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接地气杂感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冉启权 时间:2020-09-09

小时候,我确实有些玩皮和淘气。母亲刚刚把白菜秧栽进自留地里。第二天我就到土里,出于好奇,把菜苗拔起来看,生根成活没有。母亲发现后狠狠地惩罚了我。让我摊开手掌,她用竹鞭打得我好疼。还边打边说“我让你手贱,才栽下去的菜苗还没有接上地气,你扯起来看么?”那时候,我终于明白,栽到地里的庄稼要接上地气,扯上几天露水后才能成活。

师范毕业后的我走上三尺讲台,从学校门再到学校门,开启了教书生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教圣贤书。不理睬校园外纷繁的世事,一心关注的是学生的考试成绩。校园生活不需要去解读圈子文化,也不需要去揣摩领导意图,更不需要去请客送礼接地气,只需要专心治学就行了。我习惯了教书生活。

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胸无大志,立志把书教好就行。可是,偶然的机会被组织选到区办公室做文秘工作。实出我意料。区委书记找我谈话“你岗位变了,思维要变,要接地气,不要书生气”。我懂了,一直关闭在校园的我不问尘世,不懂人情世故,是有些书生气。我的顶头上司主任开导我,“书记的话就是要你处理好上下关系,对下你要深入实际,了解群众;对上你要想领导所想,工作要想在领导前头,生活上要做好勤务兵。”哦,这就是化抽象为具体的接地气呀。从此,我好累哟。一个班子十几个领导,我都得关心他们的生活,解读他们的心思。否则,你就会有穿不完的小鞋。上面领导来检查工作,临走之际,领导说“你去给他们一人拿一合毛尖茶”。我只得照办,有时候还生怕得罪领导、得罪客人、影响争取项目。一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但是,在领导的眼里,我历练出来了,考验成熟了。还表扬我灵活,接地气。好运降到我头上,得到组织的重用提拔,从教师做到副科、做到正科,从幕僚做到主官。一个正科在省城在京城还比不上一颗芝麻的重量,但在我们县城那可是好多人奋斗一生得不到的级别。在世人眼里,那是我祖坟埋得好、祖宗保佑,才有了官运亨通、出人头地。

给你平台你是英雄,没有平台你是狗雄。平台的重要性对我而言不用多说。在主政的那段日子里,风生水起,实现了自我价值的升华。每逢新招人员入职集训时,我也拿腔拿调地有了我过去领导的口气。“组织上给你们标配了三门干部的名片(从家门到学校门,从学校门到机关门)”“希望你们尽快适应角色,多学习、多研究,要接地气”。我也不知道“地气”一词内涵有多深,外延有多广。我不可能占用长时间来论述,因为人们都不喜欢长篇大论的领导。我只能言简意赅,点到为止。

生老病死,日月交替是自然规律;换届交班,吐故纳新是人事制度的设计。人要服老,没用了退二线这是对我们老同志的照顾。忙碌惯了的我开始一段时间,还真有些失落,不适应新的生活节奏和规律。空闲时间多了,你就得回到亲戚朋友、老同学、老同事中间去。

双休日,我回到老家种点庄稼,“稼禾之乐”的田园生活也十分有趣。经常跟老乡们谈论庄稼的长势,讨论孩子的学习,争论麻将的输赢。我很快接地气了,讲话没有了领导的口气,落地了;我与乡亲们是平等的,你说得好他们耐心听,说得不好就跟你争,我不计较。我生出感想,我不是因为读书出来,还不是同样在地里刨地,或者到高速公路及铁路工地上打工。我并没有什么高贵之处。

我参予红白喜会时间也多起来了。老同学一碰头,不问身份高低,不问钱多钱少,只问对方孩子安家没有,问对方老年人身体还好不……看着头发花白的同学,我感受到他们在教学第一线的辛苦程度。上年纪了,记忆差了,反应慢了。但是,每天备课、上课、批改作业、辅导学生、考试评价,还得周而复始地重复着相同的工作。这时,扪心自问“你有什么了不起,你不是运气比他们好一点罢了,要不然跟他们不是一样的活法吗?”从此,我再没有了牢骚和怨言。与他们比较我的才华并沒有什么特别之处。我的思想又一次接上了地气。

常言道,生有时候,死有地头。从哪里来回到哪去,我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自然喜欢回到农村老家去。我归隐生活在乡亲中间,突生感悟对接地气有了新的诠释:

——安居故土,恬淡回归;莫言兴亡,口出是非。

百年之后,黄土一堆;众生平等,不分尊卑。

2020.09.08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