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追忆贺盛有余春存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邓复华 时间:2020-11-25

 

编者按:

人类社会闹闹哄哄、乱七八糟,灯红酒绿、声色犬马,众生芸芸、弱肉强食。为生存发展计,每个人的空间不得不有三朋四友。本文作者也不例外。

竹溪县委书记的宿命》和《有感于鄂高法常务副院长走麦城》《惊悉郧西县委书记胡俟落马》《被带走的杨郧生回来了》(点击文章题目即可阅读)等系列随笔杂谈,是作者近年来专为追忆不慎中招落马的官吏朋辈而作。兼为廉政文化品牌传播网的创新文学网全媒体编辑部,现集中向广大读者特别推荐阅读,旨在警示中人及相关人,激发暂时尚未中招落马的一干官吏作深刻的反省和反思,其现实意义重要而深远。

 

 

盛有未常有 春存不长存

——竹溪县委书记的宿命

 邓复华

 

盛有,即贺盛有;春存,乃余春存。他俩同为湖北十堰市的官员,其成长轨迹和事业发展都在十堰,与我有过一些交集,后来甚至成为朋友。熟悉他俩的人都不带姓氏直呼其名,我也如此。在公开场合,我则分别称呼其为盛有秘书长、春存书记。他俩都很乐意。

在十堰官场,盛有、春存的同僚众多,遗憾的是,惟有他俩官运不济,没有逃脱县委书记的魔咒,在人生的壮年,仕途的尾声,相继败走麦城。

贺盛有被湖北省纪委宣布接受调查时,是他调任省政府副秘书长不久。得到消息时,我很震惊,下意识的拨打他的手机,果然关机。这个我所熟悉的手机号,我曾拨打过若干次的号码,从此以后,再也永远无法接通了。我突然感觉一丝莫名的惆怅和伤感。

盛有和春存,都做过竹溪县委书记,盛有是春存的前任。他俩一起共班子时,一个是书记,一个是县长。认识盛有时,不是他在竹溪县委书记任上,而是后来贵为十堰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期间;春存则是我的孝感老乡,早就相识。

说起来与盛有有点缘分。因为长期从事舆论监督和廉政文化传播,一天下午,我到十堰市委大楼,找市委书记陈天会;陈不在,却遇到了市委秘书长贺盛有。我们一见如故,在其办公室相谈甚快,竹溪送来的湖北名茶——龙王垭茶、梅子贡茶,我俩一 一共品,茶香气顺,沁人心脾。

离开时,盛有还送我一盒上好的茶叶。从此,盛有便与我成了朋友,也开始充当我与市委书记和十堰市委的联络人。

我第一次出国前,因为有不法官吏作梗,在护照问题上出现过一点波折,惊动了省里。在省领导的关心过问下,市委书记陈天会责令不法官吏纠正错误后,却担心我心怀愤闷,出去后不再回来,对十堰市委造成影响。我如期回国后,盛有第一时间报告市委,陈天会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当即表示,亲自关注并过问我正在法院诉讼的状告市委统战部和市公安局的两起侵权案。

在中国,各类法律法规体系十分健全,但民告官却又十分的艰难。与不法官吏掌控的当地公安机关打官司则更是难上加难。无论你的事实和理由多么充分,打官司的决心多么坚决,将真理坚持到底的信心多么坚定,最后的客观效果都不如地方党政主要领导人的一句话。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经市委书记陈天会指派,由市委副书记董卫民具体安排,市委一位副秘书长带着人马到我的家乡孝感市找到我,表示愿结秦晋之好,并代表十堰市官方向我郑重表示道歉。他们根据我起诉到法院的诉讼标的,拿出一笔资金对我进行了赔偿和安抚,另外还与我签订了一份和解协议。当这份协议拿到十堰市委办公室盖章时,身为市委秘书长的贺盛有却说,章子就不用盖了吧,堂堂的中共十堰市委,跟老邓个人签个协议,还盖了市委的公章,传出去不好听。正是因为盛有的这么一句话,十堰市官方与我达成的和解协议中,没有十堰市委或市委办公室的公章,只有市委一位副秘书长和一位经办人员的签字。

在十堰市委主要负责人的重视和亲自过下,我状告十堰市有关部门的另两起官司,也得了相应的解决,精神伤害赔偿和补偿安抚均已经到位,部分地挽回了当地不法官吏对我的名誉和名声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我深知,这其中有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贺盛有的积极沟通协调的部分功劳。

当年的湖北省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鲁志宏,调任省高级法院常务副院长后被查,然而就在公开宣布其落马的前几天,鲁志宏又被任命为省司法厅副厅长。把鲁志宏降级安放在无关紧要的副厅长职位上再对外宣布被查,无疑是省委为了尽量减少一点负面影响的技术性操作。官场中人共知,组织调动要么是职务升迁或者重用,要么是官员被调查的前奏。我曾专门为此写过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盛有也阅读过。

