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两个老板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杨远煌 时间:2020-11-15

 

第一个老板

 

儿子和我到上海外滩呆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便返回。我们步行一段路,在规定的停车点骑上来时骑的电动自行车到那个地铁站下面的一个餐点里吃饭。我是第一次到那个餐点吃饭。那里没有很显眼的大牌子、色彩鲜艳的牌子,没有高音喇叭,当面的两张饭桌一男一女装扮朴素,样子和蔼,坐在桌旁。那两张桌子里面摆着整齐的餐桌和座椅。那摆在当面的两张餐桌就是人们所说的前台。一般或者说我们见过的情况,在前台的一男一女会是谁呢?看不出他们真实的身份。那样子就是两个打工仔,而招呼客人小声小气,从容而又淡定。儿子说他们是从台湾来的。儿子不止一次在那里吃饭了。那男的原来是老板,女的是老板娘。

 

我生活在乡镇,低调的人不是没有。但是,我们周围更多的人是高调。长期生活在高调人群中,眼看着低调的人结果是一无是处,与众不同,被边缘化,被孤独,被另类。有时候真的为生活在基层低调的人捏把汗,生怕高调的人把低调的人给吃掉了。在我生活的环境,人们太看好高调的人,低估低调的人,太怠慢低调的人,总是小看、讥笑、讽刺低调的人。总之,不善待低调的人,低调的人在我生活的环境里很难得有市场。我曾经与我周围的居民谈起来,说“这街道上谁的样子有钱,谁的样子没有钱一看便知”,“他们口袋里有一元钱,便说10元钱的话。有10元便想办成100元钱的事。心浮气躁,牛逼哄哄。瞧不起这个,看不起那个,惟己独尊,等等,等等,言之不尽。”当然,不止一次与我谈这个事的是经常到上海的那个大嫂。她也说,在上海见到的大老板很低调,表面上看不出来。不象在我们乡镇,人们看好的是光鲜其外表,光堂其言语【就是假大空的话】,世故圆滑之人脉,花言巧语对他人,当面说人家好话,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满身江湖气的人。对面相邻3家的人。镇兽医站站长的老娘说他的儿子天天在市里开会。一个剃头佬有一天关门去参加一个与理发产品有关的订货会了,他的妈妈说儿子媳妇去地区里学习去了。还有一个半老徐娘,农民,说是挖不好藕,隔壁的老表逢人便说自己的儿子怎样怎样的有本事,等等,等等,言之不尽。低调老实的人却不被人看好,有时候还吃亏呢?真的是吃亏是福吗?不一定吧。

 

那个老板娘给我们端来了饭菜。我坐着吃饭的时候,仔细看了一下,在厨房的一面墙上“台福隆”3个稍微大点的字下面有一行小字:“我从台湾远道而来 只为赴你一餐之约【全是繁体字,我在网吧电脑上折腾了一会弄不出来繁体字,叫来网管也没有弄出来】”。这就是广告语,还是有文化味和亲切感的。老板依然在前台招呼客人,“吃饭,吃饭不?”不过,他只是站在自己餐点的范围内,不走到那个路当中去,这是我们很多饭店拉客所做不到的,拉客不到路中间不罢休。只在自己的位置,老板或者坐着对过往行人低声的说:“吃饭,台湾风味。”客人来与不来任由客人选择,老板的脸上表情总是那样平淡,不急不忙,不象我们很多餐厅拉客,不拉住客人绝不收兵,显得有几分死皮赖脸的。

 

吃完饭,我给老板打了一声招呼,表示要手机拍下那句“我从台湾远道而来 只为赴你一餐之约”广告语,老板同意了。

 

第二天晚饭,儿子又要到那个台湾老板那里去吃饭。我和儿子再次到那个台湾老板那里去吃饭。老板还是象昨天一样,很礼貌的称呼我为“伯父”。老板的妻子也是台湾人,他们的年龄30好几岁,在那里开餐厅已经3年了。老板说,干什么都不容易的,老板为什么就不能在前台做小事情呢?我们有的餐厅确实需要学一学台湾老板的经营方式,老板总是在台后颐指气使,居高临下,盛气凌人,那肯在前台做小事情。还有揽客总是是做不到不大声,不出界,不顺气自然,不恰到好处。当然,并不是说台湾老板的经营方式绝对的好,我们的那些个高调拉客的餐厅一无是处。为什么不能相互取长补短呢?好的服务包括整个过程哦,从饭菜的质量,到餐桌的卫生环境等等,尤其是进门的第一印象很重要的。要是有机会,我一定多多去台湾老板那里进餐。

 

第二个老板

 

我在那个“祥福”宾馆里住了下来。第一次接触的前台那个美女服务员还不错,从她的嘴里能够获得一定的安全感,消除一定的顾虑。我随身带的哪款佳能5D3相机是5年前的2万多元钱买的。白天放在我住的房间里,人出去办事不可能不担心的。美女告诉我,他们宾馆每一个通道里都装有闭路监控。当我住过4个夜晚,早上出门时便预付当天夜晚的房钱。服务员睡在前台里面的临时床铺上。我招呼她:“我续房费。”她立即答应道:“好的。”外衣来不及披上,她立马起身打开电脑。我拿着手机扫码微信付款。我付完款,说:“今天怎么听不到收款的语音提醒啊?”她说:“我看看手机就知道款到账了没有。”我说:“你就是WCL。”她说:“是的。”她边说边看了手机,说:“房钱已经收到。”我说:“我为什么说你是WCL?因为我前两天用手机扫微信码付房钱,手机显示收款对象是WCL,那么WCL一定是这里的负责人了。今天你看手机查房费收到没有,你不是WCL本人会是谁呢?”她答道:“的确是的。”说完,我便向她告辞,出去办事了。

 

我走在路上,回想着值夜班的WCL,衣着、言语、工作风格都是那样的朴实无华,要不是她说看手机,根本上看不出是老板。在我们当地的县市级的能称之为“宾馆”的宾馆里,有几个老板娘亲自值夜班的?这就叫低调。

 

11月1日,我的手机里收到了这样的一篇文章《真正厉害的人,往往会“夹着尾巴做人”》,我不仅收藏了这篇文章,而且我信“真正厉害的人,往往会‘夹着尾巴做人’”是真的,只是我生活的环境就是高调至上,不高调就吃亏、就倒霉、就无地自容、就死无葬身之地。只是我实在跳不出那个高调为上的环境,我已经领教透了高调人对低调人的君临上界,高调人对低调人的居高临下,高调人对低调人的盛气凌人,人们绝大多数看好和拥护高调人。我已经看够了受够了低调人的“无能而又无奈”,我应该作何选择呢?

 

2020年11月13日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市委大秘宋思明

下一篇:走近懒悟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