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追忆姑妈二三事(记叙散文)

来源:中创文网 作者:周燕凌 时间:2021-10-17

 

追忆姑妈二三事

文/周燕凌

 

我的姑妈出生于周塔塆的贫苦农人之家,兄弟姊妹七人,嫁作刘家与姑父生养4个儿女,个个贤能为乡邻所称道。姑妈性情忠诚善良,一生勤勉、吃苦耐劳,勤俭持家。刚成家时,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借住自家三爹一间房。(姑父成分高,田地房屋被没收)小叔子未成年,服侍2代患痰火病的爹爹婆婆4位老人几年如一日,任劳任怨,孝敬尽忠。一人在家操劳做了一个三间士砖瓦房(姑父在安陆教书,婆家宗族人少,只有娘家兄弟潜心帮衬)在外聪明能干,在那个"讲阶级""论成分"的特殊年代,在农村生产队,女当男用,劳扒苦做,重活脏活不论,撑起了刘氏家族的一片天,赢得亲戚六眷的盛赞。

 

姑妈虽不识字,但深懂道义,忍辱负重,一生在隐忍中度过。凡事忍让,大局为重,为他人着想,相夫教子,家教严,家风好,培养儿孙人人有出息,成为社会有用之人,是一位家教有方、深明大义的伟大的女性。

 

姑妈为人正直善良,古道热肠,好善乐施,克已俸人、宽待他人。宁可自已吃亏上当,也不负他人的品性在乡里乡亲里赢得好囗碑。

 

姑妈聪明能干,心灵手巧,做什么都像个样。比如小炒厨艺亲友称道。比如针线活是一把好|手,远近有名。哪家媳妇想做鞋取鞋样,哪家婆婆鞋帮纳不上,都会找姑妈帮忙。姑妈也都是有求必应。她老是白天干农活、做家务,晚上在油灯底下熬夜做针线活。为赶工常常熬半夜,甚至通宵。(后来她手指的健窍炎,估计与针线手指用过度有关)

 

作为下辈人,以我亲身经历就有刻骨铭心的几件事。

 

1. 一双红布鞋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有一双红色的灯芯绒松紧布鞋,是我最珍贵的物品。那是我十岁生日时,我姑妈亲手做的,送给我的生日礼物。

鞋底是几层旧布用米糊"背"成做鞋子专用的"壳子"叠了三层,再包一层新白布,好看耐用。再用粗"索子"一针一线纳成鞋底,从外正面看,竖排的。从里层看,横排的。密密麻麻,针脚均匀,结实耐用。鞋面是比北京红还"老"一点的,颜色很正的那种,灯芯绒布料(当时是稀罕物),脚背很高很深,两边各安一块黑色长条形松紧。(那年代一般人做的鞋子都是带一根搭扣的,颜色都是黑和灰。供销社卖的鞋式样也少。不知姑妈从哪看过这样时尚的样子与醒目的颜色搭配)整个鞋子偏瘦长,外观秀气美观。用萱头打过,鞋体饱满,鞋囗立着,没有一处皱折,不像当时一般人做的鞋,倒像现今的牛皮鞋的"立体感",比现在的北京布鞋还要"挺立"。穿在脚上,舒适养脚。在那个物资紧俏,经济拮据的年代,算得上我孩提时的"奢侈品"。 

    

因为我天生脚小,比同龄孩子要小几码。姑妈按十岁孩子脚的大小做成的,但鞋偏瘦,又有松紧,即使脚比鞋小一寸也能穿的。这好看的鞋,我迫不及待想穿。我妈说等脚长大了再穿,我急切的心哪肯等?我试了几回,确实脚趾前面都空着。有办法了,找了一点絮花塞在前面。这样穿上去就饱满立挺。我穿上它,立马跑到塆里炫耀。我们跳绳、跳房子。小伙伴立刻围着我,羡慕地望着我脚上红布鞋,似乎摸一摸就是极大的荣幸。左邻右舍的大人们也都说:"这鞋那里"木"的?真好看!"我骄傲地说:"我姑妈做的!她什么样的鞋都能做出来。"穿到学校去,老师、同学也是赞叹不已。穿上新鞋,这种被赞叹、被羡慕氛围如同昨天历历在目。这种感觉于我儿时的虚荣心满足是最好不过了。

