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清水徐徐流万家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冉启权 时间:2020-10-25

我老家的安全饮水工程全面建成,清水徐徐流万家。乡亲们吃水不再肩挑了,那欢乐神情跟操办喜事一样。人人喜出望外,户户兴高采烈。厕所革命,卫生厕所用水一冲,院子再没有了臭气熏天的味道;新买的洗衣机哗哗一转动,浑水流净,取出衣服往院坝一晒很省事!

乡亲们开心地伸出大拇指,与人谈起自来水,点赞似地说道“要不是精准扶贫呀,这自来水赶不上何年月才能吃上唷”。老老少少只要碰上安装自来水管的邢师傅,都要凑上前给他装烟,喊他喝茶。那热乎劲比亲人还亲。

过去,坪坝营镇矿区因采矿次生地质灾害,引起地下水下沉造成人畜饮水困难,成为各级政府十分头痛的事情。

坪坝营镇因坪坝营国家森林公园景区而改名。他过去的行政区划名称为甲马池镇,是咸丰县最发达的工业园区。辖区人口曾经一度达五万之众,现有人口37000余人,国土面积 347平方公里。它地利条件得天独候,蕴藏着丰富的煤炭资源。与煤炭能源有关连的企业曾经蓬勃发展,红红火火。仅大型国营煤矿就有三家,火电厂一家,化肥厂一家,陶瓷厂一家。乡镇企业不计其数。工业企业纳税,使这个镇财政一年盆满钵满,是全县最富裕的乡镇。

但是,任何事物有其两面性,有利有弊。当人们享受煤炭资源带来无限红利的时候,大自然的惩罚悄然而来。土家山寨吊脚楼前几百年的老井干涸了,采矿流出的红水污染了河流,庄稼和树木叶子上积满了黑粉……

坪坝营镇的工业企业是全县经济支柱产业,不可能因噎废食把那么多企业全关闭了吧。所以,意见归意见,机器照样轰轰响,生产照常进行,环境污染吃水难的问题,也只得慢慢解决!

我们一家人每年腊月二十八都回家过春节。回得家里父母不会让我去做其他事情,我的任务就是去守水、挑水。

天刚蒙蒙亮,我挑上水桶,来到安沟老井边。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君。我到水井边时候,早已在水井旁围满了人群。那木桶一个又一个紧挨着,整齐地排着队。大家很自觉,没人插队。我放下水桶依次排着……

快到十点了,才轮着我。拿起瓢瓜,勾着身体,一只脚踩在井口岩石上,一只脚踩在井里那块垫脚石上,一瓢一瓢地把水舀起,倒入木桶中。第一回水挑回家时,快十一点了,才吃上早饭。

挑第二回水时,我是个急性子人,懒得去安沟老井守水,就挑起水桶直奔幺妹河去。幺妹河水欢快流淌着,清澈见底。可是那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坡陡路窄,藤蔓依依。一下下到底,一上上登坡。从河底挑起水,一口气爬完坡才能停脚休息,往往是汗流浃背。

那时,学校用水就更加困难。我在杨洞中学教书,体会太深刻、太刻骨铭心。

用水贵如油!凡逢上枯水季节,学校实行计划用水,定时定量给师生发水。老师们家属用水是满足不了的,只得到离学校两公里外的龙洞湾老井去挑水。学生们有时挤不到水,只能到水田里洗脸洗脚,然后端上一盆水回寢室放于床下备用。遇到大旱年景,无法保证师生用水,正常教学秩序无法进行,就放假休息。待到有水了,广播通知学生返校复课。

如今,说起自来水,乡亲们就高兴,有摆不完的故事、唠不完的话。“日嘎,这自来水从那天上坪下来,比过去井水好多了”,“喝在嘴里清甜”,“细娃放学进屋,拿起瓢瓜,咕噜咕噜象倒天坑似的”,“喝了,又不拉肚子”。问起孩子上学用水还象往年不,回说“早不是那样了,学校有热水洗脸洗脚”,“给咋,一个星期还洗一次淋浴哩,那条件好着”……

其实,山寨饮上自来水的时候,这里生态环境也变好了。没有了环境污染源,火电厂、化肥厂和所有煤炭企业全关闭了。山返青了,水变绿了。

我开着小轿车再次路过坪坝营镇杨岔土,那是我曾经骑自行车去学校的必经之地。坪坝营镇水厂就建在这里,水源来自武陵山余脉天上坪旋坨坪,有几十公里路程。水源地海拔较高,人迹罕至,森林茂盛。过去清水无拘无束地全流入了幺妹河,现在铁壁合围地让它翻山越岭流入了水厂。

那涓涓清水好似心脏血液一样,往身体各部位流去,顺着公路,穿过山林,绕过田园,流进街道,渗入村庄,脉博延伸至千家万户!

土家山寨吃水难一去不复返。小康路上土苗儿女阔步迈向前!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