡,勾起我很多童趣的向往。

 

作者简介

沈益亮,江苏盐城人,出生农家寒门,从教43载,副高五级。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滨海县作家协会理事。江苏省教海探航“感动人物”。近年来偶发干字短文创作,既不浪费读者太多时间,尚能给诸位点滴启迪及对过往生活美好的回忆。愿岁月与文字相互交融,愿与爱好文学的您一路同行。

 

责任编辑:易 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