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缘是追求的果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彭新平 时间:2020-09-24

认识妻子纯粹是偶然,就像买福利奖券中了头奖一般。

1989年的一天,好友阿根死拉硬缠要我带他去炎陵县下村林业站,拜访最近调入该站的女友,原因是他从未去过炎陵最偏僻的下村乡。为朋友愿两肋插刀,我自然而然就当起了“灯泡”。

我们乘坐班车,经过一个多小时崎岖山路的跋涉,来到了下村乡林业站。在阿根女友房里坐了片刻,我便知趣地起身,出房门时刚好与一个女子撞了个正着。当时,我心中咯登了一下,眼前的女孩不正是我心中久等的女郎吗?高挑的个头,清秀端庄的脸庞,丰腴健美的体态,简捷明快的短发,我本不相信一见钟情,但在以后的那些日子里,当时四目向射,一见倾心,这女孩样子便一直在我脑海里晃动,挥之不去。后来,我从下村乡的同学那里打听到了女孩的姓名,也了解到有几个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小伙正对她穷追不舍。对一个教书匠来说,要在竞争中击败对手谈何容易,但我又不愿放弃。

在经受了十多天单相思的折磨后,我终于鼓起勇气,给她写了一封长达近十页的信,以表我对她的爱慕之心。当她还没来得及对我的信细细品读完时,周六我人却风风火火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后来在和她的几次接触中,我隐约听到了一些议论:瞧那穷教书的,也不知天高地厚,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话没有刺伤了我的自尊心,倒给了我奋起直追的动力。从此,我两天一封信往邮箱里投,她的同事每每看到我给她信封上那飘逸俊秀的字都羡慕不已。一到星期六又不辞辛苦的搭乘班车登门拜访。不管她们单位的人怎样议论我,我总是朝着自己认定的目标义无反顾地奋进。

有一段时间,我俩的关系跌入了低谷,校长见我情绪有些委靡,问清原委后对我说,婚姻乃终身大事,你怎能一遇到挫折便知难而退呢?如有必要我准你假先去搞定终身大事,校长对我这个30来岁的大龄剩男格外开恩。于是,我带着校长的期望揣着忐忑不安的心又来到了她的身边。那次刚到他们单位才知道她已调动了新工作单位,正好第二天搬家前往新单位报到上班。真是赶早不如赶巧,第二天一大早,我便以主人的身份将她的柜子、床铺、桌凳等她的物品一一搬上送她的双排座车厢,累得我满头大汗、灰头黑面。他们单位的同事们还一个劲的夸她找了个有文化、会干活的好男友。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早已回归到零界以下。我当时想:不管我们今后发展如何,至少我们还可以做普通朋友,何况她一个外地人,在炎陵举目无亲呢。这次搬家一定得全力以赴,如果无缘继续发展下去,至少可以留下最后一个美好的印象。当日,我还随车百余里送她到新的单位,把她所有东西搬进房间摆放好,才又随送她的车返回自己的单位上班。

真是上天不负有行人,通过这次搬家的行动,她的心终于被我的真诚感化了。后来她对我说,你不会把我对你的冷淡挂在心上吧?我笑着说,怎能呢!就权当你对我的考验吧!她笑了,两个酒窝溢出来的幸福充满了整个房间。

不久后,我前往市里参加半年一次为期20天的大专函授学习。学习期间,我仍然两三天一封信的写给她,表达爱意与相思之苦。就在还有3天学习就要结束时,她来信问我能否在她回耒阳老家过春节前再见个面。我立马以当了班主任放寒假要发通知书为由,向函授班主任张老师请了假。然而天公不作美,由于连续几天大雨不停,我搭乘车的必经之路遇到了山体滑波。通车是不可能的了,于是,我冒险爬过横亘在马路上小山一样的乱石,真是无巧不成书,好不容易等来的一辆无法通行又返回的货车竟然是她们单位所在地的。我跟司机好说歹说,终于同意让我坐在货车的后车厢上。站在后车厢上,凛冽的风带上冰冷的雨打在又冷又饿的我的脸上,冷得我直打哆嗦,由于连续下雨路况不好,又是晚上,货车在崎岖的山路上蜗牛般爬行,终于在晚上10点多才到达她们单位。此时,面对站在她面前几乎全身湿透,又冷又饿的我,她感动得几乎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我们在一起交谈了很多,对未来充满了幸福的憧憬。可当我请求送她回家过年时,她却面露难色的说,还没来得及向爸妈说一声呢,到时如若他们不同意咋办。其实,她早已把我介绍给了父母,只是二老不同意她嫁一个穷教书匠,她不便言明罢了。我说,俗话说丑媳妇总要见婆婆的,老人同不同意得见了再说,更何况,路途这么遥远要不是放寒假,平时我也抽不出时间专门去拜访二老。这可真正是一打鼓二拜年的事,又何乐而不为呢?见我说得蛮有道理,最后她答应让我一同随她去耒阳老家过春节。

于是,我给家里捎了个口信,便背上还是去株洲学习用的牛仔包,马不停蹄地和她一道踏上了去耒阳过春节的征程。

爱情是生活的一种勇气,爱情与生活同行;爱情是事业的一种动力,爱情与事业同行。 一年后,同学阿根还在与他拍托了六年的女友进行马拉松式的爱恋游戏,而我们却已结了婚,并且家庭幸福,事业顺利。

婚后,很多同事都夸我给老师们争了脸,更多的则是羡慕我有这份美好的姻缘。其实他们不知道:缘——只是追求的果。

 

作者简介:

彭新平,1963年生,湖南炎陵人,从事教育20余年,从事媒体近10年。炎陵县作协秘书长,炎陵文联《神农风》文学杂志编辑。数十篇文学作品散见于《湖南广播电视报》《中国校园文学》《科教新报》《湖南科技报》《散文诗》《年轻人》《今日女报》《株洲日报》等报刊。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荆家河我的圆梦之地

下一篇:又到中秋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