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杂文 > > 正文

不时尚的生活方式正好度难关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杨远煌 时间:2020-06-24

我和孩子他妈成立小家庭快三十年了。我是原镇兽医站的国家干部。妻子正如她所说的“在娘肚子里就吃商品粮”。可以这样说,象我们这样的全家城镇户口的家庭在整个街道已经是屈指可数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在我们生活的镇街道经济上突出的人就是财力雄厚即有钱人能够跳槽的跳到了县市城区或者到省会城市甚至到国家一线城市去了。那些强势单位的头头当个一届两届就想方设法调到县市城区的上级单位去了。说实话,我所在的街道成为一个以农村户口为主的居民区了。他们不种地了,不干农活了,甚至连蔬菜都不种了。环境的改变让他们的劳动方式和生活方式相应改变。不仅如此,他们的思想也变得离谱了,他们忘了本,藐视劳动,看不起基础工作,歧视节俭生活方式,说大话,用小钱,浮躁得不可一世。我们夫妇的生活方式一直没有太大的改变,物质生活一直较节俭。我们便理所当然的成为街道居民群体的落伍者,另类人,被边缘化,甚至被唾弃,受指责,被当成人生攻击的靶子。

我们结婚的那两年住在老家的那个村子。我的父母亲种过的那块菜地半闲着的,被我的妻子利用起来种蔬菜。我的工作调动没有落实好,没有工作、没有工资,加上孩子出世需要钱花。妻子种的蔬菜基本满足了自给自足的需求,缓解了经济困难的景况。

我们搬到单位后,妻子没有忘本,又利用单位那块空地种植蔬菜。单位里其他的家属眼见妻子蔬菜种的好,哪怕妻子施舍给他们蔬菜吃也不满意,要求分地种菜。于是单位头头只好将偌大的一块菜地平分给其他职工。不过,地分了以后只有部分职工家属种菜,一部分职工家属宁愿让地空着也不让勤快人去种菜。

一次,本单位住在我楼上的职工老张来到我的家里,看了看饭桌上的菜,说:“你们的生活这么艰苦!”是吗?我们勤俭节约,自家养鸡种蔬菜,很少买家常蔬菜不假,老张难道“大方”吗?本单位老张的侄媳妇这样评价他:“到别人家里吃不出钱的饭菜大口大口的,喝便宜酒便喝醉,在自家吃菜尖起筷子一点一点的拈,酒从来不喝醉。”我在本单位或者无论在哪里也不串门。到同事家里去除非为了工作上的事,即使到别人家里也不谈别人的生活,那不关我的事,我无权干涉。

我到镇中学猪场去出诊,我的一位在镇中学当教师的舅表兄对我说,住在镇中学对面的镇兽医站副站长当他的面说我小气,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怎么舍得花钱让孩子进功课补习班。副站长的话让我联想到了老张的话,我莫名其妙了。的确,我在单位里家庭生活深居简出,我和妻子不打牌、不赌博、不抽烟、不喝酒,甚至很多关系户做好事如孩子做生日请客、老人做寿请客等闹门子事我们很少去应酬,然而,我们并没有花他人的钱啊,并不欠他人的人情啊,并没有收受他人的礼金不还情啊,不是来而不往啊,这有什么嚼头啊?!当然,我并没有象我们单位里的刘某想接站长的班而每年送礼进贡给时任的站长、副站长、会计三人,那是我的选择,我不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不想象狗一样去舔人家的肥屁股,不想花钱买职位错在哪呢?怎能背后说我小气呢?难道我无权选择生活方式?我真的小气吗?我自掏腰包订专业杂志如《湖北畜牧兽医》等,自费买专业书籍如《元亨疗马集》等兽医经典著作。这在我们单位独一无二,我们单位都没有集体出资订专业杂志和花钱库存专业资料书籍,我在单位的工作人员中资料最多最齐全,本单位工作人员不是不知道,有的职工有时候还到我家里来借资料和专业书籍看。在本专业理论考试方面我多次在全县市占好名次大家不是不知道,在工作上,我全心全意为养殖户服务,镇兽医站分管业务的副站长背后说我小气居心何在呢?

