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朦胧血泪仇(随笔)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杨盛龙 时间:2020-06-22

我们上小学初中时代,学校教给我们文化知识,同时经常告诫,要又红又专,不要只埋头学习,不能走“白专道路”。为了让大家红,做革命接班人,基本的手段有感恩教育和仇恨教育。

学校教导我们感恩,带领我们豪迈地歌唱:“谁能比我们更幸福,生活在毛泽东时代,生活——在毛泽东时代!”我们被解放了,在灿烂的阳光下过着甜蜜的生活,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苦大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等待着被解救。感恩教育和仇恨教育体现在经常开展“忆苦思甜”活动,教育大家牢记阶级苦,不忘血泪愁,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不要忘记地主阶级是怎样残酷压迫和剥削劳苦大众的。我们中学有专门的“忆苦思甜周”,一周内,停止所有的文体娱乐活动,大家都哭丧着脸。专门采来野菜,和麦麸子煮成糊糊,大家一边吃,一边听老贫农长声痛哭,讲他给地主做长工,受到凶残的对待,后来到处讨饭。学校组织我们参观以前穷人住过的叫花子洞,激发学生的阶级仇恨。将老贫农的苦难家史创作出一米多高的大幅连环画,挂满礼堂,让大家观览学习。“忆苦思甜周”期间,不准嘻嘻哈哈的,不准唱歌,但有两首歌必须总唱,喇叭里整天播放着,大家悲哀地唱,一首是《不忘阶级苦》:“……不忘那一年,爹爹病在床。地主逼他做长工,累得他吐血浆。半夜就起身,回来落日头。地主鞭子,地主鞭子抽得他鲜血流。止不住的辛酸泪,挂在胸……”一首是《想起往日苦》:“想起往日苦唉~~,两眼泪汪汪唉……”

学校要求大家写家史作文。老师评述作文时说,多数同学写出了万恶旧社会的苦,思新社会的甜,吃水不忘挖井人,充满感情。然而,有的同学写的是什么呀!兄弟俩将自己和爹妈的饭一起领回家吃了,爹妈收工后背柴回家,又累又饿,什么吃的也没有……这写的是寨子上开食堂的事啊!

弟弟上小学,也被要求写家史。我和弟弟一起,请爹讲家史。爹说到,公公给地主做长工,生活艰难。我问:“一个做长工的人家,怎么划成中农成分?不是革命的依靠对象而是团结对象?”爹说:“公公勤拔苦做,积攒了点钱,买下地基修了房子,还买了十几块田地和几块山林。”我又问,谁谁家怎么成了贫农?爹说:“那人啊,好吃懒做,抽鸦片烟,打牌赌博连续几天几夜不下桌子,把田地都输掉了。”

弟弟写了家史作文,从老师那里领回作文本,交给家长阅签。爹看后,说,你怎么写成这样?公公给地主分子严二妹做长工?公公已经去世三十多年了,严二妹是三年困难时从外县逃荒嫁到我们寨子来的呢!

是爹没讲清楚,还是弟弟没听明白,总看到大队召开群众大会批斗地主分子严二妹而杜撰出来的?什么地主,什么做长工,什么阶级苦、血泪仇,对我们这一辈人来说,朦朦胧胧的。

那时候,搞大集体生产,连年减产,我们家连续七八年没有过年米,常年借粮食。爹三天两头去借米或包谷,借得十斤八斤,全家八口人拌以南瓜、大头菜煮糊糊吃,敷衍两三天,再去借。我们到比沙沟借红苕,翻连二坡,走二十多里山路,日后得给人家还大米。实在没有办法,冒着被传染病的危险,借麻风村的包谷,和瓜菜煮烂叭饭吃。我和爹、妈、妹妹冒着风雪到大坡上挖蕨,脚上冻开的皲口像娃儿嘴巴。那些年,不知吃了多少瓜菜、野菜、树皮、草根。春暖,生产队地里遗漏的洋芋长出苗来,我们管那叫“隔母洋芋”。小小年纪的弟弟去捡挖这种“洋芋娘”,一天捡得半背篓,全家煮着吃。书本上说,发芽的洋芋有毒,不能吃。那种“隔母洋芋”岂止是发芽?

我对弟弟说:“这不也是家史么!你就写这个啊!自身经历的,写出来,比起你杜撰出来的牛头不对马嘴的家史,真实,生动。”弟弟说:“哥哥你写吧。”

那时候,全国停止考试招生,不办学校了,我因此辍学,在生产队当社员,天天修理地球,我写作文交给谁批改啊?

 

作者简介:

杨盛龙,1953年生于湘西,土家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发表文学作品千多篇,出版散文集《西湘记忆》等多种,《中国当代文学史》等十多种文学史著论著专节专题评介。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