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爸爸,请您回来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吕玉霞 时间:2019-10-31
 
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这么多年我对父亲的怀念越来越强烈。有时我把自己封锁在记忆的长河里,感受父亲对我的严厉和温和,那种感觉就像掉进沼泽地里越陷越深,深得无法自拔。这种感觉经常包围着我,让我这个失去父爱的女儿可以在梦中享受父亲对我的点点滴滴!
 
22年前的今天(十月初一)父亲穿着我给他买的42码的黑色布鞋和烟灰色的中山装从徐州坐火车去天津我大哥那里。虽然过去了22年,但父亲离开我时看我的眼神我还清楚的记得,我不知道父亲是不是有预感还是别的原因,父亲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好好过日子,把孩子带好,我以后不再来你家了”。我听完这句话也没感觉有什么异常,等我知道父亲去世后我再想想父亲说的那句话,这分明就是跟我交代后事啊!
 
早起我拿出父亲的遗像静静的看着,往事飘然而至,悲伤催化着我的所有回忆。
 
父亲去世于1997年阴历十月初八,也就是离开我后的第7天,那年父亲才60岁。作为父亲唯一的女儿当时我并不在父亲的身边,当我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是在3个月后的一天。当腊月二十四左右我接到我大哥说父亲病重的消息时我就预感父亲已经不在了,期间我也打过电话问我大哥父亲身体情况,大哥一直敷衍我说父亲身体挺好的。其实我大哥大嫂,二哥二嫂还有我弟弟他们都在天津,他们经历了父亲从生病到离开的全过程,只有我和母亲不知道,他们怕我和母亲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一直隐瞒。直到快过年了他们要把父亲的骨灰带回家才告诉我。
 
当时如晴天霹雳。好像被压入了无边的黑暗,万念俱灰,心里的痛彻头彻尾的击溃了我。哭已经不能代表我当时的感受了,只是感觉笼罩在我们家上空的天塌了,塌的很彻底,我撕心裂肺的哭着,可残酷的事实我必须接受。那年我只有23岁,小儿子还在哺乳期。
 
快过年的天气已经很冷了,记得那天是我二哥把父亲的骨灰盒带回家的日子,当我看到我二哥捧着父亲的骨灰盒进庄时,我整个人昏厥了,醒来不再有眼泪就在那傻傻的看着骨灰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个走时好好的父亲再次看到时已经是骨灰了。这个事实谁也接受不了,那几天我是恍惚的,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这不可能的,所有人的安慰都无法让我过那个坎。父亲,他是我一生的痛,每想起一次就痛的无法呼吸。
 
22年来父亲的音容笑貌时刻萦绕在我的大脑里。好像还是感觉父亲去大哥那里还没回来,经常幻想在某一天我还可以听到父亲的咳嗽声;还可以看到父亲温和时对我的微笑;还可以听到父亲生气时对我的训斥;还可以享受我做错事时父亲罚我的跪;还可以看到父亲哮喘发作时痛苦的表情;还可以看到父亲一直吃激素那浮肿的脸。在梦中我无数次的梦见父亲给我讲做人的道理,还慈祥的摸着我的头,和我说着笑着。然而当我清醒之后才清楚的意识到父亲已和我阴阳相隔。那种失望感有时会影响我很久,让我持续想拥有奢侈的父爱。
 
我父亲是当兵的出身,当兵时候是许世友将军的警卫员,隶属于南京军区司令部,父亲也一直为此而自豪。父亲的性格很暴躁,生气的时候我们都很害怕,包括我的母亲。父亲讲话的声音很高,尤其生气时,左邻右舍都可以听得到的那种。对我们兄妹四个的的要求是一般家庭做不到的,吃饭的时候不许讲话,夹菜的时候只能夹自己面前的,如果夹到别人面前他会把我们的筷子扔掉的。吃面条的时候不许我发出任何声音,面条必须往嘴里放,不许吸,以至于到现在我依然秉承着父亲的教诲,吃面条从来不发出吸的声音。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我是我家唯一的女儿,即使这样父亲对我的严厉从来没有放松过。
 
记得儿时我不能像别的小朋友那样可以肆无忌惮在外面捉迷藏做游戏,因为我天一黑必须回家,这是父亲给我订的规矩不能也不敢去违反。记得三四岁的时候每到夏天下暴雨的时候父亲怕我出去淌水掉汪里头淹着,父亲出去开会之前会用墨汁在我脚上画下痕迹,如果他回来墨汁痕颜色淡了那就证明我淌水了,罚跪是最轻的处罚方式。为了不惹父母生气,为了不被惩罚我从来不去挑战,我就静静地看着我的小伙伴们开心的在水中嬉戏。冬天天气再冷起床时不许墨迹,必须像军人那样雷厉风行。小时候的冬天每天起床父亲都会让我们喊着口号:“不怕困难,争取胜利”!嘴里喊着口号直到把衣服穿好为止。我现在的很多做事的风格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儿时父亲对我的影响。
 
父亲虽然严厉,可也有慈祥的一面。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很少在家,整天不是去乡里开会就是去县里开会。偶尔闲着的时候也给我们讲故事,父亲讲的故事基本都是他当兵时候发生的事。记忆最深刻的是父亲和许世友将军在安徽参加的一次战役(具体啥地方我都忘记了),父亲说当时吹冲锋号的战士牺牲了,是父亲顶替了那个牺牲的战士吹起了冲锋号。许世友将军还夸他勇敢,每次父亲讲起这事脸上都洋溢出自豪的笑容。
 
父亲也会因为我们取得好的成绩而高兴。当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父亲会自然的皱起眉头,显出无限的牵挂。记得我第一次出远门的前一晚,父亲一直不说话一直蹲在大门旁抽着烟,一根接一根。也许是对我的不舍,也许是对我的担心,也许……现在每当想起那时的一幕感觉自己是幸福的。
 
父亲是一名基层干部,虽然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但为老百姓办实事是父亲的宗旨,逢年过节不收礼也是父亲铁的纪律,用父亲的话说乡亲们也都不容易,权利范围之内的能帮忙的我会尽力去帮。为人要善良,多替别人着想,对老人要尊敬这些都是父亲一成不变的做人道理。以前我们骑自行车进出我们的村庄必须下车牵着走,见到每个认识的人必须打招呼,不许我们骑在车子上和父老乡亲们打招呼。父亲最经典的一句话是:“牲口大值钱,人大了一分钱不值”,意思就是不让我们不要自大。记得在我结婚的头天晚上父亲严肃地告诉我:“婚后一定要孝顺公婆,如果做不到就不要进我的家门”。现在虽然您不在了,我们都做的很好,您在天堂就放心吧儿女们不会为您丢脸的。
 
小的时候我总是认为父亲是天,我们是快乐的星星。在我们成长的路上父亲就像一座桥,为我们步入社会父亲用脊梁架起一座座桥梁,为我们操碎了心。 父亲用无私的爱为我们兄妹四个遮风挡雨,直到他离去。
 
有了这份爱我们永远不再孤单,即使自己走在无人的大街上也会感受到父亲您的存在,是啊!父亲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父亲啊!愿你在天堂没有病痛的折磨,我们会把对您的爱加在母亲身上。最后我们一起祈祷母亲健康快乐,安度晚年。
 
责任编辑:于安文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