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梦幻天堂湖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郑能新 时间:2019-10-27

 

真的无法形容走进天堂湖那一刻的内心感受,依稀觉得人仿佛置身于梦幻之中,就像一个渴望已久的梦想突然降临变成现实一样。

这是一个初夏的上午,一场夜雨把大别山主峰天堂寨洗刷得干干净净,大地收尽了连日的暑气,天地间一片清凉,湿漉漉的气息在满目苍翠、无比洁净的世界里弥漫,到处都是清新、鲜活的意味。此刻,天堂湖氤氲在薄雾轻云之中,从山上远望,就像上帝为之蒙上的一层面纱,显得圣洁而又神秘。

近看,湖面丝丝向上散发着热气,那一缕缕飘飘渺渺的气雾漫漫蒸腾,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后,逐渐形成了一层乳白色的云带,在这个万山围捧的盆谷里慢慢飘荡,把个天堂湖装扮得仙气郁郁。置身于此,恍然如梦,大有飘然若仙之感。若是运气好,还可以看到云带形成前不断变化的各种图案,千奇百样,美不胜收。不过,这样的机会说是秋季雨后放晴才可以碰到,很多人为了一睹那千载难逢的美景,经常在这里蹲点守候,有的一守就是十天半月。

人说,天堂湖之所以声名远播,是纳了千山百川之灵气,把万种风情聚于一身。也有人说,不光优美的自然风光让人心醉,众多的神奇传说更是令人着迷!引领我们游湖的船老大一点也不掩饰内心的自豪,说,天堂湖方圆十几公里的区域内,有十三处风水宝地,每一处宝地都有众多的传说。他指了指我们刚才上船的地方,说,那就是“骆驼卸宝”,曾是著名军事家林彪的祖坟地。这是大别山区人们耳熟能详的故事,父亲在我小的时候绘声绘色的讲述,至今尤在脑海印象深刻。回首这方山水,细细品味,的确神形兼备,妙不可言也!

                           

湛蓝的湖水清澈、碧透,没有一丝杂质,看着就令人口舌生津。或许是为了印证我们,几只白鹤不远不近地跟船随行。白鹤是灵性之物,对生态环境要求非常之高,有它栖息之处,绝非等闲之地。

船行二三里,此时湖雾尽散,天地豁然开朗,远处的笔架山昭然入目。一抹薄薄的云带缠绕在山腰,立时给它增添了无限神韵。笔架山一山三景,初看,雄厚浑圆的“山”字形笔架,大气磅礴,先声夺人。往左细瞧,那山形又活脱脱是一个“睡美人”形象,她头东脚西仰卧在天地之间,长发飘垂,小腹微隆,神态安详,惟妙惟肖也。再往右看,整个山体就是一尊佛像,大佛体态丰盈,神情肃穆,双目微垂,像是在默默注视脚下的芸芸众生。在众人的惊叫中,我兀自感叹大自然神奇的造化,把这么一处鬼斧神工的绝妙之作,放在了景绝三楚的天堂湖边,硬是给美轮美奂的天堂湖再添无限光彩。天堂湖不仅风光奇特,历史文化亦丰富厚重。据考证,历史上的“鸠鹚古国”就是以这一带为中心。相传,盛于春秋战国时期的“鸠鹚国”,商贾云集,经济繁荣,有“亭台千座、楼榭万幢、车流如水,美女如云”之誉。在大山深处立国,定有不同凡响之处。只是,后来人们慢慢把“鸠鹚”衍变为今天的九资。现如今,只要到过九资河古镇的人们,无不被这里的历史文化和自然风光所吸引,一批又一批的寻梦人如过江之鲫拥向这里,他们把这里视为“世外桃源”。甚至有人向这一块迁徙,他们的目的除了要享受这里的美景和宁静,还有不少人就是冲着这神奇的“笔架山”而来,说是“门对笔架山,代代出文官”。或许,他们都把出生于此的著名的国学大师王葆心、京剧创始人余三胜等等文化巨擘当作了心中的偶像。择吉而居,要的就是一个美好的盼头。

也许是笔架山对文人太有吸引力了,站在船头一直拍个不停的摄影家协会主席江耀龙先生,此时放下相机,向我招手,作家,来,背靠笔架山,书写大文章!我连忙钻出船舱,依在船头的围杆上,立马,面前快门响成一片。一群摄影家把我那一幅幅眼睛笑得只有一条缝的形象,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张张令人捧腹的照片上。

 

天堂湖清丽秀美,其形嵯峨,状如舞动的飘带。主湖虽不足十公里,但湖汊延绵,非百十数所能及也,那层次分明、曲里拐弯的岸线本身就是一道优美的风景。间或有垂钓者静坐其上,优哉优哉享受着那份乐趣那份怡然,有如仙人一般!一只小狗在人迹少至的岸线旁,执着的静静地守望着水面,不知作何图谋?这样的生活场景确实令我们这一船作家艺术家们感动,大家纷纷拿起相机狂拍不止!