后来在社会上当着我的面指责我小气的人渐渐的浮出水面。住在我们家附近的杨PK的儿子结婚,我去应吃请。一桌子坐着八个人,忽然,杨FS无俚头的说:“你很小气的,舍不得给钱孩子在学校吃零食。你的儿子读高中,一个星期只花几元钱。”他的无头无尾的话实际上是抢着别人的话头,生怕话没机会说出口。我没有与他搭话。我的儿子读高中没有花他的钱啊。他说完居然朝着同桌其他人的脸上瞧一瞧,再怯怯的乜斜的一笑,脸上露出很得意的神色。在这样的公共场合我能说什么呢?杨XB家里请客,杨FS是杨XB的叔父。他又坐到我坐的那张桌上。又说:“你很小气的,把钱看得紧。”我当时是窝火的,公共场合不便发作,不好辩解。我没有招惹谁呀,做完工作上的事就宅在家里做家务、带孩子、读书、练书法、写作,在报纸上发表文章,我做错了什么呢?我没有得罪谁呀。瞧瞧杨FS阴笑的表情,他是以在公共场合曝光我的小气感到骄傲与自豪。住在街道杨LS的儿子考大学请客也是我去应吃请,镇街道一位摄影家庭的老板在饭桌上当着同桌的吃客说:“你花钱小气的很,不象我个人一年得两万元的开支。”他们家庭是街道居民共知的靠老婆卖性器官发迹起家的,他居然光彩不过了。他说一年个人开支指的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无非是抽烟、喝酒、穿衣、打牌、赌博、进歌厅、出茶馆酒楼吧。这样的消费能代表一个人的生活质量与品位?原来他以在公共场合说我小气显得他用钱大方、大气,显得他高我一等,逍遥快活潇洒些。

一天早上,我到街道那家姓郑的早餐店去买馒头,姓郑的老婆说:“你今天怎么舍得花钱买馒头吃啊?”她说这话什么意思?我们的生活非常有规律,一日三餐,哪一天在家里过早的开支都比买两个馒头的开支大,只是有时间忙得来不及弄早餐而已。她的话无非证明她在这个街道上掌握的信息没有落后,别小看她是做早点卖包子的,可不是一般的人啦。

我们原单位的那块菜地种起了房子,我们便在购买的原镇农行房子后面的空地面种植蔬菜、养鸡。我们仍然坚持自己的生活方式,家常菜自己种的占一部分,一部分到菜市场去买。单独的厨房、大锅、大灶,烧的劈柴,象极了上个世纪的家庭厨房,吃的锅巴饭,喝的是米汤。丰收的季节从农家买来稻谷放到自家仓库里,想要大米就将稻谷运去碾出来。居家过日子吗,正如母亲常念叨的“细水长流吗”。我们过春节很少出去串门走亲访友,大多时间在家休养生息,锻炼锻炼身体,读读书,练练书法,我练书法最多的一天站着临八个小时的贴,欣赏音乐,吹吹笛子、吹吹葫芦丝,写写文章。我的写春节的文章《难得清闲是过年》在东湖社区的写春节征文中和大众网站写春节中征文中得了奖,《难得清闲是过年》登在《大众》纸质文学刊物上。我的《那一年那一家的除夕》在湖北日报网写年味征文中获得一等奖,还有长江网的写年味征文,我的文章也获得了一等奖。我的书法作品也获过奖。

