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知了的趣味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赵培龙 时间:2021-01-18

 

盛夏炎暑,树头知了的鸣叫,给人带来野趣和喧闹。那此起彼伏抑扬顿挫的鸣声,往往使我想起儿时乡居的情景。印象中夏至前后便能听到知了的第一声歌唱,待九月中下旬音乐会结束,大约两个月差不多。

 

在我的老家苏北里下河水乡,知了不叫知了,也不叫蝉,而是叫“驾牛”,为什么这么叫,有什么内涵,至今不得而知。在我的记忆里,对知了产生兴趣,一是逮这玩意儿确有难度而且好玩,二是它的肉能吃而且是美味佳肴。

 

真正认识知了是从挖地下的“知了猴子”,也就是知了的若虫开始的。初夏,几场雷雨之后,二哥便带上我开始行动了。我们的工具极其简单,一把小铁锹,一只小布兜,一根小木棍。那时二哥刚上初小,钓鱼、抓鸟、捕麻雀样样在行。挖猴子同样是他的绝活儿。他的眼睛似乎是探测器,只要抬头看看树,低头看看地,就知道土下有无猴子存在。他让我用小锹铲去表层土,一定要薄薄地铲,只要地面上露出了豌豆大的小洞穴,然后用小木棍轻轻挑开,没准底下就有一只似乎还没睡醒的白皮拉萨的小猴子在蠕动。一个上午准能挖出几十只,回去清除泥土冲洗干净后,用清水加少量食盐浸泡,让其吐出脏水,晾干后用棉籽油轻炸几分钟,一盘香香脆脆的油炸猴子就成了。有时大人不在家的时候,还可以偷偷弄点家中做菜的烧酒喝上两口。

 

那时候供销社收购“知了猴子”壳,好像是中药材,两只一分钱,18只9分钱便是一碗阳春面。小货郎处亦可以换到麦芽糖之类的什物。二哥知道什么时候去什么林子能捡拾更多。他一般是天刚放亮时就叫我,而且专拣湿气大的早上。我说这个时候灌木林叶子全是水珠,会把衣服弄湿的。他骂我是个呆子,说只有这种情况下才能多捡拾猴子壳。我问为什么,他说他也不知道,反正这种潮湿天的早晨运气最好。按他的意思去做,还真每每得手,而晴好干燥的天气去,同样的地方,几乎见不到一只。奇了。

 

更让我惊奇发呆的是,那么大的一只知了,怎么从那个脆硬透明的壳中钻出来的,我从树上拿下时稍用一点力都会捏碎,它怎么从背上那个小裂缝变着戏法挤出的,怎么想怎么也想不通。

 

“知了猴子”美味,会飞的知了同样好吃,尤其是脊背上的两块小瘦肉,简直香极了。知了逮回后,去掉头、尾和翅膀,清水稍微清洗一下,放入生姜、蒜头、酒等佐料烹炒,如果喜欢吃辣,再加上一些红辣椒,撒上一点葱花,那更是锦上添花,香气四溢。关键是会叫会飞的知了不好逮,停在低矮处的树枝上的猛然出手偶尔能逮到,高处的很难捉到。弄不好还会扑到洋辣子虫,那份奇痒疼痛可不是好受的。

 

起先我逮知了只是为了玩,用线扣上让其飞,或者做个小风车,边搭在手上打旋转边听它刺耳的叫声。只有知了逮多了才会煮着吃。二哥同样是逮知了的高手,他有三四招。第一招是面筋糊粘。此时麦田里的麦子己灌浆快要成熟,二哥扯上几把麦穗,揉出麦粒,吹去麦芒,然后嚼烂,在小河中反复清洗,多次重复,得到一小团面筋,在太阳底下稍微晒晒,之后粘到长长的竹竿的顶端。听到树上知了高叫,循声找到后,将竹竿慢慢靠近,迅速靠上,一只知了就扑愣着翅膀被粘住了。由于面团每次都要粘到知了身上,损耗较大,一团面筋团儿粘不了几只知了。二哥还有第二招,就是用麦秆套子套。一根细铁丝,做个小碗口大的圆圈,然后把麦秆穗的那头光滑的秆子剪下来,泡软晒干之后,一头编到圆圈铁丝口上,做成一个喇叭状的套子,之后固定到长长的竹竿上,这个套子只要知了飞进去,其翅膀就会被麦秆缝隙卡住,怎么也逃脱不掉。这个方法成功率不太高,主要是知了受惊后乱飞,不容易飞进套中。不进套中还是其次,往往叫一声后洒你一身“尿”。第三招就是用丝网袋子替代麦秆,这个方法同样能逮到不少知了。最后的招数是用火堆引诱。夜晚,在村子小树林的边上,找来稻草等易燃物品,点上一堆火,一会儿功夫,就会有不少知了飞将过来,盘旋着投入火中。我很惊喜,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二哥每每奏效。只是投入火堆中的知了不好拿取,多数烧得又糊又焦,捡出来,只能取其脊背上那点儿肉,大部分扔给鸡和狗吃,有时连鸡狗都嫌焦糊。

