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侄女的宠物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张述益 时间:2021-07-09

 

侄女的宠物

张述益

 

侄女今年9岁多,是我弟弟的女儿,上小学五年级。在同龄人中,她显得很瘦小,但身体结实,充满稚气的脸上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又黑又亮。她生性活泼而好动,兴趣广泛,精力充沛。去年下半期,为了能考进重庆三中的初中部,转学到了南开小学,暂住到我那套三中旁的房子里,跟爷爷奶奶在一起。

 

今年春天,她一时兴起,居然想要养宠物。我家没有养宠物的习惯。在我的记忆里,家里连猫狗都没养过,儿时我和弟弟曾有过养猫啊、狗啊的念头,但母亲嫌脏,不准我们养,从此我和弟弟都没有这个偏好。侄女想要买宠物自然遭到大人们的强烈反对,得不到大人们的经济支持,她觉得非常郁闷,不高兴了好几天。后来,她只好动用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零花钱,偷偷花两元钱在“好又多”超市门前的宠物市场买了一对最便宜的鸡崽。当她忐忑不安地把那对长着淡淡黄色绒毛的小鸡带回家时,大人们见她买都买了,也就默许了。自两只小鸡进门的那一刻起,她就兴高采烈地忙开了。她找来一大一小的两个纸箱,将它们连在一起,在两个箱子之间开了一扇相通的门,在小箱子里还特别用纸板隔了一个小格子,然后再在隔板上开了一道小门,最后她竟然用彩色水笔在大箱子上写上“卧室”,在小箱子隔开的一大一小的两个空间里分别写上“餐厅”、“厕所”呢。等一切就绪,她就抓着两只小鸡,让它们参观自己的新居,并反复告诉它们那里是睡觉的地方、那里是吃饭的地方、那里是拉屎的地方等等,可把它们放进去后,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它们想在那里睡就在那里睡,想在那里拉就在那里拉。刚开始她还耐着性子教它们,可时间一久,小鸡们仍然我行我素,后来就有点生气了,骂它们笨、吵它们不听话,再后来就干脆抓着它们,用小手轻轻打它们的屁股,弄得小鸡直叫,嘴里还念念有词呢。奶奶见了,就裂开了嘴直笑,“鸡子是教不会的,不像猫狗呢。”

 

没办法,她只好摇着头叹了口气,每天换一张报纸铺在箱子里。初春时节,天气还比较冷,特别是到了夜里,更是寒冷,头两天晚上,小鸡们冻得直叫,吵得一家人不得安宁。白天侄女累了,夜里睡得挺沉,并不知道此事,奶奶告诉她说,小鸡晚上怕冷呢,几乎整夜都在叫。于是睡觉前,她找了块旧毛巾盖在小鸡们身上,这才放心去睡。但是,第二天早晨她发现小鸡们竟然把毛巾踩在脚下,居然还在上面拉了屎,气得她大发脾气,骂它们真是不听话,晚上还踢被子。奶奶说昨晚还是叫个不停,它们不会那么守规矩的,小鸡本来晚上是睡在它妈妈的翅膀下的,这样下去怕是要冻死哟。

 

“那怎么办呢?”侄女急得要哭了。

 

爷爷看了看箱子,笑了,说他有办法。在爷爷的帮助下,她在大箱子上挂了只小灯泡,不但解决了小鸡夜里冷的问题,还使小鸡改了到处乱睡觉的毛病,为此侄女高兴得手舞足蹈,颇有些成就感。

 

每天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她是先看望小鸡们,然后把它们放出来。关了一夜的小鸡们欢快地叫着,在房间里到处乱跑,直到上学出门前又把它们放回箱子里,中午放学回来,再将它们放出来,下午上学离开时再放进去。晚上放学后是小鸡们在房间里活动最长的时间,也是小鸡们最高兴的时候,直到晚上她睡觉前才将小鸡们放到箱子里。房子的门前有一个很大的空中平坝,坝子里放着大大小小二十多盆花木,还有两个花台,里面长着密密的花草。有时,侄女会将小鸡放到坝子里去,让它们尽情地在花草丛中寻寻觅觅。将小鸡放出来,它们总改不了乱拉屎的毛病,为此侄女没少受奶奶的埋怨,每次奶奶边收拾地板上的鸡粪,边喋喋不休地唠叨,经常搞得侄女烦不胜烦。

 

刚把小鸡领回来时,她不知道怎样喂养它们,吃饭的时候她把碗里的饭呀、菜呀分给它们,奶奶见了,就告诉她说,鸡子不能喂带盐的东西哟。

 

“为什么呀?”侄女瞪着一双大眼问。

 

奶奶笑了,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鸡子带盐的东西吃多了会生病。她更加迷惑不解。爷爷在一旁笑道:张胜澜,我给你出个谜语。“一个屋儿两头翘,屙屎不屙尿”,打一动物。

 

她想了想,突然兴奋地叫道:哈,是鸡子!

