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解雨读雾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邢祖巧 时间:2020-09-01

江南,有雨;山中,多雾。

六月以来,鄂西南进入雨季。雨追雾缠中,神怪仙鬼,随意想象。像电影,一幕幕,惊现眼前。

那天,走建恩高速,奔巫山。宋玉《高唐赋序》里的句子,不经意间,就冒了出来:“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

神女兴云降雨,男欢女合,有点神秘,令人遐思。

恩施这个地方,有点怪,有的年份,春夏秋冬都是雨。雨和雾,是孪生。交互缠绵,没了没完。尤其是800米以上的二高山、高山,一年四季,为淫雨困扰,被云雾纠缠。

我一个朋友,他告诉我,这些年,就活在云里雾里。

2004年开春,他听说恩施修高速公路,几个晚上没睡好觉。按照他糟糕的惯性思维,径直跑去交通局找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自报家门,毛遂自荐,竟也歪打歪着。没找着指挥部,误入地方征迁协作部门,乃高速公路建设服务机构,反正与高速公路有关。

既来之,则安之。七八年呆在那里,除了无师自通学会使用电脑,一无所成。

也非一无所成。那时节,他还学会了鬼混。无聊时,摸进一个什么论坛,装神弄鬼。先是潜水,偷窥过后,换了个挺像特务的昵称,突然冒了个泡儿。不曾想,马甲一换,竟有不少拥趸。那些ID的昵称,迷迷蒙蒙,就像恩施的天气,离不开雨雾烟气。一个个都是灌水高手,仿佛彩云之南的泼水节,弄得他的心情,成天湿漉漉的,像24小时呆桑拿房。迷上灌水,还迷上一曲《无需知道太多》,几年下来,高血压、高脂肪,是唯一的奖状。

一副皮囊,半介书生。这位老兄做过记者,采写、摄影、编辑略通,创办并主持过县级党报,还胡乱写过几本不登雅堂的书。自以为能写能摄能思想,可算半个文化人儿。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一手一脚闯天下。总想凭一己之力,将可为之事尽为。于是,“豆腐干儿”写得顺溜溜时,生出不羁狂想,自我解职闯世界。别人捏“软柿子”,他啃“硬骨头”。州内哪家企业大,哪个眼界高,他就想法拿下谁。一位同仁曾含蓄表达醋意,就那么几个老板,被他拿下了,我们还有什么机会?

几年下来,他抄抄写写,编编排排,出了十几部杂乱的纸物,扔一处也有小一堆儿。

逮住机会,他脱离了协作单位,来到了真正的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环顾四周,不过杀进工程圈的一匹劣马,不懂工程,不通俗务,是个另类。以为是学文科的,能抄抄写写,还当过记者,出过作品,是人才。哪知道,不入别人法眼。

即使不比他高明,但人家有权决定,他不如人。

这位老兄调侃说:“你说你是雨,他就给你水,水比雨实在;你说你是水,他就给你雾,雾比水轻灵;你说你是雾,他就给你风,风吹雾散;你说你是风,他就给你树,树高风止;你说你是树,他就给你火,火起树灭;你说你是火,他就给你水,水火不容。”一圈下来,他掉进一团团雾中,晕头转向,不辨东西。

云里雾里,阴暗之处,往往多鬼。

小时候,听大人说,凡人不入鬼眼,路上遇到你,会主动替你让路,因为,在鬼看来,除了得道法师,普通人都是瞎子。你想想啊,日常生活中,你会与瞎子争路吗?

人鬼两隔,其情有共;天阳地阴,并非殊途。

以前的鬼,常常借助雨雾天气,云里雾里胡作非为。后来的鬼,知道凡人是瞎子,凭着这样的认知,光天化日之下干鬼事,反正人类看不见。

曾与一位哲学教授,聊到人与鬼的特征。教授说,以为人是瞎子的鬼,是小鬼儿。小鬼儿有一个特点,疯狂。我佩服这位老兄的见解,竟与欧底庇德斯说的一样:“神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动漫《果宝特攻》里面的经典台词则这样表述,“上帝要让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疯狂的鬼,终究要被捉住。那些为鬼作伥者,当然也难有善终。历史是一面镜子,只是许多人,不愿去照一照。

雨一直下。车窗外,如一挂雨帘。忽然,想到花果山。山中有洞,洞名水帘。洞中之猴,成天抓耳搔腮,转动心思,总想把洞里的石头都挪移挪移,垒它5遍;把洞口的水帘子换做玉帘子、金帘子;把洞门镶金镀银,装饰一遍又一遍。即便不能大兴土木,也要小敲小打,想方设法倒腾倒腾。

