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夏日午后(散文)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彭娇妍 时间:2020-05-21

 

夏日午后

 

口彭娇妍

 

 夏日的午后,知了不知疲倦地叫着。因为热得教人无处安身,我便开了电扇,躺在床上读我的《红楼梦》。

 因见我躺在床上看书,与我如影随行的它,便也乖乖地跳上床来,躺在了我的身边。

 由于我总是手捧着书,并且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书中的文字。百无聊赖的它便只得用两只前爪作枕头,将下巴颏枕在前爪上,眯着眼睛一会闭着,一会睁开一道小小的缝望望我。

 彼时,我正被书中的鸳鸯抗婚,但又被不肯罢休的贾赦的胡搅蛮缠而愤愤不平,一旁的它却见我眉头紧锁,还用手在不住地翻动书页,便以为我会对它有所行动,也朝我举起了那双粉色的肉爪子,准备应对我随时朝它的“来袭”。

 这货还挺有兴致。于是,我梳理了一下情绪,把目光暂时从书中移到了它的身上,又腾出一只捧书的手,摸了摸它的头以示安慰。

 见我终于有了行动,它毛茸茸的双手双脚立刻一齐并上,一把抱住了我的手。

 我被它当作了老鼠,它张嘴就咬。

 所幸,它咬我时,是轻轻的。那乳白的小牙虽然把我的手咬出了四个尖尖的小窝,但是,当它在触碰我肌肤时,那张肆意的小口便快速松开了。

 我拍了一下它的头,示意它放手。它停住了忙碌的双手双脚,朝我望了望,便就地打了个滚,果真将我松开了。只是,小床的另一边,被我拍了头的它,依旧不肯离去。它依旧高昂着头,身子侧躺在那里。若无其事地用舌头舔了舔爪子后,又在脸上挠了挠躺在那里。

 见我还是无所动静,它又翻了个身,将头枕在我的毛巾被上,一幅睡眼腥松的模样,继续呆呆地望着我。

终于,我不再看书了,只将先前集中在书中的所有精力聚集在了它的身上。见我终于注意到它了,它立刻说,我们来进行一场比赛吧,咱们看谁的眼睛睁得大,谁先眨眼睛。不待我作出回应,它已用它圆圆的大眼睛,朝我瞪着。

 它先出了招,我亦只得就此应付。

 铜铃般的眸子面前,我使劲地睁着昏花的眼朝它望着。那是一双黄色的双眸,好似一湾清澈的清泉,顷刻之间,便消去了炎炎的热度。顺着这弯清泉,我想再往里面看,依旧清澈,依旧一尘不染。仿佛置身其中,即刻便会成为山间的清泉,于悄无声息间滋润大地上一切的干渴。

 时间过了许久,它的双眼依旧圆瞪,只痴痴地望着我,除了脸颊两旁洁白的胡子弓偶尔颤动一下,其余便若雕塑一般,一动也不动。我用手拍了拍床头,它乌黑的瞳孔微微动了下,但是眼皮依旧一眨也不眨。

 而我,睛睛已渐渐开始发花,看它的双瞳已变成重叠的四瞳、六瞳、八瞳……进而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杂乱思绪。

 我又输了。懒待理会它的专注,我吃力地揉了揉眼睛,又重新回书本,去假装学问。而它,一幅获胜者的得意,从原地站了起来,弓着身子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又将两只前爪作枕,趴在我的面前,重回它的温柔乡去了。

 随着似火的骄阳一点一点往山巅下沉,在窗边肆掠强光也随之变弱了许多。风扇前的我继续在读《红楼梦》。

 而我身旁的它,因了那江水一般涛涛不绝的睡意,此时睡得正是香甜。偶尔,它闭着的眼睛和一只前爪还抽搐了一下,嘴里还喵呜、喵呜地叫着。

 在想,难道它读过《红楼梦》?

 

责任编辑:骆雪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