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简介 - 创作团队
简讯 |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杂文 > 散文 > > 正文

陈恒礼:枫叶正红时

来源:创新文学网 作者:陈恒礼 时间:2019-10-26
 
上小学的时候没有看到过枫树,却看到过一棵棉花树!苏北黄河故道看不到枫树,棉田那时却多得是。学校组织师生,步行25里土路,去县文化馆参观农业成果展览。看到什么,后来基本全没印象,倒是有一棵棉花,仿佛是在脑海里生了根移不出,那些绽开的棉桃一直开到现在也不败,白白灿灿的,挂在棉枝上。
这棵棉花长得粗壮高大,简直不像是棉花,是一棵茁壮的小树。叶子落光了,上面开放着的棉朵,从下到上,满满一树,白白的,松松的,快要掉下来了。真的奇怪,棉桃的开放,周期很长,从中秋可以开到仲冬,这棵棉花开了这么多,那么久,为什么不拾下来呢?而且这哪里是棵棉花?分明就是一棵棉花树,在大展厅的中央,一进门首先看到的就是它,挺天立地的模样,让人觉得这真的像个假的!这是我老家的土地长出的棉花吗?
想到老家的土地,就想到了一位曾当过老师的邻居。据传,他教不了学生,上不好课,被学校辞退了。他平时不太说话,对什么话什么人,总是报以一笑了之。农活也还会干,相当于一个女劳力。不久,村里就传出他的一个笑话,而且越传越远,十里八村,无人不晓。许多人就好奇地看他,好像看一头叫四不像的动物。这种动物生产队成功培育出一头,是驴子和马交配过后,放在牛圈里和牛一起喂养,结果诞下一头像驴像马又像牛一样的四不像。之所以看这位老师异样,是因为他独出心裁,异想天开,用水稻和芦苇在一起嫁接,想培育一种长得像芦苇那样的水稻!天天一有点空,无论早晚,就往芦苇地里钻。结果,可以想象,他没有成功!除了他媳妇,几乎所有的人背后都在嘲笑他,只有他娇小漂亮的妻子,从来不在人前说看不起他的话,不去埋怨他,反而公开带着夸奖的口气说,俺就喜欢他假的跟真的似的!而他对或好或坏的评价,根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从不去解释或反驳。
那个时候,饥饿使农民对土地充满了奇妙的幻想,近似于荒诞。土地对农民来说又简直可以用绝望来形容。不长庄稼,却结出一大片一大片坚硬的碱壳,埋下的种子,要么不发芽,要么发了芽拱出地面,长着长着就死了。土地成片的秃,大面积的秃。就有农民早上来地里扫碱,回家熬制卤水什么的。问题是农民对土地总是满怀期待和热情,照样季季耕耘,年年播种。不这样他们活不下去!盐碱地长出的山芋,藤叶是瘦瘦的,偶尔开出一二朵白花。在许多人的常识中,只有营养不良的山芋,才会开出白花。而结出的根茎,往往像筷子那样粗细,父老乡亲不忍丢弃它,精心捡拾起来拿回家里,大人小孩要靠它来填饱肚子。
改革开放初期,农村土地首先爆发出了原始激情,那些原本秃了的地方,竟然不再秃了,长出了绿油油的庄稼。庄稼长得太厚实了,收获的季节,我在麦地头,问家下懂点文学的家下大哥,形容麦子长得好,该怎么形容?是不是小孩可以站在麦子上奔跑?他笑了,表示长得再好这话谁信呢?我说那该怎么说?他说站在麦地这头一推,那头就动了!我对他的想象力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个形容,太厉害了!这头一推,那头就动了,这是不是他首创的?
土地随着不同的时期,发生着不同的事情。
乡村振兴开局之年,朋友魏懿和赵亮,邀我去睢宁县梁集镇,去参观一座奇特的建筑,说它的外形是一个大粮仓,紫金色的。朋友说这是县里的现代农业展览馆。讲解员是一位学程序设计的大学生,她带着我们从一楼看到三楼。从远古农耕讲到现代农业,听得热血奔涌,看得大气磅礴,心中五彩缤纷。不得了,了不得。同样是故黄河两岸的土地,却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巨大变化。土地上原有的东西在壮大,土地上从来没有过的,现在居然也有了,遍地开花。有些引进来的种植,在贫困的苏北老家,以前连影子没有见过,比如软枣弥猴桃、板栗、榛子什么的。我突然说这不是县里的农展馆,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子房宫,孕育出古老土地上最为神奇的新种子!
从这座大粮仓里走出来,去看布置在周边的现代农业产业园,这是个国家级的现代农业园,在这里遇见了光头老薄。老薄从小在南京贩卖水果,后来市场做大了,用火车从新疆拉香梨到南京卖,当起了鲜果批发老板。他几乎是与农展馆同时落地在梁集镇。他说他是来这里做现代农业产业的!我在产业园里,看到了镇里引进国外先进生产模式的草莓采摘园,看到了老薄的甜蜜兰宝石葡萄结出的果实。我还看到了冬枣、枇杷、火龙果、弥猴桃……看得我眼花缭乱,目瞪口呆!我对脚下这片土地产生了敬仰和敬畏!甚至怀疑它过去是故意不给种地人的面子。
在他们的组培室里,我看到了培育在瓶子里的草莓芽叶,小的如同米粒。他们说这是省农科院和镇里共同创建的。这些草莓种苗,繁殖大了,会被移植到故黄河两岸的土地上。让更多的父老乡亲亲,品尝到他们亲手培育的甜蜜。我说这个组培室,是个现代农业的育婴园啊!
我又想起了叶场,前不久去了那里。叶场创造过中国抗日战争史上有名的七天七夜"叶场围困战”大捷。但那里的黄河滩,解放初期小麦亩产只在二三百斤,不像现在亩产一千二三百斤。那里生长着的杨树林,用村书记陈申军话说,老百姓叫它"摽穷树”,不长,十年二十年过去了,还是密密麻麻的老样子。去年,叶场除掉了“摽穷树",挖出了螃蟹塘,今年螃蟹就上市了!这儿,历史上祖祖辈辈谁见过自己能养螃蟹?螃蟹上市之日,也是全村整体搬迁,规划建设叶场新村的开工之时!叶场新培育的红枫林,如今正是少年,在深秋的阳光下,枫叶燃得如火。陈申军说这些枫树,要移植到新村里,让火红的枫叶,红遍新村每一个角落!
离开梁集镇现代农业园,那片土地上的繁荣气象,一直在我的心田上蓬勃着,锦绣芳华着。她就像是一枚巨大的红枫叶,在金色的田野上空,飘向故黄河两岸广袤的土地。
想想那棵棉花树,想想那位用芦苇嫁接水稻的邻居,如果他们今天也能出现在如红枫叶的农展馆,会该多么的好!在金色的朝晖里,枫叶正用它鲜艳的颜色,签下了飞扬灵动的"现代"两个大字!
 
 
责任编辑:碧 盛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一篇:人生旅途(随笔)

下一篇:梦幻天堂湖

栏目导航
Copyright © 2018-2028 创新文学网 版权所有
咨询电话:15927618989 QQ:2865185296 投稿邮箱:2865185296@qq.com
本网有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站工商备案
网站备案:鄂ICP备18008340号
鄂公网安备42090202000246号
Top