 

后来二哥干农活了,我自己经常一个人操作。一次,我用面筋粘知了,发现一棵矮树上有多只齐鸣,好不热闹。我兴奋极了,但竹竿似乎太长,我一直往后退,再后退,这一退再退不得了,后面有个茅坑没在意,我“扑通”一声掉进去,激起了一阵民粪,好在茅坑中粪水齐腰,否则就是灭顶之灾啊!我被臭气醺得要死,赶紧跳到河中洗了又洗,直到认为洗得干干净净了我才上岸。我晒干衣服刚进家门,大人都说我身上臭气熏天。我说我洗了又洗,冲了又冲,怎么还那么臭?大人说,你以为掉进茅坑里那么容易洗干净啊?!

 

后来长大了才知道这句话的深刻含意。同时,也知道了一些关于知了的知识。知了属不完全变态的渐变态类昆虫,一般生活史较长,2至3年完成一代。最著名的种类要数美国的17年知了,此外还有3种13年的,它们都是昆虫中的寿星,但地下活动时间长,生活方式奇特。知了的卵经过一个月左右孵化,之后掉落到地面,自行掘洞钻入土中栖身。在土中,以刺吸式口器吸食树根汁液为生,经过漫长的若虫期,成虫后钻出地面,蜕壳后飞向丛林树冠,以其刺吸式口器刺入树木枝干吸食汁液,对林木等造成危害。性成熟后,雄虫腹基像蒙上了一层鼓膜的大鼓,鼓膜受到振动而发出声音,由于鸣肌每秒能伸缩约1万次,盖板和鼓膜之间是空的,能起共鸣的作用,所以其鸣声特别响亮,并且能轮流利用各种不同的声调激昂高歌,吸引雌性进行交配。交配后雄虫死亡,雌虫产完卵后也相继死亡,从而完成其传宗接代的使命。为爱而来,爱后即亡。难怪庄子《逍遥游》里有“惠蛄不知春秋!”之叹。

 

再后来读了一些古代诗文,才知道知了在古人那儿的价值取向。《唐诗别裁》说:“咏蝉者每咏其声,此独尊其品格。”由于知了栖于高枝,餐风露宿,不食人间烟火,则其所喻之人品,自属于清高一型。骆宾王《在狱咏蝉》:“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深。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李商隐《蝉》:“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王沂孙《齐天乐》:“一襟余恨宫魂断,年年翠阴庭树。乍咽凉柯,还移暗叶,重把离愁深诉。西窗过雨。怪瑶佩流空,玉筝调柱。镜暗妆残,为谁娇鬓尚如许,铜仙铅泪似洗。叹携盘去远,难贮零露。病翼惊秋,枯形阅世,消得斜阳几度。馀音更苦。甚独抱清高,顿成凄楚。漫想熏风,柳丝千万缕。”虞世南《蝉》:“垂绥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文人们都在用知了比喻自己高洁的人品。而知了到了大师齐白石那里简直就是刻苦勤奋求精的代名词。据龙龚《白石传略》载,白石先生从1909年到1919年,10年间画草虫的草稿就有一千多张,画知了的草稿竟然有数百张,达到了寥寥几笔就勾勒出知了透明的翅膀的入神境界。

 

没想到小小知了,虽然是一只害虫,但好玩好吃,加上文化人的妙笔生花,真是有趣有味有品位了。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