 

尽管对这双鞋爱不释"脚",我平时还是舍不得穿的。只有节假日或重要活动时才穿。每次穿过后必须抹干.晒好,再挂在我家房里楼板横梁的两个铁钉上,算是高档物品的存放处。小伙伴们都知道我有一双红色的松紧鞋,遇到走亲戚时,必催促她母亲到我家借这双鞋穿。每次我都要叫她们要爱惜些,别弄坏了。等到她们用完了,送还鞋子时,必然要添上一个红鸡蛋或一块米糕或几颗糖作为回馈的礼物。这时我心想,这双鞋好贵重啊,还能给我带来这么实惠的好处,因此心里越发珍爱了。就这样穿呀,挂呀,借呀,还呀,一直到我十二三岁,脚长大得穿不进了为止(前后有4年)。鞋面还像半新的,鞋底磨损也不像一般的鞋那样深。不能穿了,我也舍不得扔,仍然挂在我家阁楼上。后来我到外地上中学,拆旧屋建房时,不知扔到哪了,我还怪我妈没收藏好。

 

虽然这双红布鞋是个普通的物品,但是它是我姑妈一针一线纳成的,饱含姑妈对娘家侄女的爱。更重要的它陪伴我度过贫穷童年时代的幸福时光。因为它我被人羡慕、受人重视、惹人爱慕追捧的感觉真好。如今我已五十多岁,见过许许多多名牌鞋,穿过各式各样的高档鞋,但都抵不上姑妈做的这双"爱心"牌的红布鞋!

 

2.恩养的三年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没有吹到我们家乡的角落。分田到户刚开始,可是对于户口在农村,又没有男丁作劳动力,兄弟姊妹们又多的人家,经济仍然很拮据,仍然处于"口粮不够"饥饿贫困的状态。我家和姑妈家都属于这一类型。

 

我那时十五六岁,随姑妈一起到安陆县烟店镇程巷高中读书。姑妈家有4个孩子,2个大人,加上我有7口人。住在2间通间改做的房间里,里面一横一竖放2张床,每张床挤=三人。外面支一个煤炉,算是烧火的地方。总共面积七八十平吧。收入的来源是姑爷的工资,姑妈在学校食堂的一点工钱补贴。那时不懂事,不知道本来家大口阔的姑妈,有多难。再加上我(当时每月我爸寄一点钱作生活费)吃的、住的、用的有多艰辛。勤劳的姑妈早晚在校园的偏闲角落,开荒种菜,白菜、萝卜、茄子、辣椒……蔬菜,补给菜篮子。还在屋前大树下,搭了一个简易的鸡棚,喂了几只鸡。母鸡生蛋给我们改善生活。姑妈每天烧完学校食堂的火后,又赶回家里烧火,两头赶忙。总是最后一个才吃。桌子的菜只剩"一筷子菜"或一口汤。每次吃完后又忙着收拾碗筷。有时我要帮忙洗碗,姑妈总是拦着不让,叫我去午睡或看书。就这样,我心安理得地在姑妈家吃、住、读书三年,一干多个日子姑妈既要承受繁重的工作劳动、家务劳动,还要承受因入不付出的经费开支、家庭运转的经济窘况。有时还有孩儿之间扯皮、打闹不听话的烦忧,以及学习成绩起起伏伏的困扰。(当时是孩子不觉得,后来我成家后常自愧。我的到来给当时本来家大囗阔的姑妈带来经济的、精神的,额外的负担。现在这情形叫陪读,一年住房、照护的开支是一笔不小数目)这些万干的压力,都是姑妈你默默无闻的承受、付出、担待!您还总是努力做出轻松、微笑的最好状态,给我们营造一种宽松、和谐的氛围。遇到学习成绩提不上的焦虑,您总是安慰道:只管往前赶,努力总比不做好!后来才懂得姑妈朴实的话包含着勇往直前、永不言弃的拼搏精神。这种奋斗精神一直影晌我的人生。

