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记忆中的年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焦浩东 时间:2021-02-20

 

杀年猪,做豆腐,洗衣服,蒸馒头,炸油饼,煮肉……记忆中的年从腊月二十三就拉开了序幕。家家的安排略有先后,但大致相同。那段日子,村子的上空炊烟四起同,各家各户的流行音乐声和秦腔唱段一浪高于一浪。炊烟中散发着浓浓的香味,但更多的是小朋友的欢呼声和零星的鞭炮声。年——到了。

其实,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过年。只知道过年的时候就会有稍微体面的衣服穿,有很多好吃的和各种肉食。有白面馍、有油饼、油炸果果、有豆腐、粉条,有很少吃到的花生、瓜籽,还有自家产的核桃,大枣等。偶尔还会收获一毛、二毛或五毛崭新的压岁钱,根本无法体会父母的辛苦和不易,更不能领悟大人所说的过年“颇烦”。所以天天扳着手指盼过年,有时候一天能算好几回。

到了过年这天,我们起的都很早。大人说,如果过年起床迟,就会懒一年,一年都不会有好收成和好日子过。早早的,我把母亲放在炕头上洗得干干净净,但不一定新,不一定合身的过年衣服,鞋袜穿戴整齐,便开始在大人的调遣下帮着干些家务。

午饭一般都很简单,大多是一顿手工长面,叫“拉魂面”,所以汤里面有红红的辣子油。

下午的饭最讲究,也最隆重。十二小碟凉菜四季分明,八大碗热菜各具特色。我们把做好的饭端到隔壁的叔父家,因为那里住着爷爷和奶奶,有时候也把爷爷奶奶及叔父全家请过来一起吃。家里较冷,我们吃饭都习惯坐在炕上。爷爷奶奶在炕的正中坐下,再依次是父亲,叔父,大哥,二哥,三哥等。农村的炕真大,大家围上一圈或方或圆都能坐下,我和弟弟最小,一般坐在地上的木凳上,方便端饭,倒水和炊(烧)酒。母亲、叔母及嫂子侄子她们则在灶房的炕上另设一席,这样便于她们说笑和做菜。

炊酒是用一个特制的锡壶,装上自家酿制的黄酒,在用土块或砖块做成的炉子上烧开。一边拉着老掉牙的风箱,一边陶醉在酒香和淡蓝的煤烟中,享受极了。那时,煤碳很贵,也很紧缺,所以只有在过年炊酒时才能用,平时烧饭主要靠柴禾。

炊好酒,端齐饭菜便是拜年。先是父亲和叔父给爷爷奶奶敬酒磕头,再是叔父给父亲拜,最后是我们这一辈给爷爷奶奶,父亲叔父,母亲叔母分别磕头。磕完头,爷爷奶奶和父亲便为我们开始发“压岁钱”,一毛、二毛、五毛。奶奶眼神不好,发钱的时候常常张冠李戴,搞出很多差错,惹得大家哄堂大笑。看着爷爷奶奶开心的样子,我们也很欣慰。

其实我们几个小淘气心思不再吃饭上,掠夺到“压岁钱”后随便吃上几口便不安分了。父亲拿出八毛钱一盒一百响的鞭炮,切一半留着晚上响,另一半给我们。我们把鞭炮拆散成一个一个的,开始在院中玩。在我们的带动下,村子的上空一阵阵回荡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和小伙伴们的笑声。

晚上便是家族成员的大拜年。几十号人聚集在一起,先从年龄最大辈分最高的老人开始,依次往下。身体状况稍好的几位爷爷早早就聚在了一起,家家自发的端上六个下酒菜,外带一壶自酿的黄酒。选个地方宽畅的本家集体拜年,聚餐,观看焰火,喝酒猜拳,四世同堂好不热闹。爷爷们很多,兄弟中几个嘴贫一点的为了逗爷爷们开心,经常在磕头时和他们讨价还价,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父辈们在一起边吃边谈着当年的收成和来年的打算,逍遥自在,有时也借助年关报个喜讯或宣布一下家族的新规。完了便组织打扑克,挖花花等传统娱乐,旨在增进感情。堂兄弟中几个年龄大点的找来麻将,便迫不及待地玩了起来。我们几个年齡小的,怀里揣着核桃、枣、花生、水果糖等带着丰收的喜悦有说有笑回家了。母亲和嫂子在电视机前一边为我们守着年,一边包着饺子……

夜深了,母亲催促我们赶紧睡,因为明天还有更重要的活动——敬神。敬天神,敬灶神,敬山神……乞求各路神仙保佑我们全家平安,心想事成。

第二天,我们一边虔诚的敬神,一边盼望着下一个年早早到来。

如今,时过境迁,人是物非。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几乎所有的年货都是用汽车运回的,但我却怎么也找不回小时候那种穷年的味道了。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