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走近浆村老屋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彭新平 时间:2020-09-17

去看浆村老屋。秋雨绵绵的时节最适宜:雨雾下的浆溪从古老的时间隧道走来,不急不缓的溪水似款款而过的美女留下缕缕缠绵的情丝;被蒙蒙秋雨笼罩下的浆村老屋那古朴的瓦片上弥漫着青光;青砖历历的门楼,高翘张望的飞檐在等待远行人的归来;棕色鹅卵石铺就的雨巷里走出撑着油纸伞丁香一样的姑娘……

暮秋,一场绵密的雨陡然而至,跟着雨滴,我走进湖南炎陵县水口镇浆村村这个古老的村落,走在纵横交错曲曲折折的巷弄,走近浆村老屋,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沿着曲折石子巷道,穿过一扇斗门跨入浆村老屋的庭院,现仅存保留较为完好,整栋还有近50间房子的高大而雄伟的浆村老屋,只是名震四方的浆村孟氏四门宏大建筑群的一隅,透过这一栋雕龙画栋而如今岌岌可危的古宅,却依然彰显着屋主曾经的富贵与豪迈。

建于明朝年间赫赫有名的孟氏四门,在外看像座城堡,里面却四通八达。巷道和斗门把每个院落房屋相互连接,巷道铺设棕色鹅卵石,斗门是大石方和木梁构成,村内巷道门斗众多,笔直的弯曲的迷宫一般,整个村庄犹如一座宫殿城堡。在这个充满浓郁市井色彩的的地方,有一口青石板砌好的长方形水井,古朴地置于地面,淘米洗菜、洗衣濯足,每天在此上演一出出芸芸众生的生活意趣,显示出昔日这个大村落种种寻常百姓居家度日的平凡生活景象。在这口古井旁一定窃窃地滋生出好多美好的情爱。每天清晨,井边便是村庄中最热闹的地方。棒槌起起落落的浣衣少女,扁担迟迟不上肩的挑水俊男,在这些能挡得住世人世俗眼睛的“障碍物”下,眼光一碰一碰两颗滚烫的心便产生情爱的火花。试想一下,在固守传统的年代,无处可以放纵的爱欲,而在热闹的井边,看扬起的水花四溅,听起落的棒槌声声和洗衣人的欢声笑语,这里便有着另一番爱情洞天,于是洗衣洗出如意郎君,担水担出幸福姻缘。

推开堂屋两扇褐色的大门,高大的门框与门板外表已被时光腐蚀,岁月苍老地沿着一圈圈的年轮线篆刻着,刻出深痕,刻出一幅幅印象派浅浮雕作品。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的心也随着门的一声叹息而紧张起来,我害怕看见阴森森的门后有幽灵般的暗影探目徘徊。毕竟这古老而辉煌了数百年的老屋,已经尘封了几十年。

打开房门,人去楼空的苍凉与落寞,在几百年历史的古宅回荡,每个房间基本都一个样子空空的,主人离开时带走了所有有用的东西,只留下床放过的痕迹以及桌子脚压出来的坑印。这痕迹和坑印直逼人的心底,那些年岁悠长,由新演变成破旧的雕花木制架子床,见证过多少爱情,繁衍过多少子孙。这古老的房子似饱经沧桑的老人,在默默无语的守候着子孙们心灵的家园,让人感到崇敬、慈祥与亲切。

走出房子站在庭院凝视古屋,本是仰慕之心的我遗憾与悲壮之情油然而生,这些徽派风格的古民居多以土坯为墙,外画青砖纹样,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洗涤,早已破败不堪。这栋古屋虽说细节中还能窥见往昔之精美,但土坯建筑与生俱来的脆弱,如再不尽快修缮,它也必然会赴那些已经坍塌古屋的后尘,将永久消失于世间。眺望周边一栋栋现代气派的别墅,将历史与现实来一个比对,似乎看到了时间的深邃,看到了浮尘里的风云。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好多东西必将碾碎在历史的车轮之下,包括房子,包括树木,包括芸芸众生……

走出庭院,我默默地对着时间隧道般悠长的巷道注目,却不见雨巷里撑着油纸伞丁香一样的姑娘走来。夜幕就要降临,而雨却没有止的意思。

 

作者简介:

彭新平,1963年生,湖南炎陵人,从事教育20余年,从事媒体近10年。炎陵县作协秘书长,炎陵文联《神农风》文学杂志编辑。数十篇文学作品散见于《湖南广播电视报》《中国校园文学》《科教新报》《湖南科技报》《散文诗》《年轻人》《今日女报》《株洲日报》等报刊。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1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