 

姑妈疼爱儿女,无微不致,对于侄女我也视同已出。有一次我生病,吃什么也没有味口。姑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怎么办呢?不如擀面吃,换个口味吧。

 

她用面粉揉搓成团,擀成薄薄的面皮,切成条,放入锅里煮,加入苋菜,盛了-碗,放了麻油。

 

那天放中学回来,一碗香喷喷的"肉坨"面条。几天没食欲的我,突然胃囗大开。我挑了一注送入口中,绵软、厚实,有劲道,吃得特别香,汤汁粘糊、纯正,有面粉的原汁味。我一口气吃完一大碗,连汤也不剩。我问姑妈是怎么弄成这好吃的。姑妈说是灰面粉子揉的手擀面。我心里说,姑妈你的手真棒呀,是不是遗传了我家爹爹的厨艺?你说怪不怪,就是吃了那一碗面,我的病就好了,身体也强了,学习劲头也上来了。

 

从那以后,我就爱上了"手擀面"的味道。到街上过早总喜欢吃那种"宽面"条。成家以后,我也常常揉面粉擀面,必定加上苋菜、麻油。但总不能吃出当年姑妈做的味道。

 

姑妈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别人,一生为他人操心多,从不为自已想。克已奉人,隐忍承受。

 

可是就是从那时起,姑妈的好多病都上了身。因为当时家庭条件差,总是忍着、拖着,以致积劳成疾。据说从那时起,姑妈的睡眠不好,常常失眠,有时整宿不能入睡,第二天仍然拖着疲惫的身躯维持这个大家庭的运转。(可我从未听姑妈说过,诉过,发泄过)

 

在姑妈身边三年时光是我青年时代求学、成长的关键时期。我学到了文化知识,为我日后立足社会人生之路打下了基础。我是幸运的(我也是周姓家庭唯一得益于姑父姑妈 出力资助的后人。)我能感受到姑妈那种源自家族血脉深深的情义。可以说姑妈姑父待我恩重如山。

 

同时这三年也是我学习做人处事、人生观形成的重要时期。从姑妈身上我学会了勤劳朴实,善良感恩,乐观向上,诚恳待人,踏实做事的品性。以致我成家后,得到娘家婆家的认可、尊敬与推崇。这些都是姑妈你传承的深入骨髓的家族美德。我将延续这分不开的血脉亲情。

 

如果说我的人生之路一直算得上平坦顺利的话,那就是姑妈姑爷惠及恩德,为我铺下垫脚石。如果说我在平凡岗位上做出了一点成绩,那这被恩养的三年,姑妈劳苦功高的付出,应该功不可没!如果说我获得社会与家庭的尊敬与推崇,那在姑妈身边成长的三年里,姑妈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教育理所当然结出的果实。

 

感恩姑妈的付出与教育,恩情大于天!我当终身铭记。

 

3.百日煎熬

 

常听人说:"家里有亲人去世后,在世的亲人也因伤心忧虑过度,追随而去"原以为这只是一个说法而矣,想不到这一悲剧竟发在我的家族里。

 