船至鸳鸯峡,水面忽地逼仄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幽静的处所,据说这里是鸳鸯聚栖之处。我们张大眼睛四处搜寻,可惜没有发现那象征爱情的灵物。有熟知其性情的人说,这个季节,它们还在迁徙的途中。看来此次是无缘一睹芳容了。

七弯八拐,曲径通幽,快艇行了十多分钟,又到了一处开阔水面。但见一山伸入湖中,其形怪异,隐约如龟,头颈纤细溜光,龟背浑圆高厚,其上还有绿色植被。一问,果曰“金龟下海”。大家异口同声:“活像”。有人又曰“绿毛龟也”,一时笑声四起。

原路回返,至峡口,见对面群峰起伏,状如蝙蝠展翅。问船老大,再次得到证实,此亦宝地!蝙蝠蝙蝠,福之谓也!

回到主航道继续前行。须臾,湖中一岛,兀自伏立。上建住房一栋,有人悠然生活其上。好奇问之,得曰:此乃“金龟戏水”,又是一处风水宝地。还说,岛上有叶姓人家祖坟,只要湖上发一次洪水,水淹岛一次,叶家就要发迹一次。呜呼,难怪有人乐居这个孤岛之上,想必是守护宝地灵气耳!

环游一周,天堂湖的湖光山色尽收眼底,大家兴致极高,个个啧啧有声。有人即兴赋诗一首:“水映青峰照碧空,梦游仙境百花丛。春风拂面云中画,胜景天堂四季同。”虽是打油逗趣,还是引来不少人应和。

 

 四

夜宿湖边古镇九资河,一色的农家土菜,绿色环保,味道鲜美。一行人个个狼吞虎咽,成了饕餮之徒。

古镇不大,依山傍势建在一条小河的两岸,清一色的徽派建筑,马头墙,百叶窗,朱红门,水墨画,看着就赏心悦目。镇上的人们都很悠闲、淡定,就连小狗们也秉承了这种天性,它们对人友好,但无论怎么引逗,它都宠辱不惊,这种心态确实令我们感动不已。

睡了一宿好觉。清晨,推开窗门,一股更加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顿觉神清气爽。真的睡得太香了,夜里下了一场雨,自己竟浑然不知。好在现在雨过天晴了,一行人便相互吆喝着出门,赶紧驱车去看天堂湖的云海和日出。

雨后的柏油马路漆黑如墨,一尘不染,顺着湖边飘带一样向前延伸。那蓝得可以慑人魂魄的湖水,就像刚刚烧热又揭了盖子的盛满水的锅一样,向上散发着缕缕的气雾。天堂湖的雾与众不同,不是铺天盖地的大雾,而是丝丝缕缕,欲断还连。颇像湖面生长的棵棵白色水草,单等太阳出来收割。

此时,湖两岸的山腰上已经集结了厚厚的云带,因是万山错落有致,那云海铺排得也就格外生动灵韵。露在云海上面的万千峰头,早已失却了往日的峥嵘,脆生生凭添了无限秀气,放眼望去,“万岳朝天,四海一景”。那种磅礴之气,真的令人震撼!

人群中响起惊呼声,这哪里是人间,这分明就是仙境啦!是的,都有同感,站在云海之上,我们顿觉天风拂衣,飘飘渺渺,人幸福昏眩得就要窒息一般。

人群再一次轰动。太阳出来了!这个亿万年的精灵,先是在云海中羞羞答答露了一个粉脸,俄而,紧挨着它的云层立刻被染成了金黄。随着光晕慢慢扩大,它挣脱了云层对它的缠绵,一下子跳将出来,瞬间,天地沐浴在一片金色的祥光之中。

就是这一刻,我才真的感受到自己思维愚钝、笔力不济,那么令人炫目、令人震慑的美景,却在自己笔下显得苍白,了无生机,真是愧对作家之头衔也。

天堂湖的景色是绝美的,它至今让我魂牵梦绕!我曾经跟友人说,要在天堂湖边买一处房子,在那里写作生息颐养天年。友人笑了,他是知我的,但他也知道我目前还没有这个精力和实力。长埋心底的愿望不能实现,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如此也!

 

作者简介

郑能新,笔名海滨,湖北英山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北作家协会全委委员。曾任英山县文化馆馆长、黄冈市群众艺术馆馆长,现为黄冈市文联副主席,黄冈市作家协会主席。已发表、出版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出版有小说集《遥远的乡村》、《变奏》、散文集《心旅》、《地坪河》、报告文学集《选择艰难》。有40多篇入选《小说选刊》《读者》《新华文摘》《青年文摘》《青年博览》《短篇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等国家级选刊、选本。有多篇作品被选入大、中学生课本、课辅。有作品被介绍到海外,曾获“西班牙华语小说奖”、“孙犁文学奖”、“曹雪芹短篇小说奖”、“陶渊明散文奖”、“吴伯萧散文奖”、“徐霞客游记文学奖”以及中国小说学会、中国散文学会、文化部、国家林业局等单位文学大奖50多次。为“湖北省政府专家津贴”获得者,2008年获“湖北省十佳文艺青年”称号。

 

责任编辑:碧 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