在我的印象里,当面说我们小气的声音不绝于耳,从没有间断过。在镇食品里租房子开医疗诊所的汪医生老婆对我们说:“你们今天怎么舍得到早餐店过早啊?”新河村的赵某曾对我说:“只赚钱不消费。”难道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赌博、不进歌厅、不茶馆里出酒馆里进就小气吗?当着我和妻子的面说我们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大有人在,数不胜数。说我们不搁人(不合众)、与众生活方式格格不入的人也不少。他们指责我小气就可以显得他们的生活比我们优越。我们怎么能与那些人一一争辩,就那么点圈子,有多少人得罪不完啊。你一争辩就罪加一等了,有口更加说不清啊,少数服从多数吗。直到二零二零年元月四日,上白林村在我们原单位买了房子的某妇女到我们家里来说:“你们今天早上怎么舍得在家里弄早点吃啊?”我们真的不消费,真的花钱很吝啬吗?我的孩子杨守佳在北京读大学,为了避开同宿舍的同学抽烟、玩手机影响他的身体和休息,不得已花钱单独在校外租房子住,试问我们街道的人们,有多少家庭为了孩子花了这样的代价?我的一支G调笛子花了一千元,还有好几支笛子,满书柜的畜牧兽医专业书籍、文学书籍,满纸箱的书法字帖,一支毛笔几百元,两台台式电脑、一台手提电脑、两万余元的佳能五D三照相机,家用小轿车。银行里还有一定的存款。这个街道多少家庭有我们这样的消费?俗话说得好,“不看锅里的粥,只看脸上的肉。”整个街道的居民有多少人比我们脸上的肉长得多长得好长得健康?我每天早上能够跑步六公里,整个冬天可以用冷水洗澡,除了积极的锻炼,少得了营养吗?有多少人比我少去医院?看看整个街道的居民,一个个象极了老虬树一样的体型,包包拐拐,不是肚子大就是屁股翘,佝偻得小龙虾一般,面黄肌瘦,极象“瘪三”,接近僵尸。身上的几件衣裳仿佛挂在树枝上,穿都穿不正。身体的亚健康是其次,更烂透的是思想品格。吃了就扎进闲话群,去打牌、去吹牛、去串门,生活质量烂透了,随地吐痰、乱扔垃圾,随口脏话连篇,白字连篇。灵魂极其空虚无聊,一个个行尸走肉,哪有半点教养、肚子里哪有半点文化与知识?好象今天活了明天死客的,又好象阳寿不得满了,真的是臭美,还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他们吃的穿的很有质量吗?那倒不是,他们的尊严就体现在口头语言上。那些人不妨扪心自问一下,是不是把日子过得本末倒置了?他们把日子过成了“好吃懒做睡,嫖赌嚼谣吹。”日子是平平淡淡过的,不是用来说的,那些个碌碌庸常之人也懂得人生的真正含义吗?

庚子年春节前后的新冠肺炎对我们来说是一次严重的考验,是一次极好的检验。大年初二就有人偷盗别人种的蔬菜,一直到上九日,还有人偷盗别人种的蔬菜,遍地的野油菜都被掐光了。卖米油的杨大爷辛辛苦苦种的蔬菜被别人盗走只能背地里唠嗑唠嗑而已。都快三十年了,我们被“小气”的污染之声包围着,我们能幸福吗?众口铄金、积销毁骨,假话说一百遍便成了真话。太多的人拿我们的“小气”取乐、开心。不过,多年形成的生活方式这次真的派上了用场。大年初一开始一天也没有间断,我躲进家里准备寄养小鸡的温室里搭新架床,以便特殊情况过后恢复生产。白天劳动,晚上练书法、写作、弄音乐。我们家里储蓄的柴米油盐蔬菜预计可以吃过今年,精神上的充实更不用说了。只是太多的人由于事情来得太突然物质上准备不充分,精神上不适应,在微信发带有怨气的东西,甚至还有亡命之人不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出来串门。手机里、电脑里、电视里文学、书法、音乐、绘画、科学的读物多得无法说,某些人不借此机会去浏览?为什么那么无聊呢?难道不能借此机会来反省反省一下自己?上九日那天,镇工商部门的工作人员来通知我们不要开门做生意。今天,路上的宣传车在播送县市电台的消息,声明大家不要出门。这个情况还要持续一段时间。不管冬天怎样寒冷严酷总会过去,春暖花开的日子即使迟到也会来的。我不是在这个时候拿大事来说我的小事,要大家效法我的生活方式。我只想说,每个人都有选择生活方式的自由,那些人就不要干涉别人的生活方式了,醒醒吧!等到我们战胜了疫情之后,来总结教训的时候,要是还不能唤醒某些人的灵魂,那我们所花的代价很大一部分就不值得了。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中国古代的官箴思想

下一篇:入户大厅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