2021年5月22日我的父亲因病去世,享年85岁。亲友们都赶回应城老家,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除大姑妈身体原因,不能亲临。(我的大姑妈已患病多年,老龄痴呆症已有2年,但能吃、能睡、能简单自理起居,有家人护理,与她早年间的其他病痛相比,还活得"幸福”些,只是她变得记性差,说的话一会就忘了,脑筋一时清醒一时糊涂。不过这不影响家人对她的关爱——姑妈前半生受了太多磨难,后半生儿女个个争气又孝顺,对姑妈特别尽孝服侍。)从应城奔丧回安陆的老俵们,无心说出"大伯爷去世"信息,哪知已糊涂的姑妈,竟然知晓了这句话含义。从那天开始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她不吃不喝,也不像往日那样孩童般玩乐,天真的欢笑。整天不说一句话,神情黯然悲伤。喂饭把牙齿咬得紧紧的,拒绝吃食。好说歹说也无济于事。

 

大概闻信我爸去世的消息,对于姑妈是沉重的打击,击败了她人活着的信念。精神支柱倒蹋了,她的身体很快跨下来了。扶着也站不稳,坐也坐不住,吃不进、睡不得。体重很快地下降,精神变得更加恍惚。整个人"倒床"了。只能日夜卧床,请来医生到家里会诊也不能"起死回生",只能每天打针维持生命的体能。儿女们轮流照顾,也不能挽回她一点一点消耗的生命。看着一天比一天消瘦的姑妈,大家心如刀绞也无能为力。

 

亲戚们闻信纷纷去探视。我最后一次去看姑妈是7月30号。姑妈已熬得骨瘦如柴,躺在家里的病床里,一边上着氧气,一边挂着吊瓶。看到这场景,我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拉着姑妈的手跟她说话。姑妈也认出了我。她浮肿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一会儿又眼泪直流。

 

后来传出的信息是,姑妈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从不能进食到不能喝一口水到药水不能打进。姑妈的生命已熬尽了最后一丝气息,于2021.9.30灯干油尽,撒手人寰,享年82岁。而这一天恰好是我父亲去世的102天,也是姑妈得知真相的100夭。是天意还是巧合?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正因为这个缘由,让我们周家人对于姑妈的去逝,更加伤心,更加心疼,也更加不安!

 

我知道姑妈是重情义之人,却不知道她如此情深义重,把骨肉亲情看得比命还重,忧伤过度,活生生地把自家性命搭进去了。

 

姑妈,我在心里想怪你太实诚、太痴情,也太傻了。为了不舍的亲情,在你不能言语的世界里,如此忧思、悲伤,这是何苦呢?

 

这100天的日日夜夜你是如何艰难的熬过黑暗、恐惧与漫长,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姑妈,老俵们知晓你的心事,一心向着老家,把你的骨灰安放在应城八角碑公墓。大家把有关图片及视频发到周家群里。群里纷纷发出"哀悼""流泪""祈祷"图标表示哀思。用这样网上的方式举行了特殊的追悼会以寄托怀念,欢迎老姑妈落叶归根,魂归周家群。

 

102天日子里,我失去了父亲和姑妈两个亲人。他们彼此心灵相通,相继离世。我们家族的人悲痛万分。姑妈已去天国与她的亲人会合。那里有我的祖父母,有我的父亲和三叔。他们一定会像人间那样相亲相爱,相互照应。

 

如今逝去的亲人们,与我们阴阳两隔,今生不可能再相见。唯愿您们黄泉路上无苦痛,天堂不受人间苦!

 

我那一生忠厚仁慈、劳扒苦做、一心为他人着想的姑妈,一生遭了二生的业。前半生受社会的气,受家贫经济的苦——担心入不付出,担心孩子长不大,担心后人不成才。后半生儿女争气又孝顺,晚年本该享福,可她无福消受。只能说姑妈命苦,后半生遭的自已的业——正因为前半生操劳太多,积劳成疾,小病拖成大病,中年以后一直被疾病缠绕,没过一天好日子。尤其是生命最后一程竟然忧伤过度成疾,在悲伤、忧愁、抑郁、忧思中走完她人生。

 

姑妈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您永这活在我们心中。你传承下来的好品性、好美德、好家风、好传统必将在血脉亲情的家族间绵延下去。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1 中创文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