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红薯的味道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彭道德 时间:2020-11-20

 

每年的秋天,乡下的大哥都要背着一大口袋家乡的红薯进城来看我,故乡那绵甜可口的红薯百吃不厌,也勾起了我对童年时代的回忆。

红薯(也叫芋头),对于出生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孩子来说用情有独钟一词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在那整天以阶级斗争为纲和农业学大寨的艰苦岁月里,生产队的旱地多,就利用黑沙土壤大面积种植了红薯、玉米等高产作物。由于生产队水田少,每年秋季收下的水稻除了上交公粮后就所剩无几了,20多户人家也只能分到少的可怜的一二担水稻。那时候,只有逢年过节和办红白喜事才能吃上香喷喷的大米干饭,平常每家每户长年累月都以红薯、玉米等粗粮为主食。

当时,农村流行几句顺口溜:“红薯饭,红薯馍,没有红薯不能活”。小时候,我听母亲讲,在三年自然灾害的年代,红薯曾救了我们全家人的命。1959年的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家中断粮了,母亲万般无奈孤身一人徒步到七十多公里外津浦铁路工地上找父亲想办法买点粮食回家过年。家里只有年迈的爷爷带着大哥、二哥、姐姐四人饿了四天,居住在邻村的小姨妈得知后从家里挎了一篮子红薯来我家救活了四人的命。从那时起,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对红薯的感情油然而生。

每年的秋天,村子里每家每户都把分到的红薯一筐筐地储藏到地窑里,红薯也就成家家户户的口粮一直要吃到来年的开春。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寒冬的早晨,我和小伙伴们冒着凛冽的寒风,手捧着热呼呼的红薯,一边吃一边戏笑追逐,空旷的田野荡漾着阵阵欢笑声。晌午,姐姐每次升火做饭后都不会忘记在锅肚子里埋上几个红薯,放学回家后,我都迫不及待地跑到锅灶前掏出被柴火烤的黑糊糊红薯,急忙拔开外面薯皮,一股清香扑面而来,那桔黄色的红薯瓤冒着热气沁人心脾,于是,我就狼吞虎咽吃了起来了。

每年的腊月,村子里家家户户都用红薯汁熬糖,村子里到处弥漫着扑鼻的香甜味道。母亲也用红薯糖汁变戏法似地做出了玉米糖、芝麻糖、爆米花糖等糕点,可让我们好好解解馋。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春风吹遍了神州大地,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包产到户使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被激发出来了,由于,兴修水利家乡加快了旱(田)改水(田)步伐,扩大了高产优质水稻种植面积,粮食获得了丰收,家家户户摆脱了贫困,过上了家家有余粮,户户有存款的富裕幸福生活。

从此,农村人的一日三餐也和城里人一个样吃上了大米饭和白馍,饭菜也越来越精细和丰盛了,像红薯之类的粗粮也慢慢从餐桌上消逝了,变成了稀罕的保健食品了,平常主要用来做家禽饲料和加工白酒、粉丝、红薯糖的原料,也很少有人问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却对家乡的红薯眷恋之情与日俱增,每年的冬天,我也要抽时间回到家乡品尝那香甜可口的红薯,对红薯那份浓浓情感永远珍藏在心灵的深处。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走近懒悟

下一篇:小人之心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