 

爷爷点了点头,分析说,可能是它不屙尿吧,所以不能吃盐。

 

侄女似懂非懂。从那以后,她就只给小鸡吃米饭或大米,有时也把水果呀、馒头屑、面包屑等等分些给它们,主食还是大米。也许是白色的大米吃惯了,一次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小鸡跳到她的身上,她就高兴地捧着它,对着它的头逗它玩,不料小鸡突然在她雪白的门牙上狠狠地啄了一下,疼得她把小鸡猛地甩到了地板上,摔得它叽叽直叫。大人们在一旁都乐了,说它大概把你的牙齿当大米了呢。侄女捂着被啄得还在疼的牙也开心地笑了。不知什么缘故,渐渐地小鸡们开始喜欢围着人的脚边转,脚跟脚地跑,只要房间里有人走动,它们就会立即跑过来,围着你的脚转,你走到那儿它们就跟到那儿,弄得你生怕一脚踩到它们。如果你不动了,它们才会慢慢走开,如果见另外一个地方有人走动,它们又会欢叫着立马跑过去……。

 

一次,我那读大一的女儿星期天回来,正在和妹妹一起逗小鸡们玩的时候,我问她,你的同学知道你妹妹养了一对小鸡吗?

 

“哼,我才不好意告诉他们呢,”女儿笑着十分不屑地说,“要是我告诉同学们,说妹妹养了两只宠物是鸡子,不笑我才怪呢。”

 

话虽如此,但女儿还是喜欢妹妹养的两只小鸡,还和妹妹一起高兴地喂它们呢。对于姐姐的话,她不以为然,仍然与小鸡们玩得欢。

 

一个月过去了,小鸡当初的细绒毛终于开始换成了粗毛,尤其是翅膀的羽毛已经十分明显。可是,一件异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天夜里,从窗户溜进一只野猫,把其中一只小鸡叼走了,剩下一只小鸡孤零零的,一连几天叫着到处找它的同伴,那急促的叫声听了让人心里直发毛。最难过的还数张胜澜,只要一有空,就捧着那只可怜的小鸡,摸抚它、和它说话、给它唱歌、甚至将自己心爱的零食分一份给它来安慰它。但是,只要一把它放到地上,它仍然会不依不饶地昂着头,大声地叫着呼唤自己的小伙伴。奶奶实在看不过去了,才对张胜澜说,再去买一只来吧,也好给它作个伴,免得它一天到晚地叫。听奶奶这么一说,侄女眼睛突然一亮,急匆匆地赶到上次买的地方,但她到了那儿,已经没有人卖小鸡了,人家说城里小鸡不好卖,很少有人把它买去当宠物。看到她回来垂头丧气的样子,奶奶就心疼地说,这几天我让爷爷到别处去看看,给你买一只回来。随后的几天里,爷爷几乎将附近的几个市场找遍了,都没见到有卖小鸡崽的,人们还说他,城里不准养鸡,你找它干吗?为此,侄女愁了好一阵子,直到小鸡不再一天到晚叫着找同伴时她才开心起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小鸡也一天天长大。到两个多月的时候,它已经不再满足于在地板上活动了,沙发上、窗台上、床铺上、凳子上、桌子上、凡是它能去的地方都成了它溜达的场所,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它居然经常在上面拉屎!让人恶心不说,还得劳神费力地去收拾。有时,要是不小心,会整得你身上、手上到处都是,十分狼狈,心里直窝火!大人们有气就冲张胜澜撒,她必竟是罪魁祸首嘛。为了自己心爱的宠物,一向受不得半点气的侄女,一边赔不是,一边为自己的宠物料理后事、收拾残局,居然变得大度之极,颇有宰相之风范。到后来,大人们只要一到屋,就提心吊胆的,仿佛进了“雷区”,每到一处都小心翼翼地,两只眼睛鼓得非常大,生怕自己“中奖”。即便如此,偶尔还是有人“中埋伏”,遇到这种情况,你就会听到有人气呼呼地扯着嗓子叫张胜澜。听到叫声,无论她在干什么,都会像消防队员一样,应声跑过去。

 

越往后人们“中奖”的次数就更频繁,张胜澜受抱怨、挨吵的次数就越多,好几次她妈妈甚至扬言说,要把鸡子宰了,弄得她一边赔着小心、一边讨好妈妈。

 

小鸡并不理解小主人的苦衷,仍然随心所欲、依然故我,大摆“地雷阵”,搞得大人们哭笑不得,忍无可忍。终于有一天,好心的奶奶用商量的口气对张胜澜说,“磁器口”那边她有一个熟人,他家养了一群鸡,可以把你的小鸡送到那里去,那儿离我们也不远,要是你想它了,随时可以去看它。

 

开始她很不情愿,闷着不表态。她的妈妈急了,最后通牒:要是你明天不把它送走,晚上下班回来,我就把它宰了,炒来吃!见妈妈那一脸的怒气,她垂下了头,眼水花花直打转,默默地抱着自己心爱的小鸡,坐在沙发上发了半天的呆。第二天中午,听说下午爷爷就要将小鸡送走,上学出门前,她抱着小鸡摸了又摸,放下它的时候,竟然在小鸡的嘴上亲了一下,小声地说:我会经常去看你,到了那儿要听话哈。

 

小鸡送走后,她闷闷不乐了好几天。小孩毕竟是小孩,几天后,她就渐渐地将此事淡忘了,将兴趣转到了别的事上,又重新快乐起来。半个多月后的一个星期天,张胜澜突然要和爷爷一起去看望自己的小鸡,爷爷就说要先和那家的主人联系一下。电话里,那家主人说小鸡根本不合群,一天到晚跟到人股屁后面转,不知怎的,喂它饲料又不怎么吃(先前未喂它吃过饲料),也不和其它鸡子一起出去觅食,一天天打蔫,后来就病死了。

 

听到这一消息,侄女偷偷地哭了一场,很伤心,那两天,总阴着脸,在家里对谁都爱理不理的。

 

后来,我听母亲说小鸡病死了,心中颇多感触,沉思良久!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善待自己

下一篇:守望莲花忆母亲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