一出好戏,跳的跳,看的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水帘洞里,无数个春秋,竟也秩序井然。

自古以来,维护秩序,全靠凡俗。人鬼万物,恒守其理。猴中凡俗,多眼无所望,心无所想,身无所凭者。因此,安分守己。水帘洞很美好,亦如东方乌托邦。

继续雨中行。车顶泄水如瀑,益发壮观。水帘洞的感觉,挥之不去。“猴精猴精”这句表扬人的话,一直不曾受到冷落。因为,聪明人实在太精。

称得上“猴精”的人,聪明伶俐,无人能敌。待人接物,尤其对“上”,很会来事,像挠痒痒,哪里痒挠哪里,轻重缓急,拿捏到位。奉承恰到好处,迎合恰如其分。表象圆滑,八面玲珑。这样的人情商高,什么样的“上”都喜欢。

他头上开有八个洞,骨子里工于心计,一笑一颦都带着目的。头顶本该长包的地方,生了一对眼睛,视野在天空,比葵花更势利。

向往光明,是自然界各种生物的天性。殊不知,扑向光明也有飞蛾一类的蠢物。这样的人,眼里只有一人,自此而下,再无其他,更不要说等而下之者。

上窜下跳,蹦哒得高的,得猴头齿遗,走上好运;庸碌无为,难得上进的,努力做个好猴。

其实,做人一样。做好人比走好运,更有德行。走了好运的,往往妨碍别人做好人。一旦逼人成坏,那好运不就到头了?道理很浅显,但有些人就是悟不透。

庸庸平常过,碌碌是人生。有的人,既不求走太好的运气,也不想做纯粹的好人。只做一个有原则,不苟且,不媚俗,不迁就的人。与同好者,为友为朋,与善得善;与不同者,无瞻无顾,大道各行。和而不同,仅此而已。

我欣赏这样的人。

雨,是世间伟大的魔术师。

光秃秃的山,无遮无拦,草树土石,阳光一照,无处遁形。如人无衣,美丑香臭,无差别奉献给你,就像一只碗里,装了瘦肉也盛着牛粪。如果恰到好处时来一阵雨,便让你视线模糊起来,该遮的遮,该掩的掩。感觉还不够,那就直接将雨蒸腾为雾。

牛粪不见了,直接吃肉。

大凡玄幻一类蛊惑人心的书,都这样描绘。哪一座仙山没有云,哪一座云山没有仙。想捧仙子,绝无日出,而摹雨状。雨一至,云雾起,藏妖藏魔,信手拈来,咋写咋神怪。

雨,比之于云雾中的巫山神女来,它不仅能飘扬,而且有担当。可以帮助人类做很多不方便做的事。云雾可以盘踞山腰,亦或飘过山顶,但是,再高,根犹在雨。没有雨,雾无由化形,啥都不是。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是一项大智慧。雨比云重,云飘上,雨落下。翻手是托起,覆手是按下。

翻手托起,雨化为雾,可以生云,可以成霞,可以化彩虹,藏仙藏鬼,烘妖托神,可以死可以生。为仙为神,千年长存,做鬼做怪,名臭万代。

覆手按下,云化为雨,可以成潭,可以成渊,可以变汪洋大海,一样可以死可以生。水生万物,亦淹人命。万物生,人活命,万物灭,烟火绝。

无论翻手覆手,都有正反阴阳两解,始终处于不败之地。所以,阴谋与阳谋,从来就没有显明界限。阴中有阳,阳中有阴,过阳则阴,反阴复阳。所以我们时常听见有人背地里骂人曰:阳奉阴违。

巫山高峻,本是阳气蒸腾的所在,然,山有多高,谷有多深,山高阴影长,明崖绝壑深。高处阳气聚集,沟壑阴气弥漫。那里有高耸入云的十二峰,也有壑深谷险的大巫峡。

雨中有学问。有的人,自豪感挂在脸上,有得意色,多数人,随心情,想笑就挤脸,想哭就望天,想高兴装少年。多数人不在生活的中心,只在边缘。置身边缘,却必须跃入中心。到了这种境地,也是宿命。

雾和雨,阴和阳,相反相成。雾多成雨,雨多生雾,阴重损阳,阳过伤阴。年轻人阳盛,故要采阴平阳,老年人阳衰,故要借阳抑阴。所以,中医总在嘱咐老年人,要经常晒晒太阳。其实,这句话是忠告,适合更多人。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习书笔谈

下一篇:夹菜遇见公筷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