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尹武平:讲话我就不去了

来源:中创文网 作者:尹武平 时间:2021-12-05

我退休后,写了几篇小文,获得几个小奖,各路媒体也小有报道,甚或弄出了小的动静。隔三差五的便有各层面的一些有名望的人邀请我去岀席一些活动,这还罢了,其中大多数人明确地要求我去要讲话呢!不知什么原因,我对“讲话”有些排斥,因而也往往婉拒了。也许由此得罪了这些文友好友或董事长经理们。因为我觉得,讲话对我来讲已经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了。在人们的潜意识里,讲话似乎是领导干部的专利,况且我已退休多年,什么官也不是,根本配不上到正式场合去正式讲话了。

尹武平将军:讲话我就不去了

作家出版社2019年09月出版

再说,讲话是要有一番功夫的!

首先你得把势扎好,要有一种居高临下且目空一切的架势,你得把台下的听众当作臣民、当做信徒、当做他们一无所知才行;你还得引经据典甚至引用几句生僻的词语,最好是听众不认识,不会写,一时半会还不解其意的词语,不然怎么会显示出你博古通今?你还得时不时引用美国某某人某某事的例子,不然怎么会让人信服你已经站在了世界的高度思考问题?甚至你对自己讲话的表情、动作、语调都要精心策划,对着镜子偷偷地反复练习,讲到什么地方该怒发冲冠啪啪啪地拍拍桌子,讲到哪几句时又该笑逐颜开满脸灿烂,即便是冬天讲到什么地方该解衣服扣子,什么时候声音该高,什么时候调子该低一些,这些都是很有讲究的!更为讲究的当时面部表情。面部表情要特别丰富,丰富的让台下听讲的人觉察不到你内心深处的空虚,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空虚也不行啊。

有那么一位领导,妻儿早已悄悄地定居国外,他却在台上大讲要怎么怎么爱国,讲得嘴角的白沫流下半寸多长他竟浑然不知。这需要多强的定力才能做到呀!各级都在强调要讲短话,地方一位朋友给我讲,他们单位有一次召集中层以上干部开会部署一项重要工作,正职主讲了三十分钟,主持会议的一位副职就如何落实这位正职的指示精神,竟强调性地讲了一个多小时,超过了开饭时间四十分钟他也全然不顾,至于台下饥肠辘辘的听众听进去了没有,只有鬼才知道呢!我听后不禁哑然失笑。我生来面部神经不敏感,面冷且木讷,有一次听完一位领导虚话连篇云里雾里的,没有错也没有用的讲话后,我要表态呀!便言不由衷地说了些领导讲话指导性思想性操作性很强的话,而且努力地把微笑扯到自己的脸上,猛一抬头,看到对面墙上镜子里的我竟是那样的猥琐卑鄙!自那以后,但凡遇讲话的事,便婉言但坚决地拒绝作罢了。

话说得离题有点远了。还是回到正题上。

我不讲话了但并不是我不说话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只是努力使自己保持着说真话,说实话,说心里话,说家常话,说有人情味的话,说受众听了浑身不起鸡皮疙瘩,能记住一两句,自己说起来也不累的话。

尹武平将军:讲话我就不去了

 

尹武平,男,陕西富平人,1954年10月生,1972年12月入伍,长期服役于西部军营,2012年10月退休,少将军衔。先后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人生记忆》《归途拾光》两部散文集。曾获“2015年中国散文排行榜”第13名,2016年度中国散文年会“精锐奖”,2017年中国散文年会“十佳散文奖”,荣获“2017年度《延河》杂志最受读者欢迎奖”。荣获全国“第八届冰心散文奖”。

责任编辑:金 方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