也许因为他读过我的文章,当盛有从十堰市委调到省政府办公厅时,我祝贺他发展空间更大,他却很敏感。他向我解释说,这次调动没有别的任何原因,只是因为儿子在武汉工作,来武汉照顾更方便。他如此认真地解释,可能心里的确有点不踏实,怕我联想到鲁志宏落马前的工作调动。

然而不幸的是,贺盛有最后还是落马了,而且被重判了12年。留给他的朋友们的是无尽的唏嘘、惋惜和深思。

 

余春存是湖北大悟县人。大悟是孝感市所辖县。所以,我与春存算是老乡了。在十堰工作的孝感老乡,偶尔也有见面,无论是他当市政园林绿化局长和市民政局长,还是做竹溪县长或县委书记,我们都有一些联系。媒体人的视角是无所不及的。他到竹溪县担任地方大员后,虽然他每年都有邀请,但我一次也没有去过。

十堰市所辖的六个县(市),其中五个县(市)都留下过我的足迹,惟有竹溪县这个最遥远、最偏远的地方我未曾涉足。

从十堰到省城武汉,只有4个小时的车程;从十堰到其所辖的竹溪县,车子却要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8个多小时。山道弯弯、山高水长,跋山涉水,实在艰难。这正是我一直未能成行的原因。

竹溪县盛产茶叶。茶叶是竹溪县的特产。春存是一个周到的人,每年都要给朋友们带一些新茶回来,对我也没有例外。竹溪的高山云雾茶是经联合国粮农组织认证的环保绿色产品,龙王垭茶和梅子贡茶是湖北最有名的茶品。我们从清香的竹溪茶中品味出了浓浓的友情。

前几年,春存在任上遇到一个重大的舆情。媒体曝出竹溪县建设局干部郭元荣因为上访被非法拘禁在精神病院长达14年。这起丑闻让全国舆论一片哗然,地方党委政府遭到四面楚歌。春存打电话给我,叫我不要介入此事。他说郭元荣诋毁、攻击过某大人物,郭的事情经历了几任县委书记,不是他手里的事情,谁都不敢担担子。我说现在既然曝出来了,希望县委借此机会妥善处理。根据我的建议,郭元荣从精神病院被营救出来后,县委县政府对其进行了妥善的安排,并给付其30万元精神伤害抚慰金,挽回了一个普通干部和普通公民的尊严。从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可以看出,春存在任期间的竹溪县委县政府还是有一些法制观念,处理问题还是比较人性化的,遵循了以人为本的执政方略。

我和春存最近的一次见面,是他调任十堰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之后。去年秋季的一个周末下午,他在十堰市的城中河——百二河边散步。我也在河边遛弯。我们巧遇,双方激动地伸出了双手,紧紧地相握。他问我身体怎样,我问他身体如何,四目相视,情意绵长。我对他说,什么都是虚的,身体好就好。他十分赞同。我提到了盛有,说平安最重要,这个年纪了,出了事,不值得。他先是点头,然后是沉默......

然而今年5月12日,又是一个意外的消息传来,余春存接受省纪委监委的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11月9日,省纪委监委再次通报,余春存被“双开”,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我除了震惊,就是无语。

从湖北省纪委监委的通报了解到,贺盛有、余春存的问题主要发生在担任竹溪县长、县委书记期间。竹溪是鄂西北最偏远的贫困山区,是国家级贫困县,穷山恶水、山大人稀,环境险恶、危机四伏。他们各自在那里主政那么多年,不知克服了多少困难,战胜了多少艰难和险阻。然而严酷的现实是:落马、“双开”、牢狱之灾,最终还是成为这里的县委书记的宿命。

(本文作者系创新文学网全媒总编、碧盛文化传播总裁,知名报告文学作家)

 

作者系列文章链接阅读:

1. 有感于鄂高法常务副院长走麦城

2. 惊悉郧西县委书记胡俟落马

3. 被带走的杨郧生回来了

 

编后语:

县市委书记的权力究竟有多大?有专家说:“除了外交、军事、国防这些内容没有,县市委书记拥有的权力几乎跟中央没有区别”。

也许正因为如此,县市委书记不仅是中囯官吏队伍中的一个重要而庞大的群体,而且也是集合腐败官员最多的群体,或者说是官场腐败率最高的群体。

然而除了部分县市委书记落马之外,绝大多数县市委书记都“带病”提拔到上级党委、人大、政府、政协担任更高级别的职务,有的甚至晋升到上级党委常委、纪委书记或组织部长等重要岗位,有的官运亨通、摇身一变成为上级党委、政府的主要负责人,并且继而跻身省部级高官行列。

同为县市委书记,同样的当朝官吏,有的落马一撸到底成为阶下囚,有的边腐边升心安理得地享受着高官厚禄,这是客观存在的普遍存在的最严重的社会不公平!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