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屋前屋后的老树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鲍克清 时间:2021-01-13

 

许久没有回老家了,那两棵老树也许久没有入梦了,是时间流逝消磨了记忆,还是忙碌的生活无暇关照?

 

时常仿佛徘徊在那条走了无数次的道路上,贪婪地嗅着树上花儿的清香,久久不愿离去。

 

老家的房屋前后各有一棵老树。屋前的榆树年轮几何不太清楚,只是觉得足够老,足够粗大。从儿时记事起就见到了这棵榆树的高大,树干一个大人抱不过来。树干笔直,树皮粗糙,深灰色厚厚的,不规则皴裂。小时候见会爬树的人两手抱着树干,双脚踩在树干上,手脚交替往上,就可以爬到树上的分枝上,那份羡慕常常使我跃跃欲试。稚嫩的双手无力支撑身体,也承受不了树皮的硌痛,常常是上攀一点便滑落下来。不愿轻易接受失败或许是孩子的天性,一次次地滑落,又一次次地尝试,精疲力竭时直接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引来周围一片哄笑。但还是不服输,一股脑儿爬起来,摆好姿势准备上阵。这时,总会有个善解人意的大人说句话,别练了,你妈刚叫你回家呢。于是,讪讪一笑,放松紧绷的肌肉,恢复到正常状态跳着步儿往家跑,背后只听到一声:这孩子,挺执拗的。接着,又是一阵开心的说笑。多次学习尝试均失败,最终只能安分地接受,傻傻地看着他人身手矫健地爬上落下了。

 

夏日,偌大圆球形的树冠似一把大的遮阳伞,遮蔽了暑热,为出行和周边的人们带来些许的凉爽。每天傍晚时分,一些人家的烟囱还在冒着烟,香气四散飘起的时候,手脚麻利吃过晚饭收拾停当的姑娘、媳妇、婆婆们便人手一把蒲扇,边走边摇聚集到一起,或站或坐围成一团,拉拉家长,聊聊里短。此时的情景,富有浓郁生活气息,大有“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的美妙与梦幻。

 

老人们说,榆钱是个好东西,有了它就不会饿死人了。关于榆树,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很久以前的东北松花江畔一个小村庄里住着一对善良的夫妇,老两口仅靠着种一点薄田维持生计,日子过得很苦,但却非常乐善好施。有一天,农夫出去打柴,看到一位衣衫褴褛、饿得奄奄一息的老者躺在路边,就赶紧把他背回了家,让老伴把家里仅有的一碗米煮成稀饭给他吃。老者为了感谢倾囊相助的救命恩人,便送给了农夫夫妇一棵榆树的种子,让他们种下,待长成大树,遇到困难之时,便可摇晃一下树,摇下钱来解燃眉之急。农夫把这粒种子种到院子里,果然长出一棵树来。几年长成了一株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更奇怪的是树上竟结出了一串串的铜钱。虽然有了这棵树,老两口还是如同往昔靠种地维持生活,只是遇到非常困难或者帮助他人的时候,才到树下摇下几个铜钱来。这个消息很快被村里的一个恶霸地主知道了,地主赶走了农夫,并霸占了这棵树。贪婪的地主抱着树不停地摇晃,从早晨晃到中午,树上的铜钱不停地掉落,最后老地主都被铜钱埋了起来,压死了。从此以后,这棵树就再也不落钱了。

 

虽然,榆树即使由于地主的贪婪而无法生钱直接救贫济困,但却结出了一串串绿色像极了铜钱的果实,让饥饿的村民果腹,度过荒年。知晓传说后,我变得更加欢喜捡拾掉落的榆钱儿,不仅是因为那外形圆薄如钱币,带有美好的寓意,还在于一串串榆钱儿像是集体翩跹起舞的绿色的蝶,飞入了我绿嫩的心田,也飞进了我彩色的梦境。

 

与榆树隔屋相望的是另一棵老杏树。同样是粗粗壮壮,不同的是杏树的树干有点弯曲,就连我这个不会爬树的小姑娘也能稍微借助点力量攀到枝干上。老杏树有很多枝干,这些枝干大多足以支撑小孩子的身体。于是,老杏树便成为了我的快乐天堂。常常偷闲躲懒地爬到斜逸的树干上,即使听到家人的叫喊也全然不顾,或是看看书、或是看树上的叶子与圆溜溜金黄色的杏儿。天气好时,便会躺到一根长且粗的枝干上闭目小憩。虽然眼睛闭着,但暖暖的阳光还是将树体照耀得斑斑驳驳、通透发光,睁开眼睛的一瞬间,看到了透过重叠叶片泄下的五彩斑斓,似一幅光怪陆离的油墨画,这时的脑海中便开始天马行空,以树冠为底,以眼为笔,以光为颜料,描绘着一幅独特的梦幻般的风景画。

 

乡村的生活是馥郁清香的。老榆树和老杏树都是花儿先开叶子后长。榆树的花聚簇串放,散发着淡淡的甜香;而杏花香味浓郁,唐代薛能赋《杏花诗》“活色生香第一流,手中移得近青楼。”杏花花瓣单生,有的花瓣呈白色,有的白中稍带红晕,盛开的杏花,似胭脂万点,花繁姿娇,甚是好看。杏花有变色的特点,含苞待放时,朵朵艳红,随着花瓣的伸展,色彩由浓渐渐转淡,到谢落时就成雪白一片。正所谓“道白非真白,言红不若红,请君红白外,别眼看天工。”

 

老杏树也很高,长长的枝条伸过屋顶平台。夏日在屋顶上乘凉,便又多了几分乐趣。抬起脚去踢被微风拂动的叶子,抑或是用两个脚趾去夹叶片,上下左右摇动叶片,让树枝跟着摇摆,有时,还可以感受到叶子被更大风吹起从脚趾间滑走的丝凉感。明朗的月色中,满天的星空下,在静静的自家屋顶上,看屋前的老榆树桀骜挺拔,与老杏树各立前后,遥相呼应,宛若一对姐妹相依相伴,那份亲密,那份缠绵,令人砰然心动,无异于人间胜境。草木有情,人间有爱。“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如此真好。

 

作者简介

鲍克清,女,师范院校毕业,现居南京。曾多次在省、市征文活动中获奖。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